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效法保羅,真的能進天國嗎?

18歲那年,我因病信了主耶穌,我的病也因著主的恩典慢慢地好了。為還報主的愛,我決定一生為主作工,之後,我就參加了唱詩班,成了一名教詩人員,常常與弟兄姊妺在一起唱詩、禱告、贊美主,還到處排演聖劇、傳揚主的福音。在跟隨主期間,我特別相信保羅的話:「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我經常教弟兄姊妹唱這首歌,認為只要我們肯為主花費、付出,就能蒙主稱許,以後就能進天國,得賞賜。每每想到天國裡再也沒有中共的抓捕與迫害,再也聽不到世人 的譏笑、毀謗,論斷。再也沒有痛苦、沒有眼淚、沒有悲傷,沒有死亡,而是有天使陪伴、充滿歡聲笑語,與主同在到永遠的日子,心裡就美滋滋的。雖然為主傳道作工常常要面臨中共的逼迫、抓捕、迫害,但一想到聖經中說:「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我就覺得以後會有永遠的天國福分,現在為主受再多的苦、流再多的淚都值,於是,我立志為主傳道作工花費一生。

一次聚同工會時,周姊妺提議說:「今天我們交通一下到底怎樣才能進天國?這方面我還有些不透亮。」

當時我滿有把握地說:「周姊妹,這個問題保羅弟兄早已明確地告訴了我們:『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只要我們效法保羅多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到主來的時候肯定能接咱進天國。」

周姊妹:「對這個問題我有些不同的看法,我覺得雖然我們能為主勞苦工作、撇棄花費,可我們還是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裡,還常常說謊,憑己意行事,也實行不出多少主的話,這好像還不能合主心意,主是聖潔的,非聖潔不能見主,像我們這樣勞苦作工還常常犯罪的人,真能進天國嗎?主來能提我們進天國嗎?我心裡真的沒底啊!」

討論, 辯論, 進天國之路

我說:「周姊妹,我們常常犯罪這不假,但主知道我們的身量,主有豐豐富富的恩典,主會赦免我們的罪,我們就是因信稱義、賴恩得救,也是賴恩進天國的人!我們現在能為主撇棄花費,這正是蒙主祝福的事啊!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我們這些勞苦作工的人肯定能得著主稱許的,主來了肯定能提我們進天國,我們應該有這個信心。」

王弟兄鄭重其事地說:「姊妹,你把保羅的話當作進天國的標准,我覺得不對,畢竟保羅的話是人說的話,人畢竟是經撒但敗壞的,敗壞的人所說的話誰也不敢保證不帶有人的存心摻雜,不帶有人的野心與奢侈欲望,不帶有撒但的敗壞性情。我覺得我們信主還是一切根據主耶穌的話來認識最穩妥,尤其在進天國的大事上更得根據主耶穌的話,只有這樣才最准確,因為只有主耶穌的話才是真理,主耶穌才是天國的王,而保羅只是一個傳福音的使徒,他不是天國的主,他的話不是真理,不能代表主,他所走的路也不一定是進入天國的路。我們如果只根據保羅的話來選擇進入天國的路,那就很容易誤入歧途。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主耶穌的話說得很清楚,唯獨遵行神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我們要按照主所說的話去實行才是進天國的唯一途徑啊。」

我難以接受地說:「王弟兄,你說的也在理,確實我們只有遵行神的旨意才能進天國,但我不明白,我們效法保羅為主勞苦作工、撇棄花費到處傳揚主的福音、建造教會,把人帶到主面前,難道不是遵行主的旨意嗎?」

王弟兄接著說:「姊妹,到底什麼是遵行神旨意,我們不能根據我們自己的觀念想象去看,而應根據主的話來認識,這才准確。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主耶穌的話說得很清楚,那些奉主的名傳道、趕鬼、行許多異能的人,他們也都是勞苦作工的人,但他們不僅沒有蒙主稱許,反而被主定為作惡的人,單從這一點就足以證明勞苦作工不等於遵行天父旨意。我們回想律法下的法利賽人,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勞苦作工,若按我們的想象觀念,他們能這樣花費、受苦肯定是在遵行神旨意,肯定能蒙主稱許,可事實怎麼樣呢?當主耶穌來的時候,他們不但不接受,而且還帶領猶太百姓瘋狂的定罪、抵擋主耶穌,甚至還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最終因著他們的惡行遭到了神的懲罰、咒詛。可見,只根據人外表是否受苦、撇棄來確定人是否遵行神旨意並不准確,最主要得看人的存心是否是真實愛神、是否真心為滿足神花費、受苦,這是最關鍵的。就如保羅,他雖然在傳福音中受了很多苦,付了很多代價,但他花費付出的存心並不是為了愛主、滿足主,更不是為通行神的旨意,而是為了得到冠冕與主的賞賜,正如保羅自己所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充分說明了保羅的花費、付出,完全是在與主搞交易,是借著外表的花費、受苦來達到自己的存心目的,這樣帶著存心交易的花費怎能蒙主稱許呢?又怎能是通行神的旨意呢?我們雖然能為主受苦花費,但不可否認的是還能常常犯罪,我們能常常犯罪說明我們還是屬撒但的,還是污穢敗壞的,還能抵擋神背叛神,這樣我們怎麼配進天國呢?我們能為主撇棄花費、傳揚福音,建造教會,扶持信徒等,這是我們的責任與本分,如果我們盡本分是為了愛神,存心是順服神、滿足神的,沒有個人的摻雜與交易,這樣花費與付出,才能蒙神紀念,蒙神祝福。如果咱們的花費、付出是與主搞交易,是為了滿足肉體的利益、為了進天國得賞賜,把這些當作進天國的籌碼,那麼這樣的花費、付出就是帶著欺騙神的性質,是抵擋神的,那這樣的付出又怎能稱得上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呢?」

