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之夜的故事

黃昏,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一輛從鎮裡到鄉下的客車在村口剛停下,雨桐從車上下來了。看到路邊的玉米地,她心裡感嘆道:幾天沒來,玉米都結棒了,這莊稼長得好快呀!她拍拍褲子上的塵土,回頭看客車時,車已行駛得好遠了,飛揚的塵土像迷霧似的把客車遮住了。雨桐再看看錶,心裡著急了:快點走吧!養鹿的大姐還在家等著自己去聚會呢!

雨桐很快走到了大姐家門前,推開大鐵門走進了院子。因為大姐家的院子兩邊蓋起了鹿舍,因此顯得院子很窄小,雨桐透過玻璃窗,一眼就看見大姐家的兒子坐在炕上看電視。「大姐會不會出去了?」雨桐猜想著。她剛走到房門口,只聽見後面鹿舍的門開了。雨桐回頭一看,是大姐!雨桐笑了,轉過身說:「大姐,我能幫你幹點啥嗎?」大姐笑呵呵地說:「活都幹完了,我這就洗手進屋,咱倆還有重要的事呢,你快進屋吧!」聽著大姐實實在在的回答,雨桐心裡踏實了許多。上次來時大姐還一臉愁容,她受宗派牧師、長老、惡人散佈的謠言攪擾,害怕自己走錯了路,心裡有些煩亂。雨桐得知情況後,給大姐交通主耶穌來作工時,當時的猶太教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牢籠控制猶太百姓,瘋狂定罪、抵擋主耶穌,並將主耶穌釘上了十字架。當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發表真理末世審判工作,宗派牧師、長老同樣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竭力定罪、抵擋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散佈各種謠言、謬論來迷惑信徒,或者指使同工進行攪擾,讓我們懷疑神的作工,繼而徹底遠離神、否認神。所以要識破撒但的詭計,這個時候要多跟神禱告,多看神的話尋求真理。通過交通,大姐有了分辨,心裡也不再動搖了,決定繼續聚會。今天,大姐臉上的笑容證實了她確實沒有再被謠言嚇倒。雨桐走進大姐家的西屋,在床邊坐下了,大姐隨即也走進來,笑著說:「你上次走後,我看了許多全能神的話,感覺這話咋越看越愛看哪!」雨桐隨後與大姐跪在床上禱告,大姐剛禱告了兩句話,突然房門響了,雨桐心裡一驚,大姐也隨即站起來了。這時,只聽「咔」的一聲,牆上的壁燈被闖進來的人打開了,一高一矮兩個婦女站在屋中間,只見她們雙手叉腰,審訊似的大聲恐嚇雨桐,並指著雨桐讓她趕快離開。坐在床上的雨桐外表很沉穩,內心在不住地禱告神。她不知這些人會做出什麼事來,此刻她看看坐在床邊的大姐,大姐好像已被這突如其來的陣勢嚇住了,說話時聲音也有些顫抖。雨桐從大姐與來人的對話中聽出,這兩個人是大姐原教派的兩個帶領,年紀大的是大姐的姐姐。雨桐此刻看得出大姐很為難,她不知該說什麼。此時,大姐的那位帶領發瘋似的對雨桐吼道:「你要是還不走,就把你送進派出所!」

雨桐見此景,知道這些對主再來不但不尋求考察,還敢肆意定罪、褻瀆神的宗派首領,如當年抵擋主耶穌的法利賽人一樣,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有多少弟兄姊妹在傳全能神國度福音的過程中,被這些宗教界的敵基督無端地送進了公安局、看守所!此時,雨桐想起主耶穌曾說過:「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想到這裡,雨桐心裡清楚,面對今晚這種情況,即使繼續待在這裡也不能跟大姐聚上會了,她決定先離開這裡,改日再來看望大姐。儘管在漆黑的夜晚走路,雨桐心裡有幾分膽怯,但她知道自己必須離開,才能躲開這些敵基督的圍攻。走到院裡的一剎那,看著眼前漆黑的夜,雨桐想到去附近村子的姊妹家借宿,然而即使最近的姊妹離這兒也有二十里路,靠步行是不行的。雨桐想:回到鎮裡或許能有車吧?此刻,雨桐站在院子裡內心很煎熬,自己孤身一人不知往哪裡去!她此時想到一首經歷詩歌:「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耶穌所遭遇,今日又重現。……信神人雖多,認識神無幾,走遍大陸地,見證神不易。……」(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誰體貼神心》)雨桐禁不住哭了,她不是因為膽怯而哭,而是體嘗到詩歌裡所說的主耶穌所遭遇的今日又重現,她害怕大姐因為顧及親情再回到宗教裡,失去了跟上神腳蹤蒙拯救的機會。她此刻握著大姐的手小聲地說:「大姐,你千萬要把神的話《羔羊展開的書卷》看完啊!」大姐看著雨桐,似乎在說:「姊妹,我對不起你,因為我怕宗派的帶領把你告到官府而不敢留你。」雨桐正準備離開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姨,你等我一會兒,我去送你。媽!你別讓我姨一個人走,我馬上穿好衣服去送她。」這聲音是從東屋傳出來的。此刻,雨桐心裡感覺到了神就在她的身邊,她並不孤獨。雖然初秋的夜有點涼,但她感到一股暖流湧進了心窩。大姐也驚呆了,她激動地喊著:「兒啊!志遠哪!你替媽把你姨送到鎮裡吧!」

