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最可愛?(一)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2006年,我隨父母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但由於受學校灌輸的「無神論」思想的教育,我總認為信神只是一種宗教信仰,所以雖然我也看神的話,也跟著過教會生活,但卻無所用心,追求與活出和不信之人沒有什麼區別。

2008年大學畢業後我進了一家公司上班。剛開始,我只知道埋頭苦幹。一天,業務組組長說現在公司需要辦理一項資格認證,讓我負責完成這個任務。為了得到領導的賞識,我起早貪黑地忙碌,最後認證終於辦下來了,但領導卻在員工大會上點名錶揚組長並給她發了獎金,卻隻字未提我的名字。我很氣憤,也很不解,心想:這個認證明明是我辦下來的,怎麼反倒讓組長名利雙收,而我卻什麼也沒得著,這也太不公平了!有些老員工看出了我的不滿,紛紛給我「指點迷津」:「俗話說『好胳膊好腿不如長個好嘴』,你光知道傻干有什麼用,你看你們組長嘴多甜,多會討好領導啊,你也學著點。」當聽到這些話時,我還有些反感,心想:用花言巧語來得到利益算什麼本事,那不成了卑鄙小人了嗎?可是想想這次的遭遇,再看看身邊的同事沒有一個不是這樣生存的,如果我不這樣做,別說過上好生活,可能在這裡立足也難啊。幾經徘徊,我妥協了,開始順應這個邪惡的社會潮流

一次,張總找我開差旅備用金,他對我說:「你看江總每次出差都開幾十萬,其實哪裡花得了這麼多錢,分明就是揮霍公款。」此時,我想到「順情說好話,耿直討人嫌」這個撒但法則,就順著他說:「就是,他每次出差都讓我給他開那麼多,不像你實事求是,做事光明磊落。」我雖然說了違心話,但看到領導很滿意,就覺得這樣行挺實用。但令我沒想到的是,下班的時候,我路過江總的辦公室聽到張總對他說:「我聽童會計說你每次出差都支幾十萬的差旅費……」聽他這樣說,我的頭「嗡」地一下就大了,心想:這個張總,我奉承你半天,你怎麼出賣我呢?這讓江總知道我背後說他壞話,他會怎麼對待我呢?那一段時間我惶恐不安,每天都活在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中,害怕自己說過的謊話被揭穿,我開始絞盡腦汁地想該怎麼圓這個場,該怎麼做能挽回自己的形象還不得罪人。為了圓謊我還得說更多的謊,我猶如深陷泥沼,但又無力擺脫,只好一步步走向罪惡的深淵,跟著他們一起造假貪污。那時我早已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信神的人。可愛,社會潮流,麻痺,熏陶,良心

沒過多久,我的職位又提升了,全公司的支出款都要經過我。那時,我早已把「欺上瞞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等撒但哲學牢牢地記在了心裡。於是,當領導要我辦事時,我雖不情願,但還是滿臉堆笑地裝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雖然我過上了豐富的物質生活,但是我卻一點都不快樂,我覺得好累好累。因為每天我都在說謊欺騙,在昧著良心做事,沒有一點人格地活著,我想逃避這一切,可我又無處可去,到哪裡不是如此殘酷與黑暗?那時,我白天上班,晚上就盡情地享樂來麻痺自己,有時在KTV玩到半夜,有時在網上消磨時光,就是不敢讓自己靜下來,因為一靜下來我就忍不住想哭,覺得心裡好空,壓力好大,我不知道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就在我實在支撐不住的時候,神感動了我的心,讓我想到了禱告神。由於我一心只想著工作,狂妄的我還認為我的生活不需要神,可如今沒有神我真的走不下去了。我一遍遍地在心裡呼求神,盼望能早日接觸到教會的弟兄姊妹。感謝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沒過多久我便和弟兄姊妹聯繫上了,我終於過上了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我常常交通自己在工作上的困惑、痛苦,弟兄姊妹就找全能神的話與我交通。漸漸地,在神話的帶領和弟兄姊妹的幫助下,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陰暗的生活開始有了陽光,我的心情也漸漸變得輕鬆、愉快起來。

後來,在一次聚會中我看到這樣一段神的話:「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的話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我反覆地看著這段神的話,回想起我剛上班的時候,憑著自己的能力埋頭苦幹,認為這樣就會得到領導的賞識,沒想到卻被人利用。當看到別人對領導阿諛奉承、溜鬚拍馬,得到了領導的賞識被提拔時,從此我也開始憑著「好胳膊好腿不如有個好嘴」的撒但哲學活著,為了博得領導的歡心,我開始了謊言欺騙,絞盡腦汁周旋於各領導之間,變得越來越詭詐,越來越沒有人樣。原來這都是因為社會的薰陶給我樹立一個低劣錯誤的人生觀:讓我以為只有靠說謊欺騙才能在這個社會上立足,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如果做個老實單純的人那就一輩子沒有出息,沒有出頭之日。我又想到以前在學校裡學到的那些歷史上的名人偉人,老師對他們滿口稱讚,讓我們把其作為榜樣來效仿,說這才是成功的人。於是不知不覺中,在社會的傳染,「高等學府」的教育下,我接受了這些思想,並把其都看為是正面事物,所以那些卑鄙的處世哲學、撒但的生存法則也就被我視為是人生的正確觀點,覺得人不憑它活著在這個世上就沒法立足,即使自己被這些撒但哲學折磨得痛苦不堪,但我還自以為是找到了人生的真諦,以至於離神越來越遠。感謝神感動了我的心,使我及時回到了他的面前,更使我明白了撒但就是用這些處世哲學、生存法則來苦害人、敗壞人,人憑著這些活著只能越來越墮落,越來越邪惡。我越對照神的話,越覺得自己現在的活出不堪入目,想到自己對領導阿諛奉承、低三下四,一貫說謊、欺騙,活得沒有一點尊嚴、人格,我再也不想這樣活著了,我暗自向神立心志,從今以後我要憑神的話活著,憑真理做人,做一個堂堂正正的誠實人。(未完待續)

下一篇:什麼人最可愛?(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