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天屬靈爭戰中,我看清了那些抵擋神的假牧者

我36歲那年得了骨質增生病,去了很多家醫院治療都無效。1996年春天,我信了主,疾病得到醫治,享受到主的恩典,我開始熱心追求。不久,我成了教會的一名同工,負責教弟兄姊妹唱詩歌。1998年9月兩個外地姊妹來給我們見證主回來的好消息,經過三天三夜的交通,我們教會130多人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心裡甭提多高興了,真沒想到在有生之年我能迎接到救贖主的重歸。當我沉浸在喜悅中時,卻遭到了原宗派帶領同工的百般攔阻與攪擾,險些中了撒但的詭計離棄真道,危難之際是神及時差派弟兄姊妹,一次次跟我交通神的話,我才看透宗派帶領的敵基督實質,脫離他們的捆綁,得以在真道上站立住。

基督徒靈修交通神話

我接受新工作一星期左右,傳末世作工的兩個姊妹就來給我們聚會,當時有15個弟兄姊妹在我家聽道,姊妹交通說:「我們剛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得好好讀神的話,只有多讀神的話,我們才有信心站立得住。神末世作的工作主要是揚場的工作,將人都各從其類。那些接受神末世作工的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神要徹底拯救成全;那些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還抵擋定罪神作工的人,就是被顯明出來的假信徒、稗子、惡僕,這些人最終將會落入災難之中受懲罰。今天我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靈界的撒但不甘心我們接受神的救恩,會利用原宗派的帶領攔阻攪擾咱們,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咱們要依靠神站立住……」

我信神時間短,當姊妹這麼交通時我似懂非懂,光聽著她們交通的是我從來沒聽過的真理奧祕,就想著我得好好信。正交通著,突然兩個原宗派的帶領就滿臉凶相地來到我家,我一看到他們來了,心裡「咯噔」一下,有點害怕,心想:怎麼他們倆來了呢?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們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還有這麼多人在我家聽道,不知他們會怎麼對待我呢?邊想著邊急忙打招呼:「你們來了,快進屋。」宗教帶領氣沖沖地進屋,惡狠狠地指著兩個姊妹,一臉凶相地說:「你們是幹什麼的?是不是傳『東方閃電』的?是不是在偷我們的羊?」接著又環視了一圈,氣憤地指著弟兄姊妹說:「你們都不要再聽了!」我一聽帶領說話的口氣,想到主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人如己,他們這哪有愛呀。於是,我理直氣壯地說:「她們傳的是主耶穌的再來,是真道,你們倆來了正好一起聽聽,考察考察吧!」其中一個宗教帶領看著我以鼻嗤之:「哼,還叫我們聽聽,我家每天來好幾撥傳『東方閃電』的,都被我趕走了,他們講的道的確很高,但我就是聽不進去。哼,你們這些人就是沒根基,一聽就入迷了。」邊說邊插著腰,然後又惡狠狠地朝著傳福音的姊妹大聲叫喊:「你們信了『東方閃電』,就算『東方閃電』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們也不會接受你們傳的福音!」最後又倒過來勸我:「『東方閃電』傳的道跟主耶穌作的工作不一樣,你信了『東方閃電』不是離道反教嗎?」聽帶領說我離道反教,我心裡有些難受,難道我信的不對嗎?正在我猶豫的時候,小姊妹鄭重其事地說:「大叔,我們這不是離道反教。咱們想想當初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那些猶太法利賽人看主耶穌作的工作超出了律法,他們就定罪那些離開舊約律法來信主的人是離道反教,是離棄耶和華的道,是背叛耶和華。但事實上主耶穌作的是一步比律法時代更拔高的工作,把人從律法的捆綁中帶出來,雖然工作變了,但實質卻是一位神作的不同工作,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那我們會說那些跟隨主耶穌的人是離道反教的人嗎?肯定不會,我們會說他們是聰明童女,是跟上了神的新工作,享受到了主的同在。同樣今天我們跟隨全能神的作工也是跟上了神的腳蹤……」