效法保羅, 進天國

我聽了王弟兄這樣的交通陷入了沉思中,心想:主啊!我信主一直效法保羅,難道真的錯了嗎?馬弟兄交通得很實際啊,我信主的存心裡確實有很多摻雜,確實是為了得福啊,主啊,這樣的勞苦作工真的不蒙你稱許嗎?

我接著問:「王弟兄,今天聽了你的交通我很扎心,不得不讓我去反省自己與主搞交易的得福存心,但我還是有一個問題不明白:保羅為傳揚主的福音多次坐監,遇到那麼多危險,受盡苦難,這是整個宗教界公認的事實啊,那我們該怎麼分辨呢?」

周姊妹笑著說:「馮姊妹這個問題提的好,我們對保羅的實質不會分辨,就會效法保羅走向錯路的道路,這真是關乎我們蒙拯救進天國的大事啊!王弟兄你再給我們交通交通吧。」

王弟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說:「這個問題確實很有必要交通,如果我們對保羅所說的話與他的實質不會分辨,我們就很容易聽從人、崇拜人,走上保羅抵擋神的道路。我們再回想保羅說的話:『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若按照保羅的說法,人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即使不遵行神的話、沒達到聖潔也能進天國,那神的公義聖潔怎麼體現?這足以證明保羅這話完全是與神的心意相違背的,是在公開否認主耶穌的話,是打岔攪擾神的作工!難道當打的仗打過了、當跑的路跑盡了就是遵行天父旨意嗎?遵行天父旨意是遵行神的話,遵行神的誡命、遵行神的吩咐,如果人不按照主的話實行,人再跑路受苦都跟‘遵行天父旨意’沒有關系。保羅說這話完全是出於他個人的觀念與想象,這足以說明保羅本身就不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他如果是遵行神旨意的人,為什麼不教導信徒都遵行主耶穌的話?為什麼還要拋出一種與主耶穌的話相違背的觀點跟主耶穌唱反調呢?他用自己謬妄的觀點來誤導人、迷惑人,變相攔阻人遵行主耶穌的道,把主的話架空,讓人都聽他的,都背叛主,這足以說明他不是一個追求真理、遵行神旨意的人。」

我心裡感慨:「主啊!今天的交通讓我大開眼界呀,不然我對保羅的實質一點沒有分辨,不借著今天的交通,我一直都在效法保羅,按保羅的話實行,走抵擋神的錯誤道路。今天我終於長了一些分辨,對自己所走的道路真的該好好的反省了,主啊!感謝你對我的拯救……」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信主,千萬不要做「睜眼瞎子」 「睜眼瞎」,顧名思義就是一雙好好的眼睛瞪得老大,卻什麼也看不見。這個詞多比喻那些缺乏知識,沒文化、斗大字不識的人。提到這個詞,可能有的弟兄姊妹要問:這與我們信神有什麼關係呢?起初,我對這個詞也沒有太深...
主耶穌復活的多方面意義 一天,我打開電腦,隨手點開一個網頁,一個精美的蛋吸引了我的眼球,下面還有一些百合花和用巧克力做成的兔子,原來「復活節」快要到了。復活節的由來是《聖經》記載耶穌基督被門徒出賣,繼而被帶上法庭,他為了要救...
主耶穌為什麼稱許迦南婦人的信心? 聖經中記載了幾個因著對神有信心而得到神稱許的人。其中一個是約伯,他失去了萬貫家產,渾身長瘡,但他依然稱頌耶和華神的聖名,因著他對神的信心而得到了神的稱許;另一個是亞伯拉罕,他將自己的獨生子以撒獻給...
愛心驛站:主的擔子是輕省的,可我為什麼活得這麼累?... 愛心驛站的弟兄姊妹,你們好!我現在有一個難處想尋求一下,我是一個家庭纏累特別大的人,對兒子的事總放不下,活得特別的累。大兒媳婦生孩子需要我去照顧,小兒子已到結婚的年齡還沒有成家,又貸款買的房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