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去枷鎖,真自由!(一)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因家境貧窮常常遭到周圍人的歧視、欺負,多少個夜晚我都是在唉聲嘆氣、含著眼淚中入睡的,我做夢都盼望著有朝一日能擺脫這種被人貶低、嘲笑的壓抑生活,過上那種被人羨慕、高看的「人上人」的生活。長大後,我借錢開了一家海水養殖廠,經過幾年努力打拼,生意越做越好,而且比周圍的養殖戶都好。從此,周圍的人不斷地向我靠攏,向我打聽成功的經驗,投來羨慕的目光,誇獎的話也不絕於耳。我終於可以揚眉吐氣,抬起頭挺起胸地走路了。可由於我勞累過度,在辦廠期間得的淋巴結病越來越嚴重,經診斷後醫生說我得了淋巴結核癌。聽到這個消息,我猶如五雷轟頂,眼前一片漆黑,我望天長嘆:老天爺啊!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死啊!救救我吧!

2006年春天,一個親戚傳我信全能神,給我讀了一些全能神的話,從神的話中我知道了,神末世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了一步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聽了他的交通,我冥冥中感覺,莫非這位全能神真的是老天爺的顯現?莫非我在病痛中的呼求真的達到了他的耳中?我拿起親戚留下的《話在肉身顯現》看了起來。我越看心裡越有享受,慢慢地我的心被神的話吸引,心靈也開始甦醒了,特別是看到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我感受到了神的話語帶著權柄,帶著能力,這就是真神!我心裡得到了極大的安慰,彷彿看到了重新生存下去的希望,一把生命之火在我心底慢慢燃燒起來。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信神。2008年春天,教會安排我盡接待本分。當得知我所盡的本分在我們整個地區僅我一家時,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激動,心想:教會這麼器重我,讓我盡這麼重要的本分,真是了不得的事啊!如果讓我認識的人都知道了,他們不羨慕得了不得嗎?我才信神兩年就這麼有出息,真是好樣的。

當時,我家接待了三個姊妹,她們雖然歲數不大,但交通神話卻滔滔不絕,我就對她們產生了幾分羨慕,並暗暗為自己加油,一定要使勁追求超過她們,絕不能因自己身量太小而被別人小看。那些日子,我就像上滿了弦的鐘錶一樣,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讀神話和與她們交通真理上。特別是在聚會當中,我更是聚精會神地聽她們交通,當她們交通完,我就結合她們的認識再加上自己的認識一起談出來,我覺得用這種方式交通,我多少有點亮光也能比她們交通得高;有時一起吃飯交通真理,看別人交通得淺,而自己有亮光時,我就趕緊接過她們的話茬把自己的亮光交通出來;當發現她們流露敗壞時,就趕緊找出這些日子所看的神話與她們對號,幫助她們解決問題;有時發現她們唱歌有點停頓,我就趕緊接上帶著她們開始唱。我暗暗地想:嗯,時間一長,她們肯定就會發現我能交通真理,有些實際身量,肯定會誇獎表揚我的,那時該有多美啊!就在我美滋滋地盼望美夢成真的那一刻,神的審判臨到了我。

一天晚上,我們吃過晚飯在一起交通,有個姊妹說:「弟兄,你幫我提提缺欠吧。」另一個小姊妹也說:「也給我提提吧。」我心裡一陣興奮:看來她們真的是看我身量長了,不然怎麼會讓我給提缺欠呢?於是,我想起這幾天她們的表現,就說:「你們配搭不和諧,在這方面沒什麼進入。」兩個姊妹也都高興地接受了。為了證明自己有點身量,我也隨口說了一句:「你們也談一下對我的評價吧。」沒想到那個小姊妹直截了當地說:「挺狂妄,追求地位臉面。」聽到這話,我心裡一下子翻騰起來,緊接著就問了一句:「我狂妄得你們沒法接受了嗎?」我認為這樣一問,她們肯定會說不是那麼嚴重,沒想到小姊妹卻點頭回答:「是!」這「是」字一出口,就像一發子彈擊中了我的腦殼一樣,我暈頭轉向地轉身鑽進了臥室,委屈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心想:這些日子我這麼追求,不表揚就算了,還這麼說我,「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你明知我臉面重,還要當面揭我的短,這不是有意羞辱我跟我過不去嗎?枷鎖,自由,病痛,審判

