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在風雨中前行

驕陽似火的夏季,陽光炙烤著大地,樹上的知了懶洋洋地鳴叫著。李陽像往常一樣盡完本分走在路上,回想著離別前孩子稚嫩的臉龐,李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如果不是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她是不會和家人分離而逃離在外獨自住在張姊妹家的。李陽又想到自己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活到了今天,不論中共政府怎樣迫害,她也決不能因膽怯懼怕而放棄敬拜神,失去她做人的根本。李陽抹了抹臉上的淚水,不知不覺走到了張姊妹家。剛進門,張姊妹一臉焦急的樣子,拉著李陽的手說:「你家裡有事,趕緊回家看看吧!」此時李陽的心一下子揪成一團,她急匆匆地收拾好行李踏上了回家的列車。

李陽下了火車快走到家時,碰見一個親戚。她連忙打聽家裡的情況,得知兒子不小心從一樓房頂掉下來了。這個噩耗讓李陽一下子感到五雷轟頂,她恨不得立刻飛到兒子的身邊。李陽邊焦急地趕路邊想:兒子才16歲,從樓頂掉下來,胳膊腿有沒有傷著?會不會摔到頭?……她此時心如刀絞一般,再也不敢往下想了。李陽飛奔回家急切地推開房門,家裡已經來了很多親戚。看到兒子的那一刻,李陽的淚水奪眶而出,她怕兒子看見傷心就趕緊擦乾眼淚。李陽拉著兒子的手安慰道:「孩子別怕,媽媽陪在你身邊。」看著躺在床上的兒子,李陽的心像碎了一樣痛苦極了。孩子看著媽媽傷心的樣子,小聲安慰她:「媽媽,別傷心了!醫生說不要緊,只是腳扭傷了,休息幾天就好了。」聽見這話,李陽懸著的心才放下了。她趕緊在心裡禱告,感謝神保守了兒子。真的若不是神的保守,李陽不敢想像孩子現在成了什麼樣子。這時親戚都開始七嘴八舌地數落她:「你不在家好好照顧孩子,跑出去信什麼神,現在孩子受傷了也有你的責任……」面對這些話,李陽感覺自己的心像被撕裂了一樣痛苦,她感到特別委屈,她何嘗不想好好呆在家裡,讓年幼的孩子在母愛的呵護下健康快樂地成長,可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想要呆在家裡安安穩穩地信神,永遠只是一種夢想,她被迫無奈只能選擇離開這個讓她難以割捨的家。此時李陽的思緒又回到離家前中共政府抓捕她的一幕幕:

那天李陽邊哼唱著神話語詩歌邊洗衣服,心裡正琢磨洗完衣服要給孩子準備晚飯,突然四個警察像惡狼一樣闖進她家,李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心「怦怦」直跳。惡警問她信神的情況,並警告她以後不許再信神。警察離開後,李陽本以為他們就不會再來了。可幾天後的一天夜裡,李陽和孩子們已經睡了,突然聽見有人敲門。李陽急忙穿上衣服去開門,兩名警察闖進來,再一次逼問她是不是在信神,一名警察見問不出什麼,就咬牙切齒地威脅說:「你以為你不說就能逃過去嗎?哼!我們是不會放過你的……」說完就摔門走了。

此時的李陽心裡萬分難受,她不知道自己信神追求走人生正道做錯了什麼,觸犯了國家的哪條法律,為什麼要遭到如此的待遇,警察三天兩頭上門,又是威脅又是恐嚇,李陽看著兩個孩子被嚇得哇哇大哭,心中燃起一股憤怒之火。為什麼無神論政府非要把信神的人斬盡殺絕呢?人民警察外表道貌岸然,卻半夜三更私闖民宅,攪得人心惶惶不敢睡覺。李陽擔心兩個孩子被這夥惡警恐嚇,就趕緊向神禱告,把孩子交託在神的手中,求神保守看顧。可沒過幾天,三個警察又開車來到她家,一個警察出示了「搜查證」後,他們像土匪一樣在房子裡亂翻,不一會兒就把櫃子裡的東西翻得遍地都是,整個屋子一片狼藉。最後他們只搜出一本聖經,警察便氣急敗壞地把李陽推上警車押到派出所,整整一天時間都在審訊、恐嚇,還是沒問出什麼,警察才把李陽放回了家。此後她就成了中共政府重點監視的對象,常常被他們跟蹤。李陽感覺自己就像囚犯一樣,沒有任何人身自由,整天活在恐懼戰兢中擔心隨時被抓捕坐牢。這一切令她氣憤不已,她想吶喊,她想疾呼:這是什麼樣的國家?這是什麼政府?貪污犯罪的不抓、搶劫偷盜的不治,卻專門逼迫、整治信神的好人,為什麼如此黑白顛倒、善惡不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卻被活生生地剝奪了敬拜造物主的權利,李陽不知多少次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訴說心中的苦楚。她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李陽明白了自古真道受逼迫,中共政府一直以來都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它表面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卻殘酷迫害信神之人。這個惡魔不知破壞了多少人的家庭,使多少人有家難歸四處逃離,不能享受家庭的溫暖,它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人們都不要信神,要把神所造的人類永遠控制在它的手中,讓大家都來聽它的、敬拜它,最後與它一同下地獄被神毀滅。但李陽明白不管惡魔再猖狂,它永遠都在神的權下。它越瘋狂逼迫信神的人,越使我們看透它的惡魔本性實質,也讓我們體嘗到神的拯救與愛,認識了神美善的實質,因而更加激發我們真實愛神的心。李陽想到在她最痛苦無助的時候,是全能神拯救了她。受造之物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不論中共政府怎麼逼迫她都不能離開神。但李陽意識到中共政府總這麼逼迫,家裡已經無法再待下去了!想到這些,李陽簡單收拾了幾件衣服就離開了家……

