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裡的光明

——揭開中共操縱媒體作惡多端的黑幕

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曾這樣形容新聞媒體的重要性:「信仰的自由,教育的自由,言論的自由,集會的自由,這些是民主的基礎。一旦新聞的自由遭到嚴重的挑戰時,這一切便會化為烏有。」在世界上的很多民主國家,民眾的確已擁有這些自由權利,最起碼當他們表達自己的觀點時,不會遭到執政當局的隨意抓捕與迫害。然而在中國,這一切自由的確早已「化為烏有」,因為只要有中共的獨裁統治存在,就不可能實現真正的自由,媒體也不可能做到真實、客觀、公正。在大陸官媒的報導中,從來看不到絲毫對中共獨裁統治不利的報導。相反的是,作為中共政府一直對外粉飾自己美好形象的喉舌工具,中國大陸官方媒體一直以「偉大、光榮、正確」的口號來為其歌功頌德,被愚弄的民眾就如同掉進「黑洞」一樣永遠看不見光明。

欺世盜名,有史為證

自1949年中共在中國建立獨裁政權以來,中共官方媒體就一直為中共歌功頌德、粉飾太平,充當中共欺騙人民的傀儡工具。

1958年到1960年,中共不顧中國社會百廢待興的實際狀況,搞起了違背客觀規律,夢想超高速發展工農業的「大躍進」運動。在工業方面,在全國範圍內推廣「大煉鋼鐵」;在農村,搞起了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共通過當時的官媒向全世界打出了「十年超過英國」「二十年超過美國」的口號。現今的中國中小學歷史教科書上仍然有當年《人民日報》對「大躍進」的宣傳圖片:個頭比人還高的蘿蔔、白菜,如同大象一樣大的飼養豬……滑稽可笑的景象實在讓人驚嘆:只要能夠迎合中共夜郎自大、好大喜功的野心,其官媒喉舌就可以無限度地為其吹噓浮誇、瞞天過海。然而無論中共如何吹噓,三年大躍進不但沒有躍進反而大倒退,最終因中共領導民眾戰天鬥地、逆天而行,違背神造萬物、管理供應萬物的客觀規律而遭到了上天的懲罰,三年飢荒餓死幾千萬中國人。而中共官媒一直吹捧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是包裝出爐矇騙民眾的,現在早已姓「資」不姓「社」了……難怪中共主流官媒《人民日報》的前總編輯、社長胡績偉曾對自己一生從事的職業這樣感嘆:「這份報紙,除了年月日是真的,其他沒什麼真的。」

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那場中國青年學生發起的和平請願,距今已過去快三十年時間。「六·四學生運動」最終演變成中共的血腥屠殺事件,再次暴露了中共為維護自己的鐵腕統治而不惜塗炭生靈的惡魔實質。自1989年以後,中共官媒用數個別名指稱「六·四事件」,意圖以修改事件稱呼的方式逐漸降低「六·四事件」對民眾的影響,比如將其命名為「反革命暴亂」「動亂」「六·四風波」。後來中共媒體又將當天的衝突全部改成中性名稱,也就是今天持續使用的「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這類短語。如今,在中國境內,凡是與「六·四事件」相關的詞彙在各大網站搜索引擎或論壇上都被列為「敏感詞」。為了繞過中共的網絡審查,互聯網上出現許多形容「六·四事件」的替稱,包括「VIIV」(「6」和「4」的羅馬數字)和「8平方」(8平方=64)等。而在中共直接操縱下的百度網站,即便是輸入「VIIV事件」「8平方」都會顯示「抱歉,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相關結果不予展現」。

近年來,中共政府在國家、省及地方僱用了成千上萬人來監控電子通信。重點監管社交網絡、微博和視頻分享網站等工具。全國各大互聯網公司也僱用了成千上萬名審查人員來執行中共的指示。凡是被中共控制的媒體,全都得按照它的意願運作,媒體呈現與教導給民眾的只有謊言與偽裝,無論是社會名流還是普通百姓,任何人都不允許說真話,誰若表達一點有損中共利益與形象的言論就要遭到中共的迫害。2015年4月,中央電視台前知名主持人畢福劍在宴席間「酒後吐真言」,說了一些有損毛澤東形象和紅軍長征的實話,沒想到被拍成了視頻曝光於網絡後,畢福劍立即遭到央視封殺並接受審查,紅極一時的社會名流就這樣一夜之間身敗名裂。

中共通過媒體喉舌的宣傳給自己貼上「民主、法治」的標籤,還對外宣稱中國人民享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和罷工的自由」。但在現實中,中國人如果說了違背中共統治者意志的話就會慘遭「革命」,在網上發言會被禁言,發帖會被刪帖,想了解新聞事件的真相也會被監視、控制。如果維權、上訪更是會遭到阻截、關押;就連自己的土地隨時都會遭到強佔,自家的房屋隨時會遭到強拆。這些最起碼的言論、知情、生存的權利都沒有,更何況信仰自由了。

