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的話喚醒了我

我十八歲受洗歸主,成了一名基督徒,蒙了主耶穌的揀選,享受了主耶穌的深恩厚愛,但我卻一直活在渺茫、想像裡,持守著聖經的字句、宗教觀念:「除他以外別無拯救……」(使徒行傳4:12)滿以為自己就是愛主、堅守真道的人。所以當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我時,我執意不尋求、不考察,因一次次拒不接受全能神的話,我靈裡越來越黑暗……直到2003年,全能神的話語才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我才跟上了羔羊的腳蹤,真是全能神對我的憐憫和拯救!
wake

記得在2002年夏天的一個中午,天氣非常炎熱,我有氣無力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聽到後面有人喊「李貞姐…」我回頭一看:「哎,是周艷?好長時間沒看到你啦!你要去哪兒?」她急忙走上來高興地拉著我的手說:「我正想去你家找你呢!真是感謝主,在這兒碰見你了。姐啊,你最近情形怎麼樣?你們那邊教會的情況咋樣?」我很消沉地搖搖頭說:「唉…!這段時間,我靈裡光景很不好,教會發生了好多的事……真令我困惑不解!」

聽到我說這話,周艷說:「姐,我們到那邊的公園裡去轉轉吧!」說著我們兩個便一起來到公園裡,周燕從包裡拿出一本書高興地說:「姐啊!你還記得嗎?你常常跟我說咱要好好預備油、警醒等候主耶穌的降臨,你看,這就是啟示錄預言的《羔羊展開的書卷》,全能神就是末後的基督,也是羔羊,已經揭開了聖經一切的奧祕,末世神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發表了新的話語,我們只有跟上神末世作的新工作才能獲得神的帶領,只有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才能活在神話的引領之中,天天有新亮光,而沒有跟上神新作工的人就會落在黑暗中……」

我一聽周艷說「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心裡立刻就抵觸上了,眉頭緊鎖打斷了她的話:「什麼?主耶穌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這怎麼可能?兩千年前主耶穌就已成全救恩了,怎麼現在還來作一步新工作呢?這根本不可能!『除他以外別無拯救……』(使徒行傳4:12)這可是聖經明文記載的。我深信主耶穌的救恩就是全備的救恩,只要我們堅守主道,為主勞苦作工,就一定能獲得神的稱許進天國,神根本不需要再作什麼末世的新工作,所以,無論何時我都不會離開主十字架的救恩!」那時我一點也不想再聽周艷交通了,也不顧朋友的情面了,站起來頭也不回地往家走,周艷在後面一直勸我,可我一點也不想聽,我們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沒過幾天,周艷又來找我,因為我持守自己的觀念,儘管周艷再三地勸說我也聽不進去。她就趁我不注意時把書放到了書架上,很無奈地走了。

第二天清早,我發現這本書在書架上,心想:周艷特意給我留下書,這是東方閃電的書,留下了我也不看!我得趕緊把書給她送去。於是我連飯都沒顧得吃就提著包、帶上書急急忙忙去趕公交車,我小跑步似的急著趕車,不小心被小石頭絆倒在地上,雙膝被磕破、流出了血,即使這樣我仍不顧疼痛還是找到了周艷,把書還給了她。周艷深深地嘆了口氣說:「姐啊,你親自考察考察看看這些話就會明白的,全能神和主耶穌本是一位神,只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我相信早晚你會明白、接受的,神的羊聽神的聲音……」聽了周艷的話,我很不服氣地說:「我只認定主耶穌是救世主,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咱倆彼此尊重,還是各信各的吧,以後誰也不要找誰!我走了。」回到家後,我自以為守住對主的忠心了,就向主禱告:「主啊!你知道我的心,我絕不能離開你去信從別的神,主耶穌啊,求你保守我的心,我願一生忠於你,跟隨你到底!……」

十月一日我休假時,周艷又帶著一位蘇姊妹(全能神教會傳福音的)來傳我,一進門,周艷親切地拉著我的手微笑著說:「姐,感謝神預備的這個時間,我和蘇姊妹今天特意來找你交流交流,互相探討探討關乎主來的事。」

蘇姊妹很穩重地從包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微笑著說:「是啊!李姊妹,我們信主最大的盼望就是等主的再來,這些話是基督末世降臨來發表的真理,應驗了啟示錄5章裡所說的:『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啟示錄5:3、5)全能神的作工就是基督末後顯現帶來的救恩啊,我們一起看看吧……」

我眉頭一皺反駁道:「什麼?是基督末後帶來的救恩?這不可能!聖經上記著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10)這就說明我們信主就能稱義,只要堅守主道,忍耐到底就能得救進天國,我相信主十字架的救恩是全備的,這是不可疑惑的。你們不要再說了。」和姊妹說完這一番話之後,我就又「躲」回了臥室,兩個姊妹在臥室門外就和我交通讓我考察考察,但我始終都抱著不聽的態度,根本就失去了信主之人該有的愛心。無奈,最後兩個姊妹看我一直不出來,就只好走了。

