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 繭 而 出

我們一家人都在蒙頭派信主,我是個普通信徒,爸爸是個小帶領。2004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隨後我與見證人張姊妹又將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小妹。我打算裝備好神的話後,再去傳我爸爸。沒曾想,我接受國度福音的事被父親知道了,他對我進行了瘋狂的攪擾
curse

一天傍晚,父親突然趕到我家氣呼呼地對我說:「我真沒想到!你怎麼會信『東方閃電』呢?你信錯了……你趕快去教會,到帶領那裡悔改,求主耶穌赦免你的罪。」我說:「爸,我沒信錯,我看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覺得這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恩典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國度時代了,神來作新的工作了,聖經上不是說『羔羊無論往那裡去,他們都跟隨他』嗎?(啟示錄14:4)我是跟上了主的腳蹤……」無論我怎麼說他也聽不進去,一個勁地讓我去帶領那裡說清楚,我丈夫也在一邊挑唆。我想:看來不去教會父親肯定不會罷休的。我默默地禱告,求神保守。接著父親讓丈夫開車,把我帶到了原派別的聚會點。裡面大約有六七十人,我小妹的婆婆也把小妹帶來了。一個上層帶領來到我們姐妹倆面前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他劈頭蓋臉的一番話,說得實在太可怕了,讓我毛骨悚然,不知所措,只覺得腦子渾渾的,心想:我好幾年沒聚會了,有些事確實不知道,帶領是事奉主的人,是牧養教會的,他應該不會騙我們吧?難道我真的受迷惑了?最後,父親、小妹的婆婆逼著我們姐妹倆閉上眼睛,讓帶領為我們禱告,求主耶穌赦免我們的罪。帶領禱告時我們姐妹倆都沒有禱告,也沒有吱聲……

晚上回家,我思想著帶領的話,想想與張姊妹接觸了一段時間,根本就不像帶領說的那樣,再想想全能神的話,的確是人說不出來的,正的反的一幕幕在我心裡出現,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早上起床,我感到昏昏沉沉的,早飯也不想吃,幹什麼都沒心思了,很痛苦。因晚上沒睡好,吃過午飯我就睡下了。剛剛躺下小妹來了,說:「我們受迷惑了,信錯了,不要信了。」我說:「《羔羊展開的書卷》我看了好幾遍,全能神的話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我們盼望的主耶穌,我覺得我們沒有信錯。」小妹妹見我不聽勸就走了。這時我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這是千真萬確的,但帶領說的東方閃電的那些事可又怎麼解釋呢?我正想著,突然我丈夫說我父親打電話讓我馬上回家。我知道父親肯定又要攪擾我,就不想去,丈夫一把將我拽上車。回到了父親家,看到小妹與她婆婆都在,父親見到我板著臉說:「……昨晚帶領在主耶穌面前為你們做了赦罪的禱告,但你們自己還沒有認罪悔改,今天叫你們來,就是讓你們在主面前做一個徹底悔改的禱告,以後不去信全能神了,這樣主才會赦免你們的罪。」我想:我接受全能神是跟上了神的作工,我哪來的罪呢?我不肯做悔改的禱告,父親、小妹的婆婆還有母親就開始圍攻我,並把帶領說的那些謠言說得很恐怖,他們還毀謗神、褻瀆神。我本來晚上沒睡好,頭昏昏沉沉的,加上他們的恐嚇,我的腦子更加渾了,渾身也感覺筋疲力盡,漸漸地沒有了思想,沒有了主見。我想:看來今天我們不做悔改的禱告,他們是不會罷休的,這樣繼續攪擾下去,我會被他們折騰死的,唉!算了,要不我仍舊信主耶穌吧!免得受這樣的苦。父母和小妹的婆婆看我還沒有做悔改的禱告,就繼續圍攻我,並強制我們姐妹倆閉上眼睛做悔改的禱告,看到他們咄咄逼人的樣子,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就閉上眼睛哭著向主耶穌禱告:「主耶穌啊!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你的再來,可是我現在不敢信你,求你饒恕我,赦免我的罪……」當我說到這裡的時候哽咽了,再也說不下去了,就這樣結束了禱告。之後,我感覺一下子軟弱了,心裡一點底氣也沒有了。我對小妹說:「在我沒做悔改禱告之前,感覺身上還有點力量,但禱告之後感覺一下子沒有力量了,像聖靈離棄了,其實全能神就是我們盼望的主耶穌,我們是不能做悔改禱告的,那是背叛神的。」

