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兒真能防老嗎?

生老病死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無法逃避的現實問題,我們的一生忙忙碌碌追逐於功名利祿之間,為自己的後路精打細算。可是誰也不曾想到養老的問題已經成為一種殘酷的社會現象,養兒已不能防老,那我們該怎麼面對到年老時的各種難處呢?
養兒真能防老嗎?

我今年已經69歲了,記得年輕的時候,看到街上擺地攤的人用一塊大白布上面寫滿了「老來難,老來難……」還看到《牆頭記》這齣戲中說:一個老人養了兩個兒子,取名大怪、二怪。當老人辛辛苦苦把兩個兒子撫養長大成了家,這個老人的老伴去世了,這時兩個孩子誰也不想管老人。老大把老人放在牆頭上讓老二養活,老二在那邊用手扶著不接,讓老大養活。最後誰也不願養活,就把老人放在牆頭上,老人下不來,最後死在牆頭上了。過路人看見後問,牆頭上放的啥東西,老二說:「哎呀!那是我家的爛被套在那兒曬呢!」……那時候聽到這些事,都以為那只是演戲呢,後來我也上演了一齣活生生的《牆頭記》,自己裡面根深蒂固的「養兒防老」的觀點被這殘酷的現實徹底擊破了。

我12歲的時候就沒有了母親。父親組建家庭後,因我受不了繼母的虐待,偷著跑出去到這個嬸子家住幾天,在那個姨家住幾天。那時候沒吃的,大雪天裡我只有到處流浪要飯,就這樣流浪了幾年。16歲那年聽說劇團招人我就去了,有了一份工作。成家後我想方設法想要個兒子來防老,後來真的有了兩個兒子,心裡特別高興,認為自己老了也有依靠了。

就這樣我開始沒日沒夜地上班掙錢,省吃儉用終於把兩個兒子養大成人。大兒子娶妻成家後,媳婦生小孩時我盡心盡意地伺候,累得腰酸背痛也沒有任何的怨言。我心想:今天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將來自己老了,兒子也能照顧我!可誰知他們卻心懷鬼胎,一心要霸佔我的房子,趕我出門。我不同意,結果老大媳婦施行詭計,在背後挑唆大兒子,說我偷吃她的肉,偷她的雞蛋吃,並煽風點火激怒兒子。大兒子聽後一把揪著我的頭髮,把我推出門外,又一下子把我從五樓推了下去。就在最後一個台階,我伸手抓住最後一個欄杆,沒有栽倒在牆上。誰知他見狀,從樓上衝下來像抓犯人似的,拉住我的胳膊再次把我往下推。這時候我才意識到,他是存心要害死我。我就嚇得趕快喊叫:「救命啊!救命啊!」此時正是夜裡1點鐘,我的喊聲驚動了鄰居,媳婦看鄰居都起來說他們,就把兒子喊了上去。兒子臨上樓梯時,扭過臉手指著我連罵了三聲:「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的老東西!」我當時氣得渾身發抖,差點昏厥過去。面對這一切我才明白了,原來他們這樣殘暴地對待我,都是為了想得到這套房子。我頓時感到心灰意冷,什麼話也不想說,只對兒子說:「這家是我辛辛苦苦建起來的,你們也有孩子,你們也會體嘗做父母的艱辛。從明天起你們給我搬走,永遠別進我的門!」

老大與我成了冤家,我就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老二身上,誰知老二不正幹,好逸惡勞,連自己的工作都賣了,也不知在外面幹啥。他不要錢不回家,啥時沒錢了就回來要錢。後來娶了媳婦生個女兒,因他不務正業,一家三口都讓我養活,最後他們還是離婚了。媳婦領著孩子來要撫養費,老二一走直到現在連個音訊也沒有,我唯一的希望也完全破滅了。我本以為養兒能防老,結果我不但養兒沒能防老,反而被「大怪」和「二怪」推到牆頭上沒人管,成了牆頭上曬的「爛被套」……

此時我忍不住失聲痛哭,想想我為了兩個孩子付出了所有的心血,因為他們早早沒有了父親,我不想讓他們再受一點苦;為了讓他們生活得更好,我起早貪黑拼命地掙錢,可萬萬沒想到今天卻得到這樣的回報!我心裡徹底涼透了,我這一輩子勞苦到底圖啥,難道就是得到這樣的結果嗎?人都說養兒防老、養兒防老,可今天落得這樣的境地,現在的人為什麼這麼沒良心、沒人樣呢?這世道為什麼變得越來越險惡,人情越來越淡薄?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我應該怎麼辦呢?