但自從我一次次拒絕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處處碰壁,因各種原因這一年裡搬家兩次,我的身體和心靈都非常疲憊不安,後來扁桃體又發炎,打針、吃藥也不好,晝夜不得安寧,吃飯不香、夜間睡覺也睡不著,最後連聖經也看不進去了(自己常常趴在書桌前睡著了)心裡軟弱到了低谷,而且還整天覺得心慌不定、煩亂不安的。

直到2003年的6月份,一連七個早晨,我凌晨四點就翻來覆去睡不著了,而且感覺非常的壓抑、枯乾、苦悶……我實在支撐不下去了,難道我臨到這麼多不平安的事是我因拒絕全能神導致的嗎?於是我就帶著尋求的心跪在主面前呼求禱告:「主啊!我堅信你是獨一無二的真神,除你以外什麼神我也不信,但自從拒絕全能神的作工以後,我怎麼四處碰壁、心靈不安呢?而且晝夜受煎熬,聖經我也看不進去了,我真是軟弱、沒信心了,求你救救我吧!難道全能神真是你的再來嗎?教會中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主啊,求你保守我別錯過了你的再來……」

禱告完後我心裡覺得挺踏實的,有個清晰的意念:若一味地拒絕不考察,萬一真的是主的再來豈不是耽誤自己也坑了弟兄姊妹了嗎?要不我尋求考察一下?可想起那天我衝著周艷說的狂言:誰也不要找誰!覺得真無臉再見周艷了,心裡有些懊悔、又自責:我也就是太固執了,當初真不該執意把書送走,應該接受周艷的勸勉……唉!今天只有給周艷打電話讓她來,我先給姊妹賠禮道歉吧。

一天下班後,我打了傳呼約見了姊妹,可因受虛榮臉面的轄制,電話裡怎麼也開不開口說要書。感謝神的恩待和奇妙擺佈,當周艷來我家和我見面時我看到她手裡提著一本書和一把雨傘。我一看到「那本書」心裡完全沒有抵觸,感覺是神的愛手抓住了我,心裡生發了懊悔和自責,難以抑制自己內心的情感,不由地對周艷說:「對不起!周艷,我不該對你說那麼難聽的話。」說完眼淚嘩嘩地流下來。周艷也流著淚說:「姐啊,這沒什麼,只要你能考察考察全能神的作工就好啊。」我對周艷說:「前幾次你來我一直也不尋求,是因為我一直有問題通不過,但是這一段時間自從我拒絕全能神的福音之後,我一直感覺心裡很不平安、不踏實,所以,今天想與你一起交通尋求一下我的困惑。」

周艷說:「感謝神!李貞姐,你有什麼問題儘管說出來,我們一起尋求神解決。全能神一直在等待、巴望著我們的回轉!主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翰福音10:27)只要我們有尋求的心,相信神會開啟帶領我們的。」

我默默地點點頭,接著提出了我的困惑:「我信主多年,一直覺得主耶穌為人類捨命釘十字架已經將我們救贖回來了,並且經上也記著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10)我覺得凡靠主耶穌救贖的人,都已經被神稱為義了,我們得救是因著信,只要我們堅守主道,肯付代價,多為主花費、勞苦作工,就必能進天國,不需要再接受其他的作工了。可為什麼你說要跟上末世全能神來作的新工作才能獲得神的稱許呢?這方面我一直困惑不已,你給我交通交通吧?」

周艷溫和地說:「李貞姐,現在各宗派的弟兄姊妹大多都認為:主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成就了救恩,信主的人因信主耶穌被主稱為義了,靠著主耶穌的救恩已經得救了,只要堅守主的道,主來時就能被提進天國。但是這種觀點到底對不對呢?有沒有主的話作根據呢?如果沒有主耶穌的話作根據,那是不是出於人的觀念想像呢?人有這種觀點這是從哪來的呢?有人會說這是從聖經中使徒保羅的話得來的根據,那人的話能代表主耶穌的話嗎?即使記載在聖經裡就能代表神嗎?就能跟神的話相提並論嗎?進天國是以人的話為準還是以主的話為準呢?難道人的話比主耶穌的話還有權柄嗎?咱信神得凡事根據主的話,尤其對待我們能否得救進天國的大事更得根據主耶穌的話,絕不能把人的話當成真理來供奉,因為只有主的話才是真理,只有基督才是永生的道,這是千真萬確的!」

聽到這話,我心服口服,低下頭無話可說了,心想:我看了二十年聖經也沒分辯出哪是神的話?哪是人的話啊!我們把人的話都當作神的話了,把保羅的教導都當成真理了,這可麻煩了!這不是糊塗信嗎?還是謙卑下來多聽聽人家的交通吧。

分頁閱讀: 1 2 3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