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裡的曙光

夕陽的餘暉映紅了天邊的晚霞,隨著夕陽的離去,晚霞也逐漸被夜幕吞沒,天慢慢地黑了下來,萬家的燈火都已點亮。天的那邊,一輪殘月在雲層裡時隱時現,往遠處望去,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一家人在一起的說話聲,路上行人很少,只有馬路上汽車的探路燈在飛速前行。

晨陽獨自走在這條坑窪不平的田間小道上,這條道他已經走了六十多年了,祖祖輩輩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家人過著平淡而和美的生活。可自從他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以後,這樣的生活就越來越少了。

自從神在中國作工,中共一直對基督徒實施祕密抓捕。就在幾天前深夜,中共警察突然身著便衣闖入教會帶領林姊妹家,一警察用槍口對著林姊妹,其餘的幾人就在屋裡亂翻一氣,拿走了家裡值錢的東西,把林姊妹也抓走了。教會得知情況後,通知所有信神出名的弟兄姊妹都離家躲避。晨陽常傳福音也比較出名,而且又和帶領家離得近,教會通知在外傳福音的晨陽暫時到張弟兄家躲避一陣。

晨陽回家的目的,就是想拿走自己的神話語書籍,同時也給母親道個別。到了橋頭,他四下望了望,家家戶戶都已關燈休息了,只有他家的燈還在亮著,他恨不得一步跨進家門,又不敢冒然行事。到了門前,隔著門縫往裡看了看,只見母親一人坐在燈下的小凳子上,兩眼一直往外看。他推門進去,母親看到晨陽,吃力地從小凳子上站起身說:「天這麼冷,咋回來這麼晚,吃過飯沒有?」聽了母親的話,晨陽的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母親歲數大,又有多種病,怕母親知道後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壓力,晨陽只能用善意的謊言來安慰母親。夜已經深了,晨陽看著母親睡後,才收拾了衣物和自己的神話語書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家。

天上的殘雲被狂風吹得不見了蹤影,月亮在黑夜的襯托下顯得格外明亮,周圍一片寂靜。晨陽一邊往前趕路,一邊不時地回頭看看自己的村莊,想到以後要遠離親人,長期在外流浪,他心裡不由得有些軟弱,也有些煩躁,心想:在中國信神真難啊!自己的家、自己的村子都不能自由出入,什麼時候才有出頭之日呢?這個想法一冒出來,他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這麼煩躁不就是埋怨神嗎?他想起了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現在該是我們報答神的愛的時候了,雖然我們因著走信神之路經受的譏笑、毀謗以及逼迫不少,但我認為這是有意義的事,是榮耀,不是羞辱,而且不管怎麼樣我們享受的福氣還是不少……」(摘自《路…(二)》

想起這些話,晨陽自己臨到這事是神的許可,這是有意義的事。他心裡感到很溫暖,激動地想:神那麼聖潔、偉大,為了拯救我們來在中國,還遭到中共的追捕、迫害,沒有枕頭安息之地。自己是一個敗壞的人,是接受神的拯救,受點苦算什麼呢?再說今天雖遭受中共的迫害受了些苦,卻體嘗了基督所受的苦,這是榮耀的事,我應該感謝讚美神啊!此時他有了信心,也有了力量。

遠處村莊的雞叫聲打斷了晨陽的沉思,他抬頭又望了一下天空,稀稀拉拉的星星懸掛在空中,月光下,樹枝上的鳥巢雖然經歷了寒風的洗禮,並沒有給它帶來什麼傷害,仍然安然地夾在樹杈上。晨陽抄小道進了張弟兄家,看到屋裡的燈還在亮著就推門進去,張弟兄看到晨陽,便急忙給他做飯,並關心地問長問短。聽到張弟兄也和老母親念叨同樣的話,晨陽心裡熱乎乎的。張弟兄與晨陽只是普通弟兄姊妹的關係,可對自己就像對待家人一樣親。此時晨陽感受到了神愛的溫暖,兩個無親無故的人心靈相通,彼此相愛,只有神能讓人做到這些啊,這樣的愛是發自內心的,任何東西無法替代。

