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血淚史(下) 四個月後的一天,我正在娘家吃中午飯,突然來了兩個警察,他們進家就命令我跟他們走一趟!我怕連累父母,就放下碗鎮定地說:「我跟你們走。」到了鎮派出所,我丈夫,小叔子也隨後去了,幾個警察就教唆親人勸我歸到三...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下) 到了2008年奧運會期間,中共政府對全能神教會的逼迫也更加瘋狂,它們妄圖取締神的作工,在各個公路關卡不僅增加警力,有的還配備武警,荷槍實彈查車查貨,全國上下都籠罩著陰森恐怖的氣氛。這樣惡劣的環境、嚴峻...
逼迫中神的話顯權柄威力 我叫李艷,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的信徒。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信全能神後,我積極聚會、傳福音,但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卻遭到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第一次拘留了10天,第二次經歷了中共政府的洗腦...
打開枷鎖 打開枷鎖(上) 我為主作工十幾年,原來我總認為自己為事奉主而放棄了屬世的享受,是真實信主跟隨主的人。沒想到當全能神來作新工作時,我因為崇拜牧師、長老,成了一個抵擋神的罪魁;也因著跟隨牧師、長老,後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