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牧師攪擾、家人棄絕,我該怎麼辦

喜迎主重歸 宗派帶領來攪擾

2008年秋,我聽了全能神教會兩位姊妹幾天的交通,明白了神在不同時期根據經營計劃、人類的需要作了不同的工作,即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這三步工作,雖然每步工作神的名不同,發表的性情也不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我還明白了神這次來在地上主要是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並把以後人類的歸宿都向我們打開了等等,從中讓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並高興地想把這個大好消息告訴給原宗派的弟兄姊妹。

一天晚上,我正在家為傳福音的事禱告,突然聽到有敲門的聲音,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宗派的李帶領和鄭長老。他們進門後,李帶領指著我口氣生硬地說:「我們聽說你這幾天在聽『東方閃電』的道?」我點頭稱是,接著鄭長老說道:「難道你忘了使徒行傳4章12節裡記著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嗎?我們信神只能信主耶穌,除了主耶穌以外,沒有哪位神我們可以靠著得救的。你現在信了全能神就是背叛主,是要被主撇棄的,我勸你還是趕緊回頭吧!」聽到鄭長老說我背叛主了,又看到他們氣勢洶洶的樣子,我心裡突然感到有些害怕,心想:是啊,聖經上的確是說除主耶穌以外,別無拯救了!李帶領他們都比我信主時間長,明白的聖經比我多,他也是根據聖經經文說的呀!就在我左右搖擺時,突然想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之前跟我交通過,神的一個名字代表一步工作,每步工作都發表一部分神的性情,神的三步作工的內容不同,神發表的性情也不同,那名字自然也就不同了,但都是一位神作的拯救人類的工作,這一點都不矛盾。神的名字直到永遠,那是指神在本時代的名字不改變說的,並不是指神整個經營工作說的,當時代變了,神的名字也會跟著改變,就像神在律法時代名叫耶和華,在恩典時代改名叫耶穌。

想到這裡,我的心平靜了下來,神的名變了,但神還是一位神,是李帶領他們不明白真理,斷章取義了。於是,我心平氣和地說:「李弟兄、鄭弟兄,聖經上說除主耶穌以外別無拯救,這話是千真萬確的,但我們有沒有想過,在舊約聖經裡還記載著耶和華神這樣的話:『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出3:15)『惟有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賽43:11)這又怎麼解釋呢?『耶和華』和『耶穌』到底哪個名才是神『惟有』的名,才是神惟有的救恩呢?其實,神的名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全能神說:『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李弟兄、鄭弟兄,神的話說得很清楚,神的名字雖然改變,但神的實質是永遠不變的。我今天信全能神,並沒有信錯,我希望你們也能來尋求考察,只要你們看了全能神的話,也會明白的,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

還沒等我說完,鄭長老就氣勢洶洶地警告我說:「告訴你,只要神的名不叫『耶穌』,說得再好都沒用,我們是不可能信的,你最好也趕緊向主認罪悔改!」他們見我根本沒聽進去他們的話,就說讓我姐姐來勸勸我,說完他們就氣憤地離開了。我心想:讓姐姐來勸我正好,姐姐是宗派的同工,我可以把神回來的消息告訴她,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還能帶領她澆灌的弟兄姊妹都來跟上神的腳蹤,這多好啊!

憂傷

姐姐棄絕 我心憂傷

就在我滿心歡喜準備給姐姐傳福音時,一天晚上,姐姐騎著車來到我家,我看她來了,連忙讓她進屋,可她就站在門外,很不高興地問我:「你啥時候信了『東方閃電』了?」我說最近才接受,正準備告訴她呢,姐姐聽了立馬黑著臉大聲數落我:「你真是沒良心,主耶穌賜給我們那麼多恩典,你卻忘恩負義去信全能神,你說你對得起主嗎?」我看見姐姐劈頭蓋臉這樣的數落我,我頓時心裡很難受,想著從小到大,姐姐還從來沒有這樣說過我,今天咋就把我當仇人一樣待呢?轉念一想,姐姐也是受宗派帶領的迷惑,對神的工作不知情,於是我湊到姐姐旁邊,耐心地解釋說:「姐,我們姐妹倆信主這麼多年,蒙了主好多的恩典,你怕我在主回來的關鍵時刻離棄主的道,為我擔心,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我現在信全能神,是因為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我們盼望多年的主耶穌的再來!我接受全能神末世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啊,怎麼能說我是忘恩負義呢?」姐姐側著臉根本不看我。我又耐著性子,繼續說:「姐,我還準備傳你信全能神呢!你今天來了正好,我明白的淺不會講,我們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話就一切都明白了。」說到這兒,姐姐也沒搭理我,堅定地說:「我才不看呢!我也不聽,你現在信了『東方閃電』,鄭長老都說了準備要開除你,讓全教會的弟兄姊妹棄絕你,你現在還讓我看『東方閃電』的書,要是長老他們知道了,我也要遭到教會弟兄姊妹的棄絕。我今天來就是勸你趕緊悔改,否則你就別認我這個姐姐了,你好好考慮考慮吧。」說完,她就騎車走了,不管我怎麼叫她都不理我。

