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婆婆之間的隔牆倒塌了

1991年春節後,在別人的介紹下,我認識了現在的丈夫,見面後我們雙方都很滿意。可誰知,丈夫的父母卻嫌我家太窮,認為窮坑填不滿,結婚後是個纏累,就不同意我們這門親事。但因著我和丈夫情投意合,丈夫不願隨從父母,我也不願輕易放棄,就跟丈夫許諾:雖然我家裡窮,但我一定會善待公婆、孝敬老人的。為了不讓丈夫難堪,在沒結婚之前,我就幫他們家做家務、幹農活,周圍的人都說丈夫有眼光,找了一個賢惠的好媳婦,最終公婆勉強答應了我與丈夫的婚事。

結婚後,丈夫經常在外打工,公婆一直對我很冷淡。我為了得到公婆的認可,在家很勤快,經常跟他們一起下地幹農活。在我懷孕期間也堅持與他們一起在地裡幹繁重的農活,回到家就忙裡忙外地做家務。然而,無論我再怎麼努力付出,都沒有感化公婆的心。結婚的同年臘月我生下了大女兒,隨後公婆就張羅著分家,要給小兒子掙錢過日子,我心裡滿肚子的委屈,真想跟公婆當面理論一番。但轉念又想:自古以來,好媳婦也不是那麼容易做的,我不能憑意氣做事讓丈夫難堪,我相信總有一天,一定會得到公婆對我這個好兒媳的認可。

分家後,我們還是住在一起,為了孝敬公婆,我隔一段時間就做一頓可口的飯菜叫兩位老人來吃。可是公公不但不吃,反而教訓我大手大腳不會過日子。後來我發現自己越是這樣忍讓,公婆對我越是尖酸刻薄,我的心裡痛苦極了,心裡對公婆也滿了怨氣。後來,我與公婆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僵,心裡整天痛苦受壓,痛苦中我信了主耶穌。看到經上記載:「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太 18:21-22)我揣摩著主耶穌的話,明白主是讓我饒恕人七十個七次,對待婆婆我要忍耐饒恕,心裡不能怨恨。從此我按著主的要求對待婆婆,村裡人都評價我是村裡兩個最賢惠的兒媳婦之一。儘管這樣,公婆仍然沒有改變對我的態度,他們一心想和小兒子過,不管我如何努力都無法得到公婆的認可,我們之間的這堵隔牆,越來越牢,堅不可拆。

有一天,我和丈夫、女兒、婆婆都在院子裡,女兒不聽話,我打了孩子一下,女兒哭了,婆婆以為我是給她厲害看,就生氣地說:「你對我有啥成見就直接說,何必拿孩子出氣。」我說:「孩子是我生的,她不聽話,難道我做媽的就不該教育嗎?」這時,公公從地裡回來看見這一幕,就跟著婆婆一起數落我。當時,我心如刀絞一樣難受,實在忍無可忍了就說:「既然你們說我不是好媳婦,那你們咋不給你兒子娶個好的呢?」這時丈夫強行把我拉到屋裡勸我先忍一忍。被拽到屋裡的我痛苦的失聲痛哭,丈夫也在一旁掉眼淚。從此以後,我心裡對他們的怨恨又加深了,再也不想見他們的面,我們之間的隔閡也越來越大,我也常常想起主耶穌說的:「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太5:38-39)但是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實在是實行不出來主的話,感到心裡痛苦難熬。

2002年,我和丈夫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在教會中,看到弟兄姊妹非常有愛,都能和睦相處,不管有什麼敗壞流露都能認識自己,即使弟兄姊妹之間有什麼誤解、隔閡,但通過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問題都能得到解決,人活得特別釋放自由,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可真好,是我從來都沒有體會到的。

我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著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全能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撒但敗壞人的真實情形給揭示了出來,如今人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人的心裡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人都憑著撒但灌輸給人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活臉面,樹活皮」等各種毒素活著,為了自己的臉面、地位、名譽整日活在勾心鬥角、互相廝殺的氛圍裡,導致人與人之間沒有正常的人際關係,沒有真正的關愛,沒有理解和體諒。我與婆婆都是經撒但敗壞至深的受害者。婆婆娶媳婦受「門當戶對」思想的薰陶,認為找個門當戶對的媳婦,就風光體面,因我家貧窮就看不上我。而我呢,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好而作著各樣的努力,想讓婆婆一家認可我,當我得不到認可的時候就滿了怨氣,這也使我們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彼此心裡的成見、怨恨已形成了一堵無形的隔牆,原來這一切的痛苦都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造成的,撒但真是太邪惡、太卑鄙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與人的正常關係是建立在心歸向神的基礎上的,不是靠著人的努力而達到的。沒有神,人與人只有肉體的關係,都不正常,都是放縱情慾的,是神所恨惡的,是神所厭憎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神的話語揭示了我與婆婆之間這堵隔牆不能拆除的根本原因:人若不來到神的面前,人與人的關係都是建立在肉體之上,為了維護個人的利益、個人的臉面,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都是神所厭憎的。雖然我想做一個孝順的好兒媳,也為此付出了很多,但我的好心、孝心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為了讓公公婆婆接受認可我,更為了讓人高看和誇讚。當我以這樣的存心與婆婆交往,得不到公婆的認可時,就心生怨恨、矛盾加深,這一切的原因就是人不憑神的話活著,人與人相處不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而都是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所以,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問題就永遠無法得到解決。藉著讀神的話語我也體會到,只有神的話才能帶領人建立正確的人生目標,使人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才能有正常的人際關係。