那一夜,小姊妹說的話不停地在我耳邊回響,每想起一次,我的臉就像被深深地割了一刀似的疼痛、難忍,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這以後天天在一個飯桌上吃飯,這讓我怎麼面對她們?我越想越委屈。天快亮了,我的肚子已經氣得像氣球一樣快要爆炸了,淋巴結病也犯了,頭也暈,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小姊妹造成的,再也不想見到她了。起床後,我跟妻子說了一聲就離開家了,想坐車到市裡逛一天,讓她們在家裡著著急,報復她們一下。

我出門剛走不遠,就看見一個跟我很好的朋友站在去市裡的路口上,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難過的樣子,就從另一個路口往海邊去了。到了海邊,我看到有人在賣搧貝,我突然想起家中三個姊妹都是家離海很遠根本沒吃過搧貝的人。那一刻我左右為難,因為那個季節賣搧貝的很少,好不容易碰上一次,如果錯過機會不買,實在是不忍心,如果買吧,中午做飯前就得回家,心裡真不想見她們。矛盾之中,我只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此時此刻我心裡很痛苦,我實在是無法面對事實,更不知你為什麼擺設這樣的環境,願你開啟我,讓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找到實行進入的路。」禱告後,我心裡的痛苦減輕了很多,隱隱約約中想起一段神的話:「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神審判的話語句句敲打著我的心,我不就是神所說的為名利、地位而追求的人嗎?以前在世界上,為了出人頭地、讓人高看,不惜借錢辦養殖廠,沒日沒夜地熬,最終累垮了身體,那段苦日子讓我不堪回首。今天來到神面前,當教會安排我盡重要本分時,我因虛榮心得到滿足而忘乎所以,巴不得讓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所盡的本分,都羨慕我;當我與姊妹們相處時,不論是聚會交通,還是平時相處,我總想表現自己、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反省中我看清了,原來我追求的並不是真理,而是臉面、地位。神話語揭示說這些東西都是來自撒但的,都是撒但的毒素。我如果一直追求這些東西,只能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離蒙神拯救越來越遠。今天神藉著姊妹的口揭露我,是為了讓我回到神面前尋求真理、識破撒但詭計,從而扭轉我追求上的偏差,使我徹底放棄對地位臉面的追求。想到這裡,我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更認識到今天我受痛苦、受熬煉的根源不是姊妹不好,而是我自己追求地位、臉面所帶來的痛苦。此時,我不禁在心中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錯了,我願向你悔改,只求你帶領我找到實行進入的路,從地位臉面的捆綁中掙脫出來。」禱告後,我想起一段交通:「如果發現過犯,除了向神禱告之外,還要向人公開承認,不要害羞而顧自己臉面,應勇敢地面對事實,這樣實行很有意義,保證對自己有益處。」(摘自《關於教會工作的交通講道與教會工作安排歷年彙編‧只有做誠實人才是真實的悔改》是啊!流露敗壞了除了向神禱告,還要與人敞開,我很清楚這是神給我指出的實行進入的路,這更是變化我地位臉面的一次好機會,我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用心與神配合,絕不能再讓神傷心失望了。想到這裡,我買了些搧貝就回家了。

中午吃飯時,我還是有點放不下自己的臉面,一直不敢抬頭,只是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神。這時,只聽小姊妹很誠懇地說:「弟兄,都是我不好,本來想幫助你,可因自己太狂妄反倒傷到了你,真是對不起。」聽了小姊妹真誠的道歉,我蒙羞地掉下眼淚。我對姊妹說:「真正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都是因我地位、臉面太重,不接受你們的提點,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在事實面前,我看到自己以往所講的都是道理,全是撒但敗壞性情的流露,就是為了追求地位、臉面,想讓你們高看我……」當我把自己的醜相都敞開亮相時,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心靈深處得到了從未有過的釋放自由。我沒有覺得臉面受到什麼傷害,反而覺得身上像脫去枷鎖似的一身輕鬆,放下臉面實行真理真是自由!在隨後的日子裡,神針對我的情形又擺上了幾次這樣的環境,我能感覺到自己心裡抵觸的情緒一次比一次輕了,流露地位臉面的時候也越來越少了。真是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未完待續)

下一篇:脫去枷鎖,真自由!(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