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縱媒體作惡黑幕

媒體作為傳輸和交流、控制信息的載體,擔負著向廣大民眾傳播咨詢、報導事實、交流思想的職責,越是民主法治的國家,越是相對進步的社會,民眾可以通過媒體獲取相對客觀、公正、屬實的信息,也可以通過形式各樣的媒體自由地發表自己的思想言論,這是民主與法治賦予他們的權利與自由。然而在中國,媒體的存在卻完全是為了維護、確保中共政府的專制與獨裁,民眾從媒體得到的都是歪曲事實、掩蓋真相的虛假信息,更沒有發表個人觀點的空間和自由,因為中共的媒體始終是受中共獨裁政府操控的,這個舞台的角角落落都充滿了詭異的政治色彩。當年德國納粹宣傳部部長戈培爾說:「報紙的任務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傳遞給被統治者,使他們視地獄為天堂。」戈培爾的話完全暴露出獨裁者掌控媒體的內幕與真相。隨著時間的流逝,納粹早已被全世界人民唾棄,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中,而被世界民主陣營視為「世界邪惡軸心」的中共與其操控的媒體,編造傳播謠言,踐踏人權,殘害民眾,迫害宗教信仰,瘋狂抵擋、定罪神的作工,煽動民眾與神為敵,將無數人的靈魂拉向地獄,遠比納粹更加邪惡、凶殘!
中共操縱媒體作惡黑幕

一、官媒——中共草菅人命的宣傳機器

自1949年中共執政以來,中國官方媒體就一直充當中共草菅人命、荼毒生靈的工具。
1958年到1960年,中國社會經濟困難、百廢待興,中共政府不顧實際狀況,幻想超高速發展工農業,搞起了「大躍進」,在全國推廣「大煉鋼鐵」和人民公社化運動,向全世界打出了「十年超過英國,二十年超過美國」的口號。為了迎合中共的好大喜功,幫助中共欺騙世界、愚弄人民,全國的媒體都在為「大躍進」做虛假宣傳,偽造成果,颳起了一股「浮誇風」。直到現在,在中國中小學歷史教科書上仍然能夠看到當年《人民日報》宣傳的「大躍進」圖片:個頭比人還高的蘿蔔、白菜,如同大象一樣大的飼養豬……滑稽可笑的景象不失為對中共官媒的辛辣諷刺:只要能夠迎合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官媒喉舌就無限度地為其吹噓浮誇、偽造事實。然而,無論媒體如何造假、誇口,也改變不了三年「大躍進」造成「三年大飢荒」,餓死近四千萬中國人的悲慘事實!歷史學家馮客稱「大躍進」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有預謀的大屠殺」。據很多經歷過「大躍進」的人回憶,當時中共為了向國際社會證明中國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已完全過上了富足的生活,到了秋天寧肯讓糧食爛在田裡也不允許老百姓收割;中共政府為了維護其「尊嚴」,還將償還給蘇聯政府被拒收的牛奶等農副產品,整船地倒入大海也不分給飢腸轆轆的百姓,這就是中共假冒為善、滅絕人性的真實面目。對於這些歷史事實,有哪一家中國媒體披露報導過呢?有哪一個中國的媒體站出來講述這段歷史事實呢?相反,中國媒體極力為中共掩蓋罪行,把中共人為製造的「三年大飢荒」硬說成是「三年自然災難」,嫁禍於上天,真是助紂為虐、倒行逆施!《人民日報》前社長胡績偉說了一句實話:「這份報紙,除了年月日是真的,其他沒什麼真的。」

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六·四」學生運動過去已近三十年了。當年的中國青年學生因不滿中共官場貪腐成風,代表人民向中共政府提出整肅「不正之風」的訴求,而中共為了掩蓋其貪腐黑幕,命令全國所有媒體統一口徑,把學生和平請願定罪為「反革命暴動」,並利用媒體輿論宣傳造勢,隨後便「名正言順」地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六·四慘案」,屠殺了幾千名無辜學子。此後,為篡改中共的罪惡歷史,淡化民眾對中共屠殺學生的抵觸情緒,中共官媒陸續使用數個別名來取代「六·四事件」,比如「六·四風波」「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等。如今,在中國,凡是與「六·四事件」相關的詞彙在各大網站搜索引擎或論壇上都被列為「敏感詞」。2005年前後,有很多老年夫妻拄著拐棍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這些風燭殘年的老人就是當年慘死在坦克與機槍下的學生的父母,在他們人生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還念念不忘自己當年在屠殺中喪生的孩子。他們在天安門廣場上大聲呼喚著孩子的名字,但很快就被警察驅散了。迄今為止,沒有一家大陸媒體報導這些老人來此地的真實目的,只有在場的一些外國記者把這些鏡頭拍攝、記錄了下來。

中國媒體在為中共擦胭抹粉、歌功頌德的同時,又為中共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罪惡事實呢?這些罪惡的事實又掩埋了多少亡於中共屠刀下的冤魂,想必已無人能說清。

