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重重波折,終於回到真神前

走出佛教,主耶穌給了我平安

在我16歲那年,哥哥就傳我信主耶穌,但在其他親人的影響下,我選擇了信佛教,因為我覺得信什麼都一樣,只要有種信仰就行,直到20多年後的一段日子,家裡、工作都不順,我遇到了許多煩心的事,哥哥又勸我信主耶穌,說只有主耶穌能幫助我。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我聽了哥哥的話,第二天就去了教堂聽道。當聽到牧師讀經文:「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主耶穌的這些話讓我感覺特別親切,說到了我的心裡。我被主的話深深感動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我就像流浪在外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家。面對生活、工作的壓力,我覺得活著很累、很苦,在我的人生沒有了目標與方向,不知所措的時候,主的話安慰了我,讓我找到了可以棲息的港灣,我決定好好信靠主,一生追隨主耶穌。此後我每天都看聖經,每週都參加禮拜,也參加一些其他的教會事工。有主耶穌的話語陪伴,又能和弟兄姐妹在一起分享經歷見證,我有了快樂與平安,享受著主的恩典與祝福,覺得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釋放。

我信主13年後,聽到了主再來的福音

轉眼到了2016年,我信主耶穌已經13個年頭了,同年9月我從外地回到家裡,回家後妻子欣喜地告訴我:「主耶穌回來了,他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全能神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發表話語正在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潔淨人、拯救人。」聽到這話我很驚訝:全能神發表話語審判人?我只聽過耶和華、耶穌,沒有聽過全能神?我好奇又疑惑地問妻子:全能神?我怎麼沒有聽過,誰告訴你主耶穌回來了又叫全能神的?你不會走錯路了吧?妻子說:「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主耶穌都是神的名,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恩典時代神的名叫耶穌,國度時代神的名叫全能神,雖然每個時代的神的名不同,所作工作不一樣,但是三步作工是一位靈、一位神作的。而全能神這名正是啟示錄裡多處提到的全能者這個名,例如:『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是希利尼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示錄1:8)『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啟示錄19:6)這些都是有聖經根據的,你考察考察。」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想:妻子怎麼時隔幾日對聖經這麼有見解了?但不對,牧師講道也常講,信主就得守住主耶穌的名,我信主是主耶穌的話安慰、帶領了我,使我從苦難中走過來的,是主耶穌救了我。我沒有多加思考就對妻子說:「是主耶穌拯救了我,我們不能背叛主耶穌去信全能神。」妻子要我讀全能神的話,說我讀了全能神的話就明白了。但我拒絕了。

過後我又到外地上班一週,回家後,妻子又跟我說全能神和主耶穌是一位神,我不願意聽,就打開電視,想轉移話題。但妻子仍不放棄,很有耐心地勸我聽聽全能神的話,懇切地告訴我全能神並不是另外一位神,而是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的再來。我看到妻子很執著,也想起她告訴我的聖經預言神的名叫全能神,我就勉強坐了下來。妻子見狀趕緊拿出書給我讀:「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我持守主耶穌的名不願接受神新名

沒有等妻子讀完話,我一下子想到我信主13年了,是主耶穌幫助、改變了我,我得守住主耶穌的名不能背叛主。於是我打斷妻子的話說:「你別讀了,我實在接受不了。是主耶穌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安慰了我,給了我面對苦難的力量,我才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我不能忘恩負義背叛主。我想起我信主後,有好多朋友棄我而去,他們說好腿好胳膊的沒有人信主,攻擊我信主的都是病人、窮人。但那時不管他們怎麼看待我,我從心裡感受到主耶穌是真神,是我們的救贖主,我也蒙了主耶穌的恩典,也被主的話感動。我以前只會吃喝玩樂,還做過一些錯事,是主耶穌改變我,我接受全能神不就離開了主耶穌了嗎?不行,我不能背叛主耶穌,我也不想再被身邊的親人、朋友棄絕。而且牧師長老也講過:『千萬不要偏離主的道,只有不離開主,我們所求的主才會賜給我們。』」我看到妻子還想說話,但我心裡煩亂安靜不下來,所以沒有等她開口說話我就走開了。