中國,父母官,真相

從未停止的迫害

在過去的六十多年裡,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的發展史就是一部血淚史。

1949-1953年間,至少有幾千名傳教士與基督徒被中共政府以反革命罪處決,幾萬名基督徒被監禁入獄。與此同時,中共政府要求所有基督徒加入由官方統一領導的「三自」教會,凡是不肯加入「三自」教會,堅持「信仰至上,只信神,不信人」的大多數中國傳道人都被中共抓捕入獄或者判了勞教。

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家庭教會遭到中共政府更加瘋狂的迫害:聖經被列為「禁書」燒掉;教堂被全部拆毀;成千上萬的基督徒被抄家,投入監獄遭受酷刑折磨,甚至毒打致死。

1983年,中共政府向全國發出嚴厲打擊並堅決取締非官方教會的通告,各地公安機關再次大肆抓捕基督徒。很多新建教堂再次被中共強行拆毀,不計其數的基督徒被捕,判刑。

1994年,中共政府發布「宗教活動場所管理條例」行政法規,強迫一切宗教活動必須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登記,基督徒必須加入「三自」教會。不肯登記的聚會點及教會活動皆為「非法宗教活動」,成為取締對象。

2004年,中共向各省黨委和宣傳教育部門下發祕密文件,要求加強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宣傳教育工作,並以「打擊封建迷信」為由加大對家庭教會的限制與逼迫。各地中、小學生被強迫簽下反「邪教」誓言;全國主要新聞媒體和網站要開闢「無神論」專欄。

自中共新任領導層上台以來,假借「三改一拆」政策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拆毀教堂,抓捕「妨礙」拆毀教堂的牧師和信徒。在2016年4月由中共最高領導層參加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提出中共宗教政策依然是黨要加強管理、領導、控制宗教,要實現宗教中國化,政府要對宗教信仰進行全面的干預和管控。

與所有家庭教會遭受中共持續迫害一樣,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的顯現作工而產生的全能神教會,自從在中國大陸擴展福音以來,更是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鎮壓、迫害。1991年至今,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作末世審判工作,發表了潔淨人、拯救人的一切真理。越來越多渴慕神顯現、盼望主再來的人在讀了全能神的話語後,都印證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因而跟上了主的腳蹤,歸回到了全能神面前,全能神教會也日益發展壯大。中共政府害怕人民都敬拜真神明白真理後,對其倒行逆施、與神為敵的本質產生分辨,就不斷加劇對全能神教會的鎮壓與迫害。但在聖靈作工的引領下,信全能神的人非但沒有因著中共的逼迫而減少,全能神教會反而越來越發展壯大,僅中華大陸就有數百萬人跟隨了全能神,現在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早已擴展到海外各國各方,神的話語通過互聯網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傳揚。

中共無神論撒但政權極端仇恨真理、仇恨神,它害怕自己一貫打擊正義、扶持邪惡、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罪惡行徑,被全能神的話語揭示出來而大白於天下,極其害怕它敗壞人、殘害人、吞吃人的惡魔嘴臉被曝光,此時的中共又使出一貫伎倆,以捏造謠言、栽贓嫁禍的手段抹黑全能神教會,以此迷惑民眾,愚弄世界人民,為中共升級打壓中國家庭教會及全能神教會作輿論基礎。

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市一麥當勞餐廳,一名就餐女子慘遭六名男女暴打身亡。案發後,中共當地警方迅速判定6名案犯為全能神教會信徒。隨後,《濟南日報》、《山東科技報》、《齊魯晚報》、《青島日報》、《黃海晨報》,煙臺的「今晨六點」「今日招遠」等報刊紛紛設立「拒絕邪教在行動」「反對邪教在行動」等專版專欄,打著「反對邪教」的旗號對「5·28招遠案」大肆炒作。一時間,中共再次掀起了一股瘋狂定罪、詆毀全能神教會的邪風逆流,並且在網絡上到處散佈各種詆毀、抹黑全能神教會的謠言。在中共的謠傳蠱惑下,很多巴望主再來,渴慕神顯現的人在面對神的國度福音時望而卻步了。神的末世作工馬上就要徹底結束,如果因聽信謠言而失去最後一次蒙神拯救的機會,將會是終身遺憾。所以,我們有必要就中共給全能神教會捏造的謠言進行揭露分析,揭開中共借助媒體喉舌抵擋神的罪惡實證,戳穿其逆天而行、愚弄人民的卑鄙伎倆。