二、中共媒體——中共掩飾罪惡、顛倒黑白的喉舌

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六十餘年,不但通過媒體喉舌掩蓋了無數的罪惡,還給自己貼上了「民主」與「法治」的標籤。中共媒體一直對國際社會宣稱,中國人民享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和罷工的自由」,但在現實中,只要有人說了一點違背中共統治者意願的話,都會慘遭「革命」,在網上發言會被禁言,發帖會被刪帖,想了解新聞事件的真相也會被監視、控制。為了限制民眾在網上發表對其不利的言論,中共僱用了成千上萬人監管全國的社交網絡、微博和視頻分享網站,國內各大互聯網公司也僱用了成千上萬名審查人員來執行中共的指示。中國大大小小的媒體,幾乎都被中共控制、操縱,成了中共打擊異己,剝奪、踐踏人權的工具。

2016年11月21日,長期代理維權案件的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遭到中共當局抓捕。中共官方媒體《澎湃》於12月16日晚間發布報導稱,江天勇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江本人已承認相關犯罪事實。12月21日,中共共青團官方微博發布了題為「警惕顏色革命」的視頻誣陷江天勇,還說江天勇被中共警察打斷8根肋骨的說法沒有任何證據。日前,無法承受丈夫遭受誣陷的江妻已委託律師控告相關媒體,起訴官媒所言完全是誣陷。江天勇案只是中共操縱媒體打擊、陷害異見人士的冰山一角,事實上,僅在2015年,就有50多位維權人士遭到中共當局傳喚、拘捕,而中共官媒竟然聲稱中共此舉是「破獲重大犯罪團夥」。在中共的指使下,中共媒體把肆意踐踏人權的共產黨吹捧為「依法治國」的典範,而真正倡導人權、呼籲法治的人反倒被抹黑成了「犯罪團夥」「犯罪分子」,完全暴露出中共媒體顛倒黑白的無恥與邪惡!

三、中共媒體是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幫凶

多年以來,中共官媒為了美化中共在國際上的形象,一直向國際社會大力宣傳中共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聲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享有宗教信
仰自由」。然而,事實又是怎樣呢?

據相關統計,1949-1953年間,至少有幾千名基督徒被中共政府以「反革命罪」處決,幾萬名基督徒被監禁,入獄。與此同時,中共政府勒令所有基督徒加入由國家政府和中國共產黨統一領導、控制的「三自愛國」教會,大多數不肯加入「三自」的家庭教會傳道人都被中共抓捕坐監或判勞改。

1966-1976年,中共發動了慘絕人寰的「文化大革命」,中國家庭教會遭到了新一輪更加瘋狂的迫害,聖經被列為「邪教」書籍沒收、焚燒,教堂被全部查封、拆毀,成千上萬的基督徒被抄家,抓捕入獄,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毒打致死。

1983年,中共政府在全國開展「嚴打」,發起了堅決取締非官方教會的打擊行動,各地軍警大肆抓捕基督徒,很多重建的教堂再次被中共強行拆毀,不計其數的基督徒在「嚴打」中被抓捕、判刑。

1994年,中共政府發布「宗教活動場所管理條例」行政法規,規定一切宗教活動必須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登記,基督徒必須加入「三自」教會。不肯登記的聚會點都被列為「非法宗教場所」,成為打擊和取締的對象。

2004年,中共向各省黨委和宣傳教育部門下發祕密文件,要求加強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宣傳教育工作,並以「打擊封建迷信」為由,加大對家庭教會的限制與逼迫,各地中小學生被強迫簽下反「邪教」誓言,全國主要新聞媒體和網站都被指令開設「無神論」專欄。

2013年,中共以「三改一拆」為名,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拆毀教堂及十字架,抓捕「妨礙」拆除教堂的牧師和信徒。

2016年4月,在中共最高領導層參加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指出:中國宗教政策依然是黨要加強管理、領導、控制宗教,要實現宗教中國化,政府要對宗教信仰進行全面的干預和管控。

中共政府打擊家庭教會,迫害宗教信仰的累累罪行,早已引起世界人權組織、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等國際社會的譴責和關注:

美國國務院「2005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指出,中國一些未註冊的宗教團體成員受到各種限制,甚至恐嚇、騷擾和拘押;很多地下基督教會被政府視為「邪教」,並受到政府嚴密監視;

在剛剛過去的2016年,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根據中共政府系統化、持續性侵犯宗教信仰的惡劣行為,再次將中國劃定為「特別關注國」。

自1999年以來,針對中國的宗教信仰受迫害狀況,美國政府十六次將中國劃定為「特別關注國」。

針對中國始終未能改善的宗教狀況,歐盟已將改善人權和宗教自由狀況作為是否取消對中國武器禁運的考量因素之一。

在中共掌權的土地上,中國家庭教會的發展歷程可謂充滿艱辛與血淚,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宗教信仰狀況一直充滿擔憂,可見,中國媒體幾十年來所宣傳的「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純屬謊言與欺騙!在中共執政的近七十年裡,不計其數的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判刑坐牢、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這都是公開的事實,而中共媒體一直在掩蓋真相,並且還為中共迫害宗教信仰鋪墊輿論背景,積極配合、參與中共迫害基督徒的邪惡運動。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