雖然晚上近十點鐘了,鄉村的夜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公路兩旁的莊稼地裡不時地傳出蟈蟈兒和蛐蛐兒的叫聲。雨桐心裡不住地禱告著,她曾是個膽小的女孩子,她求神加給自己不畏艱難的信心與勇氣。此時身邊的小男孩安慰她說:「姨呀,你放心,我會陪你一直到鎮裡的。」雨桐心裡清楚,一個從來不認識也沒有絲毫血緣關係的男孩兒能這樣安慰她,這都是神的擺佈安排。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就在這時,在這漆黑的公路上,隱約看到遠處有一道車燈的光照過來,是一輛出租車!雨桐高興極了,不停地招手。車停下來了,司機旁邊的中年男子搖下車窗說:「上來吧!沒有急事這麼晚了誰在路上擋車!咱們能在這兒相遇也是緣分哪!」坐在車裡,看看旁邊大姐家的兒子一直陪著自己,又偶遇這輛出租車,一路上雨桐心裡對神有說不盡的感激,雖然之前在大姐家時她有點軟弱消極,但此刻好像一切都過去了。雨桐想起一段神的話 「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沒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說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想想這十幾年傳福音一路走來,有過多少艱難險阻,又有多少時候在神的看顧保守下化險為夷!雨桐堅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敵勢力都無法攔阻的,擴展國度福音拯救人是神急切的心意。在神愛的激勵下,雨桐感覺心裡一股力量油然而生:傳福音見證神是我的使命!

「姨呀!到鎮上了,咱們在這兒下車嗎?」

雨桐笑了,說:「嗯,下車。」透過街道的路燈,雨桐看到街邊只停著幾輛出租車,她擋了一輛出租車,囑咐司機一定要把孩子送到家。志遠坐在車裡微笑著招招手:「姨呀!希望你還能去我們家。」

雨桐點點頭說:「告訴你媽,姨會去看她!」雨桐此刻相信大姐不會動搖的,因為有神在引導帶領。從今天發生的事當中,她體嘗到了神的愛與拯救。雨桐高興地又坐上了崗田機動車去了附近的張姊妹家,並要把今天所得的收穫與張姊妹分享。

兩天後,雨桐午休起來,她望著窗外,看到張姊妹家院裡的黃瓜架上兩隻蝴蝶在那裡翩翩起舞。她不知怎麼想到大姐的事,不知大姐咋樣了?宗派那個帶領會怎麼對待她呢?過兩天該是與大姐聚會的日子了!雨桐心裡不停地默念著。這時姊妹家的大門響了,來的是教會的兩位弟兄。雨桐心想:兩位弟兄能帶來大姐的消息吧?兩位弟兄進屋後,雨桐關切地問:「弟兄,你們知道那位養鹿大姐的消息嗎?」雨桐的眼神裡帶著期盼和焦急,一位弟兄樂呵呵地說:「雨桐姊妹,養鹿的姊妹捎話,讓你後天去她家呢!」雨桐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激動的淚水不知不覺流了出來……

丘 桐

推薦閱讀:新的起點

延伸閱讀

險境中,誰用「利劍」來解圍? 引言: 「當我被大海侵吞時,救生船上你把手揮你把手揮,當我被撒但圍攻時,你用利劍來解圍。神啊!神啊!神啊!神啊!當我與你得勝時,你何嘗不是笑彎眉。 千言萬語我掛心頭,望斷雲山我心相隨心相隨,神的恩...
棄惡從善 以前,我特別祟尚地位權勢,喜歡結交一些有權勢的親戚、朋友,為的是能在社會上站穩腳跟,臨到難處時有人幫忙。2008年5月,我隨著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對神的聖潔、公義有了一點淺顯的認識,知道神...
學校「作弊」成風,我該如何選擇? 我從小就跟母親一起讀神的話,學唱詩歌,放假了就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感覺弟兄姊妹相聚在一起非常好,大家都談認識自己,做誠實人,能夠互相幫助、扶持,真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有一次我和媽媽讀神的話,看到神的話...
平安在哪裡 1986年,我嫁到婆家,婆婆拜菩薩,在家裡擺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雕塑泥像,一年365天都燒香、燒紙。我帶著疑惑問婆婆:「你怎麼信得這麼真啊?」婆婆說:「前些年,有一個靈姑(巫婆)來我這兒,對我說她死了之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