看著姐姐離去的背影,我心裡一陣酸楚,拖著無力的雙腿回到屋裡,癱坐在椅子上。想到我和姐姐從小到大關係一直很好,小時候我身體不好,家裡啥髒活累活都是姐姐一肩挑,從來不讓我幹,處處都呵護著我。剛結婚的時候,我家裡日子不好過,姐姐也是經常送菜、送糧食,處處貼補我,幾十年我們在一起都沒鬧過矛盾,現在就因為我跟上神的新工作,就要和我斷絕姐妹關係嗎?我要是不聽姐姐的話,姐姐會不會真的一輩子都不認我,不跟我來往了啊?她可是我姐啊,我不能不念情分啊!可我信主一直都在盼望主的降臨,今天終於迎接到了主耶穌,也不能為了念姐姐的情分棄絕神啊!可一想到姐姐說不認我了,我的心就揪著痛,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唉,走信神的路怎麼就這麼難呢?無助中我只好向神禱告:「全能神呀!從小姐姐一直照顧我、疼我,後來我們一起信主耶穌,同工十幾年相親相愛,如今,我接受你的新工作,姐姐卻聽信帶領的話要與我恩斷義絕。神啊!我心裡很痛苦,割不下這份情,但我也不能明知是真道還背叛,我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幫助我。」禱告後,我躺在床上,想起跟姐姐從小到大相處的一幕幕,我心裡很難過,又想起神帶領我走過的風風雨雨幾十年,心裡又覺得很虧欠,就這樣我輾轉反側,一夜幾乎沒合眼。

神話語帶領 識破撒但詭計

第二天,全能神教會的劉姊妹和陳姊妹來了,我一見到她們,連忙把姐姐的事向她們傾訴,姊妹們聽完就給我唸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

讀完後劉姊妹交通說:「神的話告訴我們,今天臨到這事,外表看是你姐姐在攔阻你信神,實際上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是撒但在打岔攪擾神拯救人的工作。因我們不明白真理還沒扎下根基,所以撒但就利用親情破壞我們跟神之間的關係,讓我們背叛神、遠離神,失去神的救恩。就像約伯,當他受試煉失去所有的家產、兒女,還渾身長瘡時,他妻子就來打擊他:『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伯2:9)這件事從外表上看是約伯的妻子在攻擊約伯,可背後卻是靈界的撒但在利用他妻子來攪擾、摧毀約伯對神的信,但約伯一心尊神為大,不受他妻子的話左右,而且還責備他妻子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約伯識破了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了見證,最終得到了神的稱許、祝福。所以,姊妹啊,今天在你姐姐攪擾你的事上,你可不能上撒但的當,中了撒但的詭計。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也是藉著這個環境來檢驗我們對神是否有真實的信心與愛心,我們站住了該有的立場,撒但自然就會蒙羞後退,我們的信也因此得到了神的成全,這也是神的奇妙智慧之處啊!」

聽了全能神的話和劉妹妹的交通,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親情的關係來攪擾我信神,我要是因顧念肉體的情分不跟隨全能神了,那可就太愚昧了,我不能上撒但的當。姐姐沒有讀過全能神的話,不明白全能神的工作,只聽信宗教帶領的一面之詞就來攔阻我信神,其實她也是受了蒙蔽,是一個受害者。明白了這些,我心安靜了下來,也不消極了,立志要依靠神去給姐姐傳福音,把姐姐帶到神的面前,讓她不再受牧師長老的蒙蔽。兩位姊妹還告訴我要多讀全能神的話,全能神的話是戰勝撒但的有力武器,我高興地點點頭。

遭遇棄絕苦 神話語加力量

之後,我在家讀神的話多裝備真理,準備給原派別的弟兄姊妹傳福音。一天,我到鄰居李姊妹家想和她聊聊,進屋後我笑著和她說話,她走出來板著個臉,凶巴巴地說:「趕緊走!」說完頭也不回地進屋了。後來她信神的丈夫告訴我,說長老通知全教會所有的弟兄姊妹都不准跟我說話,不准跟我接觸。沒想到我信全能神的事,竟在教會引起了軒然大波,他們真的興師動眾發動全教會的弟兄姊妹棄絕我,這也太過分了!以往我和李姊妹聚會傳福音天天形影不離,跟親姐妹一樣,沒想到她也跟我翻臉了。我從李姊妹家出來後,雙腿猶如灌了鉛一樣沉重,不知道是怎麼走到家的。從這以後,好多原派別的弟兄姊妹見到我都不跟我說話了,想到以前弟兄姊妹常來我家,熱鬧得很,周圍一圈人都羨慕我們,沒想到現在他們都把我當仇人。一想到這些,我心裡面就酸溜溜的,難受極了,心裡不由得想還是信主耶穌容易些,也不會遭受這麼大的棄絕,現在我天天都活得這麼孤單、痛苦、煎熬,這日子該怎麼過啊?

