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豆腐渣工程」,誰之過?

1999年我從事道路工程建設,常聽承包商說:「要做市政工程就要給城建局各個部門的官員送紅包,這樣不管你做的工程有什麼問題他們都會開綠燈的,如果紅包沒有送到位,他們會隨時給你來一句『工程不合格』,我們就血本無歸了。總之,政府的哪個官員都不能得罪,一旦得罪了就有你苦頭吃了。」起初我還不太相信這話,直到我親身經歷政府官員的壓榨後,才深有感觸:原來中國的「豆腐渣工程」是中共政府官員一手造成的!

(作者:최광모 / CC BY-NC-ND 4.0

2005年2月,我第一次承包了縣級市政道路的維修工程。這個工程從開工到完工,我一直都是實事求是,沒有偷工減料。當工程做到一半時,城建局的黃主管拿預付款給我。他明目張膽地從中抽出兩萬元,對我說:「這兩萬我拿了。」我一聽,這不是明著要錢嗎?但為了工程能順利進行,我也只好忍氣吞聲了。到9月份工程竣工,城建局的施工人員來幫我做賬,想到之前有個人沒給這個施工人員送紅包被坑了,我就給他送去5900元,他收到錢很高興地幫我把賬做好送到城建局,這樣工程就等著驗收結賬了。但過了一個多月,仍不見有人來結賬,我去問城建局的黃主管,他說:「財政局局長派人去驗收了,這個工程被財政局扣了15萬多。」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我連忙追問:「為什麼被扣了那麼多錢?」「我也不知道,財政局局長是管錢的,權、錢都在他手裡,他要怎麼做就怎麼做。」聽到這話,我心中氣憤難平,為什麼自己辛辛苦苦做的工程,最後平白無故地被扣掉15萬多,這些政府官員太黑心了!但我也只能打掉牙往肚裡嚥,最後還要賠笑讓他們把剩下的賬結算給我。他們當時答應了,可到了春節前我也沒收來這筆賬,想到工錢、材料費還沒還清,我就急著去問黃主管,他說:「你還是親自去找我們局長結賬吧,要不等到明年換了局長,這個錢就很難拿了,『新官不理舊事』啊!」我聽後知道了他的意思:原來這些政府官員是卡著要錢!難怪那麼久都不給我結賬。

當天晚上我就帶著2000元去找局長,局長收下錢後,很爽快地說:「明天來我辦公室結帳。」第二天早上8點多我就去找局長,不曾想他竟趁火打劫說:「可以給你結賬,但是你要拿出3萬元贊助我們單位。」我對他們真是切齒痛恨,但我如果不答應他,這個工程款還是拿不到,迫於無奈我只好答應他,他便立即讓財務人員幫我結賬。不料財務人員又來敲詐說:「你這個工程款還沒有到我們單位,我可以把別人的工程款先轉給你,但你要給我茶水費。」我聽後氣得牙癢癢,但也只有強忍怒氣把身上僅有的600元都給了他,他才給我結了賬。當拿到工程錢的那一刻,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細細數算一下,除去被財政局扣去的15萬多,還有材料費和工錢總共20多萬,剩餘的錢都被這些政府官員敲詐了,最後我還得倒貼8600元的工錢!想不到我整天埋頭苦幹不僅沒掙到一分錢,還得倒貼,心裡感覺十分憋屈、窩火。後來聽同行說了才知道,原來是我沒有給財政局局長送禮!同行識時務,在施工前就給財政局局長送了5萬,最終總款有90多萬的工程就賺了50多萬。我看到他做的道路質量很差,短短一年時間路面就壞了。我問他:「你這樣的工程怎麼驗收得了?會不會被扣錢?」他得意地說:「我拿錢給財政局局長了,所以做得好不好他們也不會扣錢,都能驗收。」我萬萬沒想到中共政府竟如此黑暗、腐敗,他們不管工程做得好壞,只要有錢就能驗收,否則即使工程做得再好也沒用!這個慘痛的教訓讓我明白了在中國做工程的「潛規則」,心裡對這些貪官憤恨不滿,經過這次的失敗,我再也不願承包這些所謂的「國家工程」了!

