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 禁(一)

「人過留名、雁過留聲」,與千千萬萬的人一樣,我也一直這樣追求著,憑這條處事哲學活著,十年,二十年……直到我信神,經歷了神的作工後,我方才醒悟,原來我所追求的竟是撒但敗壞人、捆綁人的一道無形枷鎖。在神話語的引領下,我慢慢走上了人生的正道……

為臉而活 苦不堪言

我是一個特別愛面子的人,在凡事上都想讓人說個好,想給人留下個好印象。結婚後,為了做個好嫂子,在公婆、小叔子都說沒錢蓋房子,湊合著住的情況下,我私下說服丈夫,執意回娘家找同事借錢蓋起了新房,無償地讓小叔子結婚住。因著蓋房子的所有欠款都是我借的,而公婆、小叔子壓根不提此事,我只好肚裡擠、口裡省,拚命掙錢還債,哪怕再苦再累也不對任何人說半個「不」字。就這樣,在吃苦受累、委屈求全的狀況下,我成了父母眼中的好女兒、公婆眼中的好兒媳、丈夫眼中的好妻子、兒子眼中的好母親,親戚朋友眼中的好幫手。雖然我為了這一個「好」名譽付出得太多,活得好累好累,但一想到能得到別人的誇獎,我又繼續苦撐著、忙碌著,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心裡剛硬 神話勸勉

2005年冬天,村裡一對夫婦傳我們信神,儘管他們讀了許多神的話,苦口婆心地交通了許多,但我一點也沒聽進去。我只是覺著他們夫妻倆上一天班就已經夠累的了,還在這麼寒冷的天氣裡來和我們一起看神的話,而且幾乎每晚都來,礙於臉面,我實在是不好意思推辭,就這樣我每晚都勉強坐陪。直到有一次,姊妹唱到一首神話詩歌:「神作的哪步工都是為了人的命運、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啊……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為了你們忍受極大痛苦,忍痛割愛將自己的愛子賜給了你們,為何你們仍是置之不理?在眾目睽睽之下棄絕神的到來。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逼得神為愛子擔憂,活在苦難之中的人為何不明白神的心?到今天人與神已是素不相識,讓神孤立一旁,似乎從來不曾認識他,神作了多少工,說了多少話,一直等待人反省,從未將按捺不住的怒火向人直射,只是靜默不語地等待等待人的悔過自新。」(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為人付出了一切》)此時,我看到神話的字裡行間都充滿了神的愛與期待,我的心裡很受感動,不禁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回想姊妹曾多少次給我交通神的作工、神的心意,可我只是當故事聽聽,並沒有把信神當作一回事,只是為了不傷他們的面子外表應付著。此時我才明白,原來這不是故事而是事實,神是實實際際存在的,神的拯救也是真真切切的,神為了拯救我,一直在默默地忍受著這一切痛苦,等待我向他回轉。我被神的愛感動地淚流不止,不禁雙膝跪地向神訴說:「神啊!我的心太剛硬,讓你傷心、等待太久,實在太對不住你了。神啊!從今以後,我願真心實意地信你,跟隨你。」從此以後,我開始認真聚會,用心讀神的話,沒幾天就把一本神話讀完了,我看到神的話說的都是真理,都是實際,都是為了把人往正道上帶。一段時間後,我也和其他弟兄姊妹一樣加入了盡本分的行列中。解禁,苦不堪言,臉面,悔恨