異夢引導我考察全能神的作工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妻子還是不停地勸說,讓我看看全能神的話語就明白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我都置之不理,直到一個半月後的一天晚上,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眠,思索這段時間妻子對我的勸說,還有她讀的那段話,我心想:妻子讀的那段話帶著權柄,也帶著能力,好像是神說話的語氣,除了神自己誰敢說他叫過耶和華,誰敢說他曾被人稱為彌賽亞呢?難道主耶穌真的回來了?!我默默向主禱告:「主啊!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來?!主啊!願你開啟我,我跟隨你不願再背叛你。」沒想到神特殊的恩典臨到了我,晚上睡覺時有聲音對我說:「我就是你所敬拜的那一位神,你當遵行神的道。」第二天一早起來,這句話清晰地出現在我腦海裡,我意識到,這是神給我的印證。我決定好好考察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但當妻子問我願不願意和全能神教會的張潔姐妹交通時,我又不好意思開口,心裡想:我開始那麼剛硬,甚至告訴妻子,你信你的全能神我信我的主耶穌,現在我說我要考察也有些為難呀!妻子好像看出了什麼,她說:「我約了張潔姐妹晚上9點一起交通,你一定要參加呀!」我點了點頭。這讓我想到主耶穌說的:「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馬太福音7:7)

我的疑慮解除了

晚上9點上線後,我問張姐妹:「我信了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了嗎?」張潔姐妹說:「弟兄,我們信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這正是順服神,蒙神稱許的。就如當時主耶穌來了,人若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接受主耶穌的新作工就被提到了神的寶座前,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而且只有接受主耶穌的人才蒙了神的稱許,那些持守耶和華的名不願意接受主耶穌的人被神的作工淘汰了。當時法利賽人因著主耶穌來了不合他們的觀念,他們持守彌賽亞的名,定罪了主耶穌,遭受了神的懲罰。我們不能步法利賽人的後塵呀!我們一起讀兩段全能神的話語。」

全能神的話說:「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讀完神的話,張姐妹接著說:「神曾以耶和華這個名來賜給人律法,帶領人在地上守律法誡命,學習事奉神、敬拜神,後來因著人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墮落,守不住律法了,按律法人都得被定罪處死,神又道成肉身以主耶穌這個名來作了救贖人類的工作,只要人來到主面前認罪悔改,罪就得著了神的赦免,神就不再紀念人的罪了,但人的罪雖然得著了赦免,犯罪的撒但本性卻沒有除去,所以還能繼續犯罪。末世神再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這名作了話語審判刑罰的工作,以此來徹底除去人犯罪的本性,讓人脫離撒但權勢,不再犯罪,得著潔淨,蒙神拯救。這就讓我們看見耶和華、主耶穌、全能神的的確確是一位神,只是律法時代神是使用摩西作工,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是道成肉身來作工。無論神的名字怎樣變,無論神的工作怎樣變,無論神作工的方式怎樣變,但神還是那一位神,是造物的主。所以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跟上了全能神的作工,就如當初主耶穌作救贖工作時,主的門徒從信耶和華神轉向信主耶穌不是背叛耶和華一樣。相反那些持守耶和華的名,拒不接受主耶穌救贖工作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才是背叛了神。同樣,今天神作了新工作,如果我們持守主耶穌的名,而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與法利賽人一樣是背叛神的人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心門打開了 我叫張進,今年80歲,原是「大光派」的一名同工。在沒有接受神末世作工之前,我的弟弟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的救恩,我總是用各種理由回絕他,還對他說:「你信你的,我信我的!」 有一天,弟弟又來給我傳福音,說:...
接待客旅得到了主的恩典 1996年的春天,管理各地教會的魏長老緊急通知各地區真耶穌教會的帶領和信徒聚會。在聚會時,魏長老講道:「現在已是末世了,各種跡象已顯明主馬上就要回來了。但是,在主即將回來之時,假基督也會隨之出現,來迷...
主耶穌,我永遠愛你! 從小我就跟著媽媽和外婆信主。幼時的我,一看到信主的阿姨們來家裡聚會,我就會很積極地跪在地上準備禱告,我的這一舉動總是逗得大家的歡笑,也因此深得叔叔阿姨們的喜愛,大家都覺得我長大後肯定是個愛主的人,我也...
陽光總在風雨後 我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 2009年秋,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耐心交通,我認識到全能神就是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當我把這大好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