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生命的洗禮(一)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家境雖不富裕,但因著我排行最小,全家人都對我寵愛有加,我想要得到的東西,家人都會最大限度地滿足我,致使我從小就特別驕縱、狂妄、唯我獨尊。在小學六年級時,我就學會了抽煙、喝酒、賭博、打架鬥毆。到了初三那年,我們一夥鐵哥們的勢力已經擴張到整個學校,多數學生會成員也都是我們的內部人員,低年級的學生都怕招惹到我們,就常常給我們保護費、香煙、零食等。交代他們辦事時,他們都是一副言聽計從、點頭哈腰的模樣。我享受著這樣的待遇,變得越來越蠻橫、霸道,甚至目中無人、目空一切。到了讀大專時,我結交上一些不三不四的社會人,靠著這樣的背景,我更是在學校專橫跋扈、仗勢欺人,放學後便常常沉迷於燈紅酒綠的娛樂場所虛度光陰。在這樣的成長背景下,我身上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性情膨脹到了頂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毒瘤在我內心滋生已久,我的思想被腐化,不知道什麼叫做人。

感謝全能神的憐憫與拯救,2013年,剛滿18歲的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自從接觸了弟兄姊妹後,我覺得他們的活出與我在世上接觸的人完全不一樣,我很新奇。在神的帶領下,我越來越喜歡聽弟兄姊妹和我說追求性情變化方面的話題,不知不覺我也開始注重追求性情變化、憑神的話做人。一年後,我以往的惡行終於得到改變,戒了煙、戒了酒,不再說髒話,待人也能有點愛心了,我便覺得自己所活出的樣式比世人好多了,自己已經有點變化、有點人樣了。但是外表的變化遠遠夠不上性情變化,正如神的話說:「在人身上有時候因有聖靈作工而發一些熱心,外表上有一些改變做了一些好事,這不等於性情變化,你沒有真理,你的看事觀點還是老舊,甚至和外邦人一樣,你的價值觀、人生觀仍沒有變化,起碼該具備的敬畏神的心都沒有,這就離性情變化差得太遠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外表的改變與性情變化的區別》)廚師,生命,驕縱,狂妄,唯我獨尊,變化

2015年,神根據我的需要,給我擺上了豐富的宴席來變化我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性情。在神的主宰安排下,我找了一份中意餐二廚的工作,剛開始我對意語菜單看不懂,菜常常做不好,但大廚、老闆還能耐心教我。一個月後,我還是很多菜做不好,活也忙不出來,並且炸油鍋、砍肉時常常弄傷手,手上總是舊傷未癒又添新傷,他們的態度也變得不耐煩了,看到我受傷也沒一句安慰的話,還因著我菜單上的菜做不出來狠狠地罵我。每天的工作中,我聽到最多的話就是:「快點!快點!客人都等急了!你連這幾張菜單都做不出來,還有什麼用?你腦袋裡裝的是腦漿嗎?這麼簡單也做錯!」他們還總是要我按他們的意思這樣做那樣做,還總找我茬:檸檬粒切大說大,切小又說小;雞排劈薄說太薄,劈厚說我提高了成本;豬排砍大說都是骨頭,砍小又說分配不均勻,煮魚時西紅柿汁放多了說我浪費料,放少了又罵我:「你連紅色都看不到,你煮的是中餐還是意大利餐?……」我覺得我快要被他們逼瘋了,實在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環境,只要他們一進廚房隨之而來的聲音就是:「你是死人啊?到現在還不會做,就是死人也能教會了。」「快點行不行?磨磨蹭蹭的什麼時候出菜啊!想做大家閨秀找個男人生孩子去!」從小到大,我沒有受過這樣的氣,內心很苦,還有讓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不管事情對錯,最終都是怪罪到我的頭上,實在是不講理啊!這種向人低頭的煎熬日子讓我生不如死,多少次我都在心裡自問:為什麼他們都不照顧我是一個瘦小的女孩子,甚至不把我當人待?我感到自己的忍耐真的到了極限,多少次被他們罵的時候我都想拿著手裡的勺子與他們拼了,但馬上又意識到我是信神的,不能再像以前在世上一樣動血氣,於是只好咬牙忍住。可每天一想到上班就感覺度日如年,身體累,心更累,情形也非常消極。想換工作,又找不到合適的,屢屢碰壁,真是山窮水盡了!