還沒等姊妹說完,這時,其中一個帶領擺著手,生氣地說:「別說了,我們不聽。」然後又轉向我說:「聚會時我們也不止一次地交通,不讓你接待陌生人,都是為了你好,你卻不聽,信他們說的,這就是離道反教,等主來的時候你怎麼向主交賬啊?……」聽了帶領散佈的一些謬論與恐嚇的話,我心裡又有些害怕了,要是真走錯了,領著這麼多人都走錯了,怎麼向主交賬呀?此時我心裡七上八下的,無法平靜,後來我就慢慢地回想這些天接觸信「東方閃電」的姊妹,聽她們的交通感覺很有亮光。緊接著,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對啊,神話語的及時開啟,我明白了這三步作工貫穿下來就是一位神作的,這是不會錯呀。想到這裡我心裡有點踏實了,就對他們說:「我聽著她們交通的沒錯,是一位神作了三個時代的工作,今天我們信全能神不是離道反教,而是跟上了神的腳蹤,跟上了神的新工作,正如啟示錄裡說的:『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啟14:4)……」還沒等我說完,帶領又氣急敗壞地說:「你說得再對也沒有用,你不聽我們的就把你開除出教會,向全教會通告你信了『東方閃電』,讓大家都棄絕你。」說完他們就氣呼呼地走了。

聽他們說要開除我,我心裡有些難受,覺得信神被教會開除了,弟兄姊妹知道了怎麼看我?等以後見了弟兄姊妹怎麼面對他們哪?姊妹看到我心裡有顧慮,趕緊找了一段神的話讀給我聽:「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於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接著交通道:「從神的話中咱們看到在這步工作中,撒但始終尾隨在神後,企圖用各種詭計搞拆毀,破壞神拯救人的工作,可以說哪裡有神的作工哪裡就有撒但的攪擾。今天宗派帶領攔阻咱們歸回神的面前,這是撒但的詭計,是撒但與神在爭奪人,可以說是一場激烈的靈界爭奪戰,咱得依靠神站立住,不能讓撒但的詭計得逞啊。」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後,我心裡有點亮堂了,才認識到這是靈界的爭戰,是撒但藉著這些宗派帶領散佈一些謬論來攪擾我,目的是想把我從神的面前奪走。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我得跟上神的腳蹤。想到這裡,我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因天色已晚,弟兄姊妹便約好下次再聚,就各自回家了。

到了聚會的日子,10多個弟兄姊妹來到我家。可是聚會還沒開始,原派別的6個帶領、同工騎著摩托車又來了,他們個個陰著臉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因著有了上次的經歷,我知道他們是來攪擾我們的,但是心裡不免還會有些膽怯、害怕,心想這些人今天還不知道怎麼來威脅、恐嚇我。我擔心自己明白的真理太少,對答不了他們,就趕緊在心裡向主禱告:「主啊,今天面對這些宗派同工我心裡還是有些受轄制,不知怎麼應對他們,求你保守我的心,讓我站住這個見證。」禱告後我的心逐漸踏實了下來。我心平氣和地跟他們打招呼:「你們來幹什麼?」他們先是假惺惺地勸我:「聽說你領著教會的弟兄姊妹接受了『東方閃電』,真沒想到你那麼熱心追求,這麼快就離開主道。我們是憑著愛心來勸勉你,你快回頭吧,我們是為了你好……」

他們還說了很多,然後又拿出聖經跟我說:「你看經上記著:『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1:11)『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啟1:7)主是駕著白雲走的,等主來時還得駕著白雲來。今天咱又沒看著主駕著白雲來,怎麼能說是主回來了呢?」看到他們這些人的架勢、咄咄逼人的凶相,我在心裡默默向主呼求,求主保守我的心,帶領我站住見證。想到姊妹們以往跟我交通的,於是我對他們說:「關於主再來的預言,聖經上記載了很多,咱等候主來不能光持守主駕雲降臨這一節經文啊,經上還說過主來像賊一樣呢,就如:『看哪,我來像賊一樣。』(啟16:15)『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其實聖經上預言主再來的經文都不相矛盾,這幾處經文把耶穌再來的情形、方式完整地預言了出來,也就是說主再來是先像賊一樣隱祕降臨來作他的工作,當工作作完了,主才駕雲公開向眾人顯現。我們迎接主再來不能憑觀念想像定規主來的方式,我勸你們也好好聽聽,先考察考察,別盲目地定罪。」