維護臉面 過犯累累

2008年春天,教會安排我到一處陌生地方做教會帶領,我想:這處教會的弟兄姊妹都不認識我,我去一定得先給弟兄姊妹留下個好印象,絕不能讓任何人說個「不」字。到了這處地方,我就開始處處為維護自己的臉面、形象而作工。只要我知道弟兄姊妹有難處,就會第一時間到場,但不是交通神的心意,用真理解決問題,而是盡自己所能地用人為的辦法去解決;弟兄姊妹有不對的情形時,我就憑著「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的撒但哲學活著,每次都是點到為止,從不修理對付人,也不幫助他們解剖實質。特別是與我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她在家裡,一個人包攬了全部的家務活;因姊妹是xx主任,在單位裡,每週一固定時間的開會正好與本分發生衝突,姊妹說:「現在單位開始給我辦退休了,再累半年,退休就好點了。」在這種情況下,我不但包攬了姊妹週一上午的本分,還幾乎每天中午都去幫她料理家務,就等著她退休。誰知半年後,姊妹的退休是辦下來了,可因她工作出色,退休後單位又聘請她繼續留任,姊妹怎麼推也推不掉,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傻眼了。無奈之下,我只有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單位領導不放姊妹走,這有你的許可,可我不明白在這件事上你要顯明我什麼,我該進入哪些真理?神啊!願你開啟引導我,讓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有一天,上層帶領來我們教會了解工作,我如實地反應了情況,她聽後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你想一想你所說的話,不都是為自己利益,怕魂受傷害來掩護撒但,硬把弟兄姊妹的吃喝奪去了?你還有話可講嗎?這次撒但奪去了吃喝,你認為下次能補償嗎?你也清楚看見了,這是能補償的嗎?這時間你能補償回來嗎?你們要多多省察自己……究竟什麼是打岔神的經營?什麼是拆毀教會建造?什麼是打岔聖靈作工?什麼是撒但差役?在這些真理上要透亮,不能稀裡糊塗地過去。……問一問自己,你是貼著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說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於向一切撒但的作為爭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通行我旨意的人嗎?多多問問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神嚴厲的話語讓我無地自容,又讓我膽戰心驚。藉著上層帶領耐心地交通,我明白了:原來我替姊妹盡本分、幫姊妹料理家務,都是憑著「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撒但哲學活著,想用人為的努力給姊妹留下個好印象,完全是為了維護自己在姊妹心目中的形象,根本沒有把姊妹帶到神面前。當姊妹在本分與肉體利益發生衝突之時,我沒有結合神話解剖人體貼肉體的後果,讓人看清撒但是如何苦害人的,也沒有交通神擺設這樣的環境的心意是什麼,更沒有交通人該怎樣實行真理來滿足神。相反,我卻幫著姊妹解決肉體的難處,讓她騰出更多的時間把單位上的工作做得無可挑剔,導致她到今天退休了還不得自由。表面上我是為姊妹好,減輕了她在盡本分和生活上的一些壓力,但實質上我卻充當了撒但的差役,神是借審判刑罰來變化人、潔淨人,而我的所作所行卻是用自己所謂的好心來讓人逃避神的審判刑罰,其實質就是在打岔聖靈的作工。神給我這個本分是讓我能體貼神的心意,帶領弟兄姊妹能在臨到的事上共同尋求真理依靠神,看透撒但對人的苦害和愚弄,能藉著實行真理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可我盡本分只為滿足自己的虛榮臉面,一心為得到人的誇獎、擁護,在盡本分中盡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搞處世哲學,導致弟兄姊妹都活在肉體纏累中,生命沒有長進,與神的關係也疏遠了。我的這些「好」做法、「好」行為實在是害人害己,正是與神的作工背道而馳的,而我自己也成了打岔神作工的惡者。此時,我心中不僅懊悔、自責,更感覺愧對神和弟兄姊妹。我不由得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錯了,我願悔改變化,重新做人,不再做打岔攪擾你工作的事了。」(未完待續)

下一篇:解 禁(二)

延伸閱讀

脫去枷鎖,真自由!(一)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因家境貧窮常常遭到周圍人的歧視、欺負,多少個夜晚我都是在唉聲嘆氣、含著眼淚中入睡的,我做夢都盼望著有朝一日能擺脫這種被人貶低、嘲笑的壓抑生活,過上那種被人羨慕、高看的「人上人...
雪後青松 堅強屹立 十二月的天氣格外寒冷,韓東與接待家的弟兄姊妹圍坐在火爐旁有說有笑,不是一家人勝似一家人,儼然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此時,韓東看了眼接待家的小孫女正依偎在弟兄懷裡撒嬌的情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他臨走時孫子也...
神的話語使我認識自己 因教會工作需要,我被調到另一地方盡本分。當時,那個地方的福音工作正處在低潮,弟兄姊妹的情形普遍不好,但因著聖靈的感動,我還是滿懷信心地接受了這一託付。在接受託付之後,我覺得自己真是滿有負擔、滿有開啟,...
我的舞台,讓神主宰 高考結束後的暑假,偶然間看到「全美街舞大賽」這個節目,從此,我瘋狂的迷戀上了街舞。於是,大學伊始,我就報名參加了校街社團,並開始沒日沒夜的學習跳舞。聽身邊跳舞的朋友常說:「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所...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