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阜陽市全能神教會七名基督徒被無辜抓捕至今仍被羈押

2016年3月6日約凌晨2點鐘,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秦萌朝(男,20多歲,安徽省阜陽市人)、王帥帥(男,26歲,安徽省亳州市利辛縣人)、關振(男,24歲,安徽省阜陽市太和縣人)、王獻法(男,年齡未知,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三塔鎮人)、楊毛清(男,26歲,安徽省阜陽市阜南縣人)、卯俊達(男,17歲,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瓦店人)正在阜陽市潁上縣慎城鎮城北新區的一接待家休息,被突然闖入的潁上縣中山派出所、縣國保大隊及縣巡警大隊的警察聯合強行抓捕。警察在屋裡到處亂翻,搜走現金一萬元左右、高配置的電腦約十一台、其它電子用品以及神話書籍。隨後六名基督徒被警察送往潁上縣金元假日賓館進行秘密審訊,直至3月17日審訊完畢,基督徒卯俊達被送往阜陽市看persecution守所羈押,其餘五名基督徒被送到潁上縣看守所羈押。據了解,在審訊期間,警察對這六名基督徒進行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折磨,採取疲勞車輪戰,一刻不讓他們休息。警察已把幾人的材料遞交給法院,最終判決結果還沒有出來,這六名基督徒至今仍被羈押。

另外一名基督徒何潔(女,40多歲,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人)於2016年3月6日上午去這個接待家辦事,被蹲點守候在接待家庭裡的警察當場抓捕,被送到阜陽市看守所羈押,至今情況不明。

讀後感:中共揚言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大規模抓捕行動:發現一批、深挖一批、收押一批、嚴懲一批。看到中共的卑鄙惡行太猖狂丶太可恨了,信神是人生自由,更是天經地義,但 中共為何瘋狂鎮壓、殘酷迫害全能神教會?

延伸阅读 : 我信神二十多年遭受中共迫害的辛酸經歷

延伸閱讀

我因信全能神在勞教所裡倍受歧視、迫害(三)... 到了晚上點名睡覺時,張警官又當著學員的面大聲譏笑我:「哎喲!陳花,你還在這裡呀,我還以為你結束軍訓下大隊了呢!……」面對惡警的嘲笑,我雖然心裡痛苦,但一想到神正是要藉著這樣的環境,使我看清中共政府抵擋...
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人都認為「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既然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信?為什麼不公開呢?相信這不僅是主內一些弟兄姊妹的看法,也是我們剛接受全能神不明白真理的人的看法。那就讓我們一同來尋...
十三年血淚人生,痛苦中天主相伴 我叫王延,今年82歲,出生在中國河北一個非常貧困的家庭。記得小時候,父親因常年有病無法幹活,母親因裹了小腳不能勞動,我們家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十九歲那年,我與一個教友結了婚。我丈夫全家人都信天主,我們...
我被迫在地窖裡隱藏了五個月(二)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我們正在炕上睡覺,我迷迷糊糊聽見景姊妹在哭。我趕緊坐起來,推著她的被子問:「姊妹,怎麼啦?怎麼啦?」姊妹邊哭邊說:「我想起我媽了,她快七十的人了,腿疼還得做六七個人的飯,父親又是腦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