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持守聖經了!

我搬家的時候,講道人拉著我的手說:「現在到末世了,你到了那邊不管誰說什麼,只要跟咱們信的不一樣就不能信,咱記住: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也不能否認聖經的權威。」我把講道人的話牢牢記在心裡,我來到北方後,哪兒聚會我都不去,就在家裡看聖經。聖經,持守,現在到末世了,講道人,話在肉身顯現,答案

2012年的一天,我去小妹家串門。小妹高興地告訴我:「主耶穌已經回來作新工作了。」我一聽,當時就愣住了:小妹沒信過主耶穌,怎麼會知道主回來了呢?我就對小妹說:「你沒信過耶穌,知道啥啊?不了解聖經跟你說也說不明白。」我說完就起身準備回家。臨出門時小妹勸我說:「姐,你信主不就是等主來嗎?今天主回來了,你應該高興呀!我給你說你不聽,但是神的羊會聽神的聲音,你要是神揀選的人,你回家後也會有人找你。」小妹拿出一本《話在肉身顯現》讓我帶回家看,我想起講道人的話,沒有接這本書就離開了。

回到家沒過幾天,鄰居陳靜來到我家。我們聊了一會兒,陳靜高興地對我說「姊妹,你知道嗎?主耶穌回來了,在聖經以外又作了一步工作。」說著從包裡拿出一本書遞給我,我一看,誒!這本書怎麼和我小妹讓我看的那本書是一樣的呢?我想起從小妹家臨走時,小妹說的話:「神的羊會聽神的聲音,你要是神揀選的人,回家後也會有人找你的。」現在還真有人來找我了,難道陳靜真是主差來的?我感覺這一切好像都是主安排的。但是看到她們都不看聖經了,離開聖經還怎麼信主呢?我還是不敢相信。我沉默了一會兒,陳靜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誠懇地對我說:「姐,咱可別錯過機會呀!這本書給你,有啥不明白的問題只管在書裡找答案。」我看見陳靜誠懇的樣子,只好先把書留下了。

過了兩天陳靜又來了,笑呵呵地問我:「姐,頭兩天給你留下的那本書看了嗎?我說:「你這本書和聖經也不一樣呀?我們講道人說,誰也不能否認聖經的權威,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陳靜又對我說:「姐呀!你說是先有主耶穌的作工還是先有聖經的記載呢?是神大還是聖經大呢?咱不能把神的作工定規在聖經裡,經上說:「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翰福音21:25)經文告訴我們,主耶穌所行的事還有很多沒有記載下來,那些沒有記錄下來的難道就不是主作的嗎?聖經只記載了門徒與主相處時主作的一些事,說的一些話,並不是全部。我們若因為聖經只記載了那些事,就認為主只說了這些話,只作了這些事,就很容易定規主的作工啊!聖經連主耶穌的話都沒記載完全,那主再來作的工作,聖經能提前記載嗎?恩典時代主作過的工作不也是主耶穌作工之後使徒才記載下來的嗎?姐,你說是不是這麼個理兒?」我聽陳靜這麼說心裡一亮:對呀!應該是先有耶穌的作工,後有使徒的記載。那主再來時怎麼作工,就不能先寫在聖經裡面,她說的確實有些道理,我應該尋求尋求。

陳靜走後,我來到神面前禱告:「主啊!你真的回來了嗎?陳靜和我妹妹都說你在聖經以外又作了新工作,我聽她們說的也有道理。可講道人給我們講,離開聖經就不是你的作工。主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該怎麼辦啊?主啊!求你引導我……」禱告後我想起陳靜說:「有啥不明白的問題看這本書就都明白了。」我心想:這本書真把人不明白的問題都說明白了?要不我看這書裡頭到底都說了啥!真要像陳靜說的這麼好,我不看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兒呀!這要真是主回來了,我不看機會錯過了,主毀滅這個敗壞人類時,我說我不知道,主如果問我,「我打發你妹妹和陳靜一次次去告訴你,可你不接受,你怨誰?那時我就無話可說了,我還不得悔恨死呀!」想到這兒,我翻開《話在肉身顯現》,看到目錄《聖經的說法》。我心裡一驚:《聖經的說法》?聖經裡不都是主的作工嗎?還能有什麼說法呢?有誰還敢評論聖經呢?我得好好看看。我翻到後認真地讀了起來:「聖經到底是部什麼書?舊約是律法時代神作的工作,舊約聖經則是將耶和華在律法時代的工作以至於耶和華創世的工作都記載下來了,記載的都是耶和華所作的工作,最終以《瑪拉基書》結束耶和華工作的記載。舊約是記載了神作的兩項工作,一項是創世的工作,一項是律法的頒布工作,這些工作都是耶和華作的。律法時代就是代表耶和華的神名的工作,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全部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信神到底該怎樣對待聖經?這是一個原則問題。……多少年來,人的傳統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叫信主,離開聖經就是邪教,就是異教,即使看別的書也務必是在解釋聖經的基礎上的書。就是說,你若說信主就得看聖經,你就得吃喝聖經,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別的不涉及聖經的書,否則,就是背叛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感謝主!這些話說出了我心裡的想法,太真實了。講道人確實告訴我們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我自己也認為信主就得信聖經,離開聖經不就是離開主了嗎?可是我從來沒考慮過信神到底該怎樣對待聖經,那到底得怎樣對待聖經才對呀?我又仔細地往下看:「自從有了聖經以來,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與其說人信主了,不如說人信聖經了;與其說人開始看聖經了,不如說人開始信聖經了;與其說人歸在主的面前,不如說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這樣,人就把聖經當作神來拜,當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沒有了聖經,相當於沒有了生命。人把聖經看得與神一樣高,甚至人把聖經看得比神還高。若沒有聖靈的工作,若摸不著神,這都可以活下去,但一旦失去聖經這本書,或失去聖經裡的名章、名句就像人失去生命一樣。……多數人根本不懂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也不明白信神該如何信,只是一味地搜集打開聖經章節的線索,人也從來不追求聖靈作工的動向,只是一直在苦苦地研究聖經,調查聖經,從未有一個人能在聖經以外找著聖靈更新的工作,誰也離不開聖經,誰也不敢離開聖經。……人對聖經的看法都是『迷』,都是『信』,沒有一個人能完全清楚聖經的內幕與實質。所以,以至於到今天人對聖經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神奇之感,而且對聖經更加『迷』,更加『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看了這些話我感到很震驚,也使我啞口無言,是呀!我信主從來沒考慮過,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信神該如何信?從來沒想過還得追求聖靈作工的動向,更不敢想在聖經以外找聖靈更新的工作這樣的問題,我只知道人信主就得看聖經,聚會時牧師、長老給我們講聖經,回到家裡也是看聖經,認為信神不離開聖經就是真正的信主。不管誰說的,只要不符合聖經,我們就認為他說的是錯誤的,啥事都得有聖經做根據。難道這真錯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