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神二十多年遭受中共迫害的辛酸經歷(一)

我叫劉新軍,今年59歲,出生於書香門第。受家庭的熏陶,我從小就喜愛讀書,成績也一直在班裡名列前茅,我對自己的未來充滿憧憬,準備踏踏實實地幹一番事業。踏入社會後,我參加過民兵訓練當過民兵連長,在生產隊做過會計,又到工廠當過廠長……但無論走到哪裡,我看到的都是會迎合領導、看風使舵的人吃得開,不會溜鬚拍馬就是受氣包,再努力工作也無濟於事。天下之大看不到一片淨土,條條道路都艱難,我迷茫了,不知人生的路該如何走……

正當我為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而悲觀失望之時,哥嫂給我傳主耶穌的福音,當看到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我的心一下子被觸動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主耶穌的慈愛與憐憫,在主的話裡找到了安慰,從此我跟著傳道人到各處傳道、聽道,享受到了主賜給人的平安、喜樂。可是不久,我看到身邊的弟兄姊妹常常因信神被中共政府抓捕,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人信神後只會越變越好,況且我們這些人都是一班老實本分的人,從沒和國家、人民作對,為什麼中共政府要這樣逼迫我們呢?為什麼在中國連這一點點信仰自由都沒有呢?雖然有太多的不解與無奈,但因神的保守,也因我從主耶穌那裡得到了許多平安喜樂,所以中共的逼迫並沒有攔阻住我跟隨神的腳步。信神,迫害,辛酸,經歷,福音

1991年春,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迎接到了主耶穌的再來,當我讀了全能神發表的第一篇說話:「讚美來到錫安,神的居所已經出現,榮耀的聖名萬民頌讚,正在流傳。啊!全能神!宇宙之首,末後的基督,就是發光的太陽,在整個宇宙威嚴壯闊的錫安山上已經升起來了……」 我知道主耶穌已經重返肉身在人中間說話作工,我的心情激動萬分,喜悅的心情真是無法表達!我能有幸接受末世基督的帶領牧養,聽到神的親口發聲,這是多大的福氣啊!正當我和弟兄姊妹享受著神話語的供應滋養,感到無比幸福之時,中共政府對全能神教會開始了瘋狂地鎮壓、迫害。 1991年5月,僅我們這處教會就有40多個弟兄姊妹被抓。同年10月7日晚上約7點,我們24個弟兄姊妹剛到接待家庭,還沒有正式聚會,突然,公安局10多名警察開了兩輛吉普車、一輛大卡車,持槍把聚會家庭團團包圍住。幾個惡警如餓虎撲食一般闖進門,大吼一聲:「誰也不許動!都舉起雙手站好!你們這些人不進教堂就是非法聚會!」 之後便立即對我們逐個搜身,而後把我們8個弟兄每兩人銬在一起,把姊妹們用繩子捆住串起來,全部押上大卡車,拉到派出所。深夜11點多,我們6個弟兄和1個姊妹又被押送到拘留所,並羈押在不同的牢房裡,其餘的弟兄姊妹第二天都被不同程度地罰款、警告後才獲釋。

第二天上午,獄警打開牢門喊了我的名字後,暗示牢頭:「這個人是信神的,你們要好好 『照顧照顧』 他。」 牢頭立即心領神會,之後便衝我凶巴巴地說:「你這麼年輕啥活幹不了?非要信什麼神!」 然後一揮手:「來!咱們好好收拾收拾他!」 說著四五個人圍著我就一陣拳打腳踢,打得我頭暈目眩,渾身疼痛難忍,身體支撐不住趴在了地上。接著惡警又唆使犯人來捉弄我,一個犯人教我學流氓說下流話,我不說,他們就狠狠地打我。另一個犯人更是邪惡,引誘我說:「我從學校學到的就是世界上沒有神,你說說神到底在哪裡?你罵神看他怎麼對待你,我罵一句你學一下。」 言語極其惡毒污穢、不堪入耳。我心想:寧可死我也絕不罵神。我義正言辭地回擊:「說褻瀆神的話會遭到報應的!」 他氣急敗壞地脫下鞋,用硬塑料鞋底狠狠地敲打我的腳踝骨,一邊打一邊說:「我叫你說咒詛我的話!我打死你,叫你的神來救你呀?」 他打了足足有六七十下,當時我的腳被他打得又紫又黑,腫起很高,疼得我在地上打滾,渾身被汗水濕透,但我又逃不掉,只好一個勁地呼求神救我!幾分鐘後,所長和獄警過來,本以為他們會制止惡人打我,誰知他們聽到我受不了毒打呼求神後,所長揮舞拳頭示意打我的犯人說:「狠狠地打!用被子蒙住頭打,打死活該,叫他喊神!」 一群犯人立即一擁而上,用被子蒙住我的頭亂打起來,直打得我渾身失去知覺,一動不動才住手。我還聽見一個惡警衝著我說:「這是共產黨的天下,你們就不能信神!打死你也不虧!」 因著獄警的縱容、慫恿,犯人對我的摧殘、折磨更加肆無忌憚,他們不僅把我當驢騎,還讓我在床板上爬著走,我爬得慢他們就打我。有一次一個犯人還找藉口將我打得左胸骨骨折、當場​​昏死過去。最後,中共警察從我口裡沒得到什麼,便罰了我700元錢,將我拘留了二十天後才釋放,臨走時惡警還警告我:「出去再信,抓住你就判刑!」

