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救主再現(一)

清早,陽光明媚,小鳥嘰喳。一個月一次的聖餐禮如期進行著。

近幾年的教會越來越荒涼冷清了,只有在領聖餐、過聖誕節的時候,弟兄姊妹才會來得多一點。聚會點上,大家一手拿餅、一手端杯,低頭向主默禱認罪,然後吃餅喝杯,例行著聖餐禮的每一個步驟,毫無一點活力。要散會時,我站在講台上再次提醒信徒:「弟兄姊妹,經上說:『耶穌嘗(原文作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神了。』(約 19:30)主釘完十字架時說『成了』,主耶穌的工作已經大功告成,我們只等著主回來之時就可以進天國,如今末世已到,主來的日子近了,我們要警醒等候,要堅持聚會、加強查經啊!」「阿——們!」台下有氣無力地回應著。看著弟兄姊妹一個個萎靡不振地離開聚會點的背影,我感到很無奈。哎,如今除了講聖經上那些讀了多少遍的老生常談的道,其他也沒有什麼新的東西供應信徒的,每次聚會都讓大家警醒等候主的日子,但說久了弟兄姊妹也提不起勁了。我查閱了大量的屬靈書籍想從中找點新鮮的供應,也用了不少的辦法想復興教會,開辦聚餐會、增加教會各種活動,但都無濟於事。哎,主說他必再來,可怎麼還遲遲不來呢……望著窗外明媚的陽光,我的心情卻一點也好不起來。

一天晚上,吃完飯我正在院子裡坐著乘涼,心裡想著教會的種種光景,要怎樣才能找到復興教會的辦法?我愁眉不展。突然大院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是年近七十的趙弟兄,我急忙請他進來坐下,並問:「趙弟兄,這麼晚過來有事嗎?」趙弟兄從懷裡掏出一本書對我說:「今天我妻子信主的親戚來串門,說到我們教會的光景,他就把隨身帶的一本書留下了,說這本書上有很多最新亮光,讓我考察考察,應該可以解決我們教會的難處。」我說:「哦,真有這麼好的書?」趙弟兄接著說:「汪弟兄,我識的字少,讀了也不明白。你信主30多年了,熟讀聖經,生命比我大,所以我就把書帶過來讓你看看。」聽了老弟兄的話,我心想:信徒這麼信任我,這也是主對我的恩待與託付,我得認真考察考察,看看這書能否為教會和弟兄姊妹帶來大的益處。於是我沒有猶豫地接過了趙弟兄遞過來的書,看到封面上寫著「羔羊展開的書卷」,我翻開書看到目錄上有《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征服工作的內幕》等,這是一本什麼書?我心裡充滿了好奇

趙弟兄走後,我打開書看到:「雖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達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雖然知道『神』這個字眼,知道『神的作工』這樣的詞,但人並不認識神,更不認識神的作工,這就難怪所有不認識神的人都是糊塗信了。人對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為人對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這樣,人與神的要求就相差好遠了。也就是說,人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作工,就不能達到合神使用,更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這是最簡單的『信神』的概念,進一步說,相信有神並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種簡單的信仰,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簡單、很輕浮,這樣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信到最終也不能得到神的稱許,因為其所走的路不對。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裡信神的人,在空洞的道理裡信神的人,他們仍不曉得自己並沒有信神的實質,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仍然在祈禱上帝保佑他們得著平安、得著足夠的恩典。不妨我們都靜下心來好好想想:難道信神是世上最簡單的事嗎?難道信神的含義就只限於多得恩典嗎?難道信神卻不認識神、信神卻抵擋神的人就能滿足神的心意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合上書揣摩著這段話,這話說信神不是簡單的相信有神、不是光為了得恩典,人知道「神的作工」這樣的詞並不代表認識神,也不代表所作所行是滿足神了;信神的意義其實很深刻,真正的信神應該是在相信神主宰萬有的基礎上,通過經歷神的說話、作工達到認識神,還要脫去人的敗壞性情才能滿足神的心意。這裡還說到雖然有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揣摩著這段話,我思緒萬千,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我信主半輩子,對信神的定義怎麼沒有這樣的領悟呢?今天看了這話,才知道真正信神的含義。哎,這話是我讀了那麼多屬靈書籍都不曾看到過的,真有聖靈的開啟,寫這話的人太有經歷了,能把「什麼是真正的信神」這個問題說得這麼透徹。我急忙翻到書的最後一頁仔細查看,沒有落款,也看不出是誰寫的。我感到很意外,但又轉念一想,不管是什麼書,只要對我的靈程生命有益,都應該仔細考察。全能神教會,神話書籍

