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給了我一個快樂的童年

暑假的一天,我在讀全能神話語的時候,看到神的話說:「撒但讓人在學習過程當中樹立自己的目標,確定自己的生存目標、生存法則、生存方向,給你灌輸一些撒但的東西,利用故事,利用傳記,利用各種方式讓人一點一點上鉤。這樣,人在學習知識的過程中就產生了自己的愛好與追求,有的人喜歡上了文學,有的人喜歡上了經濟,有的人喜歡上了天文地理,還有的人喜歡上了政治,有的人喜歡上了物理、化學,甚至有的人喜歡上了神學。這些都是知識的一部分,你們都接觸到了,對這些東西每一個人心裡都有數,每一個人都接觸過。一說到這些知識,每一個人對某一項知識都能說得滔滔不絕,可見這些知識多麼深入人心,這些知識在人心裡所佔據的位置,對人的影響是多麼的深!當人喜歡上了一項知識之後,當人心裡深愛上一項知識之後,人就不知不覺產生了理想:有的人想做作家,有的人想當文學家,有的人想搞政治走仕途,有的人想搞經濟做商人,也有一部分人想做英雄,做偉人,做名人。不管人想做哪種人,人的目標都是想借用學習知識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來實現自己的願望,實現自己的理想。不管人說得多好聽,是為了圓夢也好,是為了不枉活此生也好,或者是想搞一番事業也好,人樹立這一個一個遠大的理想與抱負實質是為了什麼呢?這個你們想沒想過?就說撒但為什麼要這樣做?給人灌輸這些東西,撒但的目的是什麼?這個問題你們心裡得清楚。……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而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看完這段神的話,我回想著:沒有信神以前我感覺自己的童年活得很痛苦,為了使自己變得優秀,被同學老師高看,給爸爸媽媽臉上增添光彩,我努力學習各項知識,因此常常活在爭名奪利中。現在我才明白原來這些痛苦都是撒但給人帶來的,撒但讓人追求名利,互相你爭我奪,給人帶來的都是苦害,多虧全能神對我的拯救,讓我的童年重獲光彩,不再活在撒但的敗壞中受它的愚弄,我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我是一名零零後女孩,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從小父母很疼愛我,卻在教育我的問題上很嚴格。他們像所有的家長一樣「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希望我努力學習長大後能出人頭地,好讓他們臉上有光。為此父母給我制定了學習計劃,督促我定期複習,考前熬夜複習,還給我報了繪畫藝術班,希望我能充分發揮特長,各方面都做得出色。所以我雖倍受父母的呵護,但是又被沉重的學習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每次考試的時候,我就會心跳加快,心想:這次得好好考,成績一定要名列前茅,絕不能讓父母失望。老師也常常教導我們:「只要好好學習,將來就能做『人上人,光宗耀祖』『要想人前顯貴,就得人後受罪。』……」老師的一則則「諄諄教導」,深深地埋藏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我也暗立心志:要好好學習成為人上人,為自己爭口氣,為爸爸媽媽臉上增光。所以,我每次考試成績都優異,都能得到老師、同學的誇獎,或者父母的獎勵,因此覺得很有面子,非常有優越感。當看到別的同學成績比我差時,我心裡不由自主地覺得他們都不如我,甚至還會用鄙視的眼神看他們。但是當我偶爾考得不如意,得不到老師同學的讚賞,贏不得父母的寵愛時,我心裡就非常痛苦難過,甚至大哭一場;同時我也非常嫉妒別人,因著他們成績好,才顯得我非常落後,才讓我丟了臉面,下次我絕不能輸給他們,我下定決心要超過她們,一定要讓老師同學都高看我,父母誇讚我。因著從小在父母和老師的教育薰陶下,我一直覺得,學習的過程就是一場競賽,一場博弈,只有跑得比別人快,才能贏,才能讓人刮目相看。可奇怪的是,我越追求做「人上人」,越攀比,我心裡越感到疲憊不堪,沒有一點快樂與自由。自己小小年紀,成天神經緊繃,心事重重,真像同學們常說的「容顏未老、心意滄桑」啊!

後來,就在我學習壓力特別繁重,整天愁眉苦臉時,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家,媽媽先接受了,她看了很多神的話,就常常給我講,我也跟著接受了。一天我和媽媽看到神的話說:「屬魔鬼的人都是為自己活著,他的人生、他的座右銘主要就是撒但那些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等……這些灌輸到人類心靈裡面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沒有一點是從神來的。……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每個人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媽媽從神的話裡認識到,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人幹什麼都是為自己,她這樣嚴格地教育我是為了給自己臉上增光。所以媽媽給我施加了太多壓力,讓我沒有快樂和自由的童年,沒有孩子的天真和爛漫,造成這一切原因的根源就是因為媽媽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活著,都是撒但的名和利牢牢地將我們捆綁、迷惑、引誘、踐踏。媽媽又告訴我:人一生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能不能出人頭地也在神的手中,她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和安排,所以媽媽不再強迫我學習,說把我交給神看管,一切都順其自然,還給我一個快樂的童年。

雖然看到媽媽的追求觀點轉變了,我頭上的千斤頂終於卸下來了,但是那個時候因我看的神話少,再加上從小父母和老師的教育薰陶,我想追求被人高看、受人吹捧、崇拜、羨慕的那個野心慾望還是很大。所以,每當學校組織的比賽或考試時,我總想爭第一,因此我也變得越來越自私卑鄙、狂妄自大。記得有一次學校組織藝術節繪畫大賽,我和我們班兩名同學的畫同時被選中,我下定決心下次一定要獨佔第一,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年的努力,在下一年度的繪畫比賽中,班裡只有我一人被選上。最後,不管是學習還是繪畫我都是班級裡的第一名,是最優秀的,那時我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因我被撒但敗壞得只想做人上人,一點也經不起失敗跌倒的打擊,當接下來幾次考試接踵而至,我的成績不如人意時,我感覺自己一下子從天上掉到了地上,我以往能聽見的掌聲聽不見了、同學們羨慕的表情沒有了、長輩們的誇讚聲消失了,頓時我心裡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覺得我正在被人貶低、嘲笑、排斥,我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了,我好不容易得來的榮譽、風光一下子全都沒了……我心裡痛苦不堪、壓抑難過,甚至覺得活著都沒意思了。

那幾天我回到家一直悶悶不樂,媽媽發現我的情緒十分低落,便關心地問我:「嘟嘟,你怎麼了?媽媽怎麼看你不高興呢?」看著媽媽誠懇的表情,我就將自己這段時間心裡的困惑、壓抑全告訴給了媽媽,我失落地說:「媽媽,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當我考試成績優秀,得到了老師的誇獎、同學的羨慕時我心裡就特別高興,甚至每次學校一有活動和考試的時候,我就不由得想去爭,想拚命考第一。但是當我成績不好時,得不到同學老師誇獎時,我心裡就特別痛苦失望,特別想哭,尤其是這幾次,考試的成績不如意,我總有種低人一等的感覺,還覺得活著都沒意思,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讓我厭煩,但自己又不敢逃避,我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特別是我在網上看到有很多學生因高考不理想就跳樓自殺,我現在心裡就這麼經不起失敗的打擊,我以後會不會像她們一樣啊?」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