一天我翻開神的話,看到神說:「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要多多吃喝我的話,自己會單獨地吃喝更重要,裝備一切真理,來我面前開你們靈眼,讓你們看見靈裡的一切奧祕所在……教會一進入建造帶下了一場聖徒爭戰,撒但的各種醜惡的嘴臉一一地擺在你們面前,是停止退步,還是站起來靠我而行?徹底揭露撒但的敗壞醜相,不講任何的情面,毫不客氣!與撒但決一死戰!

神的話提醒了我,這又是一場靈界爭戰,撒但看我沒有因姐姐的棄絕而離開神,就再施詭計,利用全教會的弟兄姊妹來孤立我、排斥我,讓我受不了親人和弟兄姊妹棄絕之苦,好向它屈服,乖乖回到宗教,撒但真是太卑鄙、太惡毒了!揣摩著神的話說「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撒但的各種醜惡的嘴臉一一地擺在你們面前」,我漸漸地才明白,神今天給我擺設這些環境,也是讓我長智慧、長見識,會分辨各種人。以前我跟原派別的帶領、弟兄姊妹相親相愛,把他們當成我的親人,今天全能神的新工作一臨到,讓我對哪些是喜愛真理的,哪些是假冒為善的,哪些是求餅得飽,哪些是跟隨人的,也有了些分辨。更讓我看清以前我尊崇愛戴的牧師長老,他們並不是真心歡迎主的再來,面對神的新工作,他們根本不關心弟兄姊妹的生命,只知道維護他們的地位、飯碗,怕弟兄姊妹都跟隨全能神了,他們就再也沒有奉獻款的來源。我好不容易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他們還千方百計地給我散佈宗教觀念、謬論,利用親人、弟兄姊妹的棄絕逼我背叛神,他們真是攔阻人進天國的攔路虎、絆腳石。但不管他們怎樣棄絕我,攔阻我,我也絕不妥協!

後來,我與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一起配合,費了很多周折,最後終於把受迷惑的姐姐帶到了全能神的面前,姐姐接受後懊悔自責地對我說:「全能神的話句句是真理呀!我真是糊塗透頂,咋就聽信帶領的謠言、謬論,誤解了你,傷了你的心,也得罪了神。從今以後,我們姊妹倆好好跟隨全能神走到底。」我看到姐姐那麼剛硬都能向神回轉,我又有了信心給鄰居傳福音。沒想到有一個鄰居也開始搭理我了,說:「小誠,你一直以來都信得比我們好,懂的比我們多,帶領卻說你信錯了,讓我們棄絕你,可通過一段時間觀察,你也不像帶領說的那樣啊,我覺得你現在明白的更多了,對聖經裡的內容也有一些新的認識了,都是我以前沒有聽過的。而且我們棄絕你也不合乎主的教導,以後啊,我不棄絕你了。」聽見這話我心很得安慰,這都是神作的,我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

全能神教會, 弟兄姊妹, 聚會

立定心志 跟隨到底

我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後,常常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唱歌讚美神,盡本分,過得很充實、快樂。藉著聚會交通神的話,使我明白了許多真理,同時也看到神發表話語來拯救人,撒但不甘心失敗,就利用各種花招來攪擾人,妄想吞吃人,和它一起下地獄被神毀滅,但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詭計之上,不管撒但怎麼攪擾,只要是真心信神的最終都會依靠神識破撒但的詭計,來到神的面前。不管以後會臨到怎樣的艱難險阻,逼迫患難,我都要跟神走到底!一切榮耀歸於神!

筆者:湖北 誠誠

☆點擊在線觀看基督教會電影:《福音使者》傳福音使萬民作主的門徒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一個「誠實人」的自白 自在我記事起,就經常聽父母教育我們兄弟姐妹幾個說:「做人要誠實守信,要說實話不能騙人,騙人不是好孩子......」 後來因媽媽生病總是不好,我們全家都信了主耶穌。我從小就跟著媽媽去聚會。那時,讓我記...
一個基督徒識破撒但試探的故事 我叫耿新,16歲那年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長大後我從事醫生行業,並擁有一間自己的診所,生活條件也不錯,我知道這些都是主對我的恩典祝福。後來我又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我便高...
跳出輿論圍城,考察真實的「東方閃電」... 前不久,看到一個剛從大陸來到海外的網友感嘆:在大陸,中共不僅封鎖消息,更可惡的是還製造假新聞迷惑民眾,如今來到海外,才有機會看到一些真實信息,也看到中共不為人知的一面,終於有了獨立思考問題的空間。沒錯...
我經歷了靈界的爭戰 2007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講给我丈夫聽,剛開始他只是笑笑,沒說什麼。過了幾周他知道我出去聚會了,就有點不高興。一次,一位姊妹看出我丈夫不高興,她就和我交通靈界爭戰:「姊妹,我們選擇信神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