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擺脫宗教敵基督的迷惑控制!

2006年,我因病信了主耶穌,因主的恩典與醫治我的病很快就好了,這激發了我為主花費的信心,不久我就成了教會的一名同工。一次聚會時,我們宗派的帶領說「東方閃電」的人見證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發表了新的話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新工作,你們千萬不要信,只有我們的道才是真道,大家一定要守住!……」聽了這話,我想:帶領聖經熟,都是事奉神多年的人,他們說的沒有錯,我一定要好好聽帶領的話,守住主耶穌的道。

2007年秋的一天晚上,丈夫剛進家就從懷裡掏出一本書,高興地對我說:「這本書很好,把我們信主看《聖經》不明白的奧祕與困惑都解開了,人怎麼信神能蒙拯救也闡明了……」我想:什麼好書?帶領對我們說過多次了,除了《聖經》其他書都不能看。我一瞅,那書是《羔羊展開的書卷》,帶領說過這書是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馬上對丈夫說:「帶領說了不讓看,你趕快送走吧!」丈夫不但沒有打算送走,還打開書給我讀:「我將榮耀給了以色列,又從以色列中挪走,從而把以色列民帶到了東方,也把所有的人都帶到了東方,都帶給了『光』,讓人都與光重逢,都與光相交,不再尋覓。我要讓所有的尋求之人都重見光,看見我在以色列的榮耀;看見我駕著白雲早已來在人中間;看見白雲朵朵,看見果實纍纍,更看見以色列的耶和華神;看見猶太人的『夫子』;看見人所盼望的彌賽亞,也看見歷代君王逼迫的我的全貌。我要作全宇的工作,我要大動工程,把我的所有榮耀都顯給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作為都顯給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榮臉都顯給等待我多少年的人,顯給盼望我駕著白雲來的人,顯給盼望我再次顯現的以色列,顯給逼迫我的全人類,讓人都知道,我早已將榮耀帶走,帶到了東方,不在猶太,因末世早已來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因著帶領的話在我心裡攪擾,無論丈夫怎麼讀,我也沒有聽進去。

過了幾天,全能神教會的兩位姊妹來我家與我丈夫聚會,我見到她們心裡很不痛快,也不搭理她們。聚完會,兩位姊妹走了。我丈夫對我說:「姊妹下次來時,你一定要聽聽,尋求尋求。」我說:「帶領信我就信,帶領不信,我也不信。」丈夫說:「帶領說什麼你都聽,你信神不尋求真理,你到底是信神還是信帶領?今天楊姊妹給我找了段神的話,我讀給你聽聽:『那些口頭跟隨神的人最好睜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誰,你信的到底是神還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說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誰,那你最好也不要說自己是信神的,這樣說是褻瀆!信神不是勉強,你們不要說信我,這話我早聽夠了,我不願再聽見,因你們信的都是你們心中的偶像,你們信的都是你們中間的地頭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讀完神的話,丈夫說:「你這是在崇拜帶領、仰望人,你心裡根本沒有神的地位,你不是在信神,而是掛著信神的名在信人,跟從人。你看的聖經比我多,你想想當初主耶穌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是怎樣對待主耶穌的,釘主耶穌十字架的不正是這些宗教首領嗎,那些跟隨宗教首領信神的猶太百姓也都成了釘主耶穌十字架的幫凶,最終都遭到了神的懲罰,這歷史的教訓難道你不知道嗎?」丈夫讀的神的話和所交通的都句句紮在我心裡,但我的心已經麻木了,並沒有因此而醒悟。

一天聚會時,我們宗派的帶領問我:「這段時間東方閃電的人是否到你家去傳國度福音了?」我就把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來我家的事告知了他,並說我丈夫已經接受了。帶領聽後把眼一瞪,說:「下次她們來你就把她們趕走,如果她們不走就來告訴我們,我們去收拾她們!你還要趕緊勸你丈夫回頭……」我對帶領的話言聽計從,因我丈夫是來我家上門的,所以當時我就想到回家把丈夫趕走。回家後我就跟丈夫說:「如果你再信全能神,就搬走吧,我們家不需要你!」丈夫聽後沒有說什麼,之後我們進入了冷戰狀態。

