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當代的法利賽人?

我小時候就跟著媽媽信了主耶穌,從小到大,無論是颳風下雨,媽媽都會帶著我去教會,主也給了我們豐豐富富的恩典。結婚後,我依然不間斷去教會。

一天,我給媽媽打電話時,媽媽告訴我:「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他帶來了新工作,取了新名,我們以後要禱告全能神的名。」媽媽還跟我見證了很多神的末世作工的細節內容。聽了媽媽的話,我心想:媽媽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徒,她一直告訴我,要守住主耶穌的名,現在怎麼會去信全能神呢?再說,如果主耶穌回來了,牧師應該先知道啊,他們怎麼沒告訴我們呢?我心裡有很多疑惑,但又怕萬一主真的回來了,我卻拒絕不接受,不就被主撇棄了嗎?我心裡很矛盾,也一直跟主禱告:「主啊,你真的回來了嗎?如果真是你回來了,求你引導、帶領我,我不願做信你卻棄絕你的人。」為了儘快把事情弄清楚,一個月後,我買好機票回到了娘家。

一天吃過午飯後,媽媽就去機場接從加拿大回來的弟媳了。剛好牧師提著禮品來拜訪媽媽,他剛坐下就告訴我說:「你媽最近信了『東方閃電』,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現在不禱告主耶穌的名,而是禱告全能神的名,主給了你們那麼多恩典,你媽卻背叛主,這是離道反教啊!」牧師還說了很多抵擋褻瀆全能神的話,我在旁邊沒吱聲,心想:事情還挺嚴重的,牧師可是主的僕人,應該比我們明白呀!媽媽要是信錯了可怎麼辦呀,等媽媽回來我一定要好好問清楚。牧師走的時候還叮囑我說:「你這次回來,一定要好好勸勸你媽,叫她千萬不要去信『東方閃電』了。」

媽媽回來後,我迫不及待地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媽媽說:「這幾年我看到教會同工之間勾心鬥角,牧師講道也都是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絲毫供應不了我們的生命,我靈裡很乾渴,就出去找了幾間教會,但發現每間教會的光景都大同小異,弟兄姐妹的信心、愛心冷淡,靈裡消極軟弱。在我灰心絕望時,剛好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姐妹,藉著交通,我才明白教會荒涼是聖靈作工轉移了,恩典時代的教會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只有跟上神腳蹤的人才能得到生命活水的供應,獲得聖靈作工。現在神來作新工作了,並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把聖經中的一切奧祕都打開了,從神的話語中我和你爸爸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現在我們天天讀神的話語,享受從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澆灌供應,也恢復了以往對神的信心,感覺信神越來越有路了。我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弟兄姐妹,沒想到牧師知道後,他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帶著長老、執事來攪擾我,叫我不要信全能神,他們還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並封鎖教會不讓我和弟兄姐妹接觸,執事還打電話警告我,如果再給弟兄姐妹傳福音,他們就要報警抓我。」

媽媽拉著我的手對我說:「靜靜,我們不能崇拜牧師,應該順服神,聽神的話。我們信主最大的盼望就是能迎接到主的再來,趁這次回家過年,你一定要好好考察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了媽媽的話,我想到現在臺灣的教會光景也不如以往了,我雖然每個禮拜都去聚會,還參加教會的查經班和婦女團契,但卻沒有什麼收穫,牧師講道沒有亮光,弟兄姐妹的信心和愛心都冷淡了,原來是因為聖靈的作工轉移了。這次見到媽媽,我發現她確實比以往明白了不少真理,於是我答應媽媽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姐妹見面,考察全能神的作工。

吃完晚飯後,媽媽就請來全能神教會的姐妹,姐妹給我交通了有關神名方面的真理。我明白了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他在人中間作工,便用符合本時代的名來代表他要作的工作。就如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這個名是根據神在律法時代所作的工作,以及發表的性情而取的名。到了恩典時代,人都尊主耶穌的名為聖,奉主耶穌的名禱告,就能病得醫治、罪得赦免了,耶穌這個名是根據神在恩典時代所作的救贖工作而取的名。國度時代,神又取了新的名字叫全能神,這個名字也是根據神在末了時代所作的審判工作而取的。我想到聖經啟示錄一章八節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原來神早預言末世他的名叫全能神!