這時,有的弟兄姊妹小聲嘀咕:「這些帶領天天盼主來,如今主來了他們卻不接受、不聽,還來攔阻、攪擾我們,不讓我們跟上主的新工作。」「這些帶領自己不尋求,我們考察他們也不讓,他們這是安的什麼心啊?」帶領見我沒有動搖,又恐嚇我說:「你自己走錯路了,還領著那麼多弟兄姊妹也走錯路,等主來追討你的罪,你就是個大罪人,你現在懇切地向主悔改還不算晚……」接著他們又找了一些經文給我看,雖然他們釋放了一些謬論,但我心裡不受攪擾了,我知道神一直在帶領我。

我對他們說:「全能神就是真理的聖靈來了,所發表的都是真理,將一切奧祕都打開了,如:神經營工作的宗旨是什麼,撒但是如何敗壞人的,神是如何拯救人的,還有神是如何定人的結局的,人類的歸宿是什麼,等等,正應驗了主耶穌說的:『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3)只有神能作這樣的工作,我記得經上還說過:『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賽43:19)今天神作了新工作,咱也不聽,也不看,更不考察,怎麼能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哪?」宗派帶領聽我這麼說,無話反駁,顯得有些狼狽,指著我說道:「你這個人沒救了。」他們互相對視說道:「這個道太高了,只要人一聽就被吸引住了,那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聽他們這麼說,看到他們的狼狽相,我心裡真是感謝神,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是神作的工,誰也攔阻不了。就這樣,他們在我家攪擾了一天的時間,因著神的保守,我站住見證,沒被攪倒。他們看我還堅持信,就又對我不信的丈夫說:「外邊再有人來,你別接待了。」丈夫說:「你們不都是信神的嗎?怎麼還這個對了,那個錯了的?」他們看到丈夫沒有聽他們的,為了阻止傳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來,又對我丈夫說了一些毀謗神作工的話,直到快黑天了才離開。

就這樣這些宗派帶領、同工三天兩頭的這幫走了那幫又來。有一次宗派帶領同工竟然來了18個人,面對他們不斷地攪擾,我的心靈承受著很大的壓力與打擊,生活也受到攪擾,從那以後丈夫看見我聚會非打即罵,我被這些事攪得心煩意亂,心就像被攪碎了一樣,不禁有些消極、軟弱,想退下去,但又覺得好不容易盼到主回來,退去那不就錯過了嘛,可是往前走,我又感覺難,有些走不動了。在痛苦中我極力地呼求:「主啊,這是怎麼了?平時我們羨慕講道的人,看他們站在講台上誇誇其談給我們講解聖經,告訴我們主快來了,讓我們做聰明童女等候迎接主,如今我迎接到了主的再來,宗教首領三天兩頭來我家攪擾,攔阻我接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啊?」

一天晚上,我到一個姊妹家,正巧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在她家,我就哭著把我的處境和難處跟兩個姊妹訴說了,姊妹看到我有些消極,就安慰我,還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你當知道現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鑒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話中?有火的試驗臨到,是屈膝喊叫,還是畏縮不能前行?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

接著姊妹交通說:「咱們從神的話中看到,越是到末世,撒但魔鬼越是像吼叫的獅子,到處尋找可吞吃的人。今天神來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這就是神與撒但六千年爭戰要結束的時候了,咱們教會裡這麼多弟兄姊妹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撒但是急紅了眼,就藉著這些原宗派的帶領竭力地攪擾、攔阻,目的就是要將咱們從神的手中奪走,失去最後的救恩,這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啊!咱得識破撒但的詭計,撒但越是這樣攪擾咱越得為神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聽了神的這些話與姊妹的交通,我心想:是啊,既然是真道,有神作我的後盾,我就不能怕他們,不能受他們的捆綁轄制,我要依靠神勝過這些撒但的試探,站立住。

