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一段不屬於我的婚姻

我哥與我嫂子結婚幾年了,因我哥有病他們整天吵吵鬧鬧,最後離了婚。我想:如果以後我擁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定得好好守住自己的幸福,絕不輕易離婚。一年後,經人介紹認識了我的丈夫,他是個當兵的,長得很清秀,是我喜歡的類型,相處中發現他也很穩重,是一個值得我託付終生的人。我就答應了這門婚事,並幻想著我們以後的生活肯定會幸福美滿……

可沒想到,就在我們結婚的當晚,他平靜地對我說:「咱倆離婚吧。」我以為他在開玩笑,就說:「你咋說這話?我們才結婚,你就說離婚,那還結婚幹啥?」他輕描淡寫地說:「現在離婚多的是,不合適就離,那有啥。」這時我才知道他是認真的,我感覺自己的夢一下子破碎了,像天塌了一樣,我生氣地對他說:「結婚在你眼裡難道是兒戲嗎?想結就結,想離就離,你咋不替我想想呀,結婚一天就離婚,人家肯定說我不好,要不丈夫咋會跟我離婚呢?」他說:「你自己過日子,誰想說誰說,你能管住不讓人家說嗎?」我看出他有事瞞著我,就問他:「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他說:「是的,我喜歡一個女孩幾年了,對方是獨生子女,我父母不同意我倒插門,我和你結婚只是為了滿足家人的需要。」聽到他說的話,我的心像針扎一樣難受,不知如何是好。但轉念一想:只要我對他好,肯定會換回他的心,我不能就這樣輕易放棄。我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對他說:「你給我一年時間,如果一年後,你對我還是一點感情沒有,那我們就離婚。」他沒有說什麼,便走開了。

春節過後丈夫就出門了,我只好住到我媽家,這一年他都沒有回來過。我為了討好他,自己不捨得吃、不捨得穿,掙的錢都花在家庭開支上,還給他和他的家人買衣服,在婆家我搶著幹活,對公婆也非常孝順,可不管我多麼努力付出都無濟於事,仍換不回他的心。第二年過春節他回來了,在家裡我們倆形同陌路,我心裡不免有一種淒涼、委屈:別人結婚都是兩個人歡歡喜喜地過日子,我卻孤苦伶仃空守婚房,我們的婚姻就這樣有名無實的僵持著,這樣的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

三年後的一天,我無意間發現他錢夾裡還放著那個女孩的照片。我的心都碎了,一氣之下我把那女孩的照片撕了。我又從抽屜裡找出那個女孩給他寫的日記,還有一封信,看到信裡女孩寫給丈夫的內容,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把那封信撕了。之後,我忍著痛打開日記本,堅持著看完,最後我像洩了氣的皮球,完全崩潰了。這幾年我從他那裡沒有得到一點愛與溫暖,在他心裡只有那個女孩,他們一直糾纏不清,我夾在中間實在好苦、好累。晚上他回來,我問他為什麼還跟那個女孩聯繫,他用沉默回答我。我含著眼淚說:「我把那女孩的照片和信都撕了。」他氣得瞪著眼,狠狠地甩給我一巴掌,咬牙切齒地說:「誰叫你撕的。」說著又打了我幾巴掌。我氣得說:「和你結婚幾年,我在你心裡還不如一封信,為了一封信你就打我。」我傻傻地坐在那裡任由他打,臉火辣辣的疼,我的心徹底涼了。心想:原以為結婚會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沒想到我現在更痛苦,天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這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呀?還不如死了好……但一想到父母白髮人要送黑髮人,我又不忍心,只好把痛苦埋藏在心裡……

2013年的一天,我到同事家玩,聊到我的婚姻時,我不由自主地眼淚又下來了,埋怨自己的命不好。同事的媽媽安慰我說:「孩子,並不是你的命苦,而是我們沒有來到神面前,活在了撒但的捉弄之中,才活得這麼痛苦。神起初造的亞當、夏娃在神的看顧保守下,無憂無慮地生活,沒有任何的痛苦憂傷。後來,他們因著沒有分辨被撒但引誘,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背叛了神,活在了罪惡之中,從此有了勞苦愁煩。所以說,我們今天所受的苦都是撒但的殘害所導致的。神的話說:『被撒但捆綁了幾千年的人一直活在它的權勢之下,從未脫離,人一直在苦苦地摸索、掙扎……家庭纏累、世俗纏累、社會交際把人都捆得結結實實,難以解脫,在這樣一個人壓人、人吃人的社會環境下,到哪兒找有意義的人生?人所訴說的都是苦難的人生,幸虧神拯救了這班無辜的人,使我們生活在他的看顧、保守之下,生活之中歡歡樂樂再沒有顧慮,至今仍活在神的恩典之下,這不正是神的祝福嗎?』(摘自《路……(二)》)如果不來到神面前,每個人過得都不幸福,不管是有錢、沒錢的,還是有地位與沒有地位的,活得都很痛苦,因為我們被撒但敗壞了,人與人之間都是欺騙,夫妻之間也是這樣!」

