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話」解鄰里之间的矛盾

最近我和朋友重新搬了一個新家。新家一共三層,房東不和我們住一起,同租的住戶看上去都還比較和藹可親,幾天相處下來,大家相處的也其樂融融。看到新家的環境和這些新鄰居,我感到很滿意,從心裡喜歡上這裡。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我苦悶不已。

一天下班回到家,阿姨告訴我,二樓搬來兩個新住戶。聽到這一消息,我也沒有多想,和新鄰居打完招呼,就回到自己的房間。第二天起來後,發現我平時在閣樓工作的地方竟被新鄰居佔用了。想到前兩天阿姨看我喜靜,還幫我找了一張小桌子擺在閣樓,讓我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在閣樓工作。可是現在小桌子上放著新鄰居的電腦,沒有了我的容身之地。正在我不知怎麼辦時,新鄰居也從樓下上來了,她看見我熱情地打招呼,客氣地說:「你也來這裡嗎?這裡能呆下兩個人,你坐這邊吧!」說著還給我挪了一塊地。看到這一幕,我臉上雖然還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心裡卻已經一百個、一千個不滿,心想:「你這人怎麼回事,這是別人的地方,你給霸佔了,現在倒反客為主,怎麼這麼沒理智啊!」生氣的我匆匆回了房間。

回到房間後,我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怨氣,和朋友一個勁兒地抱怨新鄰居怎麼不好。發完一通牢騷,朋友提醒我:「臨到這事也有神的美意,咱們看不透先順服下來,不要以口犯罪。」朋友的話提醒了我,於是我向神禱告,把自己臨到的事和神說。禱告完突然想到朋友說的讓我去地下室找個地方的建議。想著手上還有急著要趕的文案,也只能這樣了。於是我不情願地抱著電腦下了樓。

感謝神,在地下室我還真找到一個隔間,在最裡面,比較隱祕,也比較安靜,居然還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看到這些我轉悲為喜,一天下來安安靜靜,工作也順利地完成了。接下來的三天我除了吃飯、休息都在地下室呆著。朋友看到地下室很暗,就讓我回房間,並讓我學會適應環境。想到自己寫東西的時候旁邊若有人說話就什麼都寫不出來,就拒絕了朋友的建議,並做好了在地下室安營紮寨的準備,甚至想著這次我把所有東西都放在這,應該不會有人佔用了吧!誰知第三天下午,我突然感到身體非常得不適。原來封閉的地下室空氣不流通,加上燈光異常地刺眼,三天下來,頭腦昏脹地就像要爆炸一樣,眼睛也特別地疼。無奈我只好重新回到房間。

由於朋友在房間總是忙這忙那,我實在安靜不下來,有時幾個小時都寫不出來一個字,特別耽誤工作進度。看看自己的處境,搬新家的喜悅一下子都消失殆盡了,心裡還對二樓的新鄰居不滿極了。覺得自己現在受這些苦都是她造成的,要不是她「霸佔」了我的地方,我也不用這樣狼狽地到處跑。為了能儘快完成手上的工作,我無可奈何地又回到了閣樓。

新鄰居看到我回來,應該也意識到是自己佔了我的地方,就主動搬到靠門的位置,把原來的位置還給了我。看到新鄰居的舉動,我心裡又有點自責。新鄰居也沒做什麼傷害我的事,不就是用了我的地方嗎,再說新鄰居又不知道……

胡亂想了一通,我就開始埋頭工作了。可沒過多久,就聽見新鄰居開始說話。我這才知道,原來新鄰居的工作是在網上,她和她的同事們都是用聊天工具聯繫。聽著新鄰居一直處在通話狀態,聲音還特別大。我忍不住地提醒新鄰居,「你能用耳機嗎?」「你能小聲點嗎?」雖然新鄰居也不好意思地接受了,但是她還是一直處在通話狀態,有時她會一直說話,有時她會突然冒出一兩句話,我這邊可能正有思路,常常被她突然一開口說話,驚得什麼都沒了。

幾天下來,這樣的情況讓我更加鬱悶了。發展到後來,我簡直不能聽見新鄰居說話,有時一下午她一直在說話,我什麼都寫不出來只能坐著生悶氣;有時我甚至想大聲地訓斥她,趕她下樓,但礙於情面又不能爆發。一天,我在廚房碰到了另一位新鄰居,從她口中得知新鄰居在工作中遇到一些難處,前兩天還被領導訓斥了,這幾天心情挺不好的。聽到這一消息,我就更不好甩臉給新鄰居看了,可是想到自己一天天被吵得安靜不下來,工作進度嚴重受到影響,瞬間心情苦悶到了極點。

痛苦無路中我只有再次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面對現在這個環境,我的心特別受影響,一點也安靜不下來,我心裡很抵觸這個環境,不能順服下來。神啊,雖然理論上我也知道,環境臨到都有神的美意,每天臨到什麼人事物也都是神擺設的,但是面對現在的環境,我卻不知道自己要怎麼經歷?求神幫助我、帶領我。」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心若真安靜在神的面前,那就不受外界任何事攪擾,不被任何人、事、物佔有。若在這方面有進入,那些消極的情形或人的觀念、處世哲學、人與人的不正常關係、心思意念等等一切反面的東西自然而然就消失了。」「如果你無論做什麼心都安靜在神面前,那你就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無論做什麼心總安靜在神面前,你的心是在親近神,這證明你是安靜在神面前的人。

神的話讓我躁動的心有了點方向。想到朋友總是讓我適應環境,可我總以適應不了為由,一次次推脫神擺設的環境。看了神的話才知道,原來人的心只要是安靜在神面前的,就能不受外界一切人事物的影響。不管別人怎麼吵鬧、嬉戲,只要自己的心是安靜在神面前的,就能不受攪擾。現在我適應不了這個環境,身邊有一點聲音,都會煩亂不安,其實問題都是出在自己身上。想想也是,人又不是活在真空裡,哪能沒有一點動靜、響聲呢?自己適應環境的能力這麼差,總不能讓所有人都遷就自己吧!這不是太沒有理性、太霸道了嘛!

