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找回良知的商人

從小我的親戚,朋友都誇我為人誠實講信用,以後一定大有作為。我也一直以此為資本來標榜自己。記得我二十五歲那年,在上海開飲食店,因我所買食品的質量過關,價格在方圓五十里內又是最便宜的。 所以,半年後,我的店舖有了一些忠實的老客戶,看到他們每次都來我這裡購物,我心裡甭提多開心了,覺得誠實講信用是經商的成功之道,並且我的錢也賺得心安、踏實。慢慢地我店舖的生意越來越好,在那條街也有點名氣。可後來僅僅一個月內,又有三家新店在這條街上開張了,並且都是跟我經營同樣的食品。為了吸引顧客,他們搞開店大酬賓,有獎競猜,買三送三的活動,還一直跟我打價格戰,我不想與他們應戰,但他們食品的廉價為他們贏得了顧客群。再加上他們都是家族式的經營,又有雄厚的資金供給,而我資金薄弱,又沒有後台支持,我開始擔心自己的生意會受到影響。但又想到我還有那麼多老顧客,我做生意誠實又講信用,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我仍然繼續本著良善去掙錢……良心,商人,找回,生意,童叟無欺,貨不二價

可到月底算賬時,我才傻眼了,店舖的銷售額直線下滑,我虧本了。再看看他們店舖的人越來越多,生意紅紅火火,我的顧客群都被他們吸引走,我心裡難受極了,心想:同樣是做生意掙錢,也賣同樣的食品,怎麼他們的生意就那麼好?而我卻賠錢了。我就琢磨是不是我做生意太死板,太老實了,才掙不到錢啊。為了不虧本,還能掙到更多的錢,我開始找一些沒有食品許可證的小商戶去合作。這樣可以降低進貨的成本,同時花一部分錢做廣告,把食品的檔次和品位提高以此來提高食品價格增加利潤。起初我不想這樣做,覺得那是沒有人性的人幹的事,但是想到只有這樣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生存下去,為了獲得利益,人格和尊嚴就放棄了。

起初老顧客來買東西的時候,我好幾次親手把次品遞給他們時,手心直冒汗,心中隱隱作痛。但時間一長,這種負罪感就輕了一些,隨著手上的錢也增多了,我越來越麻木,幾乎不會去想這些了,覺得別人都是這樣做生意,只要能賺到錢就行。我的良知與做人應有的誠信在慢慢喪失……