一天聚會結束後,我們宗派的帶領與同工十幾人來到我家,準備勸我丈夫不要再信東方閃電。他們剛進院子裡,看到了全能神教會的向姊妹和楊姊妹,帶領同工蜂擁而上,異口同聲地吼道:「敢到我們地盤上來偷羊,趕快走!……」兩個姊妹心平氣和地說:「羊是主的,主才是我們的好牧人,今天主耶穌回來了要把他的羊群召集到一處,歸他所有。我們傳揚見證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誰聽到神的聲音認出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誰就是神的羊,就會歸回到神的寶座前。」陳帶領看到辯不過姊妹,就把聖經狠狠地摔在地上,其餘的人也像餓狼一樣指著姊妹吼道:「再不走就打110,把她們抓起來就老實了。」還罵了兩個姊妹許多難聽的話。我聽著這些毒言惡語,有點接受不了。心想:年帶領平時那麼和善,今天怎麼像個潑婦呢?想到這裡,我看了看信全能神的姊妹,只見向姊妹鎮靜地說:「弟兄姊妹,全能神說:『尋求真理不是爭爭吵吵就能得著結果的,而是心平氣和地尋求才能得著結果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聽到這話,年帶領一把揪著向姊妹的胳膊,又連踹了姊妹三四腳後把姊妹從屋裡拖了出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時我看到的那個「和顏悅色」的帶領,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凶殘?此時賈同工也快速上前一把拽著楊姊妹的胳膊使勁把姊妹甩到了門外,梅同工拿棍子去打姊妹,被我哥攔下了。我丈夫看到兩個姊妹被打就和帶領們理論道:「你們也太過份了,主耶穌要求人要愛仇敵、包容、忍耐、饒恕人,你們是怎麼做的,哪一點符合主的要求?」這時,向姊妹面帶笑容與我們的帶領、同工說:「我們都是信神的,主來是大事,下次有時間,我們坐下來一起交通交通。」聽到這話,他們更加惱羞成怒、咬牙切齒地罵道:「下次再來讓我們碰見,叫你們站著來躺著走,敢來偷我們的羊,打死也不為過!」接著把兩個姊妹趕了出去。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心想:我們宗派的帶領、同工都熟讀聖經,都是事奉神多年的人,怎麼還能罵人、打人呢?他們的所作所為也不是遵行主的道呀。而兩個姊妹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們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包容忍耐?我把心裡想的告訴了丈夫,丈夫說:「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馬太福音7:18)『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馬太福音7:20)聖經上也說:『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 溫柔、節制。』(加拉太書5:22-23)主耶穌說看果子認樹,誰是從神來的,誰不是從神來的,誰有聖靈的作工,誰沒有聖靈的作工,這就一目了然了,神就藉著這件事來讓我們長分辨,前幾天兩個姊妹給我讀了這麼一段神的話:『真正信神的人心裡總有神,總存著敬畏神的心,存著愛神的心。信神的人辦事應存著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人不能打著神的旗號到處橫行,到處招搖撞騙,這是最悖逆的行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通過神的話對照我們宗派首領的所作所行,你看看他們是信神的人嗎?他們做事狂妄自大、任意妄為、隨意論斷、惡毒凶狠,心裡絲毫沒有神的地位,更沒有敬畏神的心,他們雖然掛著事奉神的名,實際上他們不是真正事奉神的人,你趕快醒悟吧,不要再受他們的蒙蔽了。」聽了丈夫的話我覺得有道理,心想:帶領的行為就是沒有聖徒的體統,所做的事根本不是一個信神之人所做的。

丈夫提醒我說:「信全能神的姊妹多次來給你傳國度福音,你老是抵觸、不尋求、不考察,只相信帶領的話是對的。今天,神藉著帶領的表演讓你醒悟,你好好省察省察,就能經歷到神的愛。」聽了丈夫的話,我開始反省自己:雖然我信的是主耶穌,但聽信的是帶領、同工的話,並沒有按照主的話來對待傳國度福音的人,經上要我們用愛心接待客旅,我卻冷眼對待她們,這哪裡是信神的人呀!想到這,我心裡有些害怕。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我向主禱告:「主啊!我聽帶領的話錯了嗎?我抵擋的全能神是你的再來嗎?若是你的再來求主赦免我的罪,寬容我的無知,也願你感動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再次來我家,解決我心裡的困惑……」

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幾天後兩個姊妹又來了,看到了她們,我有種說不出的高興!大家落座後,我說:「以往我很崇拜我們宗派裡的帶領、同工,認為他們最明白聖經,都是事奉主多年的人,看他們外表也很謙卑、和善,但我真沒有想到……」姊妹說:「律法時代那些在聖殿裡事奉耶和華神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都精通律法,熟讀舊約聖經,常年在聖殿和會堂裡事奉耶和華神,在人看他們對耶和華神很忠心,外表也很敬虔,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不但不尋求、不考察,還抵擋定罪主耶穌,最後他們聯合羅馬政府把主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這讓我們看見,他們根本不是事奉神的人。他們之所以抵擋主耶穌就是怕人都跟隨主,沒有人崇拜他們了,他們就會失去地位、飯碗。再看今天各宗派的首領,他們聽到有人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時,不但不考察,還對傳國度福音的人大打出手,甚至報警抓捕弟兄姊妹,攔阻信徒接受真道,這不與法利賽人一樣嗎?他們裝備聖經知識,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認識神,而是樹立自己,讓人崇拜,正如全能神說:『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啥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姊妹讀神的話又交通了許多。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蒙羞地說:「真沒有想到我所崇拜仰望的帶領都是攔阻人接受真道的法利賽人,難怪主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今天我對主說的這句話才有真實的認識。帶領平時看外表都像綿羊,其實質就是主耶穌所說的惡僕。他們講道讓信徒謙卑、忍耐不可干苟且之事,自己卻常常違背主的教導,他們打著事奉神的旗號口口聲聲要「忠於」神,但並不尋求神所發表的真理,為了攔阻信徒接受真道,保住自己的地位與飯碗,他們不僅用惡毒的手段來對待傳國度福音的人,還要把傳國度福音的人交給與神為敵的中共政府。他們信神卻不認識神,信神卻抵擋神的作工,這不正是掛著事奉神的招牌迷惑人的宗教騙子、敵基督嗎?正是被神厭棄懲罰的對象啊!」

想想我信神卻不能尊神為高,尊基督為大,而是崇拜地位權勢、仰望帶領,如果不是全能神的拯救,我一定會走上宗派帶領所走的敵基督道路而遭神懲罰的!感謝全能神,藉著他的話語使看清了宗教首領敵基督的實質,也看到了自己信神卻崇拜帶領,仰望人的後果,我願脫離他們迷惑控制,歸回到神的家中,願在以後的光陰中追求真理,也能傳福音還報神的愛,榮耀歸給全能神!

王路

看完上面的一個經歷後,想到另一個問題 : 為什麼「哪裡信,哪裡守」不能跟上羔羊的腳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