晨陽怕給張弟兄帶來麻煩,執意住進了張弟兄的地窖裡。雖然張弟兄把地窖裡的爛紅芋清理了,但氣味依然很濃,薰得晨陽喘不過氣來。而且地窖的洞口小,他穿一身棉衣進出也非常艱難。為了減少外出排便的次數,晨陽每天都控制飲水量。時間久了,他的嘴開始長泡,嗓子干疼,聲音也變得沙啞,後來甚至不能說話了,與人接觸只能用手比劃或用筆寫。晨陽心裡清楚,這些環境臨到對他是一次大的考驗。他也多次呼求神加給他信心與力量,保守他的心一時一刻不離開神。可同時又擔心自己身量小,經不住這樣的考驗而再次埋怨神。神開啟他想到約伯即使渾身長瘡也不否認神,還能讚美神,此時晨陽才真實地認識到自己身量太幼小,與約伯根本無法相比,但約伯的事蹟給了他戰勝困難的信心。

但是長時間這樣生活,加上對母親的掛念,晨陽還是有些軟弱了,心裡的痛苦讓他感到自己快撐不下去了。在極度的軟弱中,他看到神的話說:「你不要灰心,不要軟弱,神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愛神的心不會加強,對神不會有真正的愛噢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摘自《第四十一篇說話》)神的話使晨陽的心靈得到了極大的安慰,對神的心意也明白了幾分,神就藉著這樣的熬煉造就他的信心和耐心,成全他愛神的心。他就向神禱告說:「神哪,雖然我身量小,對你的心意還不能完全明白,但我願意順服你的主宰與安排……」禱告之後,晨陽的心裡感到很踏實,當他順服下來時,沒過幾天他的病痛全好了,他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也更加有信心經歷這樣的環境了。

元旦後,教會安排晨陽離開本地,去外地傳福音,從地窖上來的晨陽,抬頭看到清晨的太陽已經爬到了樹梢,一股冷風迎面撲來,他並沒有感覺到冷。回想兩個月的地窖生活,他更加體嘗到神對人的愛實實在在,神像母親體諒、愛護自己的孩子一樣,體諒著自己的軟弱,在他肉體受病痛折磨時,神用話語帶領他、安慰他。同時也看清了中共抵擋神的實質,以及中共邪惡卑鄙的魔王本質。若不經歷這件事,自己還會被它愚弄、欺騙,相信它說「宗教信仰自由」「公民合法權益」是真實的,如今親眼看見了中共殘害神選民的窮凶極惡相,才知道它所宣揚的自由、民主都是欺世盜名的謊言,心裡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也堅定了自己跟隨神的意志與信心。

晨陽回頭看了看自己生活了兩個月的地窖,邁步走出張弟兄的家門,迎著初升的太陽,堅定地踏上新的征程。

河南省 站立

相關推薦:
「媽媽,千萬別回家!」
我被迫在地窖裡隱藏了五個月(一)
試煉中禱告神的實行原則

延伸閱讀

中共政府的逼迫使我四處流浪、無處安身(一)... 1991年我信主耶穌後,在家鄉廣傳福音,兩年左右就發展了三百多人,我也成了當地家庭教會的主要帶領。縣統戰部見信徒人數越來越多,就來我家索要教會人員名單。後來,為了能正常聚會,我們向政府申請審批教會證,...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骨肉分離長達九年(一)... 我原是一名汽車司機,常年開貨車跑長途運輸,途中經常會目睹各種各樣的交通事故,幾乎每次出車都能看到兩三起車禍,有時看見那血肉模糊的場面,我就嚇得心驚肉跳。我常常在想:人的生命太脆弱了,人活在世上沒有平安...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
十三年血淚人生,痛苦中天主相伴 我叫王延,今年82歲,出生在中國河北一個非常貧困的家庭。記得小時候,父親因常年有病無法幹活,母親因裹了小腳不能勞動,我們家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十九歲那年,我與一個教友結了婚。我丈夫全家人都信天主,我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