想想自己這一輩子為了兩個孩子,我累得腰椎間盤突出,兩腿還有骨刺、風濕,因著經常生氣還得了冠心病。只要夜裡聽見一點動靜心就跳得不能呼吸,如今我老了落了這一身病,正需要兒子們照顧的時候,身邊卻沒有一個人。孤獨、淒涼、無助煎熬著我的心,一個人孤苦伶仃這有啥活頭啊!天天晚上做夢都哭醒。我跑到大橋上幾次想跳下去,都被別人攔住了。我想死死不了,活又活不成,整天以淚洗面。我不知道自己的命為什麼這麼苦?養兒防老只是美好的想像,有兒子能怎樣,有錢能怎樣?即便子孫滿堂、腰纏萬貫,又怎能掩飾年老人心中無依無靠的那份孤獨、淒涼,和面臨死亡的恐慌呢?

當我掙扎在死亡的邊緣走投無路之時,全能神的福音臨到了我,當我知道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就是救世主的顯現,發表真理來拯救人時,我就信了全能神。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看了神的話心裡亮堂了許多。是啊,世人都說人的命天注定,其實我們人一生的命運都在神的主宰擺佈下,只有神掌管萬有,只有神才能給人合適的歸宿,我們即使再奔波忙碌,千打算萬打算又怎麼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呢?今天神親自道成肉身來到地上,把這個奧祕給揭開了,可我不認識神,也不明白真理,靠著撒但毒素「傳宗接代」「養兒防老」活著,我妄想依靠兒子來擺佈安排自己的命運,這不是自找苦吃,自找罪受嗎?本想著兒子成家立業有個好的前程,自己好老有所依,老有所靠,好享清福,可殘酷的現實讓我始料不及,兩個兒子不但靠不上反而和我成了冤家對頭。這時我才明白,自己不認識神的主宰,沒有來到神面前依靠神,我以往活得是多麼悲慘可憐!

看看我周圍有多少老人,他們的處境不也和我一樣嗎?有的甚至比我還慘:我三姨32歲時就守寡,一個農村婦女養活四個孩子,她一生受了不少的苦,一心盼望兒子大了有出息,自己受苦再大也值得,現在受苦是為以後能享兒子的福。可是她老了後卻癱瘓了!大兒子把她放在破窯洞裡,半截窯洞沒有門。她整天靠牆坐著,身上披一件衣服,整個胸部都在外面露著。流下的口水已經把放在胸部的手黏在一起了,流出的鼻涕把整個嘴都糊住了,身子下面屎尿堆滿了,她才去換一下。大雪天老人身上凍得烏紫,讓人不忍目睹,過路人誰見了都搖搖頭。後來過路人看她一直都是一個姿勢,這才發現人早已死了。

為什麼兒女連生養自己的父母都虐待呢?人類為何變得如此惡毒、冷酷無情呢?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丈夫愛妻子為了什麼?妻子愛丈夫又是為了什麼?兒女孝順父母是為了什麼?父母疼兒女又是為了什麼?人的存心都是為了什麼?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打算與自己的私慾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在神的話中我更加看明白了,如今在這物慾橫流的時代,我們被各種金錢物質的追求充滿,變得越來越自私貪婪,失去了良心道德的底線,人與人之間充滿了利益和交易,根本沒有什麼真情可言,都是在互相利用。父母為兒女付出無怨無悔,只想換得老有所養,兒女即使贍養父母也是出於私慾,當父母無利可圖就驅逐出家門,使老人的晚年生活淒慘萬狀,現在看來自己以往憑藉「養兒防老」的觀點活著是多麼荒唐,這一切苦楚都是撒但的謊言欺騙蒙蔽了我的雙眼。我們被撒但敗壞後都自私自利,人與人之間有幾人能真心相待呢?不認識人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不認識撒但毒素對我們的危害,我們只能遭受撒但的捆綁、殘害、 吞吃。

