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一名「被畢業」大學生的真相告白

新學期逼迫升級 她墜落痛苦深淵

新學期開始了,蕭然以為之前不愉快的那一頁已經翻過去了。她就正常的上課、聚會、盡本分。到了週末,蕭然又帶兩個姊妹來宿舍給兩個舍友傳福音。沒想到被別有用心的人舉報,驚動了全校。

週日晚上的班會,張教授走進教室,用手敲著講台氣憤地說:「今天我又發現一個重大事情,竟然有人又把信神的人帶到學校傳福音,我決不允許這種風氣在學校蔓延,必須制止!……」說完讓班長、副班長等人去了一趟辦公室。蕭然預感不妙,張教授找他們莫非商討自己在學校傳福音的事?不久副班長回來了,把蕭然叫到外面,說她在學校傳福音的事被張教授知道了,系裡還準備將此事上報校長,她將被列到學校黑名單,以後也拿不到獎學金,找不到好工作,弄不好還會被送到派出所。但只要她向張教授道歉,並且說明來學校傳福音的兩個人是誰,學校就不予追究,讓她好好掂量掂量。蕭然聽明白了,這是逼著她放棄信神、出賣弟兄姊妹,不聽就要被送到派出所。蕭然沒想到自己信神做好人,會遭到學校這樣的待遇,她心裡很痛苦。她又得知是宿舍部部長在張教授面前打的小報告,不由地感嘆:「在中國信神真是太難了!我把姊妹帶到學校傳福音是好事,現在卻變成了壞事。如果不向班主任道歉,不僅拿不到獎學金,還會影響以後找工作,還有被送到派出所的危險,那這幾年書不就白念了?三年來,我這麼努力地學習,不就是想以後能有個好工作嗎?眼看這個願望就要破滅了……」寒風刺入她的骨髓,她感到心裡一陣陣淒涼。

剛回到宿舍,宿舍部部長又慫恿她出賣教會姊妹,讓她也趁早別信了,還站在中共一邊說了一些褻瀆神、抹黑教會的話。蕭然心裡滿了氣憤,與她辯駁了幾句。

漫漫長夜 神話語帶領她明辨方向

夜漆黑一片,那麼漫長,蕭然躺在床上睡不著,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幕幕,自己不但要面對老師的威脅,還要面對同學一次次的「好言相勸」。她感到心裡很亂,就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很亂,不知道該怎麼辦,求你帶領我……」

基督徒在禱告

禱告後,她想到一段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揣摩著神的話,蕭然想到了約伯。是啊,當初約伯臨到的試煉,就是撒但在神面前控告約伯。從外表看約伯滿山的牛羊被擄,兒女、僕人被殺,自己渾身還長滿毒瘡,但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而約伯在這場靈界爭戰中沒有說背叛神的話,為神站住了見證。蕭然想到老師和同學拿她的前途、利益誘導她向班主任承認錯誤,不再信神,把弟兄姊妹的名字說出來,這不正是撒但的詭計,想讓她背叛神嗎?如果自己為了名聲、前途、利益向班主任道歉,出賣弟兄姊妹,就是在向撒但妥協,這不就是猶大嗎?她決不能向撒但妥協。

但蕭然心裡還是擔心檔案上要是有「黑記錄」,自己以後的前途就會受影響。還有,學校要是把她送到派出所,這麼年輕就要坐牢,以後怎麼見人……想到這兒,一陣憂傷湧上她心頭。
此時,蕭然想到一首神話語詩歌:「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神的話加給了蕭然信心,她明白了自己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以後能不能找到好工作,一切都是神主宰和安排的,自己是否會被送到派出所,也在神手中,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想到這兒,蕭然心裡坦然了許多,心裡有了方向,她願意把自己以後的一切都交給神,讓神來主宰安排。就算學校真的把她送到派出所,她也願去經歷神的作工……

大學囚禁的生活 讓她看透了中共的邪惡實質

第二天,張教授直接把蕭然帶到了辦公室逼問她信神的事。蕭然義正辭嚴地說:「張教授,國家憲法不是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嗎?為什麼你總是逼問我信神的事呢?學校裡那些打架鬥毆的你怎麼不去管?而且我信神又沒有犯學校哪條校規……」