接著我又問姐妹:「牧師、長老常常告訴我們,要警醒等候主來,既然主已經回來了,他們應該帶著弟兄姐妹去尋求考察神的作工,怎麼會抵擋甚至定罪呢?」

姐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

讀神的話

姐妹接著交通說:「神的話語把法利賽人抵擋神的根源、實質說得很清楚,因他們的本性狂妄自大,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也從來不尋求真理,當神來作工時,他們頑固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認為只要不叫彌賽亞的就不是基督,即使知道主耶穌發表的是真理,但他們一點尋求的心也沒有,反而處處抓主耶穌的把柄,還帶領猶太百姓一起否認基督、定罪基督,把猶太教的百姓都帶到了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道路,使人都成了撒但的幫凶和傀儡。末世全能神來了,發表了數百萬字的真理,作末世審判的工作,同樣遭到了宗教界首領的抵擋和定罪,他們跟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也是憑狂妄的撒但本性,頑固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認為凡是不叫主耶穌,不是駕著白雲來的就不是神,他們也不帶領弟兄姐妹尋求考察真道,還抵擋、定罪神的工作,甚至把基督重釘十字架,他們走的就是法利賽人的道路,從中看到他們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撒但本性。如果我們信神不注重聽神的聲音,聽到神的聲音也不尋求考察真道,就很容易隨從牧師長老抵擋神,最終錯失神拯救人的機會,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齒。」

聽了姐妹的交通,我才對牧師長老抵擋神的撒但本性有了一些認識。我又想到法利賽人祖祖輩輩信神,熟讀聖經,又有外表的敬虔,當初的猶太教百姓就是被他們的外表所迷惑,因盲目聽話、崇拜而隨從法利賽人抵擋、定罪主耶穌,最終觸犯了神的性情。想到自己也總認為牧師是神學院畢業的,他們事奉主、為主作工,是主的僕人,應該比我們認識神,主來了他們應該先接受,然後告訴我們。現在才知道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其實他們是不喜愛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看到自己沒有真理不會分辨人,盲目崇拜人就容易受人迷惑,我差點就受牧師的誤導,斷送了自己,還險些攔阻媽媽接受真道。

聚會結束後,姐妹給了我一本神話語書籍,並告訴我:「神末世道成肉身主要就是藉著發表真理審判人、潔淨人、拯救人,凡聽見主再來的聲音能尋求接受的,就是聰明童女與主一同赴筵席了,這也正應驗了主耶穌說的:『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10:27)我們要做聰明的童女,就得多讀全能神的話語。」之後我每天如飢似渴地看神的話語,和弟兄姐妹交通分享。我逐漸明白了神作三步作工的關係,雖然每個時代神的名、神的作工不同,但三步作工緊緊相連,都是一位神作的。我也明白了媽媽接受全能神的作工,禱告全能神的名,並不是離道反教,而是跟上了神的作工步伐。藉著讀神的話語,我以往信主時的很多困惑也得到了解決,我認定全能神的作工就是主耶穌的顯現作工。後來我弟媳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心裡高興極了,能迎接到主的再來,這是我的福氣,也是神恩待了我。

一個月後我回到了臺灣。一天我打電話給媽媽,媽媽告訴我她之前教堂的執事經常打電話到家裡,恐嚇威脅她,後來媽媽迫不得已,以照顧外婆的名義離開了家鄉,以防教堂的牧師執事報警抓人。聽到這些,我很氣憤,同時對牧師長老抵擋神與神敵的本性看得更清楚了。

