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我因信全能神在勞教所裡倍受歧視、迫害(二)... 2月的一天下午,黃中隊長又把我叫到值班處逼著我寫「三書」,因我還是不寫,他們又讓我在罰分單、延期書上簽名,我沒有多想就簽了。一次軍訓集合時,鄧中隊長站在講台上說:「現在全體學員回班上去,看看自己的被子...
安徽省阜陽市全能神教會七名基督徒被無辜抓捕至今仍被羈押... 2016年3月6日約凌晨2點鐘,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秦萌朝(男,20多歲,安徽省阜陽市人)、王帥帥(男,26歲,安徽省亳州市利辛縣人)、關振(男,24歲,安徽省阜陽市太和縣人)、王獻法(男,年齡未知,安...
因中共迫害使我們一家人骨肉分離(二)... 惡警走後,我拖著沉重的腳步上樓,看到二三樓每個房間都抄遍了,整個家被翻了個底朝天!我忍痛下樓想關大門,可大門已變形關不上了,我轉回屋裡,見兩個小孫女蜷縮在床上瑟瑟發抖,又想到小兒子信神不久,身量還小,...
中秋夜晚的「宴席」 夕陽西下,王林離開了聚會點,匆匆回到租房處。剛走到房東家大門口就聽到屋裡人聲嘈雜。他微微一愣放慢了腳步,小心翼翼地側耳傾聽,確定無人談論有關信神的事,他才慢慢地推開了房門。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他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