那段時間裡,我白天就是幹活、被罵,下班後就是坐在床上發呆,坐著坐著忍不住就痛哭一場,哭得鼻塞腦脹無法入眠,才來到神面前禱告,沒禱告幾句又是痛哭流涕。每天就這麼循環著。前進沒力量後退沒膽量,心志也沒了,我好怕是不是神已經把我拋棄,讓我自生自滅了,我痛苦到極點,甚至想以死了結此生。雖然我走極端硬著頸項與神對抗,但神還在我身上作著拯救工作,那一段時間都沒看過神話語的我,一天下班後看到一個經歷迫害見證類視頻,裡面唱到神話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沒有價值,世界也棄絕,家裡也不平安,神還不喜悅,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是懦弱無能之人!神巴不得人能愛他,但人越愛他,受的苦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我反覆地聽著這首歌,看著視頻中的姊妹穿著囚服但眼神卻特別堅定,遭受中共惡警的百般摧殘折磨,仍能站住見證滿足神,我心裡特別受激勵。相比之下,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只是臨到點老闆、大廚的辱罵,就受不了苦還想輕生,我這哪有一點愛神的表現呢?想到這,我跪下來向神禱告,但此時除了痛哭,什麼也說不出來。在神的感動下,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走極端,我得依靠神走前面的路。廚師,生命,驕縱,狂妄,唯我獨尊,變化

神深知我的身量,體諒我的軟弱,之後又感動一個姊妹來扶持我,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神作工在每一個人身上,不管方式是什麼,不管用什麼樣的形式,不管對人說話是什麼樣的語氣,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拯救你。在拯救你之前就是要變化你,那你不受點兒苦能行嗎?你就得受點兒苦。……神怎麼賜給的?是神親自端著一碗飯餵到你嘴邊,讓你吃了之後得飽足,得以剛強站立。這些你都得這麼看、這麼領會,這就是順服從神來的一切。你得具備這樣的心態與態度,得學會尋求真理,不能從外面找原因,不能總找人的麻煩,不能總找人的毛病。外表看有些人對你是有看法,但是咱不站在那個角度看,你如果站在那個角度看,你什麼也得不著;你站在另一個角度看,你的觀點擺正了,你的心態擺正了,你就得著真理了,那你何樂而不為呢?……

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付出了心血代價,都有他的心意,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期盼,都寄託了希望。他的心血代價白白地賜給這些人,他的生命、真理供應給每一個人,那是心甘情願的,神這樣作的目的是什麼人如果能理解,神就感到欣慰了。你如果能接受,能順服,一切從神領受,神就覺得這心血代價沒有白付,就是你沒有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你在每次的環境當中都有所收穫,沒有辜負神對你的期望,神在你身上要作的達到了預期的果效與目標,神的心就滿足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要想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這兩段神的話語特別觸動我,我猛然醒悟:原來我一直想擺脫卻一直臨到的這個環境是神親手端給我的一碗飯,這是神為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而精心預備的環境,神希望通過這樣的環境讓我能認識到自己身上根深蒂固的撒但性情,去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早日脫去敗壞性情。但我的心太麻木、太剛硬,一直不明白神的心意,根本就沒有感受到神對我的期望,當神再三地端上這碗飯時,我都因傷害到臉面而一次次地推開了。回想自己以往在世上的種種行徑,以及在教會盡本分時,因狂妄自大不接受他人的意見,不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耽誤了教會工作。在配合修改文章的本分時,當我與姊妹思路不一致時,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性情讓我總是持守自己,想要人都順服我、採納我的意見,為此沒少轄制人。生活中也是如此,我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都是轄制與傷害,自己猶如一個仙人球,滿身都是刺,一靠近人就要傷害到人。如今,神為了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而擺上這個工作環境,雖然讓我經受老闆、主廚的辱罵、欺諷,心裡天天都被戳痛,但是如果我不經歷這樣的環境,我永遠也體會不到,以往我這麼欺負別人的時候,別人是怎樣的感受,也體會不到什麼叫:「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通過看這些世人身上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的表現,讓我在恨惡他們身上撒但性情的同時,也看到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一樣是遭人唾棄的。我這才意識到,這麼多年來,我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而活,已經讓我成了一個活撒但,害人也害己,讓神恨惡也讓人厭惡。感謝神給我這樣的環境才能讓我這高傲的頭一點一點地低下來。然而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並沒有完全解決,神在接下來的光陰中還在繼續帶領我,潔淨我。(未完待續)

下一篇:一場生命的洗禮(二)

延伸閱讀

走過「撒哈拉」 從十七歲開始,我就感到心裡特別地空虛,幾年裡一直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看到別人有了份好工作感到高興時,我絲毫不羨慕;哪個同學找了個好對象我也不嫉妒;甚至有一天天上出現「哈雷」彗星,人們都為天上出現五個太...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我小時候常聽爺爺說:「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爺爺是一名老師,寫一手漂亮的毛筆字,每年春節他都會給全村人寫對聯,因此他在村裡德高望重。受爺爺的影響,那時在我幼小的心靈裡就有了...
重獲新生(二) 兩年後,我所負責的工作有了驚人的業績,不但生產安全無事故,經濟效益也特別好,連省市領導都來我們公司參觀考察。我也因此更加得到領導的器重,很快就升任為公司的副總。在巨大的名利誘惑下,我又開始把持不住自己...
冥冥之中的守護 「再這樣下去,我不就完了嗎?不行,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我得離開這個家,逃出去!對,逃出去是我唯一的出路!」深夜裡,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的鍾雲自言自語道。於是,她起身觀察一下周圍的情況,發現大姨家的人都已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