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基督徒的成長歷程(有聲讀物)

我是中國基督徒中偏小的一個,今年我十歲半了,但我信神已有8年的歷史了,厲害吧!為什麼我信神的時間會有這麼長呢?可能你們不會相信吧!那就把我這個小基督徒的經歷跟大家說說吧!

在我不滿三歲那年,媽媽就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看媽媽去廚房了,我很調皮地站在凳子上,把媽媽剛燒好的一大壺茶水,被我一下子拉倒了,茶壺蓋仍蓋著,茶沒有倒出來。媽媽聽到響聲出來一看都嚇呆了,就一個勁兒地感謝神……一會兒媽媽說:「如果茶水真的流出來,你不被燙死也得被燙成重傷,後果不堪設想,這都是神的看顧保守。」從此,媽媽就天天教我:「全-能-神!感-謝-神!我-愛-全-能-神!」媽媽一字一句的教,我就知道跟媽媽學,雖然我咬字不太清,但媽媽一聽是那個音就很高興,就激動地抱著誇我:「真乖!真棒!」

漸漸地我到了5、6歲,媽媽開始給我讀神的話:「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卻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著四季,調節著風霜雪雨的轉換;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摘自《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媽媽又給我交通說:「人的這口氣息不但是神給的,而且空氣、陽光也是神造的,我們的一切都來源於神。後來我還看了神造亞當、夏娃的視頻,看到神的能力太大了。媽媽讓我記住,神只有一位,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除此以外別無他神。」我問媽媽:「神就一位,那好多人都到咱村的廟裡去拜,那廟裡面的和我們信的神哪裡不一樣啊?」媽媽說:「廟裡的那些不是神,是人造的泥像,它不是神造的,是死的沒生命的。而我們信的神不是人可以造出來的,而是自有永有的,我們信的是活神,他能造天地萬物也能造人,但是這些偶像作不了。其實在神造人類之前先造了百萬天使,神從眾天使中挑選一個天使長率領所有天使來敬拜神,就像你們上學選班長一樣,可後來,狂妄的天使長領一部分天使背叛了神,被神打到半空中成了邪靈,又來到地上敗壞人類,讓人去拜它,它就是背叛神的天使,到地上成了邪靈就冒充神讓人拜它……」聽著媽媽的話,我明白了,原来它們起先是神造的天使,後來背叛了神,成为了邪灵,所以它大不過神,我可不信那些邪靈,我要信真神。

我5、6歲時媽媽經常出去聚會、傳福音,我就得一個人被關在家,有時我很不樂意,不能和別的小夥伴去玩,我可難受了,就向媽媽提出抗議。媽媽說:「你這麼小出去玩,跑丟了,被壞人偷走了怎麼辦?神造了你,給你生命,你得聽話、乖,才能成為神家的孩子。你的生命是神給的,你的本分就是乖乖地聽話神才喜悅,媽媽出去有事,就像一個家的孩子長大了,就得幫爸爸媽媽幹點活,媽媽出去就是挽救靈魂,把信神的人帶到神面前,這叫盡本分。」我想也是,神是造物的主,應該做神喜悅的事,但總的來說,我還算聽話,沒拖媽媽後腿。

有一次,媽媽又要走,可我還發燒,喉嚨還疼,耳朵也痛,我撅著嘴說:「要不,媽媽你別去了,我病了很不舒服,你陪我行嗎?」媽媽也很為難。我心裡和神禱告:神啊!咋辦呢?我生病了,不想讓媽媽走,拖媽媽後腿就不是神家的乖孩子。在我左右為難時,神開啟我:「關鍵時刻不能光顧自己,得考慮神家利益。」於是我對媽媽說:「媽媽你去吧!挽救靈魂要緊,等你回來再陪我。」媽媽走後,我額頭很燙,喉嚨、耳朵也痛得厲害,我只有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我病了,你給我醫治吧,我的病好了,媽媽就不用擔心了,就可以安心地盡本分了。」不知過了多大會兒,我真的好了,腦門涼了,喉嚨、耳朵也不疼了。等媽媽盡本分回來,我激動地對媽媽說:「媽媽!我額頭不燙了,你快摸摸,還有耳朵也不疼了,喉嚨也不疼了。」說著我又張開嘴巴讓媽媽看,媽媽也特別開心地說:「你站住見證了,神把病也給你挪去了,神真得很愛你,看見沒有,神喜歡聽話的孩子。」感謝神!我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真是無所不能的神,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後來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我看到了神的保守與全能。