2011年上半年,張老闆承包一條農村道路給我做。這個工程是投資工程,張老闆接到工程以先,就先買通政府官員,工程竣工後,老闆只能拿到一半的工程款;另一半的工程款要等到明年才拿得到,並且要先給政府10%的回扣,還得給縣級、鎮級、村級的官員送紅包,經過一層層地剝削,一半的工程款就所剩無幾了,老闆只能在工程上想盡辦法偷工減料。原本這條道路的規格是寬4米,厚度15公分。老闆就琢磨出一條「妙計」,讓我們把路基做成拱形,路面中間的厚度只有11-12公分,兩邊有15公分,這樣就可以減少使用混凝土。還有水泥拌料按要求是兩包水泥,但是每次拌料時老闆就叫我們少放半包水泥。這條兩公里多的道路在十天左右就完成了。

在2011年冬季,另一位老闆承包了一條3公里長的山區道路給我做。在施工時,老闆把道路路面兩邊裝上鋼模15公分,然後在路面中間填上泥土和石子,填至6-8公分,再讓我蓋上混凝土。按照要求一車混凝土得用20包水泥,老闆卻讓我們放17包。我問老闆:「你這樣做,如果質檢人員驗收不下,怎麼辦?」他回應:「這就跟你沒關係了。」其實老闆早已給相關部門的官員送錢了,在施工過程中,交通局管理道路的官員多次來看工程的進度,他們明明知道我們這樣做不合格,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在工人面前裝腔作勢地說:「要把路做好一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暗中的隱情。

在中國不知有多少道路,沒走上幾年,路面就面目全非了。追根溯源,都是因著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促成了承包商的偷工減料,所以中國的道路都是補了又補、修了又修,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說白了,中國道路工程的「創舉偉業」,其實就是一個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豆腐渣工程。親歷了這一切,我看到了官場的腐敗,這個社會的黑暗、墮落、不可生存,我不由得悲觀失望,深深地感受到活在這個人世間的無耐與痛苦,不知人生路在何方。

就在我迷茫之際,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通過看神的話,我才看清當今社會黑暗邪惡的根源所在。全能神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人的交通中說:「只要撒但掌控世界,只要大紅龍掌權,人類只能越來越敗壞,人間只能越來越險惡,這就是世界黑暗的根源。」(摘自《關於教會工作的交通講道與教會工作安排歷年彙編·真正明白真理能夠達到哪些果效》)從神的話和人的交通中我們明白了,整個社會風氣越來越敗壞、墮落就是因為撒但在掌控世界、掌控這個國家。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它只能敗壞人、坑害人,中共大小官員以權謀私,關關設卡,層層剝削,不擇手段地壓榨百姓的血汗錢。各行各業的人為了生存,為了適應這個社會潮流,不得不順應「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這一邪惡的生存法則。漸漸地放棄做人的底線,泯滅良心,搞騙術,作假坑人,導致這個社會越來越黑暗、邪惡,誠實、善良的人在這樣一個人吃人、人壓人的國家中根本無法生存下去。在我的經歷中看到:在中國搞工程建設,工程質量如何已不重要,人民的安全保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承包商有無送錢買通各路政府官員!這些政府官員只管他們的腰包鼓起來,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多少承包商為了順應這個黑暗社會,不擇手段地偷工減料來彌補被各路官員搜刮去的財物所造成的損失,昧著良心做出了一個個黑心工程,禍害人民。近些年來地陷、坍塌、樓歪歪、樓倒倒、橋斷等事件日益增多,不知多少人的生命財產被這些豆腐渣工程奪走,這不正是中共掌權給人民帶來的後果與災難嗎?從中看到,中共掌權就是惡魔掌權,是它把人民推向了絕境,它就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人活在這個撒但掌權的國家,絲毫看不到光明,找不著正義,只能苟且偷生、無可奈何地活著,找不到活著的價值與意義。唯有全能神能拯救人類脫離撒但的魔爪,脫離這邪惡潮流的敗壞。因為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是一切光明、美善的事物的起源。全能神說:「神的性情是萬物的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是一個造物的主所具備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貴、代表權勢、代表高尚、代表偉大,更代表至高無上。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他的性情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攪擾他的工作與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無非就是高於動物的一點點象徵,人本身沒有權柄,沒有自主,沒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擺佈的實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在神那兒沒有任何的詭詐,沒有任何的虛假,神是信實的,他作的每一樣事都是真實的,都是實際的,他是唯一的讓人可以信賴的對象,讓人可以把自己的一生、把自己的所有都能託付的對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的話中看到,人都是懦弱無能的,人類要想不受撒但的侵害,完全釋放自由地活著,只有來到神面前,接受從神來的生命供應,從而棄惡從善,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神是公義聖潔的神,最終他也必會懲罰、毀滅一切殘害人類的惡魔,使人類不再受撒但的侵害與攪擾,永活在光明中。

文峰

讀後感 : 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甚至妄顧人生安全,可以說,中共政府的黑手伸到哪裡,哪裡就有邪惡勢力橫行,老百姓就會遭殃。不再被黑暗勢力蒙蔽,一齊來 揭開「父母官」的真面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