再想想這幾天,自從新鄰居入住,引發的這一系列事端,我從一開始就沒有安靜下來尋求神的心意,順服的功課更是扔在一邊。而且在此過程中,我對新鄰居流露了太多惡毒、自私的東西。閣樓本來就是公有領域,不是我的私人財產,任何一個房客都有使用的權利。可在我心裡卻將閣樓據為己有,明明是我霸佔了公有領域,卻還說新鄰居霸佔了我的地方。原來沒有理智、不可理喻的是我,而不是新鄰居;另外,自己人性太次、自私卑鄙的本性也在這個環境中暴露出來。新鄰居工作中遇到難處,她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呆著,也是人之常情。要是我臨到這事,也會想遠離人群一個人靜靜。可我卻不會體諒人,只想到自己,不顧她的感受、也不體諒她的軟弱。我們獨處幾天,我明明知道她的難處,卻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給她,甚至當她和我說話的時候,我還不想搭理她,看到自己真是沒有一點人性。別說新鄰居還沒得罪我,就是真得罪我,神還讓我們饒恕人七十個七次呢,(參閱太18:22)可我卻把神的話都當成了耳旁風,一點也沒實行,哪有一點基督徒的樣式啊!自己所活出的就是個不信派。看到以弗所書4章2節說:「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對照自己,這些我都不具備,我這才意識到這個環境真是自己的需要。

明白這些後,我再次和神作了一個禱告,只是這次我不再向神抱怨,而是把自己悖逆不能順服的真實情形向神訴說,並祈求神的幫助,幫助我將心安靜下來、順服下來。禱告後,我有意識地找了相關的神話語來讀,看到神的話說:「人若不能安靜在神面前,來一個人就能把你的心吸引走,別人說話能把你的心吸引走,別人做事也能把你的心帶走,那你就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先從禱告這方面開始著手,安靜在神面前禱告最有果效,然後就是吃喝神的話,在神的話上能揣摩出亮光來,能找著實行的路,知道神說話的目的是什麼,領受得不偏左右。在平時心能正常地親近神,能思念神的愛,揣摩神的話,不受外面事物攪擾。當你的心安靜到一定程度時能達到靜念,無論在什麼環境裡,裡面思念神的愛,裡面真實地親近神,到最後達到一個地步心裡發出讚美,甚至比禱告還好,這是有一定身量了。

我就主動按神的話操練實行,禱告時操練把臨到的實際難處向神交託,安靜神面前和神說心裡話;心安靜不下來的時候,就聽聽讚美神的詩歌、讀讀神的話,不知不覺躁動的心就有點安靜了;這時再把自己需要完成的工作帶到神面前禱告,在難處中尋求神的帶領、開啟與光照。慢慢地,新鄰居再通話時,也不覺得太吵了,雖然身邊一直有人在說話,但是心感覺沒怎麼受影響,自己的思路也沒有被打斷。我體嘗到了操練把心安靜在神面前的甜頭了。

神的話說:「一切靈生活都是藉著安靜在神面前達到的。」我知道接下來肯定還會臨到不合自己意的環境,我也不一定能完全適應下來,但是有了神話語的帶領與引導,我就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和路途,相信只要有意識操練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就一定能夠解決;另外,我也知道了神其實一直都在我身邊帶領我,神是我隨時的依靠與幫助,有神在,那些顧慮、難處都顯得微不足道了!

筆者:美國 一凡

延伸閱讀

我的舞台,讓神主宰 高考結束後的暑假,偶然間看到「全美街舞大賽」這個節目,從此,我瘋狂的迷戀上了街舞。於是,大學伊始,我就報名參加了校街社團,並開始沒日沒夜的學習跳舞。聽身邊跳舞的朋友常說:「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所...
【基督徒真實經歷】一場罕見病,帶來的意外收穫!(下)... 在養病的大半年裡,小英每天除了熬藥、喝藥、正常生活以外,就是聚會、讀神的話。一天,小英看到神的話說:「科學是什麼?科學說白了就是對人好奇的事、人不知道的事、神沒告訴給人的事,人所探索的奧祕的一種想像或...
那一夜,非同尋常…… 雨後的夜,顯得格外寧靜。緊急的剎車聲打破了寧靜的夜晚,幾輛警車直接開到張明家門外,十幾個持槍的武警、特警、便衣,訓練有素地跳下警車,直接闖進了小院。不一會兒,警察從屋裡連推帶搡地把張明和妻子王雲押了出...
霧霾之中憶神愛 吃過晚飯,我打開電視,正趕上預報天氣。中國地圖一出現,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東、山西等地都顯示有不同程度的霧霾。尤其在河北中南部,河南大部、山西的中西部等地區預報有重度的霧霾。預報天氣的播音員還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