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喚醒我的心

我是一個90後的獨生女,記得在我六年級的時候,就被各種電視劇所吸引,每天放學回家,只要一到播放我喜歡的電視劇的時間,我連作業都顧不上寫,就打開電視看了起來。我很羨慕一些古裝電視劇,裡面的人會法術,有能力,我也常常幻想能像他們一樣,想變出什麼就變出什麼,想飛到哪兒就飛到哪兒。我和班裡的女同學們也常常會扮演成電視劇裡主人公的樣子,在教室裡嬉戲。上了初中,我又跟著同學開始玩手機,我在手機上安裝了各種聊天軟件,如QQ微信,各種跑酷遊戲與小說軟件,我越玩越上癮,跟同學們一樣成了「低頭族」。在上課的時候看小說,下課的時候玩遊戲,回到了家也不停歇,一會兒看電視劇,一會兒在手機上與同學聊天,聊天的內容不是討論關於找對象就是討論哪個明星,再不就是討論遊戲或電視劇。就這樣,手機又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每天清晨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機拿在手裡,甚至吃飯、睡覺、上廁所也離不開手機。有時因為常常玩手機到深夜,導致白天上學也無精打采,更沒有心思學習了,學習成績也下降了很多。有時玩手機的時間長,頭疼了或者眼睛酸了,我就吃止痛藥或稍躺一會兒,然後再繼續玩。父母也因此說了我很多次,我心裡雖然知道這樣玩也有點過分,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玩手機,所以對父母的話我也就左耳進右耳出。就這樣,我渾渾噩噩地度過了一天又一天,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與追求的目標……遊戲,電視劇,QQ,微信,潮流,神愛喚醒我的心

作者:Eugene Ter-Avakyan /CC BY-NC-SA 2.0

就在這時,父母給我傳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在萬物中間有一位主宰者,他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全能神。一天,我和媽媽一起看到神的話說:「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那這些潮流是什麼呢?這個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看了神的話,媽媽交通道:「玩手機、看電視劇從外表看很正當,其實,這正是撒但興起的一種社會潮流,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方式,現在手機電腦遊戲,電視劇裡面充滿了色情,暴力,還有一些虛幻的事情,讓人一看就沉迷其中,人的心一旦被吸引了,就再也不願意活在現實生活中,逐漸地人就與現實生活脫節了,變得不想上班,不想上學,甚至因為現實生活和手機或電視劇裡人的生活不一樣,連活著都覺得沒有意思了。人在這種潮流的薰陶下,變得越來越墮落,活得越來越虛空,整天無所事事,慢慢地人就被這些手機、電視劇裡所灌輸的撒但毒素控制、捆綁,就不容易接受從神來的正面事物,所以人就慢慢地被撒但吞吃了,就離神越來越遠了。」聽了母親的交通,我的心稍微有了一點知覺,心想:確實是這樣的呀,我每天被這些電視劇、手機裡的遊戲,小說吸引,我的腦子裡、心裡想的全是這些東西,學習也沒有心思,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確變得越來越墮落了,對信神的事我都不感興趣了,原來這都是撒但引誘人遠離神的一種手段呀!想到這兒,我點了點頭。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雖然我對撒但利用社會潮流敗壞人有了一點淺顯的認識,可因著我被撒但毒害太深,所以當撒但來引誘我的時候,我根本沒有背叛肉體的能力。有一次,同學跟我一起談論當下最紅的電視劇與最好玩的遊戲「花千骨」,我便高興地和同學說了起來,最後聽同學說這個遊戲很多人都在玩,她還建立了一個組,並邀請我加入她的組內一起玩。聽了同學的話,我雖然嘴上沒有答應,但心已經被吸引了。於是,回到家後,我就迫不及待地下載了這個遊戲,玩了幾回以後我就被這個遊戲深深地吸引了,每天都要花錢、費流量地玩,滿腦子想的都是怎樣才能有好的裝備、怎樣才能成為遊戲裡面的高手,所以即使讀神的話我也只是應付著看上一兩段,就又去玩遊戲了。有時害怕被父母發現、限制我玩遊戲,我就等晚上他們睡著覺的時候玩,玩到深夜才罷休。雖然玩的時間長了我心裡也受責備,知道神不喜悅,可是,我想不玩都不行,就好像有癮似的。