直到有一天,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全能神的一段話深深打動了我的心,全能神說:「過去的人做生意是童叟無欺貨不二價,這裡有沒有一點良心、人性的表達呀?人有這樣的做生意的信條,能不能說人那時候還有點良心,有點人性呢?(能。)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是。)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就看淡了名譽,看淡了名聲、信譽、人格,是不是啊?當你做生意的時候,你看人家用不同的手段,用各種欺詐的手段總發大財,雖然掙來的是不義之財,但是人家手裡錢越來越多了,人家一家老小跟你做同樣的生意,人家享受得比你好,你心裡就不是滋味,你說『我怎麼就不能有那個本事呢?我怎麼就掙不來跟他一樣多的錢呢?我得想辦法讓我手裡的錢越來越多,讓我的生意興旺起來』,然後你就琢磨道了。按照平常那種方式掙錢,童叟無欺貨不二價,你掙來的是良心錢,這個錢就不可能讓你暴發,於是在利益的驅使之下,你的思想在逐漸地轉變,在轉變的過程當中,你做事的原則也開始發生了變化。當你第一次搞欺騙的時候,搞詐騙的時候,你有所保留,你說『我騙完這一次我再也不騙了,不能騙人哪,騙人遭報應,騙人遭禍患哪!』第一次行騙的時候你心裡有所顧忌,這是人的良心起到的作用——有所顧忌,也有所責備,所以你做得很不自然。但是當你行騙成功之後,你看到自己手裡拿到的錢比原來多了,你就覺得這個方式對你來說很有利;心裡雖然隱隱作痛,但是你還是為自己這次的『成功』而感到慶賀,有點沾沾自喜——第一次你認可了自己的行為,認可了自己的行騙。……在不知不覺當中,他認可了欺騙的行為,也接受了欺騙的行為;不知不覺當中,他把欺騙當成一種正當的商業行為,也把欺騙當成了自己生存、生活最有用的一種手段,他認為這樣來錢快。在這個過程中,從一開始人不能接受這種行為,人藐視這樣的行為,藐視這樣的作法,到人以自己的方式親手、親身試驗嘗試這樣的行為,人的心在逐漸地轉變。這個轉變是什麼呢?是對這個潮流的一個認可與接納,是對社會潮流所灌輸給你的這種思想的接納與認可。不知不覺當中,你做生意不騙你就覺著自己吃虧了,不騙你就覺著丟失了東西,這個『騙』不知不覺成了你的靈魂,成了你的主心骨,也成了你生存法則當中必不可少的一種行為。當人接受了這個行為,接受了這個思想之後,人的心是不是變了?(是。)你的心變了,那你的人格變沒變?你的人性變沒變?(變了。)那你的良心變沒變呢?(變了。)整個人從心裡到思想以至於從裡到外都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這個變化讓你離神越來越遠,讓你與撒但越來越相合,越來越相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話猶如一面明鏡透視出我做生意時的欺騙行為,原來我活在撒但的權下,良心和理智正一點點被它吞吃,我卻一點也不知反抗,在它引導的邪惡潮流中我開始沉浮。為了掙更多的錢,我放棄了人本該有的良心和道德,用廉價的食品經過二次加工充當上等食品,還打廣告推銷;有時一些殘次品本來就該扔掉的,我也把它拿來做成成品混到好的食品裡面賣,並且價錢一分也不少。在以前我會把它扔掉,但現在的我要做這個決定卻是那麼的困難。如今通過神話的揭示我才知道,是撒但利用金錢和利益泯滅了我的良知和理智,引誘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它把一個個原本有點良心的人一步步引向罪惡的深淵,讓人為了錢不擇手段,我真實看到撒但的邪惡和卑鄙,更為自己的所作所行感到懊悔,厭憎,今天多虧神讓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人格,良心,尊嚴,要不然自己就會在罪惡的深淵中越陷越深。良心,商人,找回,生意,童叟無欺,貨不二價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撒但用這個社會潮流將人一步一步地引向魔窟,讓人在社會潮流當中不知不覺地崇尚金錢,崇尚物質,也崇尚邪惡,崇尚暴力,這些東西一旦入了人的心,人就變成了什麼?人就變成魔鬼撒但了!因為在人的心裡,人的心理取向是什麼?人崇尚什麼了?人開始喜愛邪惡了,喜愛暴力了;人不喜歡美善,更不喜歡和平,人不願在正常的人性裡過平淡的日子,而是想享受榮華富貴,享受肉體,竭盡全力去滿足自己的肉體,沒有任何的限制,也沒有任何的捆綁,就是為所欲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話把撒但的詭計揭露無遺,它讓人崇尚金錢,物質的肉體享受,人為了得到那些東西,採取欺騙,暴力等手段,人變得越來越沒有良心,理智,變得自私自利,越來越惡,我就是看到別人做生意賺錢多了,享受好了,就身不由己也崇尚金錢,喜愛享受,邪惡。再看看我身邊做生意的朋友,也都和我一樣被撒但苦害著:飯店老闆炒菜用的油是從廢棄的地溝油中提煉出來的,只因為成本便宜;汽配公司批發進來的廉價國產貨,貼上在網上買的一些國際的大商標就瞬間變成了品牌貨;還有一些燒烤攤販為了節省成本,把死貓死狗死老鼠肉混上羊肉添加劑用簽子串成串,就這樣沿街叫賣……諸如此類的作法司空見慣。撒但就是用這樣的邪惡潮流來讓人越來越墮落,越來越邪惡,最終把人推向滅亡的深淵。在神話語的揭示中我看到自己正活在即將被撒但侵吞的危險境地,若再這樣行騙下去,只能越陷越深,最終完全被撒但吞吃。是神的話為我指明了方向,使我能重新找回良知。神的話說:「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沒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沒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錄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若你說你自己很誠實,但你從來就幹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來,從來就不會說一句實話,那你還等著神來賞賜你嗎?你還希望神把你當作眼中的瞳人嗎?這不是太離譜的想法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從神的話語中看到神喜歡的是誠實人,也只有誠實人才能真正蒙神稱許,誠實人才具備良心理智,不僅在神面前沒有欺騙,跟人也不搞欺騙,他的快樂不是建立在別人痛苦的基礎上,他能體諒人、包容人,對人有愛心、耐心,誠實人因著他單純順服,能接受從神來的真理;而詭詐人因他從來不說一句實話,為了他的利益什麼都能出賣,良知、道德、人格、尊嚴隨時都能丟棄,這樣的人是神最厭憎的!最終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回顧自己墮落的點點滴滴,心中懼怕不已,看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誠實人,而是一個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心地惡毒的人,今天我是一個信神的人,應該凡事按照神的話去做,不搞欺騙,活出一個誠實人的樣式,達到敬畏神遠離惡。

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決定痛改前非,不再行騙做生意,對之前賣出去的不合格的食品,我開始向顧客聲明道歉,承諾凡之前來店裡購物的人可以拿著小票,換取等值的食品和錢作為補償。後來,對於供貨商提供的貨我也嚴格查看,成色不對的就不要,哪怕價格高點,也得保證貨源質量,吃了對人沒有危害。當我這樣去實行時,也看到了神的祝福,不僅沒有一個顧客拿小票來找我,反而來店裡的人還多了起來,而且房東主動找我說給我減房租,我這才發現放下個人的利益,說話做事老老實實的,做一個誠實人並不吃虧,不僅良心平安踏實,還有神的祝福。從經歷中我認識到人能掙多少錢,人的窮富都是神命定的,不是人的勞碌決定的。以後我不願再為追逐金錢、名利而活,不再掙昧良心的錢,只求從撒但邪惡潮流的捆綁中掙脫出來,做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誠實人,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使我找回失去的良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