通過一段時間讀神的話和過教會生活,我明白了神急切的心意,神希望把那些活在撒但苦害中願意尋求真理的人帶到神的面前,讓他們得到神的拯救。所以,我很快就配合把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身邊的人,這時丈夫提出也要給婆婆傳福音,我想:這麼多年我就受婆婆的氣,還讓我給他們傳福音,我不想傳。而且現在婆婆在老家住,我們還不在一個地方也不方便。丈夫說:「傳福音拯救靈魂這是神的急切心意,雖然說你跟媽之間有隔閡,但這都是撒但敗壞人造成的,神的話說:『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神的話使我幡然醒悟,是啊!今天我和婆婆都是深受撒但的敗壞,被撒但愚弄的受害者,是神的高抬把我拯救回他的家中,享受他話語的供應,撫平了我憂傷的

於是,我就把給婆婆傳福音的事跟神禱告,願神給我開闢出路。不久婆婆因送孩子的緣故來到我們家,我和丈夫非常高興,就開始找教會的姊妹準備給婆婆傳福音。

婆婆看到我們的精神面貌非常好,我和丈夫出來進去都是哼著歌,婆婆便好奇地問我和丈夫,你們有什麼高興的事。我高興地告訴婆婆:「晚上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晚上教會的兩個弟兄來到我們家,給婆婆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從神創造萬物開始,一直談到律法時代神是怎麼帶領人生活的,恩典時代主耶穌為人作贖罪祭的意義,以及這步神再次來在人間發表話語作拯救人類的工作,對人的重要性……婆婆聽得很認真,通過兩天的見證,婆婆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我們便天天在一起過教會生活,就這樣相處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一次,我與丈夫、婆婆一起看到神的話說:「幾千年的『民族氣概』給人的內心深處遺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將人都束縛得沒有一點自由,使人沒有志氣,沒有毅力,不求上進,消極後退,奴役性特別強,等等這些客觀因素給人的思想風貌,個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個不可磨滅的污穢的醜相……沒有一個人創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間互相廝殺、爭名奪利、勾心鬥角,有誰曾尋求神的心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三)》)讀完神的話語,婆婆感慨地交通道:「全能神的話語揭示的是我裡面的敗壞。你們沒有結婚前,我就想我們家的條件還算可以,我也只有兩個兒子,所以給兒子找對象的條件相對要高一點,就想找個『門當戶對』的,最基本要達到生活沒有難處,自己老了以後也好有個依靠,我就害怕找個窮親戚以後成為我兒子的累贅,我也跟著操心受累。因著你家裡窮我與婆婆之間的隔牆倒塌了沒有達到我給兒子找對象的標準,所以對你們的婚姻我始終通不過,並對你很敵視,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看到自己也挺自私卑鄙的。自己也看到了現在社會上有錢的男人就養小三,有的女人看丈夫沒本事就出去傍大款,鬧離婚的特別多,現在我看到你們生活得挺好,也很幸福快樂,並且都能信神追求做好人走人生正道,我這心裡也挺踏實的。並且你也沒有記恨我以前對待你的態度,咱們這麼多年的隔閡你都能放下,還能找全能神教會的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我感受到你的心是真實的,真是感謝全能神哪!」聽了婆婆的交通我的心裡湧起一股暖流,這些話是我盼望了十多年的知心話,為了等到這番話我等得好辛苦,今天在全能神話語的揭示下,我終於聽到了我盼望已久的知心話,如果不是全能神的奇妙作為,恐怕這輩子我與婆婆之間的這堵隔牆也不會倒塌的,想到這裡我含著眼淚說:「其實在神擺設的這個環境中,我也只是外表的忍耐、包容,但是心裡卻較勁,當我得不到你們的認可時,我就滿了怨氣,活出的也是沒有一點人的樣式……」此時,丈夫激動地一個勁感謝全能神!今天我們都能認識自己,一家人能在神愛裡知心和睦,彼此的理解、體諒,這都是神的話語達到的果效。

一段時間,我們和婆婆在一起看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們婆媳之間的隔牆徹底消失了,我們之間無話不談。婆婆在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還拉著我的手說:「孩子,媽以前對不起你。」我說:「以前的事都是撒但的捉弄和苦害,都是撒但毒素在我們裡面扎根太深了,我們都是受害者,我們都應恨撒但。如今感謝神把我們從撒但的苦害中拯救回來,以後我們都要好好追求真理滿足神。」婆婆聽了這話,拉著我的手淚流滿面地說:「感謝全能神的大愛,是全能神拆開了咱們娘倆之間的這堵隔牆,讓咱們能真正彼此相愛、成為知心人!」我和婆婆都高興地說:「感謝全能神,榮耀歸給全能神!」

心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