明白這些的時候,我開始改變以前錯誤的生存方式,改變自己的人生觀,不再想著依靠兒子來生存,而是讓神來作我的主,把我的後半生全部交給神。後來的日子裡,我天天堅持讀神的話,盡本分傳福音為神花費。2013年我和年輕人一樣去傳福音,來回跑二三十里,有時當我腿疼或腰疼時,就默默地向神禱告,想到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想到這些話,我心裡就有了力量,也更有心志了。不管身體怎樣疼痛,我也要盡好本分完成神的託付。

當我放下「養兒防老」的觀點憑神的話活著,把自己的命運交託在神的手裡,不再憂慮老了會怎麼樣,只想怎麼忠心盡好本分滿足神,身心也得到了釋放,渾身的病竟然不知不覺都好了!以前我低血壓,扭頭都暈,整天吃中藥,打針輸液不計其數,別人見我都害怕,說我的臉發黑發黃,兩眼發呆。而如今我的氣色也好了,身上的疾病全好了。我今年69歲了,可別人說我看著精神煥發,這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現在我明白只有神才能祝福人,對人負責任。我更要好好地追求真理,真心為神花費,不再為自己的後路打算考慮了。

我現在除了平時盡本分,還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彼此交流心靈相通,不管有什麼難處弟兄姊妹互相幫助,親如一家人。我再沒有以前那種孤獨感了,也深深地感受到神的愛太大、太深。只有神是我們唯一的依靠,也只有神的話是我們生存的根基。我們來到神面前追求真理有生命了,凡事都會有實行的路。全能神說:「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來的?因為啥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有沒有這些?沒有吧?那這些東西從哪來的?從撒但引誘之後,人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以後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這些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而有的。所以說,人這些痛苦是撒但加給人的,是人經撒但的敗壞墮落以後才有的。所以說,要從撒但手裡換來人以後美好的歸宿,務必得神自己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就是現在人沒有罪了,但人現在還有一些痛苦的事,撒但還在掌握著人,還可以擺佈人,讓人受這些折磨、受這些痛苦,所以說,道成肉身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從撒但手裡把人換回來,讓人以後再不受這些痛苦,這個意義是不是很深?……用道成肉身受痛苦這個代價、這個付出來把人身上這個致命處都了結,都解決,用體嘗人間痛苦把人都換回來之後,撒但在人身上就再也沒有把柄了,人就徹底地歸向神了,這才叫完全屬神呢!」(摘自《座談紀要·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

從全能神的話中我看到,我們要想老有所依,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因為只有神是我們唯一的依靠。除了神外,一切都是虛空。我們只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敗壞性情才能得潔淨。時時憑神的話活著,完全得到釋放自由,進入神為我們人類預備的美好歸宿中了,那時我們還用再靠養兒來防老嗎?

李 明

各界關注:「自殺」的元凶究竟是誰?

延伸閱讀

一位拜金母親的心聲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張麗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婚後,婆家也很窮,夫妻倆靠種菜為生,一年四季為了掙錢勞碌奔波,生活還是特別的困難。張麗看著三個漂亮的女兒逐漸長大了,心裡暗想:自己這輩子沒有錢過窮日子,...
最重要的那位是誰? 從降生到蹣跚學步、到牙牙學語,爸爸媽媽那溫暖的手心、寬大的肩膀一直都在伴隨著我成長,那時覺得爸爸媽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因為是他們撫育了我。上學後,老師成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因為是他傳授我知識,教...
神愛滿滿 李欣做好了飯摘下圍裙,對著兒子的房間親切地喊了一聲:「兒子,吃飯了!」沒聽到兒子的回應,李欣感覺有些奇怪,走到兒子房門口一看,原來兒子正跪在床邊禱告。李欣輕輕地退了回來,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是什麼使我重獲幸福人生 在這個只注重顏值和身材的時代,我有個苗條的身材,不管什麼樣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回頭率都很高。身邊的人也誇我長得漂亮,身材又好,羨慕我要身材有身材、要長相有長相,而且丈夫對我也很好。因此我特別自信,不管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