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督徒識破撒但試探的故事

我叫耿新,16歲那年接受了主耶穌福音,長大後我從事醫生行業,並擁有一間自己的診所,生活條件也不錯,我知道這些都是主對我的恩典祝福。後來我又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我便高興地把全能神的福音傳給原教會那些真心信主、盼望主來的弟兄姊妹。

醫生, 基督徒

大約過了一個月,原教會的牧師長老見我帶著弟兄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他們就懷恨在心,幾個人趁著我在診所上班,跑到我家裡挑撥我妻子,讓她反對我信全能神,並說我要是信全能神,以後家裡就得不到主的恩典祝福了。

晚上我回到家裡,妻子很不高興地對我說:「我家得了主那麼多恩典,你卻去信全能神,離開了主,以後主不祝福我們咋辦?我看你還是聽王牧師的話不要信全能神了,還是回教堂信主吧!」我跟妻子說:「牧師他們沒有跟上神的作工,還到處攔阻我們考察接受真道,這跟當初的法利賽人有啥區別,主耶穌揭露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今天,我如果聽從他們的話就是站在法利賽人一邊,我可不幹。況且,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若再回教堂信,不是沒跟上神的腳蹤嗎?」妻子見我態度堅決,把抹布往茶几上使勁一扔,衝我吼道:「如果你堅持要信,我就再也不管這個家了。」聽了這話,我一下愣住了,妻子性格一向特別溫和,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不講理呢!我們結婚五年,她從沒發過這麼大的脾氣,又想到她如果真的不管這個家,我一個人還真是忙不過來,以後的日子還不亂套了?但不管怎樣,我得跟上神的腳蹤,神作工到哪裡,我就要跟到哪裡,我得堅持我的立場,於是我又跟妻子說:「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選擇。」

妻子看我這麼說,生氣地把房門一關,不理我了。第二天早上,妻子就把孩子扔給我,自己跑回娘家去了。我早上送孩子去幼兒園,之後再去診所上班,晚上還要去接孩子,買菜、做飯,打掃衛生,忙得我腳不沾地。一天下來,看到家裡冷清的氣氛,我心裡很窩火,埋怨妻子太不講理,越想心裡越煩燥,神的話我都看不進去了,心裡感覺特別壓抑。

第二天下午聚會時,我把自己的難處說了出來,一個弟兄和我交通說:「事實上,臨到家人的反對也是靈界的一場爭戰啊!我們根據神的話看事就明白了,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神要在人身上作的,也正是撒但要破壞的,撒但要破壞的要藉著人「發表」出來,絲毫不隱藏。神在人身上作的有明顯的示範,人的光景越來越好;撒但在人身上破壞的也有明顯的代表,人越來越墮落,光景越來越下沉,嚴重的叫撒但擄去。』

接著他又交通說:「弟兄啊,看了神的話我們是不是就明白了,表面上是你妻子突然和你鬧矛盾,在靈界卻是撒但的攻擊試探臨到我們。這個時候,我們該做的就是得為神站住見證,無論撒但如何攪擾,我們都不能妥協後退。就像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財產被奪,兒女遭災,還渾身長瘡,他的妻子還攻擊他,讓他棄絕神,撒但就是想藉此手段來迫使約伯背叛神,但約伯並沒有上撒但的當,沒有發怨言埋怨神,照樣堅守自己的信仰,為神站住了見證。末世靈界爭戰更加激烈,全能神來作最後一步話語潔淨人的審判工作,使我們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回到神的面前,蒙神拯救。可撒但卻不甘心失敗,它藉著宗教牧師以及家人攪擾、攔阻我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企圖破壞我們與神的正常關係,打岔、攪擾神拯救人類的工作,咱們可得識破撒但的詭計啊,否則就有被撒但擄走的危險。」

聽了弟兄的交通,我才明白自己臨到的這些事原來是一場靈界爭戰,撒但藉著妻子跟我鬧,讓我被家務纏身,筋疲力盡,心也安靜不下來看神的話,導致情形不好遠離神,看到撒但真是太陰險惡毒了,我不能再上它的當。等弟兄走後,我來到神前禱告:「全能神啊,我太瞎眼了,不知道根據你的話語分辨撒但的詭計,還埋怨妻子不講理,活在消極之中,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神哪,我願在這場爭戰中為你站住見證,阿們!」

一晃妻子走了七天,我先後給她打了十幾個電話,很多時候她都不接,有時接了電話也是那句:「要我回來可以,除非你不信。」我知道這是神在檢驗我的信心和毅力,妻子也在神手中,相信她氣消了就會回來的。可後來一天晚上我給孩子洗完澡,把他放到床上,兒子卻哭喊著要媽媽,我花了好長時間哄他,他才不哭安靜了下來。此時,我又看著桌上堆的許多用過的碗筷,剩飯、剩菜,都還沒有清理,晚上我還要出去聚會,孩子小,一人在家又不行,我心裡著急卻沒有辦法。突然感到自己這樣信神好累好苦,一下坐在凳子上,眼睛望著日光燈發呆……

回想我和妻子結婚以來還沒有這樣鬧過,以前有什麼問題鬧彆扭,我們最多兩天不說話,過後氣消就和好了,小日子還算比較美滿。這次如果因為信神家庭破裂了,以後我一個大男人邊工作邊帶孩子,不得把我累垮了。唉,信神怎麼這麼難啊,我也想好好信神啊!可現在遇到這些難處該咋辦呢?越想我心裡越消極。