張教授打斷了蕭然的話,氣憤地說:「你還說起法律了,你在學校傳道的事比那些打架鬥毆的性質還嚴重。中共歷來對有信仰的人都是打壓限制,你信神就是觸犯了國家法律,是政治犯,弄不好還要去坐牢!現在你趕快寫一份檢討書給我。」

一連三天張教授都沒有收到蕭然的檢討書,就在班上大聲喝斥道:「去辦公室把檢討書寫好,下面的課程別上了,檢討書寫不完,中午別想吃飯!」說完就氣呼呼地走了……

從此以後,蕭然不再是同學眼中的好班幹,老師眼中的三好生,而是成了「特殊人物」,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同學、老師的監控之下。

「喂,張教授……她在呢,沒出去,一直跟我們在一起。……嗯,你放心,這事我包了。」

「蕭然,下午你跟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蕭然,你想到哪裡玩嗎?我們陪你一起。」

同學、舍友對蕭然的「熱情」,讓蕭然感到反感和無助,在嚴密的監視下,蕭然完全失去了自由,她心裡備受煎熬,只能暗自禱告神。

後來,她看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神的話讓她看到中共政府外表說信仰自由,但背後卻百般攔阻攪擾神的作工,它們不僅在網絡上散佈各種歪曲神作工事實的謬論,顛倒黑白,迷惑那些沒有分辨的人抵擋神的作工,還將黑手伸向了學校,在大學裡,不允許學生讀神的話,只許讀《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中國共產黨歷史》《毛澤東思想概論》,以此來禁錮人的思想,維護中共的獨裁統治,讓所有的人都聽它的,否認神的存在和神的創造,跟隨它抵擋神,使人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實屬抵擋神、仇恨真理的惡魔。蕭然又想到現在不僅自己被學校監視,就聽了兩次福音的兩個舍友也被學校限制、警告了,這讓她感到在學校裡沒法再繼續信神。

接著,她又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總之,神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都是為了你們能夠有資格接受他的產業,與其說為了神自己的榮耀,倒不如說是為了拯救你們,為了成全這班在污穢之地受害至深的人,神的心意你們該明白。」從神的話中蕭然明白了,中國的法律是維護中共統治的,「宗教信仰自由」是騙人的鬼話。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信神走人生正道必然會遭到法律的制裁、被抓坐監。但神也是藉著這個環境讓她看透中共的邪惡實質,同時藉著這次的經歷,堅固了她對神的信,讓她有勇氣面向正義,衝破黑暗勢力的捆綁與轄制,跟隨神走蒙拯救的道路。明白了這些,蕭然對神有了信心。

衝破牢籠 她歸回神的家中

一天,蕭然聽了一首神話語詩歌:「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何在?……你對下步工作的進展怎麼打算?等著你去牧養的人該有多少?你的任務是否很重?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麼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你到底是怎麼認識被神使用來度過自己不平凡的一生的?你真有心志、有信心活出一個有意義的『虔誠的、事奉神的人』的一生嗎?」蕭然哼唱著這首詩歌,感到自己肩負著神的託付和責任。是啊,現在有多少人在黑暗中苦苦掙扎,沒有來到神的面前,多少人被中共的謠言迷惑,不敢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作為一個信神的人,自己有責任體貼神的心意,在中共惡魔掌權的國家中站立起來,把更多活在黑暗中的人帶到神的面前,安慰神心。所以,後來不管老師怎麼施壓,同學如何歧視,蕭然都堅持信神傳福音。學校告知若再不放棄信神,不交代來學校傳福音姊妹的情況,便將其開除學校。蕭然經過禱告以後,做出了人生最明智的選擇——就是退學也要信神,於是她「被畢業」了。

她結束了大學生活,成了一個「被畢業」的大學生。當她走出大學校門,望著那蔚藍的天空,感覺自己就像小鳥自由了,再也不受學校的監視了,又可以繼續聚會、傳福音見證神了。(全篇完)

筆者: 中國 蕭然

為您推薦:2019基督教會相聲《「被畢業」的大學生》

分頁閱讀: 1 2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