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破撒但網羅,穩定真理面前

我今年84歲了,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名講道人。自從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在神話語的澆灌供應下,我靈裡的光景越來越好,徹底擺脫了在宗教裡那種消極軟弱、痛苦黑暗的光景。我時常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迎接到主的再來而深感榮幸。然而,宗教長老卻采取各種卑鄙手段來牢籠脅迫我。但神的智慧永遠都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看清了長老和同工抵擋神的罪惡實質,最後沖破了撒但的網羅,徹底歸在了神的寶座前……

一天,我正在屋裡讀神的話,忽然聽見門外有人叫我的名字,我連忙把書藏好,出門一看,原來是縣教堂的兩個同工老委員(老頂、老陳)來了,他們還帶著禮品。我心想:之前有弟兄姊妹給他倆和教堂的劉長老傳神的末世作工,他們不但不接受,還捏造各種謠言毀謗、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想方設法攔阻弟兄姊妹尋求考察真道,今天他們突然「登門造訪」,恐怕是他們聽說我信全能神了……

我邊想著邊把他們二人讓進屋裡,他們還沒坐穩,就陰陽怪氣地問我:「聽說你信全能神啦?!」

一聽這話,我意識到將面臨一場靈界爭戰,心裡不免有點緊張。我趕緊默默地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加給我信心,使我能識破撒但詭計,不失去見證。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不要怕,拿出我那一把兩刃利劍,按著我的心意——與撒但爭戰到底,我會保守你,不要有顧慮,一切隱藏的東西會公開顯明,我是發光的太陽,照亮一切黑暗面,決不留情。」(摘自《第四十四篇說話》)神的話頓時給了我膽量和勇氣,我暗立心志:一定要依靠神、憑真理與撒但爭戰到底。想到這兒,我理直氣壯地說:「是!我信全能神了,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已經認定全能神就是我們日夜盼望的主耶穌,主已經回來了!」

他們看我回答得如此干脆,便互相對視了一下,又假裝關心、一臉惋惜地說:「老楊啊,你離開主已經走錯路了!你得趕緊向主認罪悔改,才能得著主的赦免呀!」

我毫不猶豫地說:「你們這樣說毫無依據,主耶穌曾教導我們:『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啟14:4)我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回到了神的寶座前,赴上了天國的筵席,這怎麼會是走錯路呢?倒是你們,身為教會的重要同工,不帶領弟兄姊妹考察真道,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還一直攔阻弟兄姊妹回到神的面前,你們才真是走錯路啦!我勸你們還是存著敬畏神的心,來考察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聽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這樣你們就能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了!」

我話音剛落,他倆立即收起了「笑臉」,嚴肅地恐嚇道:「你咋不聽勸呢!我倆大老遠地跑來勸你,你倒說起我們來了,明確告訴你:我們只認主耶穌為我們的救主,全能神發表的話再好、再是真理,我們也不信!現在中央都下了紅頭文件,發動黨員干部,出動所有的武警、公安,在全國范圍內全力以赴打擊信全能神的人。各村路口都派人監視,若發現有人聚在一起讀全能神的話,就打110報警。你要是不聽勸,哪天被警察抓到監獄裡,後悔也晚了!你還是好好想想吧!」

聽他們這麼一說,我想起前幾天去城裡買東西時,看到大街小巷的牆壁上都貼有定罪、褻瀆全能神教會的標語,高壓線桿之間拉的橫幅上寫著:「取締全能神教會,一日不取締,一日不收兵。」中共這個無神論政黨,可真是抵擋神的惡魔!他們是不將神的作工取締,誓不罷休啊!這時我想:誰都知道中共政府的監獄,那簡直就是人間地獄,年輕人進去都受不了,更何況我這年過八旬的老人……

此時,我又想起教堂的一幕幕:劉長老為了保護自己的地位和飯碗,常與中共的統戰部、宗教局的大小頭目勾結在一起,以此來擴大自己的勢力……今天他們來必定是受劉長老的指示,有備而來,我若拒絕他們,他們會不會真打110報警把我抓走呢?想到這兒,我不由得有些害怕,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劉長老叫他們二人來的目的就是為攔阻我信神,他們先是用謊言來攻擊我,接著又拿警察抓捕來恐嚇我,我的身量小你知道,求你幫助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夠不懼怕撒但的邪惡勢力,能堅守真理,站住見證!」

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地平靜下來,不感覺害怕了,也有了信心和力量。我很坦然地說:「謝謝二位同工對我的提醒,不過,信神這條路本來就是背十字架的路,兩千年前主耶穌作工的時候,有很多跟隨主的人就遭到羅馬政府的逼迫抓捕,其中為主殉道的也大有人在。如果哪天我也因信神被抓,那也是神的許可。」

他們一看我沒有被他們的恐嚇嚇倒,他倆又使了一招——賄賂人心。只見他們虛情假意地說:「實話跟你說吧,其實我們今天是受劉長老的委托來的,劉長老說了,不管你信全能神幾年,既往不咎,只要你現在悔改,以前的事一概不提。劉長老還承諾:只要你現在回教堂,這幾年的工資全部給你補發,並且到過年時,劉長老會親自帶領眾信徒敲鑼打鼓,把工資給你送到家,讓教會眾信徒都知道你又回來了……」說完又露出一副悲傷遺憾的神情說:「老楊啊,你是不知道呀,這幾年因著你信全能神,有些信心好的信徒心裡都有點兒動搖,這對三自教堂的名譽可是很不好啊。你現在要是能回來,不僅把你以往那幾年的工資補上,還有你以後的生活費,也由教會給你開支,這樣你後半生的生活就有著落了。你可得想清楚啊!」