正在這時,李弟兄和張弟兄來我家,問我沒去聚會是不是遇到什麼難處了。我把自己的難處說了,最後還說:「我都包容忍耐妻子了,也知道這是靈界的爭戰,要對神有信心,這些天我也一直跟神禱告,妻子怎麼還不回來呢?我實在忙不過來了,她要繼續這麼鬧下去,我哪裡有時間、精力信好神呢?我以前信主,神還為我開闢出路,妻子料理家務,我也有時間去為主作工,可現在搞成這個樣子,神咋就不祝福了呢?唉!」

李弟兄看我消極低沉的樣子,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從咱們說的話裡就能看到,我們信神的觀點還沒擺正啊,不扭轉這種錯誤的信神觀點也很容易被撒但鑽空子,走不上信神的正軌。要不我們來看段神的話。神的話說:『人只把得恩典、享平安當作信神的標誌,把追求得福當作信神的根本,很少有人追求認識神,追求性情變化。人信神就是追求讓神給他一個合適的歸宿,給他應有盡有的恩典,讓神當他的僕人,讓神與他維持和平、友好的關係,無論何時別發生衝突。就是人信神要求神答應人的所有要求,人求什麼神就賜給什麼,就如人在聖經裡看的「凡你們所求的我都垂聽」這句話。……人的信法都是:人儘管不知羞恥地向神索取,神只管一味地賜給人,不管人是悖逆還是聽話;人只管不住地向神「討債」,神必須得毫無反抗地向人還債,而且加倍償還,不管神是否從人得著什麼,只能任人擺佈,不能任意擺佈人……因為經上記著說「神來了不是來讓人服事的,乃是來服事人的,是來做人的僕人的」。到現在你們不仍是這樣的信法嗎?』

隨後,張弟兄交通道:「神的這段話把我們信神的錯誤觀點給揭示出來了,就是利用神來達到我們得恩典的目的,既然信神,就得一帆風順,安安逸逸的。即使有難處,我們禱告神,神就得給我們擺平。像我們認為自己禱告神了,對神也有信心了,但是當神沒有像我們想的那樣,按我們的意思作事時,我們又開始消極了,這就看到我們所謂的『禱告』,所謂的『信心』裡面都有摻雜啊,信神還是在追求得福,所以我們的利益一旦受損就還會埋怨神。如果我們信神只為得福得利的觀點不轉變,就勝不過撒但的試探攪擾,隨時還會背叛神。」

弟兄, 家, 聚會

聽了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感到很蒙羞,認識到自己信神確實就是光想著向神索取恩典,得不到恩典就沒勁了。這次,妻子和我鬧翻了,表面上我沒背叛神,還有信心,可是禱告七天後,妻子還是沒有回來,我就開始埋怨神怎麼不體諒我的軟弱,不保守我家和睦,我沒有和睦的家庭哪有心思來信神啊。想想我一個敗壞渺小的人,不但不感謝神對我的恩待和拯救,臨到一點難處就在心裡埋怨神,向神索要恩典祝福,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了。

這時,我還認識到妻子賭氣一直不回來,裡面也隱藏著撒但的詭計,撒但利用我信神為得恩典、不想受苦的存心,想把我折騰得受不住了,自然就會妥協,放棄神、背叛神,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最終和撒但一起下地獄,撒但真是太邪惡了。當我識破撒但的詭計後,就立下心志站在神一邊,於是我又向神作了個禱告:「神啊,我感謝你話語的審判揭示,讓我認識到自己太自私卑鄙,總想向神索取恩典,被撒但鑽了空子。神哪,我不願做沒良心的人,哪怕我肉體再受苦,也要跟隨你。」禱告後,我的心也平靜下來了。

兩個弟兄走後,我又給妻子打了電話問她啥時候回來,沒想到她接到電話連夜就趕回來了。我真實地看到,當我認識自己信神的卑鄙存心,願意扭轉不對的信神觀點,真心悔改時,神就憐憫我,為我開闢出路,解決我的實際難處。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感謝神,帶領我們一家人渡過最艱難的時刻... 2015年,朋友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朋友跟我交通說:「神起初造人時,人是沒有罪的,後經撒但引誘敗壞之後,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人就有了撒但的毒素,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逐漸被撒但敗壞越來越深,完全...
【信主見證】病痛背後的收穫 我原是三自的一名老信徒,最大的盼望就是在今生能迎接到主再來,為此,我苦苦祈求、日夜巴望。終於有一天,主憐憫、眷顧了我,使我讀到了神末世再來時的親口說話,那話語是何等的親切、熟悉,就和主耶穌的說話口氣是...
拜偶像真的能保平安嗎?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商人家庭,從我記事起,媽媽就開始拜觀音菩薩。剛開始只是到了觀音生日的時候,和街坊鄰居一起包車去我們當地的名山進香,有時候一年要去兩三次。在我十歲那年,媽媽和街坊一起包車將我和弟弟帶去...
【福音見證】得勝撒但試探的經歷 我來自印度尼西亞,七年前,我的婚姻破裂了,丈夫拋棄了我,那時周圍的鄰居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我感到壓力很大,沒有勇氣去面對家人、親戚和朋友,因為沒有了丈夫和孩子在身邊,我也很擔心自己的未來,一直活在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