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

從小我就特別愛漂亮,喜歡扎漂亮的辮子,喜歡穿漂亮的衣服,但偏偏我天生就是個胖娃娃,怎麼打扮也沒有其他小朋友好看!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自卑的心裡越來越強烈,常常對著鏡子嘆氣:唉!我怎麼這麼胖呢?皮膚怎麼這麼差呢?我的臉為什麼不長得好看一點呢……

走在街上看見臉蛋好看、皮膚好、身材好的女孩就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尤其是那些明星啊、歌星啊,更是讓我羨慕不已!所以我的筆記本上貼滿了各種美女的照片。為了使自己變得漂亮一點,我也成了美容院、理髮店的常客,一聽人家說什麼美容產品可以讓皮膚變好,我就毫不猶豫的把它買下了;走進理髮店髮型師怎麼說我都言聽計從;走進服裝店,店員說:這衣服你穿起來「氣質」很好,幾乎不會空手而歸;看見哪一種減肥產品廣告打得特別好,馬上就播熱線訂購……幾年下來,我為了漂亮花了太多錢,可是,我的皮膚不但沒好起來,反而越來越差;頭髮折騰的乾枯易斷;減肥藥吃了不少,不但沒瘦還反彈變得更胖;衣櫃滿滿卻不知道哪件衣服適合我……因此,我常常活在痛苦之中,不禁在心裡吶喊:為什麼改變自己這麼難啊?…..

命定

直到有一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福音,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人出生的地點、家庭、人的性別、人的長相、人出生的時辰,哪一樣是由人選擇的?很顯然,人都是『被動』地出生,身不由己地生在了某處、某時、某個家庭,擁有某種長相,身不由己地成了某個家庭的一員,成了某個家族的後代。在人生的第一個關口中,人就沒有選擇權,而是在造物主的安排之下生在了固定的背景之下,有了特定的家庭、性別、長相,也有了與人的一生息息相關的生日時辰。 …….人常常奢望如果下次投胎一定要生在一個顯赫的家庭,若是女人長得像白雪公主,人見人愛,若是男人便是白馬王子,生來吃穿不愁、能呼風喚雨。常常有人對自己的出生抱有各種各樣的幻想,同時也對自己的出生大為不滿,不滿自己的家庭,不滿自己的長相,不滿自己的性別,甚至不滿自己的生日時辰。然而,人從來不清楚人為何生在這樣的家庭,擁有這樣的長相,豈不知人無論生在何處,擁有什麼長相,人為造物主的經營而扮演各種角色、完成各種使命的這一宗旨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在造物主的眼中,一個人無論生在何處,是男人還是女人,無論其長相如何,這些都是暫時的,都是造物主經營整個人類每一個時期的一個個小小的符號與標誌罷了,而每一個人真正的歸宿與結局並不決定於其一個時期的出生,而是決定於其每一次的使命,決定於造物主經營計劃完結時造物主對其的定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話一針見血把我內心深處的東西揭露出來,此時我完全明白了,為什麼我付出那麼大的努力,想改變自己卻怎麼也改變不了,原來人的長相、人的性別、出生時辰、家庭背景等等這一切都不是自己能選擇的!而是因著造物主的命定而有的!既是造物主的命定,那麼誰又能改變呢?想想自己不認識神的命定,總想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自己,結果不但沒能如願以償,還搞得自己精疲力竭!再看看那些和我一樣愛美的人,甚至有的都不惜忍受劇痛去做各種整容手術,許多人做完之後也未如願,有的還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帶來了各種疾病……真是自尋煩惱、自討沒趣!可見人不認識神的命定,就能對抗神的命定,結果帶來的真是痛苦太多,煩惱太多!真是感謝全能神,是全能神的話使我扭轉了頑固與造物主的命定抗衡的錯謬觀點,我不再對抗神的命定,不再為美而折磨自己,也不再花那些無用的冤枉錢,更不用天天活在自己製造的憂盧當中,不再為自己的長相而愁苦。順服神的一切主宰於安排,活在了自由的天地裡,找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

因為全能神說:「當神看著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是好的的時候,神所造的每一樣東西便因著神的話而被定格,也就是說,當『神看著是好的』時候,神所創造的東西便一次而永遠地被定了型、被劃分了類別、被固定了方位與其用途和功能,同時,它在萬物中的角色與在神經營萬物期間它所要走過的歷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這就是來自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天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請閱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三)神的權柄(二)

延伸閱讀

誠實的商人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結婚後,孩子不到兩週歲時,因著國家實行承包制,丈夫突然下崗了,面臨家庭生活的困境,我特別為難,無奈之下就想借點錢做點買賣,我就想到了我的同學小琴,現在也是我的叔伯兄弟媳婦,我就去...
捕魚沉船歷險記 以前,我們與別人合夥承包了一個面積約七百畝地的水庫,多年來一直靠養魚為生,我與丈夫幾乎每天都要捕魚,收入很可觀,日子過得挺富足,我認為錢雖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因此我也成了錢的奴隸。...
菲兒不想再「飛」了 菲兒無力地倚靠在床頭,凌亂的床上散落著孩子的衣服,她無心收拾,不到一歲的兒子在床上爬來爬去,不時地伸出胖胖的小手抓弄菲兒的衣服,對於可愛的兒子,菲兒也提不起任何的興致。近幾個月來,菲兒每天都過著如同行...
實行真理的幸福體驗 2014年秋,因中共政府加緊迫害基督徒,我被迫離開了家。經叔叔介紹,我暫時到一家餐廳去打工,做前台服務員。我想我是信神的人,既然在這裡工作,無論能不能長久,我也得盡上我的全力,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