阿姨的話說到我的心坎上了,她說的都是事實,現在的人都是太自私,只顧自己,從不考慮別人,人與人之間的愛情、婚姻脆弱的不堪一擊,就像我哥跟我嫂子,就因為我哥有病,他們的婚姻最終劃上了句號;我的丈夫因喜歡那個女孩,結婚當天就對我提出離婚,沒有一點責任心。阿姨又和我談到以後進入神國度中的人,是神喜歡的人,是神祝福的人,沒有痛苦和悲傷,都自由釋放地活在神面前,並找了一段神的話讓我讀:「人類達到在地上有真正人的生活,整個撒但勢力都被捆綁了,人在地上的生活相當輕鬆了,不像現在這麼複雜,什麼人際關係、社會關係、複雜的家庭關係,太麻煩,太痛苦!人活在這裡面太苦惱!人被征服之後,人的心與人的思想都改變了,都有了敬畏神的心,也有了愛神的心。當全宇之下追求愛神的人都被征服之後也就是撒但被打敗的時候,撒但被捆綁也就是所有的黑暗勢力都被捆綁,人在地上的生活就沒有任何攪擾,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地上生活。人的生活若沒有肉體關係,沒有肉體複雜的那些事,那就輕鬆多了。人肉體關係太複雜,人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人還沒脫離撒但權勢。你跟弟兄姊妹都一樣的關係,跟平常家人也都是一樣的關係,這就沒什麼煩惱了,誰也不牽不掛,這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樣,人就減輕一半痛苦。在地上正常人的生活人就如天使一樣,雖然也是肉體,但是跟天使也差不多,這是最後的應許,是最後賜給人的應許。」(摘自《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讀完神的話阿姨交通道:「因為我們是神造的,神不忍心看著他親手造的人類,被撒但一直這樣苦害下去,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來作征服拯救人的工作,讓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活在神的面前,那時的人就再也沒有眼淚,沒有悲傷,你看那種生活多好,這是神給我們人類的應許。」我對阿姨說:「這話說的真好!在我心裡一直都想過上幸福的生活,沒想到神都給預備好了,我願意信神。」阿姨高興地拿神話語書給我,讓我回家好好看看,並且給我安排了教會生活。

一次,我和丈夫吃過晚飯,丈夫的電話響了,他去別的屋接聽,我聽出是那個女孩給他打的電話,我心裡很難受,就趕緊在心裡禱告神:「神啊,以往臨到這事我會跟他吵鬧,但我現在不想那麼做了,因為每個人一生的命運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婚姻是否還能維持下去,如果真是結束了,我也願意放手,求神保守我的心。」禱告後,我找了一段神的話看,神說:「只有造物主!只有造物主疼惜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憐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與這個人類有難以割捨的真情真意,也只有造物主能施憐憫於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惜所有的受造之物。……他不曾懂得如何憐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卻一直愛惜著他所親手造的人類……他無條件地、無償地施下他的憐憫與寬容,為的只是人類能繼續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應之下,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類能歸服在他的面前,認得出他就是滋養人類生存、供應萬物生命的那一位。」(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看到神這親切溫暖的話語,我的心裡暖暖的,我被神的愛再次包圍,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回想接受神的作工以來,我感受到神愛的甘甜,雖然丈夫從不搭理我,但神卻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不管我是臨到婚姻的挫折,還是在生活中遇到難處,神總是興起弟兄姊妹來幫助我,和我交通神的心意,讓我從痛苦中走出來,只有神才是真真切切地愛著人類。神從沒有離開我,只是我一味地陷在自己編織的美夢裡,守著一段並不屬於自己的婚姻,活得很苦很累。

我又想到神的話說:「我勸你與其為肉體碌碌無為過一生,忍受人所難以忍受的一切苦楚,不如為我真心花費半生……」(摘自《真正的「人」指什麼》)想想這五年來,我為了擁有一個完整的家,一直在努力挽回我的婚姻,背後不知流了多少傷心的眼淚,但到最終還是沒能挽回丈夫的心。與其這樣痛苦地活著,還不如把餘下的光陰獻給神,走真正的人生之道。我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讓我能從這些人事物中看透,不再活在婚姻的痛苦中,不再與命運抗爭,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神啊,是你讓我明白了,我當追求什麼最有價值……」說著說著,我不由地流下了幸福的淚水,我知道以後有神陪伴,我的日子將是幸福快樂的,不會再像以往一樣憂愁、煩惱了。一會兒丈夫打完電話回來,我對他說:「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去把離婚手續辦一下。」他聽後一臉的平靜,對我說:「就明天吧!」

那一刻,我感覺身上的包袱一下子卸了下來,心裡輕鬆了好多,幾年來不敢面對的場合,今天我靠著神能夠有勇氣面對,這是神加給我的力量,若不是神的愛,我還會活在痛苦裡,一直跟丈夫糾纏,到最後我們都痛苦,是神的愛帶領我學會放手這段不屬於我的婚姻。現在,我每天跟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神的話分享自己的經歷,互相幫助,彼此扶持,心裡無比平安踏實,每天過得都很快樂,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神!

心儀

被跟蹤的晚上,她把生死都交托在神手中:驚魂之夜 神來解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