一名天主教信徒的經歷感悟

我出生在一個信奉天主教的大家庭裡,從小受家人的影響,我心裡種下了這樣的觀點:神父代天主位,相信神父就等於相信天主。記得有一次,一位老神父來到我家,我們全家人都下跪迎接他,等待神父的降福,神父在我們心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

1986年我們全家移民到美國,每逢星期天都會去教堂望彌撒,風雨無阻,無論是朝聖、占禮我也都很認真地守著。2012年我從外州回到唐人街,又繼續在唐人街天主教堂參加彌撒。這個教堂的神父口才特別好,每次講道都滔滔不絕,從不用寫稿,真是令人欽佩!有時神父帶著我們去探望病人,他還教導我們學習其他派別的長處與優點,比如:基督教在傳福音方面比我們天主教積極得多,這一點就值得我們學習。他還讓教友印刷了一些傳單,在教堂的門口擺攤,又帶著我們挨家挨戶地傳福音。這些都讓我更加認定,神父就是天主的好僕人,跟著神父信天主不會錯。在教堂裡不管年老還是年輕的信徒都很喜歡與神父來往,我也不例外,無論神父有什麼事,我都全力以赴地幫他解決。當他生病的時候,我第一時間為他找醫生,逢年過節時,我都會邀請他來我家過節,在我心裡已經把神父當成了家人一樣對待。

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本以為我這樣的信奉肯定是合天主心意的,可是漸漸地我卻發現,我在生活中行不出天主的話,在教堂一個樣,回到家又一個樣,所作所為跟外邦人沒什麼區別。而且犯罪也沒有管教,感覺不到聖靈作工,心裡很空虛。神父講道也是老生常談,生活中注重吃喝享受。教友們普遍信心冷淡,追求觀點、人生目標與世人一樣。教堂外表看著很熱鬧,但是事實上信徒在生命上,在實行主的話上已經沒有任何的長進。甚至過春節的時候,神父還帶著我們一起過,神父還在教堂裡穿著唐裝祭祖,當時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怎麼可以在敬拜神的地方祭祖呢?但是也沒有太多想,覺得神父是天主的好僕人,既然神父也這麼做,應該沒錯吧!

轉眼到了2015年7月,一個教友約我去她表妹家聽道,說她表妹的同學道講得很好,我想既然有好道聽,那肯定是要去的。在教友的表妹家,我見到了表妹的同學李弟兄,他結合當前局勢查找了很多關於末世預言應驗的經文,例如橄欖山裂開、四血月等等。並交通到律法時代後期聖殿成了賊窩,是因為主耶穌開展了恩典時代的工作;如今的教堂荒涼,也是因為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開展了國度時代的工作,神將全宇的靈都收回,作在接受神最新工作的一班人身上……聽著李弟兄的話,我心裡很認可,因他所講的符合聖經記載,也符合現在教堂裡的現狀。後來通過看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對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的工作了解多了一些,我認識到神在末世作的這步工作對我們太重要了,如果沒有末世的審判工作,自己將永遠活在罪中,不能得到潔淨,我從心裡印證全能神正是主耶穌的再來。

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母親,母親經過考察也確定了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隨即也接受了。我又迫不急待地想把天主已經回來的消息告訴神父,我甚至想:如果神父接受了,再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教友們,到時候所有的教友就都能跟上天主新作工的步伐了。想到這我就很激動,並且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弟兄姊妹也贊成我的想法,但姊妹提醒我說:「如果我們要給神父傳福音,一定要了解清楚他是不是一個尋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因為神的話裡揭示過,教堂的首領大部分是從神學院出來的,他們都是以聖經知識自居,以此來抵擋神的末世作工,甚至有許多宗教首領還給全能神教會造謠,攔阻信徒考察接受主再來的工作,他們外表看起來很謙卑,但內心實質是仇恨真理的。但如果咱們教堂的神父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神也不會丟棄,神會安排合適的時間讓他來到神面前。」聽姊妹這樣說,我心裡怎麼都接受不了,心想:雖然大部分宗派首領都是抵擋神的,但我們的神父絕不是那樣的人,他為天主奉獻了一生,是天主的好僕人,他怎麼會抵擋神呢?由於剛接受主的再來,我感覺有好多真理需要裝備,這件事也就放下了。

2016年底,偶然的一次機會我又去了教堂。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彌撒開始後,神父在講台上開始大肆攻擊定罪全能神教會,說全能神教會的書裡有迷藥,還說信了全能神就得家破人亡,等等好多反面的言論……聽著這些無中生有的話,我心裡既氣憤又痛心,因為我接觸全能神教會至今已有一年多,根本沒有家破人亡,書裡也沒有什麼迷魂藥,我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時,交通的都是神的話,講的都是經歷神作工的見證。雖然我們有敗壞流露,但能接受全能神話語的審判,按照神的話去追求變化,和這些弟兄姊妹在一起讓我很受益。但是神父怎麼能在高堂上說謊呢?十條誡命中明明說:「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出20:16)而神父是直接事奉天主的,是給信徒講道供應生命的,面對天主的再來,他自己不考察、不尋求,還把這些謠言灌輸給信徒,這不就是自己不上天堂,還堵著門不讓別人進去嗎?主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神父這樣說話,把信徒都迷惑了,這不是在作惡嗎?但轉念又想:可能神父是沒有看過全能神的話,如果他看過全能神的話一定不會這樣抵擋,因為神的話說得那麼明白,只要是真心信神的人看了都能領受。此時,我還是希望能有機會給神父傳福音,希望他能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再帶領大家一起接受。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我們的主真的回来了! 一天,妹妹打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有點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一下站起來,高興...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1993年冬,因母親去世,家庭變故,我失去了升學的機會。迷茫惆悵中,我走進了校園附近的聚會點信了耶穌,在那裡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愛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開始看聖經,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會...
如何信耶穌才是真正的得救?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當我人生到了最低谷的時候,主耶穌的救恩臨到了我。信主後我享受到了心靈真正的平安與喜樂,更感受到了主耶穌十字架的愛 ,只要人心裡相信,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我們靠著耶穌的一次獻祭,便...
進天國有路了 我叫Ella,今年53歲,來自菲律賓,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雖然從小在天主教堂裡面信主,但是我對主的認識很少,信心也很小,甚至和外邦人一樣追求發大財。1987年4月,我在國外做家政助理時遇到一個菲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