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神前,終圓被提夢

1995年,丈夫突然得了氣胸病,肺上長滿了氣泡。因我家沒錢給丈夫治病,我心裡感到特別痛苦無助。就在這時,有人給我傳了救主耶穌的福音。自從我信了主後,蒙了主極大的恩典,丈夫的病逐漸好轉,我也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丈夫、兒子,我們一家人都活在主的愛裡,心裡滿了平安、喜樂。

基督徒家庭

隨著信主時間越來越長,我們對主的心意也越來越明白,我們知道主耶穌是到天上給我們預備地方去了,主再來時要把我們接到空中與主相遇,享受屬天的生活,再沒有憂傷與痛苦。就如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十七節中說到的:「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我們堅信主是信實的,只要我們好好信主,多為主花費,將來我們就能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之後在天上生活。隨後我就在家搞接待,有時間出去傳福音,丈夫和兩個兒子都成了教會的講道人,常年在外為主作工。

沒想到六年之後,教會的光景越來越荒涼,講道人講道老生常談,沒有新鮮的亮光,聽了沒有享受,弟兄姊妹也遵守不住主的道,隨從社會潮流,把掙錢看得比信神還重要,來聚會時打瞌睡、嘮嗑,信心越來越軟弱。丈夫和兩個兒子亦是如此,他們也都講不出新鮮的道,無力牧養弟兄姊妹,因此消極軟弱出門打工。看到教會這樣荒涼,丈夫和兒子也這樣軟弱,我是看在眼裡急在心上,只好一次次地向主呼求:「主啊!現在教會的光景越來越荒涼,我的丈夫和兩個兒子也信心冷淡,我靈裡也感到很軟弱。主啊!你啥時候來接我們呀?……」

時間一轉眼到了2003年的秋天。一天,我正在院子裡洗衣服,有兩個我不認識的中年女子來到我家,她們看到我便面帶微笑和我打招呼。正當我琢磨她們的來意時,其中一個大姐溫和地對我說:「妹子,聽說你是信主的,我們也是信神的,今天我們來到你家,是想跟你說說信神的事。」我一聽她倆是信神的,心裡的防備之心立馬消除了,主內是一家人,既然是弟兄姊妹來了,我就得憑愛心接待客旅,這才合乎主的教導。於是,我笑著把她倆迎進了屋。她倆坐下後,我們就開始談起了信主的事,我們談得很投機,我覺得她們講的也挺好。我們正聊得起勁的時候,年齡小一點的姊妹突然問我:「姊妹,我們一直認為主耶穌是給我們預備地方去了,到時候我們會被主提在空中與主相遇,但是我們到底能不能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呢?」聽到這話我猛然一驚,這個問題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們正想繼續探討這個話題的時候,忽然聽見西屋的小孫子在哭鬧,我急忙起身去看孫子。

我剛走出屋就看到大兒媳婦站在院子裡,她的臉色很難看,用生硬的口吻問我說:「媽,屋裡來的那兩個女的是什麼人?」我回答說:「她們都是信神的,我們正在談論有關信神的事呢。」大兒媳婦又接著說:「你怎麼能把陌生人帶進家裡呢?你忘了嗎,現在『東方閃電』的人正在各教會偷好羊,你接待她們就不害怕被偷嗎?」我聽後,先是一愣,然後對她說:「我看她們挺和善的,她們交通的符合聖經,也沒說別的啥呀。」聽完我說的話後,兒媳婦沒有吭聲就回自己的屋去了。我站在院子裡琢磨著這個事,突然想起之前教會帶領跟我們說過會有陌生人來偷羊,這兩個姊妹我又不認識,雖然她們講的也符合聖經,但畢竟是陌生人,萬一她倆真是來偷羊的怎麼辦?不行,我不能再聽了!於是我回屋後故意對她倆說:「今天我家裡還忙著呢,要不你倆先走吧。」聽我這樣一說,她們很無奈地走了。