一次,我因著晚上玩遊戲的時間太長、聚會中就一直打瞌睡,教會帶領就問我:「小姊妹,你是不是這幾天情形不好啊?聚會怎麼老是打瞌睡呢?」一聽教會帶領說的話,我紅著臉低下頭說:「昨天玩遊戲了沒睡好。」教會帶領聽後溫和地對我說:「姊妹,我們今天信神了,就要根據神的話看事,要識破撒但的詭計,小姊妹,我們一起來看一段神的話吧!」

全能神說:「現在多數的年輕人思想靈魂裡都是什麼東西?吃,喝,然後就是打遊戲。……人打遊戲時間長了,人那個意志就沒有了。外邦人有一個詞叫『頹廢』,人總打遊戲,總玩電腦,被遊戲的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人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就沒有正常人性了。外邦人對這樣的人也不喜歡,但是現在這個外邦世界,這些年輕人沒路可走,家長也管理不了,學校老師也拿他們沒辦法,任何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拿這個潮流都沒有辦法,只能順應。

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玩遊戲這個事就像一種毒品一樣,人一旦玩上了、一旦進去了就不容易出來,不好戒;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這個惡習就不好改掉。有些家長就看著小孩,看也看不住,你白天看著,他不玩了,到晚上家長一睡覺,小孩偷摸就把電腦打開,一玩玩一宿。……如果遊戲是正常人性的需要,是正道的話,人怎麼就戒不了它呢?人怎麼能被它迷惑到這個程度呢?這就證實了一個事:那不是好道。……不管你信神幾年,如果你連玩遊戲這個事都管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那有一天你覺得信神沒意思,覺得無聊,覺得挺無趣的,你能不能跟著吸毒,嘗試各種能使你興奮、能使你感覺悠哉悠哉的辦法?你說這樣的人能不能走上歧途?這是危險的信號啊!別看人信神了,說『我跟隨神,不隨從外邦人,不隨從世俗,我已經跟外邦人不一樣了』,這話好說事難辦,你不容易做到。這個邪惡的世界用各種方式來吸引那些對這個世界還看不透、對這個人類的邪惡潮流還看不透的人,專門勾引這些人。你不能常常來到神面前,心裡常常空白,大腦常常空白,你這個人就危險,年輕人空白的時候多呀!」(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讀完神的話,教會帶領和我交通說:「姊妹,從神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玩遊戲就是撒但勾引人,引誘人的一種手段,人一旦投入到這個遊戲當中,思想與心靈就會被它侵佔,導致人每天都活在虛擬的世界中,沒有時間來敬拜神,就連吃喝神的話也沒心思。姊妹,我們處在這種境地,隨時都會被撒但擄去,是很危險的!我們要知道,撒但就是用這種方式來演繹、編造、虛構一些故事來迷惑我們,只要我們一接觸這些東西,它就會進到我們的思想裡形成一種毒素,只要這種毒素一天在我們裡面存在,我們就會受它影響、受它攪擾、受它控制,而且不容易戒掉……。」

聽了這段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感覺神的話就是說我的,自己就是越玩遊戲越頹廢,越玩遊戲越墮落,甚至看神的話也是走馬觀花,根本沒有用心,想想自己甚至在父母睡覺了之後還接著玩,我真是被撒但捉弄的團團轉啊。

教會帶領還跟這個小姊妹交通了什麼內容呢?這個沉迷於手機、電視劇的90後女孩,最終是怎麼從社會潮流中走出來的呢?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