雖然做了悔改的禱告,但我心裡卻一直在爭戰,我看了那麼多全能神的話,覺得就是神的發聲說話,是主耶穌回來了,如果我棄絕不接受,不但不能蒙拯救,還會被主定罪。若我堅持要信,帶領、爸爸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那我的日子就會不得安寧,再想想帶領與爸媽他們說的東方閃電那些事,我又擔心是真的,我心煩意亂,左右為難,不知該怎麼辦,頭嗡嗡地響,我實在受不了了,精神也快要崩潰了,心想:要不張姊妹過來我乾脆把神話語書和詩歌本還給她,免得活得這麼煩惱痛苦。

過了幾天,張姊妹來我店裡澆灌我,我深怕被丈夫看到去告訴爸爸,心裡非常緊張。我一口氣把這幾天發生的事一一告訴了她,又急忙把藏在貨底下的神話語書和詩歌本拿出來交給她,對她說:「姊妹,我爸媽、丈夫這樣攪擾,還有他們說的東方閃電的那些事已經弄得我焦頭爛額了,我實在吃不消了,我還是信主耶穌吧!你把書帶走吧。」只見張姊妹誠懇地說:「姊妹,神每次作工宗教首領都是利用謠言來迷惑控制神的選民抵擋神的作工。當初主耶穌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就是利用謠言來迷惑百姓,說主耶穌是靠『別西卜鬼王』趕鬼;是貪食好酒的人;當主耶穌死裡復活後,他們卻用銀錢收買兵丁,說主耶穌被門徒偷走了等等,以此攔阻猶太人來到主耶穌的面前。今天也是一樣,這些宗教領袖專門用謠言來迷惑人、控制人,攪擾破壞神的工作,不讓信徒接受神的拯救。你父母、丈夫攪擾你,也都是因著帶領說的那些謠言導致的,他們也是受害者……」張姊妹講的,我覺得都是事實,但就怕留下神話語書,父親他們來攪擾,家裡不安寧,我猶豫著沒敢留。張姊妹見我左右為難的樣子,就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說:「姊妹,要不這樣好了,我先把書拿回去替你保管好,等你想看的時候就打電話給我,我馬上給你送過來。」我答應著把張姊妹送出了門,這時,我丈夫追了過來,指著張姊妹大聲喝斥:「你拿著書趕快走,以後不要再來了,否則對你不客氣!」姊妹只好拿著書依依不捨地走了,望著張姊妹遠去的背影,我心裡酸酸的,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我本以為還了書後,父親不來攪擾了,就能恢復以往平靜的生活,但恰恰相反,我內心一下子感到莫明其妙的空虛,做什麼事都沒有了頭緒。但神的話和詩歌時時在腦海裡浮現,帶領說的話、父親他們的攪擾、圍攻,也時常閃現在我腦海裡。此時我非常痛苦,好像一下子跌進了萬丈深淵,怎麼也爬不上來。我整天昏昏沉沉,頭也快要爆炸了,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好,精神受壓實在受不了了,人也瘦了。痛苦中我想到了禱告,我跪下來向神呼求: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啊!我現在內心非常痛苦、迷惘,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可我身量太小,一想到父親他們的攪擾、圍攻,我心裡就膽怯害怕。神啊!我現在正在十字路口徘徊,不知該怎麼辦,願你引導、帶領我……」在禱告中不知不覺想起了神的話:「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神的話給了我力量,是啊,有神作我的後盾,我怕什麼。既然定真這是真道,那我不該受人的轄制,應衝破黑暗勢力,堅定不移地跟從神。想到這裡,我馬上起身從抽屜裡拿出張姊妹的電話號碼,撥通了她的電話,與她約好地點把書給我送過來。

拿到神的話語書和詩歌本後,我趁丈夫不在時,就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語、唱詩歌,越看越有享受,越唱越開心,心情無比舒暢,又恢復了起初的信心,痛苦煩惱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三個月後,張姊妹帶我去全能神教會聚會。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