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迫害使我們骨肉分離長達九年(三)

轉眼到了2010年8月,為應對中共政府11月份的人口普查,我準備回家辦理戶口本和身分證。想到自己是被中共追捕多年的對象,不知這次回家會遇到什麼情況,我就多次跟神禱告、尋求。之後,我先找到一個親戚,向她了解了家裡、村裡的環境情況後,確定好了回家的時間和路線:找一條比較偏僻的路,並按路程算好時間,計劃中午到村裡,那時村民們都在家吃午飯,大街上人少好進家。回家那天,我怕遇上村裡人被認出來,還專門戴了個旅遊帽,中午時分我回到了家。

一進大門,我看見母親(當年86歲)拄著枴杖站在屋簷下,面目蒼老了許多,母親認出我後激動萬分。母親對我說:「告你的那個人後來又來咱家好幾次,打聽你去哪了,還有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幾乎年年都到村裡來調查你。特別是哪兒出什麼大事了,或者中央開什麼會了,他們更是要抓你。我天天提心吊膽的,生怕他們把你抓去坐牢。」哥哥也告訴我,自我走後,派出所的警員三天兩頭往我岳父家跑,追問我的行蹤,還把岳父叫到派出所審問,攪得雞犬不寧,我母親這八年多時間為想念我眼睛都快哭壞了……聽到這些,我既震驚又憤恨,沒想到我信神走人生正道,中共卻把我當作重點打擊對象,如此費功夫地搜捕我,還攪得我全家不得安寧,中共真是太邪惡了!那天晚上,我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回想著白天母親、哥哥說的話,心裡久久不能平靜。中共政黨為什麼對我們信神之人這麼狠毒,非要把我們逼上絕路呢?思想中,我想起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的話把中共政黨的惡魔實質一針見血地揭露出來,中共政黨本是撒但的化身,是神的仇敵,它下到人間就是為霸佔、控制神所造的人類搞獨立王國。當神來到地上作工拯救人時,它唯恐人覺醒後棄絕它而歸向神,它的撒但王國就要徹底歸於滅亡,因此它喪心病狂地褻瀆神、逼迫神,不擇手段地抓捕、迫害所有跟隨神的人,把整個國家統治得猶如一座鬼城,逼得信神之人無處安身,無法正常生活。中共政黨真是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黨,是敗壞人、殘害人的惡魔集團。

第二天早上,我去村委會辦理戶口手續,路上遇到了一個遠房表姐,她看到我很吃驚,得知我是回家辦身分證,著急地催我趕快走。原來派出所還在到處找我,並讓村民見到我就給他們打電話舉報。我知道這是神藉著遠房表姐及時地提醒我,讓我逃脫撒但的魔爪,於是,我轉身回去與母親含淚道別,匆匆離開了家,從此我再也沒有回去過。

全能神基督徒一家人讀神話

雖然中共邪黨的逼迫給我們一家帶來不盡的痛苦,但神一直眷顧我們,神的愛始終沒有離開我們:2009年2月神奇妙地擺佈讓我與女兒相見,五個月後,外地教會安排我住到一個姊妹家閒置的房子裡,讓我們在這裡安家,於是我把兩個女兒接了過來。2011年11月,我又聯繫上了妻子,她幾經輾轉也回到了我們現在的家,我們一家四口分別九年後,終於又團聚了。我們互相述說著離別之情,述說著神對我們每個人的帶領與這幾年的收穫,實實際際地感受到神所作的對我們都是拯救、都是愛。同時我也認識到中共邪黨就是處處與神為敵的撒但惡魔,它之所以瘋狂地抓捕神的選民,就是想攔阻人歸向神,妄圖取締神的末世作工,妄想把中國變成無神區,真是可咒可詛!神的話說:「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讓它再坑害人,不容讓它的過去,不容讓它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它徹底滅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從神話語的字裡行間,我感受到了神對撒但惡魔發出的怒氣與咒詛,看到了神的公義、威嚴與不可觸犯的性情,中共惡魔抵擋神、殘害人的罪惡行徑早已激起天怒人怨,它注定要被神滅絕。

回顧我跟隨全能神的這十多年來,儘管中共政府一直在追捕、迫害我,但每次神都奇妙地調動、擺佈一切人事物,使我蒙保守脫離險境,使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對人類真實的愛與神的全能智慧,看到萬事萬物的確都在神的手中掌管、擺佈,為神的作工而效力,包括撒但的詭計也不例外,正如神的話所說:「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在國度建造時代,我仍不迴避撒但的詭計而繼續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萬物之中挑選了撒但的所作所為作我的襯托物,這不是我的智慧嗎?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處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八篇說話》)中共政黨倒行逆施,瘋狂迫害我們信神之人,致使我們有家難歸、骨肉分離、四處逃亡,中共妄想藉此迫使我們背叛神、放棄信神,以此破壞神的末世作工,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藉著撒但惡魔的反面襯托,正好顯明神的智慧全能和神的公義、聖潔,使我們既看清了中共邪惡反動的惡魔實質,又對神有了真實的認識,從而更加願意愛神、滿足神。中共惡魔費盡心機所幹的一切卑鄙勾當,只能給我們的肉體帶來一些痛苦,但卻絲毫限制不了我們追求真理、盡本分還報神愛的心,它所作的完全是為神成全神選民效了一步力。想想我自己,如果不藉著實際經歷中共的殘酷迫害,我對正反面事物沒有分辨,我的心就很難交給神,對神也不會有真實的認識與信靠,經歷過來,我看見神藉著中共惡魔的逼迫來成全人,這樣的作工太智慧奇妙,對我是極大的愛與拯救。在以後的日子裡,不管環境如何惡劣,我都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竭力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心。(全篇完)

中國 明明

上一篇:中共的迫害使我們骨肉分離長達九年(二)

延伸閱讀

「噩夢驚醒」之後 「咚咚咚」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而佳然正在睡覺,還想著半夜是誰在敲門,下床後還沒來得及開門,卻有幾個人破門而入。透過窗口照射的路燈燈光,佳然看到他們都穿著警服。佳然的心怦怦直跳,因為在中國沒有宗教信仰...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自從我被遊街批鬥後,我們一家便成了十里八村議論、譏諷的焦點,我也因著中共政府的「包裝」與「宣傳」成了當地的「名人」——臭名遠揚、身敗名裂。到了這個地步,中共政府仍然不放過我,我回家不久,他們又讓我到派...
中共政府的逼迫使我四處流浪、無處安身(一)... 1991年我信主耶穌後,在家鄉廣傳福音,兩年左右就發展了三百多人,我也成了當地家庭教會的主要帶領。縣統戰部見信徒人數越來越多,就來我家索要教會人員名單。後來,為了能正常聚會,我們向政府申請審批教會證,...
通州教案受害者王春艳哭訴冤情(上)... 受害者王春艳哭訴冤情,講述中共政府強制拆遷房屋,背後抓捕基督徒,逼迫基督徒。 下一個視頻:通州教案受害者王春艳哭诉冤情(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