最後,姊妹又找出一段神的話跟我交通,讓我對這些宗教首領抵擋神的實質有了分辨,神的話說:「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姊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這些宗派首領,雖然他們信神多年熟讀聖經,但在對待主來的事上,不但不尋求神的心意,領著信徒尋求考察神的作工,還憑著聖經的字句,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信徒考察真道,這就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惡僕、敵基督。就如猶太教的首領,當主耶穌來作工時,顯明了他們抵擋神、仇恨真理的真面目,主耶穌曾定罪法利賽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今天,這些定罪神作工,攔阻信徒接受真道的宗派帶領也正對應了主的這句話,他們自己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還攔阻我們接受,這就更證實了這些宗派帶領就是神末世顯明出來的惡僕、敵基督、法利賽人。另外我們得看清他們之所以抵擋並攪擾攔阻我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是因著他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跟隨了全能神,再也沒有人跟隨他們,他們的地位飯碗就不保了。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他們就竭力攔阻我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可以說他們的所作所為和當初攔阻猶太百姓跟隨主耶穌的法利賽人實質是一樣的!我們得看清楚、會分辨啊!」藉著讀神的話與姊妹耐心地交通,我的心終於踏實了下來。我激動地說:「感謝神,藉著你們這樣交通使我明白了,原來宗教首領一次次地攪擾,都有他們自己的存心目的,就想把信徒牢籠在自己手裡,他們就是我們進入天國路上的絆腳石,他們實在太卑鄙,以後不管這條路怎麼難走,宗派帶領同工怎麼攪擾迷惑,我也不再向撒但屈服,堅決跟神走到底。」

後來,宗派帶領、同工還是不間斷地來,但我的心再不受他們轄制了,他們見我不聽他們的了,就把我接受「東方閃電」的事印在小冊子上,發給弟兄姊妹看,讓弟兄姊妹都棄絕我,不接待我,丈夫看到他們卑鄙的行為,對他們也有了分辨,漸漸對我不再打罵,我讀神的話、去聚會不用受丈夫轄制了。想想這40多天激烈的屬靈爭戰,使我看到了撒但的卑鄙邪惡,為迫使我離棄真道,一次次瘋狂地圍攻、攪擾、攔阻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這真是一場激烈的爭奪戰呀。雖然我曾感到身心疲憊,心像攪碎了一樣,也曾想向撒但妥協,但就在我被撒但一次次圍攻的危難之時,都是神差派弟兄姊妹跟我交通神的話給我解圍,使我一次次由疑惑到定真,一點點對神又有了信心,要不然我根本走不上來。在這場激烈的屬靈爭戰中,也使我長了不少分辨,看到這些所謂的宗派帶領根本就不是喜愛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要不是神這樣的顯明,我永遠也不會認識他們抵擋神的真面目,感謝神拯救我脫離宗派帶領的捆綁控制,帶領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使我在真道上得以站立住。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獨一的真神!阿們!

山東省 王琳

在線觀看基督教會福音電影:《愚昧致死》愚拙童女為何不能進天國?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尋找神的腳蹤時,你該聽誰的話? 崔英祿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他一直都盼望迎接到主的再來。有一次他去外地聽道,沒想到遇見了多年未見的好友金民哲,更讓他沒想到的是好友給他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崔英祿聽了全能神的話覺得好像是出於神的,於是...
學會分辨真假基督後,我認定基督不再動搖... 2011年6月,我信了主耶穌。聚會時,張長老常站在講台上強調說:「弟兄姊妹,主耶穌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太24:23)現在是末世了,大災難就要降...
屬靈爭戰中,我看清了善僕惡僕的區別... 一晃二十年過去了,青年時的我一直熱心事奉主,期間因丈夫的工作問題多次搬遷,一直沒有固定的教會,現在生活終於穩定了,我準備找一處教會好好事奉主。輾轉幾處教會之後,我發現有的教會信徒看起來很冷淡,沒有愛心...
信神必須會分辨假牧人、敵基督才能脫離宗教歸向神... 參考聖經: 「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群羊。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