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前的感悟

2005年臘月二十九的早晨,外面飄著雪花,吃過早飯,周迎心情沉重地推著自行車往外走。再過兩天就是春節了,每逢佳節倍思親,她想起了家中的丈夫、兒子、女兒……三年多不見,他們都好嗎?這時,接待家夫妻倆出來送周迎,並說:「外面下雪了,下午早點回來。今年就在我家過年吧!」周迎向他們點點頭,短短的幾句話,讓周迎很受感動,不由地流下了感激的淚水。此時周迎不敢回頭,不敢說話,怕他們看見她流淚了。

周迎的思緒回到了三年前秋季的一天。在一次聚會中,周迎被無神論的中共政府抓捕了,在拘留所裡,被警察毒打……她曾軟弱,怕自己承受不住警察的摧殘想到自殺,是神的話語帶領她站住了見證而沒有背叛神。從拘留所出來後,她對中共警察的邪惡卑鄙實質有了些認識和分辨,也深深地體會到神的愛與保守。為了躲避中共警察的再次追捕、監視,不給弟兄姊妹帶來被抓捕的危險,周迎決定離開家鄉去外地躲藏,並想力所能及地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與拯救。早上,天剛朦朦亮,雨還在下著,丈夫找來出租車,周迎剛坐在車上,女兒披著衣服出來送她,當時周迎的心裡很難受,看著丈夫和可愛的女兒不知該說什麼,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被中共無神論政府給拆散了。周迎強忍著眼淚對女兒說:「下雨了,快回屋去,別淋感冒了!」車漸漸地走遠了,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當周迎坐上火車時,天已經亮了,望著車窗外,天依然下著雨。周迎此時心裡不免有些淒涼,想到以往讀過的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作工與進入(八)》)神的話讓周迎明白中國就是一座鬼城,是屬撒但的無神論政府掌權,中共用無神論思想迷惑、捆綁中國民眾,使人都遠離神而跟隨敬拜它,中共更不允許人信神走正道,無數的基督徒都遭到了中共的抓捕、關押,甚至殘害致死,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當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隱祕降臨在中華大陸開展末世審判工作時,中共更是極力地破壞攪擾神的工作:利用新聞媒體和收買國際知名媒體製作假新聞,栽贓、陷害、抹黑全能神教會;在城市鄉村到處安裝攝像頭進行監視;到處張貼告示重金懸賞舉報信神的人;隨意入戶調查、搜查或讓鄰居跟蹤、監視信神的人;瘋狂鎮壓、抓捕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並對他們刑訊逼供,辦洗腦班給他們洗腦讓人否認神、背叛神……自從她信神以來就遭受中共的逼迫,聚會不敢人多,唱歌不敢大聲,就是走路都得看看有沒有人跟蹤,到處都有中共的爪牙。中共政黨對信神之人是大肆地抓捕、定罪,而對世上那些作惡的,殺人、放火、搶劫的都是放寬政策,致使社會惡人當道、惡人橫行,中共的實質就是一夥惡魔,專門和神對著幹,導致多少無辜的弟兄姊妹有家難歸,妻離子散,背井離鄉……

這時,一股冷風吹打在她的臉上,讓她從回憶裡瞬間回到了現實。再過兩天就是春節了,看到別人家都是一起過團圓年,此時周迎還是有些想家,這時神的話出現在她的腦海裡:「我帶領你們走的路是我的工作、任務,也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使我們有緣走到今天,我們能走到今天都是我們天大的福氣,雖然我們走的路並不平坦,但我們的友誼還是地久天長、流傳萬代的。不管是歡聲、笑語,或是傷心、流淚,都作為我們美好的回憶吧!或許你們該知道我的工作之日並不長久,我的工作項目很多,不能與你們常相隨,望你們都諒解我,因為我們的舊情還是依舊的……但願我們的往事能成為我們友誼的花朵。」(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對我們的囑託》)此時周迎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她真真切切感受到神就在她的身邊,神在用話語安慰著她。她知道在經歷神的作工中,無論是逼迫還是患難,神的心意都是為了要成全人、拯救人,此時她感受到神的愛,她並不孤單,因有神與她同在。

雪停了,太陽出來了,陽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周迎心裡感到很溫暖,也有了信心,周迎騎著自行車往聚會點駛去。

回來的路上,周迎覺得在這次聚會中頗有收穫,認識到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有各自的使命,她的使命是配合擴展神的國度福音工作,完成神的託付。她想到全能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使周迎更加明白了,每個人都在神的命定中生存,宇宙萬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下生存,人的這口氣息是神給的,沒有一個人是自己獨立而生存的,都在無償地享受著神的供應與滋養。她把丈夫、兒女都交在神的手中,他們以後的命運也由神掌管著,周迎心裡很踏實。周迎知道自己今天能來到神面前也是神的命定,她能盡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更是神的高抬。周迎想到自己走到現在都是神的看顧和保守,是神帶領她從消極軟弱中、從各種危險環境中走了出來。也結識了一些素不相識、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的弟兄姊妹。

周迎高興地回到姊妹家,和他們一起度過了除夕的夜晚,雖然沒有和家人在一起團圓,但卻有神的愛和姊妹的陪伴,她並不孤單。

周迎

推薦閱讀:末班車

延伸閱讀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家支離破碎(一) 我叫陳五妹,今年七十五歲,與女兒、孫女南希、孫兒加加生活在一起。因著孫兒有病,我與女兒四處求醫病也不見好轉。正當我們走投無路時,朋友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們。信主後,加加的病很快就好了,我和女兒帶著兩...
我因信全能神在勞教所裡倍受歧視、迫害(三)... 到了晚上點名睡覺時,張警官又當著學員的面大聲譏笑我:「哎喲!陳花,你還在這裡呀,我還以為你結束軍訓下大隊了呢!……」面對惡警的嘲笑,我雖然心裡痛苦,但一想到神正是要藉著這樣的環境,使我看清中共政府抵擋...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下) 到了2008年奧運會期間,中共政府對全能神教會的逼迫也更加瘋狂,它們妄圖取締神的作工,在各個公路關卡不僅增加警力,有的還配備武警,荷槍實彈查車查貨,全國上下都籠罩著陰森恐怖的氣氛。這樣惡劣的環境、嚴峻...
河南柘城一家庭教會被宗教局查封 河南商丘柘城一新創立不久的家庭教會,7月中旬遭到柘城縣宗教局查封。據當局發出的取締通知書稱,該教會私設聚會點,嚴重違反《河南省宗教事務條例》,責令其在7月20日前停止活動。該教會信徒稱,教會成立不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