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曉陽的經歷(下)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張曉陽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4日

受訪人簡歷:張曉陽,女,今年33歲,出生在安徽省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裡有姐妹四人,父親因信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被迫逃亡在外二十年,至今有家難歸,她也因父親信神經常遭受中共爪牙的恐嚇、威脅,整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心靈的痛苦、肉體的折磨、親人的棄絕、世人的冷漠,使得她的童年與少年都是灰暗的……宗教,信仰,自由,迫害,拯救,全能神

金薇(以下簡稱「金」):你父親這麼多年逃亡在外,你想他嗎?你父親不在家,你們又是怎麼生活的呢?

張曉陽(以下簡稱「張」):(低著頭,眼中含著淚水)我很想父親能與我們團聚,一家人在一起好好信神,但因著中共政府的迫害我的想法只是一種奢望,我為此也流了不少的淚。記得有一次我剛睡醒,知道我父親又要離開家,就裝睡不敢與他說話,怕自己忍不住會哭,父親也會跟著難過,所以我只有等到父親走後偷偷地躲在被窩裡哭。自從父親離開家後,只有體弱多病的母親與我們相依為命,每當看到同齡的孩子在父親的懷裡撒嬌時,我都特別羨慕,心裡不免一陣酸痛;每當聽到別的小孩毫無拘束地大聲喊著「爸爸」時,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因父親被中共追逼得不敢回家,我沒有機會喊「爸爸」,即便他偶爾回來一次,我也不敢大聲喊,怕被鄰居聽見後舉報。更令人氣憤的是:中共政府不但逼得父親有家難歸,又將母親逼得四處躲藏。只要環境一緊,她晚上就不敢在家睡,被迫躲到樹林裡、玉米地裡過夜。記得一個臘月的夜晚,母親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把我帶到奶奶家躲藏。那時我身體虛弱,經常咳嗽,為了防止鄰居舉報,當我想咳嗽時只有忍著,使我痛苦萬分。每當看著母親因著中共的抓捕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我就會為父親擔憂……父母不在家的日子,為了維持生活,我們就到處拾柴、拾破爛,到了秋收季節,就去拾人家收割漏掉的莊稼。因著家裡沒有主要的勞動力,所以家庭的重擔、繁重的體力勞動都壓在了我們的身上,為此,我常常累得身體透支,并患上了嚴重的腰疼病。這些年來我們不僅肉體勞累,心靈裡還很受壓,因著中共編造的謠言,有的親戚見了我們就追問父親的下落,還逼著母親棄絕神,見母親要繼續信神,他們就都棄絕遠離我們,親朋鄰居也譏笑、毀謗我們……我們的心靈和肉體雖然受了很多的苦,但在神的看顧保守與弟兄姊妹的愛心幫助下,我們家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過的坎,我也度過了那苦澀難熬的童年與少年歲月。

金:後來你父親一直沒有回家嗎?你們後來還遭遇了哪些迫害呢?

:嗯,他一直沒有回來,一方面是因為國度福音的擴展很多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需要澆灌、牧養,更主要的是中共政府對信全能神的人更加瘋狂迫害、追捕。所以我不再奢望父親能回來與我見面,而且母親也因著警察的追捕被迫離開了家,在外面東躲西藏。奶奶在臨終前也未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父母也不敢回來奔喪,只有默默流淚,忍受親人生死離別之苦。為此,親戚朋友、周圍鄰居更加不理解我們,甚至連我大伯也因此恨我們一家。因著中共的迫害,使我們父女分離二十年,我連喊聲爸爸的權力都被它們給剝奪了,也因此忍受著骨肉分離的痛苦。回想這麼多年來,我們一家人天天活在恐懼戰兢中,從沒睡過一個安穩覺;也承受著生活拮据,親人棄絕的痛苦,忍受著世人的譏笑、諷刺,這一切都是中共帶給我們的,中共是罪魁禍首……

金:記得你講過,你父親曾叮囑你們長大後要信全能神,你長大後信了嗎?你現在又是怎麼看待你們所臨到的這些迫害呢?

:隨著我漸漸地長大懂事,我常常思想:父母信神是走正路,從來不幹壞事,為什麼警察非要抓他們呢,害得我們姐妹幾個從小就跟著受苦,我讀書時老師告訴我們「中國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可為什麼我父母信神卻沒有一點自由呢?直到我信了全能神,過上了教會生活,藉著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才使我恍然大悟。神話說:「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讀神的話使我明白了,因著中共是無神論政黨,原本就是仇恨神、抵擋神的,所以在中國信神就得受羞辱、受逼迫。中共外表打著宗教信仰的旗號,背地裡卻大肆抓捕信神之人,專門打擊正義、扶持邪惡。在中國,你要信神、走人生正道,它就打壓、整治你,切斷你的生活出路,迫使你放棄真道接受它的統治。回想自從我父親信神後,不知有多少次警察半夜三更隨意翻牆入室搜查、抓人,導致我們家不得安寧,支離破碎,父親也因此連個棲身之處都沒有,這都是中共造成的啊。這些年來,因著中共的逼迫,雖然我受了許多的苦,沒能像同齡的孩子一樣享受父母的關愛與呵護,但我有幸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知道了人為什麼要信神,如何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怎樣活著才有價值、有意義;在我們遭受逼迫、患難的時候,神保守我父親躲過一次次劫難,保守我們家渡過了一個個難關,這讓我們實際體嘗到了神的愛。同時也使我對中共的謊言與謬論有了分辨,使我的生命在苦境中得以成長,在煎熬中變得剛強,這一切都是全能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我慶幸自己蒙了神極大的拯救,並真心地感謝讚美神!願將一切的榮耀歸給全能神!(全篇完)

上一篇: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曉陽的經歷(上)

延伸閱讀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家支離破碎(一) 我叫陳五妹,今年七十五歲,與女兒、孫女南希、孫兒加加生活在一起。因著孫兒有病,我與女兒四處求醫病也不見好轉。正當我們走投無路時,朋友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們。信主後,加加的病很快就好了,我和女兒帶著兩...
信心百倍跟主走 我叫新生,今年61歲,我姥姥和我母親都是基督徒。1969年冬天,也就是我14歲那年,我姥姥來我家,晚上睡覺時我看到姥姥的帽子裡面和衣服裡都繡著紅色的十字架,我好奇地問:「姥姥,你怎麼把十字架繡在衣服和...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家支離破碎(二) 第二天一大早,我寫信告訴在外盡本分的女兒,並囑咐她千萬別回家了。又告訴當地的教會帶領,讓弟兄姊妹暫時不要來我家,以免被中共監控、跟蹤抓捕。第四天中午,七個惡警氣勢洶洶地來我家逼問,一個惡警問道:「你孫...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自從我被遊街批鬥後,我們一家便成了十里八村議論、譏諷的焦點,我也因著中共政府的「包裝」與「宣傳」成了當地的「名人」——臭名遠揚、身敗名裂。到了這個地步,中共政府仍然不放過我,我回家不久,他們又讓我到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