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越過婆媳之間的鴻溝?

從我記事起,就常聽母親說,她和奶奶時常因為一點小事而吵架。當時我並沒有在意,因我覺得那是上一代人的事,我們這一代人絕對不會這樣。長大後,經常聽到身邊的人談論婆媳不合的話題,並且我也親眼目睹了一些這樣的事,但我覺得彼此之間多包容一點不就沒事了嗎?直到我親身經歷後,才體會到婆媳之間的矛盾確實是一道難以越過的鴻溝!
如何越過婆媳之間的鴻溝?

2006年,我找了一個外地的男朋友,正準備結婚時,卻遭到了雙方父母的反對。雙方老人都覺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才名正言順,而我們這樁婚姻根本就沒有媒人。而且村裡的人都說婆婆就只有一個兒子,幹嘛娶個外地媳婦?外地媳婦不可靠也沒有本地的媳婦好。為此婆婆就更不願意讓我嫁過去了。可因我和丈夫執意要在一起,雙方父母就勉強答應了我們的婚事。婚前,母親就提醒我說以後我和婆婆的關係不好相處,但我想,丈夫是家裡的獨生子,婆婆看在他兒子的份上應該不會為難我的。

婚後,雖然公婆不喜歡我,但我受「不吃那口窩窩頭,也要爭那一口氣」的思想支配,決心要做個好媳婦來得到他們的認可。因著南北兩地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不同,我就努力地適應他們的生活,學他們當地的語言、吃自己不愛吃的米飯,按著他們的口味炒菜。為了搞好婆媳關係,我幹家務活特別勤快。一看到婆婆煮飯,我就忙著燒火、洗菜。可不管我怎麼忙碌,婆婆始終沒給我個好臉,還常常對我挑三揀四,看我幹活慢了,就走過來,很不耐煩地說:「走!走!走!我來!」我去洗毛毯,婆婆看不順眼,對丈夫說:「都不知道套個被套用,就是不如本地的媳婦!」一次,婆婆當面說我:「你就是奔著我們家的房子來的。」我聽了心裡特別難受,但是為了不為難丈夫我就默默地忍受了。2007年,兒子出生了,我心想: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給你們生了孫子的份上,應該會對我好點了吧!可事實並非我想像的那樣。因著兒子常常白天鬧,晚上哭,婆婆就說:「就因為你是外地的,老是要我幫你帶孩子,弄得我煩死了。不像本地媳婦,可以回娘家住一住,雙方換著帶一帶。」聽到這話我氣得好想和婆婆大吵一架,可我知道這只會加劇婆媳間的矛盾,無奈之下,我只好打掉牙往肚子裡咽——忍了!

2008年正月,我對婆婆說:「媽,我想帶著孩子回娘家看看。」婆婆說:「你看人家XX嫁過來多少年了,也沒回過一趟娘家,哪像你剛嫁過來就要回娘家。」我立刻反駁道:「不讓我回娘家也可以,那你幫我帶孩子,我和你兒子一起去打工!」婆婆不同意。我生氣地說:「說什麼你都不同意,我已經受夠了,這一次我不會再聽你的了!你不同意,我也要回娘家!」婆婆也生氣地說:「既然你那麼喜歡回娘家,那你就在娘家住著,不要回來了!」聽到婆婆說了這樣的話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心想: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不回來了,省得回來還得受你的氣!我當天就氣呼呼地走了。在娘家住了幾個月後,丈夫來接我,我賭氣不肯回去。大約在臘月二十左右,丈夫又來接我和孩子回家過年,見我還是不願回家,一向有淚不輕彈的他竟在我面前落淚了。臨走前,在牆上給我留下三個字「我恨你!」面對我們夫妻感情的破裂,我悲痛欲絕,在心中恨透了婆婆,為此我整天以淚洗面。後來,通過丈夫與我電話協商,我們決定把孩子送回婆家,兩人到外面打工。雖然這瀕臨破裂的婚姻被挽救了回來,可我和丈夫之間好像隔了層什麼,都互相防備著。我和婆婆之間的怨恨也從未消除,每當我回去看孩子時,見到婆婆就像見到了陌生人一樣。此時,我才深深地體會到了周圍人活在婆媳矛盾中的痛苦。一天,我打開網絡,才知道婆媳矛盾不是哪一個社會、哪一個時代才有的產物,而是人的家庭生活中一直難以解決的一大難題。聽著一個個婆媳之間的故事,看著一個個家庭悲劇的上演,我不禁感嘆:以往的我實在太不自量力,社會上比我閱歷豐富、有頭腦的人比比皆是,她們都無法擺脫婆媳矛盾的狀況,我又怎能憑著自己的能力越過這道「婆媳不合」的鴻溝呢?

2011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並常常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在教會中,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和睦相處、彼此相愛,即使有時流露敗壞,但能彼此敞開心,對照神的話認識自己,並能從中找到性情變化的路途,我的心靈也得到了釋放。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敗壞了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種病毒不斷發展,猶如瘟疫一樣到處蔓延,就人與人之間足可看見人身上的病菌有多少。神在這樣一個封閉極其嚴密的病毒之地開展工作是極其不易的,人的性格,人的生活習慣,人的作風,人的所有一切生活中所表現的,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破爛不堪……所以越是敗壞深的地方的人,人際關係越不正常。人與人勾心鬥角,互相暗算、殘殺,似乎是一個人吃人的鬼城,就這樣一個令人惶恐不安的、幽魂到處橫行的地方要開展神的工作簡直是難上加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六)》)神的話把人類生存的現狀都給揭示了出來,幾千年來的封建思想與落後的封建習俗侵擾著人的心,導致人活在了撒但的敗壞中,人與人的關係都不正常,我和婆婆正是其中的受害者。婆婆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送上門的媳婦不值錢」等封建思想的毒害,覺得娶媳婦沒有媒人說媒,就是名不正言不順,加上村裡的人也都是受這樣的封建舊思想的捆綁、束縛,導致婆婆覺得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便認為是我給她加添的痛苦,所以就對我產生偏見,不願接納我這個外地媳婦。而我從外地嫁到婆婆家,放棄了自己原來的生活習慣與喜好來適應婆家的生活,雖然心裡很委屈,但受「不吃那口窩窩頭,也要爭那一口氣」的思想觀點支配,一心要改變婆婆對我的態度,便活在了勾心鬥角與「賭氣」中,成了地道的怨婦,導致丈夫像「夾心餅」一樣左右為難,家庭關係也陷入了僵局。此時我才明白,原來導致我和婆婆關係惡化的根源是撒但灌輸給人的這些思想觀點。明白了這些後,我對婆婆的怨恨就放下了一些,也願意去包容、擔量婆婆了。

幾個月後,我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丈夫,丈夫高興地接受了。從此我們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神的話,漸漸地我和丈夫的關係又和好如初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話語達到的果效,從心裡感謝神對我們的拯救。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神不願看到人類活在撒但的網羅中被撒但殘害,神要拯救人脫離撒但的踐踏和殘害,讓人活在神的祝福中,享受神帶給人的幸福生活。這時我想到了應該給婆婆傳福音,可是想到以往我們之間有那麼多的矛盾,我給她傳福音,她能接受嗎?哎,算了,還是不給她傳了,可轉念又一想:如果我不把福音傳給婆婆,那就是不體貼神的心意,既然神拯救了我,我就得憑良心活著,力所能及地傳福音。於是我給婆婆打了電話,讓她從老家過來。婆婆答應了,我心裡特別開心。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