我7歲時,一天下午放學,天氣很冷,我走在路上,見鄰居阿姨慌慌張張地走過來,緊張地對我說:「你媽媽因為信神被抓了,現在公安局正抄你的家,你媽媽怕嚇著你,讓我趕緊把你送到你奶奶家。」我心裡「咯登」一下,害怕極了,心突突地直跳。平時媽媽經常對我說:「有一天媽媽要是被抓走了,你不要害怕,沒什麼大不了的,你要學會堅強,學會依靠神。」但這一天來的還是有點突然,我心裡跳個不停,靜不下來。到了奶奶家,奶奶嚇得直打哆嗦,爸爸又不在家,我很擔心媽媽,不知媽媽被警察帶走沒有,就想去看看,奶奶只好牽著我的手去看看。還沒到家,在遠處就能看見一輛白色警車,不一會兒奶奶帶著我來到了車前,車裡車外好幾個警察。媽媽平時告訴我,警察好比一張紙老虎沒啥可怕的,神用它效完力就把它滅了,不用怕它。此時我看著真正的警察,長相凶巴巴的,冷面無情,一點兒也不像老師說的可親的「警察叔叔」,也不像媽媽說的紙老虎,要是紙老虎的話,為啥我還那麼害怕呀?我嚇得一聲也不敢吭,緊偎著奶奶,我踮起腳尖也看不到媽媽,媽媽被押到了車後座,我只能看到媽媽的帽子,卻看不到媽媽的臉,我也不敢喊媽媽,心裡痛苦極了,要是他們把媽媽帶走,我不就成了沒有媽媽的孩子了嗎?天又這麼冷,他們會不會打我媽媽?我的心跳得很厲害,就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喊神:神啊!我害怕,神啊!我害怕。我心裡喊著神就不那麼害怕了。一會兒奶奶戰戰兢兢地對其中一個警察說:「孩子小沒離開過他媽媽,你們讓她溜一圈就回來吧。」那個警察「嗯」了一聲想起媽媽說過:「警察最會說謊欺騙人。」覺得奶奶太天真了,他們不會輕易放過我媽媽的,臨走時,警察問媽媽:「你還有啥要說的?」媽媽把頭伸出窗外,只對奶奶說了一句話:「誰都不要管我。」我看到了媽媽的剛強,媽媽被警車帶走了,是他們害的我們母子分離,我攥緊拳頭,仇視著遠去的警車,我恨透了這些警察。此時,街上的鄰居七嘴八舌:「成天跑去傳福音,不過日子,這下不跑了吧!」「就是,不好好地過日子信啥神呀?」「嘿!還是個教書的呢,怎麼會去信神呢……」聽他們說媽媽的壞話我氣得淚都想流出來。心想:我媽媽信神是天經地義的,我媽沒有幹啥壞事,雖然出去,但都是為了傳福音挽救人。說我媽不幹活,我家的活都是我媽干的,你們說的都是顛倒黑白的話。媽媽還經常交代我:「凡事讓著別人,不許和別的小朋友打架,不許說謊,一是一、二是二,因為神喜歡誠實的孩子。」我媽沒做壞事,我媽沒錯。我怒視著看了他們一眼,忍著淚氣沖沖地回家了,我拿起奧特曼玩具狠狠地砸警察玩具。媽媽被抓走了,我天天都活在痛苦中,我想媽媽,想的沒法說,天氣又冷,我擔心媽媽會不會受冷,有時夜裡夢見媽媽我就喊著被驚醒,我目光呆呆的,奶奶小聲地問我:「是不是又想媽媽了?」我忍住眼淚不吭聲,想起媽媽給我唱的經歷詩歌:「把最甜的獻給神喲,把最苦的留自己,堅決站住神見證,不向撒但再屈服……有淚在心裡流,寧可忍受極大屈辱,不讓神心再擔憂。」(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又想起媽媽說:「心裡有委屈的話就跟神說,有淚往肚子裡咽,信神要有信神的樣。」我當著人的面沒哭過,實在受不了了,就在被窩裡哭。

半年後,在縣人民法院開庭,那天爸爸、舅舅、舅媽、舅媽的親戚,還有我家花錢請的幾個下崗警察,他們都去了,都讓媽媽投降否認神,奶奶還給我穿了一身髒一點的衣服,想讓媽媽看著難受,好向警察服軟早點回來。他們煞費苦心最終詭計沒能得逞。我知道這是靈界的爭戰,我是神家的孩子,絕對不會拖媽媽的後腿,我沒對媽媽說一句羞辱神的話,我也沒當著媽媽的面哭。媽媽一隻手被拷著,這隻手抱著我,在我耳邊堅定地說:「聽媽媽的話,至死忠心、信神到底!咱就走信神這條路,記住沒有?」我堅定地點點頭說:「記住了!」回到家,爸爸、大舅他們大發雷霆,說媽媽鬼迷心竅,吃迷藥了。爸爸又哄我說:「你媽不在家,數老爸最親了,告訴爸爸,你媽媽小聲給你說啥了?」我說:「媽媽說,至死忠心、信神到底!」爸爸徹底絕望了,生氣地叫道:「信迷了,改不了了,改不了了。」

不久,媽媽就釋放了,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事,因為聽說他們判了媽媽四年勞教,咋回來的這麼快呢?這讓我不由得想到了媽媽常給我讀的神話語:「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中,在全能者的眼目之下瞬息萬變……」(摘自《全能者的嘆息》)我看到了神的奇妙大能,真是在神無所不能,雖然他們判了媽媽四年刑,最終還是神說了算。媽媽回來了,我欣喜若狂,看上去媽媽又增加了不少信心。