回臺灣不久,我也很快就聯繫到了當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姐妹,藉著和弟兄姐妹一起聚會,我逐漸明白了神的心意,看到很多主內的弟兄姐妹還活在黑暗中,在苦盼主的再來,我就想把盼望主來、真心信主的弟兄姐妹帶到神的面前,安慰神的心。

之後我聯繫到以前一起聚會的一個弟兄,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沒想到弟兄說:「『東方閃電』的道講得很高,牧師說我們身量小,讓我們不聽、不看、不接觸。」他就以這為理由,拒絕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過了幾天,我又給一個姐妹傳福音,當時姐妹聽後直說這道好、有真理,沒想到她過後卻給牧師打了電話。隔天這個姐妹把我騙到教會,被牧師帶進辦公室後,只見傳道、牧師、師母、執事、組長等七人圍著我,他們每個人都拿著聖經,把我圍在中間,像審問犯人一樣逼問我是不是接受了「東方閃電」?面對這些人,我有些膽怯,心裡默默地跟神禱告:「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面對這麼多人的圍攻我很害怕,求你帶領我,保守我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時時和他有親近,安靜來到他面前,一時一刻別錯過,隨時都有功課學。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神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今天我臨到這個環境也有神的許可,神要檢驗我對神是否有真實的信,能否在眾人圍攻時為神作見證。明白這些後,我不再害怕這個環境了,能坦然去面對了。

接著牧師、執事凶神惡煞地問我:「誰給你傳的福音?誰讓你來教會偷我們的羊?不管誰來教會偷羊,我絕對不會放過她。」他們還說了很多褻瀆、定罪神的話。我實在聽不下去了,就反駁說:「『東方閃電』是主耶穌的顯現作工,這正應驗了:『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面對主的顯現你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說我來偷羊,哪隻羊是你們的?我們都是主的羊。今天我把主耶穌再來的好消息,告訴給苦盼主來的弟兄姊妹,有什麼不對嗎?你們這樣攔阻人考察真道,剝奪人考察真道的權利,這樣做合乎主的心意嗎?」

牧師見我不妥協,臉色更加難看,又接著說:「你別再信了,趕緊回頭吧!你看XX姐妹就是信了『東方閃電』,人都不正常了。」我想:這不是胡說八道嗎?這個姐妹為人正直善良,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而且姐妹現在好好的,我沒想到牧師為了攔阻我信全能神,居然還作假見證,明目張膽地散佈謊言,難道他們就不怕觸犯神的性情嗎?於是我對牧師說:「聖經上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太7:1)你們隨意論斷、定罪人,這合乎主的心意嗎?姐妹根本就不像你們所說的那樣,你們為什麼說謊,給人編造謠言呢?這是在遵守主的教導嗎?」後來我看到他們滿口論斷加褻瀆,我想到主耶穌說:「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牠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太7:6)看到他們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態度,我知道跟他們說再多也沒有用。於是我對牧師說:「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我要回去了。」牧師警告我說:「不許再來這裡偷羊,再不悔改,你會下地獄的!」我說:「我下不下地獄,不是你說了算,是神說了算。」牧師氣急敗壞地吼道:「以後教會不歡迎你來,我們要開除你。」我心想:現在教堂裡一點聖靈作工也沒有,你們還為所欲為,一點敬畏神的心都沒有,把教堂都變成賊窩了,你們就是留我,我也不願再跟著你們這些假牧人了,於是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教會。