聽著他們的這番話,我心裡感到極為反感,心想:現在三自教堂早已淪為社會,成了買賣交易的場所,信徒們也因失去聖靈作工,落入了黑暗中,干渴無助。那些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想走出三自教會,出來考察真道。可劉長老害怕信徒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而沒有人擁護他,想借著我來籠絡攔阻信徒尋求考察真道,這樣我不就充當他們阻止信徒考察真道、吞吃弟兄姊妹靈魂的工具了嗎?他們真是太陰險、歹毒、太可恨了!他們看我歲數大了,老伴也不在了,以後生活沒著落,就千方百計從我的軟弱處下手,妄想以此來攻擊我,中他們的圈套,他們可真是卑鄙啊。目的就是想讓我背叛神哪。我可得時時謹慎,多依靠神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我鎮靜地對他們說:「人的命,神注定,人一生的窮富都在神手中。經上說:『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貪財是萬惡之根。』(提前6:7-10)」

剛說到這裡,他們兩個就翻臉了,用手指著我厲聲說:「你這是忘恩負義,背叛十字架上的主耶穌基督東方閃電的道再好、再真,我們也不信,否則就是背叛主!這樣不但對不起主耶穌,也對不起眾信徒!」

聽到他們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說辭,我強忍著心中的火氣對他們說:「兩位先別發火,究竟哪些人背叛了主,哪些人對不起眾信徒,先不要急於下斷案。我們都是信主的人,說話要有事實根據。咱們都知道,在律法時代,以色列人都信奉耶和華,守耶和華的律例、典章。可是,當主耶穌來作新工作的時候,有很多人,像彼得、約翰、雅各、拿但業等等,跟上了神的新作工而得著了主耶穌的祝福。誰敢說他們是背叛神了呢?恰恰相反,那些一味地持守律法不肯從聖殿裡走出來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們才是對神不忠的人,是被神定罪的人。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正是跟上了神的腳蹤。而那些沒有分辨,盲從牧師、長老的人,才是背叛神、抵擋神的人。」

我話音剛落,他們倆「嗖」地從凳子上站起來,一個極為惱火地指著我說:「老楊,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今天來,是念在咱們以往的情面上,請你回三自教堂也是為你好,怕你上當受騙,可你卻聽不出好賴話……」  另一個則「好心」勸說:「老楊,咱們在一塊兒相處這麼多年,走過來也不容易,那教堂是你帶頭辛辛苦苦蓋起來的,為了蓋教堂你沒少費心血,你真的就願意這樣放棄了嗎?你放心!劉長老說話算數,只要你回來,官復原職,一切和過去一樣。你好好想想吧!」

我斬釘截鐵地說:「我帶頭辛辛苦苦蓋教堂,那是為了讓弟兄姊妹在教堂裡敬拜神,遵行神旨意,不是讓牧師長老違背神的旨意——追求名利地位,貪占祭物、揮霍祭物,羞辱神名的。你們回去告訴劉長老,不要在我身上有任何想法了,今後也不要再來找我了,我是不會成為他的幫凶、傀儡的。我勸你們也睜開眼睛看看三自教堂的現狀,劉長老他們身為長老,面臨教會荒涼,弟兄姊妹靈裡生命干渴的緊急關頭,不但不為弟兄姊妹的生命著急,還千方百計地籠絡信徒、轄制信徒,與統戰部、宗教局的大小官員勾結在一起,狼狽為奸,瘋狂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這跟當初的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主耶穌曾咒詛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太23:15)所以凡是抵擋神末世作工、攔阻人歸向神的人,最終也必會像法利賽人一樣遭到神的懲罰!」

他倆聽我揭露劉長老,板著鐵青的臉,惱怒地說:「老楊,我們看你真是不可救藥了,咱們走著瞧!」然後就怒氣沖沖地走了。

第二天,劉長老氣急敗壞地給我打電話說:「昨天的事他們都給我說了,錢財、冠冕你都推了,這可不能怨我,你要怨就怨你自己吧!以後咱各奔前程。」

我接著說:「劉長老,我謝謝你,不過,我記得撒但試探主耶穌的時候也是用世上物質的好處來引誘的。」

話音剛落,只聽見電話那頭劉長老暴跳如雷地說:「楊向明,我警告你,以後你不准再來給教堂的人讀神的話、傳福音,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說完「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從那以後,他們再也沒有來找過我,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保守與帶領,感謝神讓我在撒但施行詭計之時,沖破長老的網羅,依靠神站住了見證。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河南省 楊向明

☆推薦閱讀基督徒福音見證:主回來應該有什麼動靜啊?

延伸閱讀

到底是誰把聖經給加添了? 一九九四年因丈夫有病我信了主耶穌,因著丈夫的病好了,我對主的信心也更大了,每一次聚會都不落下。聚會時牧師就經常給我們講:「現在已經是末世了,主快來接我們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守住主的道,不能離開聖經,也不...
我不再持守聖經了! 我搬家的時候,講道人拉著我的手說:「現在到末世了,你到了那邊不管誰說什麼,只要跟咱們信的不一樣就不能信,咱記住: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也不能否認聖經的權威。」我把講道人的話牢牢記在心裡,我來到北方後,哪...
緊跟羔羊的腳蹤(二) 到了約定聚會的時間,姊妹們專門給我解決問題,我就問姊妹:「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難道信神就要一味地包容忍耐嗎?」張姊妹笑笑,說:「對於這個問題,我們還是來看神的話吧。」接著張姊妹打開書本讀道:「『這種...
聖經以外還有神的作工丶說話嗎? 1982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通過讀聖經我知道了主耶穌是獨一真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後來,講道人經常給我們講提摩太后書3章16節:「『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作默示的聖經),於教訓丶督責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