好像事發突然,其實蓄謀已久

據悉,在「5·28招遠案」事發前一週,山東菏澤單縣的公安及司法部門突然召開關於抵制「邪教」的會議,參加會議的有當地派出所,南城、北城、東城、西城各辦事處,以及全城街道辦事處,各小區的代表,會後四處下發定罪全能神教會的傳單。當地政府又在單縣時代廣場搭起舞台,舉行反「邪教」宣傳,標語上寫著「掀起2014年反對『邪教』的高潮年」,在舞台兩邊圍立著24張宣傳畫,其中有19張是詆毀全能神教會的。現場除媒體外,還有四百多個觀眾。此時,已能感受到一場對全能神教會的新一輪迫害如同「山雨欲來」。

「5·28招遠案」案發後,六名殺人犯當場被抓獲,一起人證物證俱全的並不複雜的凶殺案,招遠警方沉默了三天後突然指稱犯罪嫌疑人是「全能神教會」成員,使案件的性質由嚴懲殺人凶手變成了打擊「邪教」。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起案件在沒有走任何司法程序的情況下,就被央視的《焦點訪談》急不可待地搬上屏幕進行宣判定罪,公布案犯的身分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央視介紹主案犯張立冬是一個無業遊民,但網友很快就人肉搜索到張立冬的真實身分資料:張立冬,男,1959年10月08日出生,原籍河北省石家莊市無極縣。此人是擁有一家金礦與一家醫藥公司的大老闆,家中至少有3輛豪車,其駕駛的保時捷凱宴的車牌號碼是「魯Y·VD110」,眾所周知,若不是與中共官員有非同尋常的關係,絕對拿不到這樣的車牌號碼。後來有網友透露:招遠市公安局長與張立冬來往甚密,張的很多非法產業經營都依靠其庇護。

2014年7月16日下午3點至次日凌晨4點,山東招遠市齊山鎮被抓的5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在接受招遠市公安局警察審訊的過程中,中共警察公然承認:「像你們這些人,我見得多了。我在公安局幹了十多年,什麼事我沒幹過!5·28招遠張立冬殺人案就是我們精心策劃好的!」

2014年8月21日,在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對「5·28」案犯的公審大會上,案犯張立冬稱自己信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全能神,他們都是全能神教會的仇敵,案犯呂迎春說國家打擊的全能神教會不是他們的全能神教會,還承認:「他們是假的『全能神』,我們才是真正的『全能神』。」中共可能也沒想到,這些冒充全能神教會成員的案犯演技實在太差,說起話來顛三倒四,語無倫次,非但沒有成功嫁禍得了全能神教會,反而暴露了中共捏造假案的事實真相,中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從招遠案發生的前後經過可以看出:中共在案發之前首先進行了慣用的輿論造勢,提前在公眾面前散佈、定罪全能神教會的反面宣傳,挑起民眾對全能神教會的敵視情緒,製造殺人案後沒有履行正當司法程序,便利用媒體將案件誣陷是全能神教會所為;而在沒有媒體與民眾在場的「刑堂」上,中共便無所顧忌地暴露了真面目,承認了其捏造假案栽贓陷害全能神教會的事實。中共迫害基督徒手段之卑鄙,氣焰之囂張實在令人痛恨、髮指!而在中共藉招遠案再次大肆迫害全能神教會的過程中,媒體同樣不是真相的挖掘者,而是再次扮演了中共的喉舌、幫凶。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高考作弊引發的思考 眾所周知,高考如今已經成為學生們拼殺的場地,成為奪取功名的獨木橋。為此,每年的高考都牽動著家長與學子的心。 我是一名負責監考的老師,按慣例每年高考前教育局都要對本地區的所有監考老師進行考前動員會議,...
「閃婚」背後的悲劇 閃婚一詞是近年來衍生出的新詞彙,顧名思義,就是閃電式結婚的簡稱,指兩個人從認識到結婚短的幾個月、幾周,甚至只認識幾個小時就像閃電一樣快速結婚了。閃電相識,愛情速配,這種閃婚形式特別受到年輕男女的追捧,...
「巴比倫」坍塌之謎 近日網上有這樣一類新聞吸引了我: 2003年12月29日,埃塞俄比亞一座古老的獨石教堂倒塌,當時教堂內正在舉行宗教活動,有15人當場被石塊砸死。 2013年9月22日,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白沙瓦的一...
「大學」能給人帶來什麼? 2011年,就讀高中的我成為一名基督徒。三年後我接到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帶著對大學美好的憧憬,我邁進了大學的校門。我想像中的大學作為高等學府本應該是教書育人、傳播文明的地方,可是在大學待了幾年以後,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