小基督徒, 五歲, 兒子, 媽媽

轉眼我也十歲了,上了小學五年級。有一次,老師講人是猿猴進化來的。我心裡說:我可是神造的,我的肉體、靈魂都來源於神,猿猴根本就變不成人。但這話我只能在心裡說。在教會我也能幹點活了,給本村的弟兄姊妹送信、送教會資料,我也會用智慧,挺機靈的。我們班也有信神的孩子,有時讓我們互相傳遞教會的東西,因為我們是孩子不太引人注意。我同學的父母總盼望自己的兒女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每到假期有的請家教,有的送補習班學習,他們壓力特別大,活得很煩惱。但我很高興、很輕鬆。雖然,爸爸媽媽沒有給我請家教,也沒有讓我進補習班,但我的學習成績在班裡卻名列前茅,同學們都很羨慕我,老師也常常表揚我,感謝神賜給我的聰明。

一次,我們學校舉行歌詠大賽,我被選上了,我天天練嗓子用心唱,比賽日期快到了,我把歌詞拿回家讓媽媽再教教我把音唱准,媽媽高興地說:「好樣的,有出息!」當媽媽教我時,臉上的笑容卻突然僵住了,媽媽沉默了一會兒說:「孩子,歌唱比賽別參加了。」我有點失望,著急地問媽媽:「為什麼呀?我練了好多天了,後天就比賽了。」媽媽說:「這是讚美中共邪黨的歌,說它給人指引方向,給人帶來繁榮富強,這不是鬼話嗎?本來太陽、空氣、水都是神造的,明明是神養育著全人類,這不是顛倒黑白嗎,還讓人用歌聲讚美它,真是不知羞恥。」媽媽的交通讓我豁然開朗、愛憎分明,我才不去讚美它呢!但又一想,要不參加的話,咋跟老師說呢?同學咋看我呢?我還想藉此機會閃亮登場呢!媽媽看我不吭聲,又說:「你長大了,這是靈界爭戰,媽媽尊重你的選擇。」我心煩意亂,心裡不停地問神咋辦?突然想起媽媽被抓時,家裡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場面,以及我思念媽媽的那個痛苦、心如刀絞的滋味兒,還有酷刑視頻裡,那些叔叔、阿姨們被打的慘景。我堅定地對媽媽說:「媽媽!我想好了,不參加了。」媽媽聽到我的回答,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心裡禱告神:神啊!我恨透它了,不願意讚美它,求你加給我智慧。當我把那張歌詞交給班主任時,班主任氣得臉通紅,訓斥我說:「這多好的機會!多大的榮耀!幾分鐘就唱完了,你為什麼不參加了?」我說:「我也想參加,因為這幾天我發高燒,咳嗽得厲害,醫生說我如果再用嗓子唱歌的話就有可能轉成肺炎。」班主任聽後就不再說什麼了。這件事我靠著神加給我的智慧,站住了見證,我心裡非常高興。不久,教會安排我和小石頭與本村的另外兩個小朋友在一起聚會,並選我做了他們的小組長呢,我們在一起聚會心裡可高興啦!

筆者:小  華

☆推薦分享:
一個小基督徒經歷神作工的點滴變化
十三歲小基督徒的見證:經歷苦難,她學會了依靠神……
【小基督徒經歷】聽我這麼說,爸爸不再攔阻我去教會了

延伸閱讀

佛教徒的我終於找到「回家」的路 我從小在外婆家長大。外婆是一位很虔誠於拜拜的佛教徒,每逢初一、十五,都會準備素果拜家裡的土地公與祖先;遇到大小節日,像清明節、端午節、農曆七月鬼門開、中元普渡、中秋節等,外公外婆都會準備相當豐盛的葷菜...
【基督徒日記】:年少輕狂的我和姥姥之間的點滴故事... 「姥姥,這麼簡單的字都不會打,您小學怎麼上的?真是太笨了!」讀小學六年級的林林沒好氣地對姥姥說。 姥姥沒吱聲,坐在椅子上,嘆了口氣再不問林林了,自己又繼續看著電腦屏幕,笨拙地用兩隻食指緩慢地敲打...
我的人生重見光明 我出生在農村一個普通的家庭,從小我就對自己的家庭背景感到不滿意。每次看到表姐穿著漂亮的衣服從城裡來走親戚時,我就會在心裡想:如果我出生在城市裡那該有多好啊!上學的時候,看到一些家庭條件優越的同學無論走...
與愛擺臉色的婆婆相處,「以牙還牙」絕對不是正確的路... 人們常說自古婆媳難相處,更何況再攤上個愛擺臉色愛吵吵的婆婆,這生活在一起免不了發生矛盾衝突,美琪的生活就是這樣。 婆婆的嚷嚷又來了 一天,美琪正伏在桌上整理工作資料,無意間看到牆上的鐘錶,「還不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