親身經歷了中共警匪慘無人道的毒打折磨,親耳聽到他們口中吐露的滅絕人性的話,以及他們褻瀆神的污言穢語,我對惡魔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他們卑鄙的行為與惡毒的言語像烙印一樣刻在我心上。 不信神的人​​燒殺搶劫、胡作非為不以為恥,信神的人敬畏神、走人生正道卻遭到政府的逼迫、定罪、酷刑折磨!中共真是顛倒黑白,倒行逆施,無法無天!正如全能神的話語所揭示:「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 」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 『鬼的宮殿』 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 『安樂』 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1992年的一天,我們正在聚會時,一個外邦人突然來報信:「你們趕緊走,有人舉報你們了,派出所馬上就要來抓你們。」 聽到這個消息,我趕緊讓弟兄姊妹離開,我收拾好神話書、磁帶等,裝了滿滿一大皮包,最後一個騎車出來,正好在路口和警察打了個照面。接待家離丁字路口​​只有20米,那天剛下完雨,警車陷進一個泥坑裡了,警察都在埋頭推車。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我硬從他們身邊闖了過去,剛穿過路口就聽見警車一聲轟鳴從泥坑裡開了出來。之後警察像惡狼一樣去聚會​​家庭抓人,他們見大門緊鎖就跳牆而入,撲空後又狼狽地跳出灰溜溜地走了。諸如此類的事常常發生,可以說我們每天聚會、盡本分都擔著很大風險。那時我們經常唱一首經歷詩歌《有這樣一班人》:「地方教會是國度橋梁,聖靈作工人人享受無比,天上的聖城降臨在人間,互相見面先喊一聲阿們。唱跳拍手樂得開了花,天天聚會聚​​不夠,跳得汗水濕透了衣裳,活在幸福搖籃裡。遠處傳來一陣警車鳴,大紅龍的軍兵闖進了門,槍聲一響誰也不許動,大家不顧一切地四散逃。過後照常聚會吃喝享受,膽小的人卻嚇破了膽,真要神的頂著危險走,窄路到底有人闖……」 每次唱這首歌,我們的心情都特別興奮,雖然在中國信神逼迫患難太大,但有神的同在心裡特別有享受。是神的大能與權柄,一次次攔阻了中共惡警抓捕、殘害基督徒的腳步,一次次保守我們逃脫了撒但的魔掌,在跟隨神的路上我看見了神的很多奇妙作為,使我對全能神的話 「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 有了真實的體會。我不禁對神發出由衷地讚美:全能神!你是智慧的神!你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我們能在你的親自帶領之下接受國度的操練實在太有福了!

轉眼到了1995年5月,正當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在各宗各派迅速擴展之際,因著傳福音我被三自教堂裡的人舉報,市公安局的人立即到我家抓捕我,一個姊妹提前在村外攔住我,及時通知了我這一消息,我才逃過這一劫。後來母親說:「公安局的人一到咱家就把我和你爸趕出來,他們瘋狂地到各個房間找你,找不到就在家裡亂翻,把桌上的東西摔了一地,床上翻了好幾遍,衣服扔了一地,櫃子、麥囤、面缸都全部攪攪,各個角落都不放過,弄得家裡雞犬不寧。」 最後,警察沒搜到任何證據,就恐嚇我母親:「你兒子回來趕緊彙報!若不彙報就判重刑!」 母親被他們嚇得渾身發抖,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沒多久,我的名字就被列進了中共政府通緝的黑名單中。 (未完待續)

中國 河南省 劉新軍

下一篇:我信神二十多年遭受中共迫害的辛酸經歷(二)

延伸閱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三)... 2012年,我在外地盡本分再次被中共政府抓捕。當時七八個便衣將我團團圍住,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行奪走我的包,給我戴上手銬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多次審訊、折磨後,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中共政府強行將我拘留了四...
寧死不屈(一) 1968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接受後非常熱心,當時我們這裡信主的人很少,我每天晚上出去傳福音。幾年後,主帶領我們傳了200多人,建立了地方教會,我也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講道人。在信神期間,因中共的逼迫...
生命中難忘的日子 從小我就從媽媽那裡得知,爺爺奶奶在他們那個艱難的年代就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到了媽媽這一代更是堅決跟隨主耶穌。父母持守主耶穌的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24:13)「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上) 我叫鍾誠,今年49歲,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村家庭。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就看到書本上寫著:中國是一個文明的國家,是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偉大的黨,它全心全意為人民等。當時我覺得自己生在中國這樣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