此時李陽坐在床邊,看到孩子的傷並無大礙,再養幾天就完全恢復了。她意識到自己如果再不離開,中共政府肯定會聞訊來抓她。想到這兒,李陽的淚水不由得流了下來,她多麼想呆在家裡照顧孩子啊!但李陽知道,她在家多待一天危險就增加一分,如果再被警察抓進監獄不僅照顧不上孩子,自己也會失去自由,就更談不上盡本分了。李陽想到兒子從房頂上掉下來沒有摔傷,這都是神的保守和看顧,更是神對她們全家的愛與憐憫。李陽不能做一個沒良心的人。她想到神的話說:「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九篇說話》)神的話給了她莫大的信心和鼓勵,即便中共政府千方百計要打垮信神之人,但它只能限制住她的人,卻捆綁不住她親近神的心。李陽也感受到神一直在她的身邊帶領她,加給她力量。她想到神為拯救人兩次道成肉身都遭到執政掌權者的迫害、追捕,但神拯救人的工作沒有受到任何攔阻。此時她的心裡有了信心,她已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要把神拯救人的心意傳達給更多的人,盡好自己的本分滿足神。

想到這裡,李陽收拾好行李,她叮囑兒子和女兒:「警察可能隨時會來抓捕媽媽,媽媽不能在家呆了。還有許多人不知道神來救人了,媽媽要去把神拯救人的好消息傳給更多的人。媽媽走後你們要聽爸爸的話,不論遇到什麼難處心裡多依靠全能神,全能神就是咱們的靠山!」兒子坐在一邊默默地流淚,女兒聽到這話擦著眼淚抽泣著說:「媽媽,你呆在家裡太危險,那你放心地走吧,在外面好好盡本分,我們有神的保守什麼也不怕。」李陽看著孩子臉上表露出的堅強,她心裡感到幾分欣慰。感到孩子長大了,變得堅強了,也懂得理解她了。她更知道前方的道路一定有神的帶領與引導,孩子會在神的保守看顧中長大。李陽拿著行李快速走出家門。

一路上,李陽的心一刻都不敢離開全能神,坐上長途車後,李陽回想著和孩子分別的那一幕眼淚又撲簌簌地掉下來。此時李陽想起了一首經歷詩歌:「信神到如今,終得見光明。歷經坎坷路,逼迫加患難。甜酸和苦辣,淚流滿衣襟。多少個夜晚,祈禱難入眠。世界棄絕你,親友也遠離。終日奔波苦,無枕頭安息。名譽有自由,哪裡有人權?我恨透撒但!何時得伸冤?這世界的黑暗邪惡,更激起我尋求人生光明。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鐵心跟隨到底。……」(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鐵心跟隨神》)李陽的心倍受激勵。

她想到自己離開家這幾年來,享受弟兄姊妹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太多了。雖然不是一家人,但卻讓她感到無比的溫暖。更多的是這一路走過來,使她認識到神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人類,讓人能憑著神的話語活著,找到真正的人生,能夠脫離撒但的苦害和踐踏,走上人生正道,心靈裡享受到真正的幸福和平安。經歷了這些痛苦患難,使她跟隨神的毅力更加堅強。她也在這幾年中看到,雖然中共政府沒有停止過對信神之人的迫害,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還是傳遍了中華大陸的每一個角落,更傳遍了整個世界。越來越多的人都被神的話語吸引,歸回到了全能神面前,神的話語就是真理,彰顯著神的權柄高於一切,任何的敵勢力都攔阻不了神的作工,更阻擋不住每個人信神、跟隨神的腳步!

張秀麗

苦境中展現出頑強的生命力《窗外寒梅》基督徒的得勝見證 預告片

延伸閱讀

進天國的條件(一) 自從我信主以後,就常常跟著帶領、同工出去傳福音,扶持弟兄姊妹。不管中共政府怎樣迫害我,也不管親戚鄰居怎麼譏笑、嘲諷我,我都未停止過傳福音的腳步。因為我相信只要堅持為主作工、傳揚福音,以後就能得著主給我...
進天國的條件(二) 在經歷中我體會到,人的確被撒但敗壞太深,不是經歷一兩次刑罰審判就能完全達到性情變化的。一段時間後,我到教會的福音小組去盡傳福音的本分,這下我們傳福音的範圍更廣了,面對的人也更多一些了。我在傳福音的過程...
神的審判是我生命的財富 自從我接受主耶穌的救恩以後,得到主的很多恩典,為此我大發熱心傳福音見證主的救恩。因牧師也常對我說:「我們不能白白享受主的恩典,得還報主愛,成為一個事奉神的人。」我問牧師:「怎麼做才能成為一個事奉神的人...
等 待 「滴答、滴答、滴答……」掛在牆上的時鐘裡傳來秒針旋轉跳動的聲音,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平日裡時鐘令人毫不在意的跳動聲,現在竟搞得歐陽心神不寧。他靠坐在椅子上,雙眼盯著電腦的屏幕,手裡握著剛剛摘下來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