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聰明童女,喜迎主的重歸

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聚會時,上級帶領除了給我們講解聖經以外,還時常叮嚀我們:「末後,在主快來的日子裡會出現迷惑人的假道,我們一定要記住唯有主耶穌是真道。我們信主後都享受到了主的不少恩典與祝福,也看到了主的大能,我們要以此為信主的根基,要提防假道,以免受迷惑。所以,以後你們千萬不能接待陌生人,也不要聽陌生人講道……」聽了帶領的話,我就在心裡暗暗給自己敲警鐘,千萬要提防假道,堅決不接待任何陌生人,萬一被迷惑了,那我這些年豈不是白信了嗎?到主來接我時,我不就錯過機會了嗎?到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於是,我把帶領的話牢記在心裡,常常防備著陌生人,除了我認識的人之外其他人一律不接待。

2002年8月的一天,我剛吃過早飯,我媽和我姐來到我家,高興地讓我去聚會。我本以為是上層帶領來了,心想:近幾年,上層帶領一直都沒過來牧養我們教會了,弟兄姊妹都信心冷淡,打工的打工,連正常的聚會都沒有了,更別說傳福音了。這次帶領來了,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帶來什麼亮光……想到這些,我便高興地跟著她們去了。

基督徒

誰知我剛一進門就看見兩個陌生人,其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弟兄,正在給我爸和我哥交通,桌上還放著一本書,我爸聽得聚精會,還不時地笑著點點頭,嘴上答應著。看著這個弟兄,我心想:這個人我咋不認識呢?再一聽他說話也不是本地口音,這人到底是誰啊?正在我納悶之時,只聽他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名叫全能神,正是聖經上記載的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我一聽這話,立馬扭身出去問我媽說:「這人是哪裡來的?」我媽笑著說是我們當地帶領帶來的。看著媽媽沒有一點防備意識,我有些著急地說:「不管是誰帶來的,咱們都不能聽!上級帶領早就說過傳假道的人很多,再三叮囑咱不能接待陌生人,讓我們牢記唯有主耶穌是真道,你們怎麼還敢接待陌生人呢?萬一被迷惑咋辦?那咱們不就白信這麼多年主了嗎?」我哥也在一邊附和著:「看!看!我說不敢聽,你和我爸還不聽勸。」我媽很堅定地說:「我聽人家交通的沒什麼不合適的,而且都符合聖經有理有據。」這時我爸從裡屋出來說:「我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傳的到底是不是主再來的福音,咱可不能盲目拒絕,應該先考察考察,做一個謙卑的人,這才合主心意啊。正如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爸爸的話也有道理,我無從反駁,心想:爸爸既然這樣說,那就讓他先聽聽再做決定吧,但我心裡還是有點顧慮,我有些不高興地對他們說:「那你們就先聽聽吧,我回家了。」說完我轉身就走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裡不停地嘀咕:那個弟兄說主已經回來了叫全能神,這到底對不對啊?主真的回來了嗎?可他們兩個都是陌生人,誰知道他們說得到底對不對啊?上級帶領一直叮囑我們,讓我們防備陌生人,這肯定不會有錯的!如果他們傳的不是真道,那我家人不就受迷惑了嗎?這可怎麼辦呀?想到這兒,我就有些後悔剛才沒讓那兩個人走。可又一想:我媽說他是當地帶領領來的,要是真不對,帶領也不敢這麼盲目地把人帶來吧?我這樣不住地安慰著自己,心裡才稍微踏實了一些。

不知不覺到了家,丈夫讓我和他一塊上山打核桃,我就跟著丈夫去了。丈夫在樹上打,我在樹底下打,誰知還沒有打多長時間,我就聽見「嗡、嗡、嗡」的響聲直奔我們而來,丈夫邊從樹上往下滑邊驚慌地喊:「快跑!是人頭蜂(這是一種毒蜂,我們當地的一個人被這種蜂蜇死了)。」我嚇得撒腿就往山下跑,但人哪有蜂快呀!不一會兒,我頭上就被蜂蜇了三下,頓時我的全身就像過電似的,我立時感覺頭暈眼花、眼冒金星,暈暈沉沉地回到家裡。躺在床上,我感到暈暈乎乎的,不一會兒我就一直吐,丈夫嚇得趕緊讓我去我爸家(我爸是醫生)掛吊針,我就是擰勁不去,心想:我若是去了的話,傳福音的那兩個弟兄還在,我爸肯定會讓我聽他們的交通,我不想聽,我害怕走錯路,說什麼我也不想去。丈夫不停地催促說:「你已經中毒了,你還不去,難道就不怕死嗎!以往不讓你去你比誰都跑得快,你今天是咋了?」丈夫的話音剛落,他朋友就騎著摩托車來我家玩,丈夫硬讓他的朋友把我帶上到了我爸家。

