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一名「被畢業」大學生的真相告白

福音的愛種 在大學校園悄悄孕育

課間,蕭然和舍友軒、琳,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

「蕭然,今天上午你帶來的那兩個阿姨談信神的事,我覺得挺好,特別是談到現在社會盛行各種邪惡潮流,我們該如何遠離它們,說得挺清楚的,我覺得信神能讓我分辨是非,真好。」舍友軒小聲對蕭然說,眼裡滿了渴望。

【信仰逼迫】一名「被畢業」大學生的真相告白

「嗯,蕭然,我也有同感。不知道那兩個阿姨下週還來不來?我還想聽聽……」舍友琳壓低聲音說,內心很激動的樣子。

看著舍友們那渴慕的眼神,蕭然很得安慰,她信神時間雖然短,但她心裡清楚信神是走人生正道,她希望和弟兄姊妹一起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更多的人。蕭然激動地說:「阿姨知道我們很想聽,肯定還會來跟我們講的!」蕭然高興地說著。卻不知危險正一步步向她逼近。

傳福音被發現 教授發出警告

伴隨著上課的鈴聲,張教授走進教室,簡單地說了些學習方面的事,突然嚴肅地說:「我們學校最近發生了一件特別重大的事,這件事必須杜絕。學校發現竟然有人信神!還把信神的人帶到學校來傳道。你們都知道中國的大學響應的是黨的號召,培養的是共產黨的接班人,是絕對不允許信神的,發現一個處理一個,要是不聽就面臨開除,甚至送派出所、坐監。今天我警告你們,以後若發現誰帶信神的人到學校傳福音,馬上報告……」這些話字字敲打著蕭然的心,她的腦袋「嗡」的一下。令她不解的是:「我今天才把兩個姊妹帶到學校來傳福音,班主任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最後,張教授又聲色俱厲地說:「我不希望此事再次發生,你們一定要互相監督!」說完,氣沖沖地走了。

蕭然坐在座位上,心裡一陣陣緊張,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為什麼會是這樣?我們信神傳福音是正面事物,為什麼不讓我們傳?信神犯什麼法了,還要互相監督,發現就要報告,這比防賊還嚴呢?」

擺上「鴻門宴」威逼利誘

傍晚,蕭然躺在床上小瞇一會兒。

同住一個宿舍的副班長推醒蕭然說道:「剛才張教授打電話,說是請你吃飯,快起來去吧。」

「什麼?張教授要請我吃晚飯?開什麼玩笑,我跟他又不熟悉,怎麼會請我吃飯?」副班長把剛剛收到的張教授約蕭然見面地址給她看,蕭然心裡一驚,想道:「看來是真的,可是他為什麼要請我吃飯?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老師請學生吃飯的。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啊?是不是因為我信神的事?我該怎麼說呢?」緊張的氣氛包圍著蕭然。

一路上,蕭然心裡「撲通撲通」直跳,一陣陣擔心、緊張、害怕湧上心頭。她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和神禱告,求神保守她,不中撒但的詭計。這時,她想起一段神的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蕭然意識到自己害怕的意念是從撒但來的,因自己信心太小,撒但就攪擾她,使她膽怯、懼怕,不相信張教授也在神的手中掌管,這樣就很容易活在膽怯害怕裡中撒但的詭計。想到這裡,蕭然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加給她信心,加給她聰明智慧。

不遠處,張教授已經在那兒等她了,他假惺惺地笑著說:「你吃過晚飯了嗎?我請你吃晚飯。」蕭然儘量保持鎮定說:「我剛吃過了。」「哦,但我還沒吃呢,你就陪我去吃晚飯吧。」

在學校附近的飯館坐下,張教授主動出擊:「你是班上的學習委員,成績也挺好,你有沒有想過要入黨啊?要是有意願的話,你各方面條件都不錯可以直接申請入黨。現在社會競爭這麼激烈,在學校入了黨,以後找工作優先……」

聽了張教授的話,蕭然意識到他的話中帶著詭計,入黨的前提條件是絕對不能信神。蕭然笑了笑說:「關於入黨的問題,之前我是考慮過,但是現在我只想把技術學好,能拿到畢業證書。以後找什麼樣的工作順其自然吧,入了黨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

話音剛落,張老師又轉移到另一個話題,說道:「蕭然,你家裡是不是有人信神啊?不然你怎麼會信神呢?有沒有發什麼資料給你看,你也給我看看,說不定我也能信呢。」

張教授的話句句都帶著試探,但看他說得挺誠懇,蕭然剛想跟他傳福音,告訴他自己確實有福音資料,突然想到神的話「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她想張教授上課時說的那些話都是在抵擋神,反對人信神,現在又說這些話,明顯是在套她的話。她意識到自己差點上了撒但的圈套,對張教授這種中共的忠實信徒,絕不能說實話,應該用智慧應對。
於是,她說道:「我哪有什麼資料啊,我們家沒有人信神。」

果然,張教授又改口道:「信神這事,就是信則有,不信則無,只是人精神上的支柱。人就是猿猴變的……」

蕭然一聽,張教授說的全是撒但無神論的觀點,否認神的真實存在,歪曲事實,心裡頓時生出一股正氣,她糾正道:「張教授,不管你信不信神,神是真實存在的,我們人信神天經地義,因我們都是神造的。現在好多醫生、科學家都已經承認我們人不是猿猴變的,這怎麼解釋?……」

張教授聽出蕭然在反駁他,將盛有果汁的玻璃杯,喝完後,重重地放下,生氣地說:「你沒有說實話,那我到你宿舍去搜,看看你到底有沒有信神的資料。你現在是學生,最重要的是把學業學好,信神都是老年人吃飽了沒事幹,你要信就放在心裡信,不要把人帶到學校來傳道!你這樣做會毀了學校的名聲,要是讓主管我們學校的黨委知道了,學校領導就要受牽連,你說學校能不嚴懲嗎?如果你還不聽勸,就把你送到校長那裡,讓校長處理你,那時誰也管不了你了。若你執意要把人帶到學校來,那只能『請』你回家了。你最好把兩個來學校傳福音的人告訴我,我也好向學校有個交代……」

張教授越說聲越大,面部表情變得更加可怕,蕭然感到很緊張,不知說什麼好,擔心班主任真的會到宿舍去翻。她迫切地向神禱告。這時,她想到一句聖經箴言:「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壟溝的水隨意流轉。」(箴言21:1)是啊,一切都在神手中,不能看到張教授發火,就被他的外表給嚇住了,他的心思意念也在神的手中掌管著,此時蕭然有了信心和力量,不那麼害怕了。氣氛僵持了一會兒,最後,張教授冷冷地說:「你回去好好考慮一下!這幾天就要期末考試了,你先回班帶同學們複習吧。」說著就走了。

看著張教授的背影,蕭然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這學期很快結束了。離校前,班主任對蕭然再三強調:「不要和傳福音的人接觸!」還打電話給蕭然的父母,讓他們在家看著蕭然,勸蕭然不要再信了;回到家,還要向班主任彙報行蹤。蕭然頓時感到自己就像犯了多大的錯一樣,就連回自己家,還沒有自由,成了困在籠中的小鳥,心裡真不是滋味……(未完待續)

分頁閱讀: 1 2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