牧師

回到家後,我的心還是無法平靜。以往我對牧師他們很尊重,認為他們是帶領教會、為主作工的人。今天,因著我傳福音,他們就把我趕出教會,還詛咒我。回想今天牧師的嘴臉,我越想越覺得難受,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恨傳全能神福音的人。到晚上聚會的時候,我把事情的經過和心裡的困惑告訴了弟兄姐妹,一個姐妹給我分享了一段全能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讀完神的話語,姊妹交通說:「神的話語把宗教界牧師、長老們抵擋神的實質揭示出來了。他們雖口裡信神,卻只信仰天上渺茫的神,絲毫不尋求真理,更不實行主的話。當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他們時,他們不僅不存著尋求的心來考察神的作工,還瘋狂地定罪、褻瀆全能神,甚至打著保護群羊的旗號封鎖教會,他們與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飯碗,害怕沒有人給他們奉獻錢財了,沒有人高看追隨他們了,就採取各種手段抵擋定罪全能神,甚至竭力攪擾、攔阻信徒考察真道。他們就是想在宗教界搞獨立王國,把神的『羊』霸為己有,所以他們特別仇恨全能神,仇恨傳揚見證全能神的人。這些宗教牧師、首領和當初定罪、抵擋主耶穌的猶太法利賽人一樣,都是仇恨神、與神為敵的敵基督,是踐踏人、吞吃人靈魂的惡魔,是地道的惡僕、凶惡的園戶。就如主耶穌定罪法利賽人說的:『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他們斷送了人蒙拯救的機會,嚴重地觸犯了神的性情,必然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

聽完了姐妹的交通,我心裡平靜了很多,通過這次的經歷我看清了他們假冒為善的面目。回想之前媽媽每年都會奉獻幾千塊錢的人民幣,所以他們常常會為我們禱告,也常常會買禮物去關心媽媽。當媽媽跟隨了全能神,他們的醜惡嘴臉就完全暴露出來了,不僅常常去攪擾媽媽,讓媽媽放棄真道,當看到媽媽給教會的弟兄姐妹見證主的顯現作工時,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竟然想充當中共的爪牙報警抓捕媽媽,這些行為不就是猶大嗎?不是撒但的幫凶嗎?神的末世作工太智慧了,藉此顯明山羊、綿羊、善僕、惡僕,作各從其類的工作,同時讓我們看到這些牧師長老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

後來我聽一個姐妹說,我被牧師開除出了教會,他還在教會裡公布我的名字,讓所有認識我的人都棄絕我,不准和我接觸,並且加大力度抵制「東方閃電」。有幾次我在路上遇到以前教會裡的姐妹,她們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不敢接近我。我為這些弟兄姐妹感到惋惜,她們信神把牧師當成了心中的偶像,把順服牧師當成是順服神,聽見真理也不去尋求考察,只聽信牧師長老的謠言鬼話,結果錯過了神最後一次拯救人的機會。

通過這次的經歷,讓我看清了這些牧師長老假冒為善、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實質,我不再受他們外表的假象所迷惑了。現在的我要多看神的話語、多裝備真理,把神的救恩見證給那些受謊言蒙蔽的弟兄姊妹,讓他們也能回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感謝全能神!

筆者:台灣 靜靜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攔阻我歸向神的絆腳石沒有了 上中學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一個教會舉辦的生日會,知道了主耶穌的福音。過後我參加教會裡舉辦的學生團契、查經班,慢慢地從心裡承認了主耶穌就是我生命的主,並抽出一些時間在教會裡作一些事奉的工作,...
拜偶像真的能保平安嗎?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商人家庭,從我記事起,媽媽就開始拜觀音菩薩。剛開始只是到了觀音生日的時候,和街坊鄰居一起包車去我們當地的名山進香,有時候一年要去兩三次。在我十歲那年,媽媽和街坊一起包車將我和弟弟帶去...
瞬間的毀滅 在2008年5月12日的大地震中,有一個鄉鎮完全消失了,它就是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這件事因為政府封鎖消息,所以鮮為人知。 清平鄉位於重災區綿竹市漢旺鎮的西北方向,坐落在深山裡,地震前,那裡空氣新鮮、...
我找到了正義、光明、真理掌權的真正的家... 我是一名黨員,23歲時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入黨三十年來,生性耿直的我在這個社會中被打壓,被排擠、棄絕,導致我身心受到嚴重挫傷,幸虧全能神拯救了我,才使我走出黑暗,得見光明,找到了正義、光明、真理掌權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