我頭重腳輕地下了摩托車,暈暈沉沉地走進院子,頭疼得像要爆炸一樣,我媽得知我被人頭蜂蜇了嚇了一跳,那個三十歲左右的弟兄連忙進屋拿出他的紅花油讓我擦,我感到很感動,心想:我得知他們是傳神的末世作工的,對他們的態度不好,可弟兄卻不計前嫌,而且還對我挺有愛心的,我這樣不搭理人家的態度也不對,至於他們傳的是不是真道,我是不是應該先聽聽他們的交通,不應該躲避?可又一想:不能聽,不能因為這樣一件事就聽他們的道,這也太莽撞了,我還是先觀察觀察再說,信神的事情可得謹慎啊!於是,我又收回了剛才的想法。這時我爸也從外面回來了,知道我被毒蜂蜇了就忙著給我配藥,很快就給我掛上了吊瓶,慢慢地,我感覺疼痛感減輕了許多。

但是,我睡在炕上心裡不能平靜,心想:他們可千萬別給我講什麼末世作工,我不能聽,主耶穌是真道,我要持守對主的忠心啊!於是,我就裝著睡著了。過了一會兒,我聽見我媽跟那兩個弟兄說:「等會你們倆就不要去幫忙打核桃了,你們就在家跟我二女兒好好交通交通。」一聽這話,我就緊張起來,心想:這下子完了,吊瓶掛上想跑都跑不了了,不聽也不行了,這可咋辦呀?我只有在心裡不停地向主禱告:「主呀!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害怕他們講的道不對不敢聽,但我又躲避不了,求你加給我一顆清明的心,讓我不受迷惑……」就這樣,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向主禱告。兩個弟兄有幾次都想給我交通,但每次當他們看我時,我就假裝睡著了,直到最後我看實在是磨不過去了,不能老這麼裝著睡覺,才勉強答應聽聽他們的交通。

聚會探討, 分辨真假道

這時,他們關切地問:「姊妹,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咱們互相交通探討。」我不想和他們說,就陰著臉說:「沒啥想法。」其中一個弟兄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說:「我當時見到給我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時,怕走錯路就不想搭理他們,可後來我想到經上說過:『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來13:2)想到主的心意是讓我們用愛心來對待客旅,我若總是防備抵觸,不敢接待陌生人,這樣也不合主的心意啊!我這才打消了自己的顧慮,願意聽弟兄姊妹交通了。」聽弟兄這樣一說我心裡感到一亮:是呀!聖經上就是有這節經文,得用愛心接待陌生人,這是我們信神之人當做到的,我咋就沒有想到呢?

弟兄接著說:「聖經上有不少人接待陌生人,不知不覺就得到了主的祝福。像亞伯拉罕接待了三個陌生人,不知不覺就接待了神;妓女喇合接待了兩個陌生人,救了她的全家;還有一個寡婦接待了陌生先知以利亞,神祝福她的麵、油吃了三年半。他們都因著接待了陌生人,而得到了神的恩待。經上還說:『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10:17)我們首先是聽了有人給我們傳主耶穌的道,我們才有機會接受主耶穌的救恩。所以,我們只有存著一顆尋求的心聽道,這樣才能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是心裡承認他們說的都符合事實。看來帶領不讓我們接待陌生人這是不合主心意的,我若按帶領說的為了防止受假道的迷惑,對凡是傳主再來的都不接受,那要是兩位弟兄傳的真是主再來的作工,那我不把主也拒之門外了嗎?我不就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了嗎?我還是聽聽吧,我這才放下了戒備之心,打起了精神來和他們交通。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我明白主耶穌說的「半夜」是指什麼了... 夏日的一個傍晚,天氣特別悶熱,公園的涼椅上,三三兩兩坐滿了乘涼的人。麗莎獨自漫步在公園,她時而抬頭仰望天空,時而低下頭來思量什麼,臉上滿了憂愁。 忽然,麗莎停下了腳步,她發覺...
四年後,我重新回到了神的家 2012年8月,兒子因病住院了,在主的奇妙安排下,我在醫院裡認識了一位傳道人,他很熱心地給我傳講了主的福音,並跟我講述了很多主耶穌的事蹟。看到主來作工時受到百般攔阻,卻仍舊作工拯救人類,甚至為救贖人類...
Facebook上搭建起的生命橋梁 自從一家人搬到台北之後,我和妻子整天都忙於生意上的事,沒有時間照顧孩子。為了彌補孩子,他們要什麼我們都儘量滿足,但是漸漸地我發現孩子們口裡的髒話越來越多,為了教育好他們,我該講的道理也講了,該教訓的時...
我醒了,不要來攔阻我!(上) 結婚後,家婆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通過看聖經,我知道人是神造的,天地萬物都來源於神話語的創造,神創造了萬物,神也在主宰、供應、帶領著我們。同時我也看到了神對人類的拯救,救主耶穌為擔當我們的罪,作了人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