時間一晃到了2004年的夏天。一天,我剛餵完豬正準備進屋,只見進來了一個40多歲的女子,笑呵呵地對我說:「姊妹,今天你正好在家,我聽說你信主的信心很好,想跟你談一談信主的事。」我一聽她是信神的,並且看她端正大方,不像是個壞人,就同意她進了屋。我們聊了一會兒後,這個姊妹很激動地對我說:「姊妹,信主這些年,想必你也很盼望主來接我們吧?」我自豪地說:「那當然了,主耶穌是去為我們預備地方了,到時候我們要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我每天都在盼望主耶穌的再來。」我話剛說完,只聽這個姊妹說:「姊妹,你知道嗎?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回來了,現在已經開始作新的工作了……」我聽後立馬著急地說:「主耶穌來時我們會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可我怎麼還在地上,你說主來這不可能?」這時姊妹很耐心地說:「姊妹,你先聽我慢慢跟你說,其實主的再來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你還記得主曾教我們的主禱文嗎?『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9-10)主的話清楚地告訴我們,神的國度是降臨在地上,神的旨意也是在地上通行。如果我們只想著被主提到天上去,那神的這些話不就落空了嗎?」聽完後我心想:是啊!主禱文我是天天背,我怎麼就沒注意到神的國度是在地上實現呢?!看來姊妹交通的符合聖經啊!這時,我對姊妹說:「哎,你還別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你這麼一說是這個理。」

接著姊妹又高興地說:「其實,主耶穌已經重返肉身來在地上,發聲說話來拯救人了……」我一聽這話心裡立馬反應了過來,原來她是信「東方閃電」的。我急忙打斷她的話說:「你別再說了,帶領不讓我們接待你們,你說的我不能聽。」可此時這個姊妹一點也不生氣,反而繼續耐心地跟我交通,可我一句都聽不進去,心想:以前我們帶領跟我們講過,主來我們是直接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的,不可能在地上,況且現在「東方閃電」的人正在到處偷好羊,我可要警醒自己不要被偷走。於是,我很不情願地對她說:「你趕緊走吧!別再說了。」可這個姊妹不想走,還想再跟我交通,可不管姊妹怎麼說,我也不搭理她,最後姊妹看我實在不聽就走了。

等她走了以後,我又想到姊妹跟我交通的主禱文,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樣交通的確符合聖經。難道主來真的是在地上,而不是我們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我思來想去也想不明白。等到晚上丈夫下班回到家後,我把姊妹講的那些話都給他學了一遍,丈夫聽後說:「這事我們可不能隨意相信他人,以免錯失被提的機會。」我一聽,覺得丈夫說的也對,於是再沒有吭聲,但我心裡早已拿定了主意,以後要是再有人來給我傳主已經回來了的事,我可不能再聽了。

一個星期後,我聽到外面有人敲門,打開門一看是前幾天來的那個姊妹,姊妹手裡還拿著給我孫子買的一些零食,我沒有讓姊妹進門,她的東西我也沒要,便趕緊把大門關上了。姊妹站在門外面說:「姊妹,這些是我給孩子買的,你把東西收下吧。」我回絕說:「你拿來的東西我不要,你講的道我也不聽,你以後不要再來我家了。」姊妹見我實在不聽就走了,在這期間姊妹每隔幾天就來給我講主來的事,但我一直不願意聽,也不給她開門。

沒過多久我忽然生病了,我的肺火燒火燎地痛,我禱告主耶穌求主醫治也不見好轉。於是,我在心裡不斷地反思:這段時間我也沒做得罪主的事,可我生病禱告主,主怎麼不給我醫治呢?難道我是抵擋了主的再來?但我又怕是我自己多想了,痛得實在是厲害我只好到醫院去治療。病好後,我也沒見弟兄姊妹再給我傳主再來的福音,時間長了,我就把這事又放下了。

分頁閱讀: 1 2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韓國傳道士的告白:脫罪進天國有路了... 教會荒涼 信心冷淡 上高中的時候,我突然得了肺結核,病痛的折磨讓我感到痛苦、無助,一下子覺得死亡離我很近。1980年,我到我家附近的教堂開始信主,藉著讀聖經我知道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從那以後,我一直...
主耶穌再來以何種方式向人顯現? 從小我就相信有神,中學時同學帶我去了教會,我很喜歡教會的氣氛,看聖經、聽講道、唱讚美,還有晨禱,我也喜歡參加各種聚會。對聖經裡記載的一切我從沒懷疑過,我相信神創造了天地萬物,相信主耶穌為救贖我們釘了十...
你聽, 這是主的聲音! 記得我第一次讀全能神的話語時,就感到神的話句句都說到了人的心坎兒裡。看得多了就感到神的話語雖普通,卻有權柄、有能力,震憾人心。 當我看到神的話說 :「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
夜思耶穌再來 秋天的夜,薄涼的月色,讓人發寒。一彎殘月斜掛在天空中,不時地有一團團浮雲掠過,遮擋住月亮,天空就會出現片刻黑暗。月兒不甘示弱,掙扎著從雲彩中擠出身來,驅散黑暗,灑下光明。 月光下,熟睡的村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