接著,我看到書上說:「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那時也不是成全人、得著人,就為作一步工作,帶來天國的福音,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釘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而這步征服的工作務必得說更多的話,得作更多的工作,還得有許多過程,而且把耶穌以前作的工作或耶和華作的工作的奧祕都打開,讓所有的人都信個明白,信個透亮,因為這是末世的工作,末世是收尾的工作,是結束工作的時候。……耶穌那步作的工作為什麼不收尾就走了呢?因他那一步工作不是收尾的工作,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他說的話也結束了,他釘完十字架以後,他的工作也隨之全部結束,不像這一步,非得把話都說完了,全部工作都給結尾了,才將工作結束。他那一步工作許多話沒說盡、沒說透,但他並不管話說沒說到,因他不是盡話語職分的,他就這樣釘完十字架就走了。那步主要為了釘十字架,跟這步不一樣,這步工作主要是為了收尾,打掃場地,結束所有的工作,話沒說到盡頭,沒法結束工作,因這步是用話語結束、成就一切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看完這段話後,我困惑不解:這話裡說主耶穌的工作只是救贖了整個人類,但並沒有把人完全得著,而末世神還要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徹底收尾的工作,是徹底結束的工作,這怎麼可能呢?主在十字架上時就已經說「成了」,怎麼可能工作還沒有成就呢?我合上書靠在椅子上思索。

恰巧妻子端著一盤蘋果走進來,問道:「怎麼了?」我回答說:「主耶穌釘十字架時說『成了』,證明主的工作已經大功告成了,而這書上怎麼說主耶穌的工作沒有收尾就走了,主再來還有一步不一樣的工作,這不是超出聖經了嗎?」說著我把那段話指給妻子看,妻子看完後也感到不解。此時我的心裡很是糾結,就默默地向主禱告:「主啊,這本書看著不一般,但是書上的一些內容與我以前的認識不相符。主啊,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看下去,願你引領我……」禱告後,我靠在椅子上思索著,突然想到經文上的話:「但以理啊,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或譯:切心研究),知識就必增長。」(但 12:4)這本書到底是什麼書,沒有看完還真不好下定論。不管是什麼書,先看看,只要對我生命有益的那我就接受,如果不看完始終是心裡頭一塊未落地的石頭……現在看起來這本書確實不同於以往看過的屬靈書籍,要不然,我去和其他的同工一道考察、分辨,或許會有不同的認識。想到這,我決定第二天帶著這本書去找我最信任的同工楊弟兄。(未完待續)

下一篇:「東方閃電」——救主再現(二)

延伸閱讀

一位牧師的心靈告白(下) 聽了全能神的話和蘇姊妹談的,我心裡亮堂了,感到自己困惑己久的問題終於得到了解決。原來神在恩典時代只是作了赦罪的工作,並沒有作除去人犯罪根源的工作,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作的審判工作,才是徹底潔淨人類、...
全能神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三)... 一天,我們幾個主要同工在接待家探討關於教會的事情,尹路明也給了我們一些合理的建議。這時,我疑惑地問道:「路明,你到我們教會也有一小段時間了,弟兄姊妹也都反映你所交通的對人挺有造就,可是我就覺得挺奇怪,...
他就是我的牧羊人 從我懂事起,就發現自己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孩子,從小到大總是事事不如意,連走路也常常摔跤,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倒霉透了的人。我常常在想:「為什麼?為什麼倒霉的總是我?」「人為何活著呢?」長大後,我就像人有病亂...
走上真正的信神路(上) 從小因為家裡弟兄姐妹多,家境貧寒、生活艱難,我們常被村里人看不起。1983年的一天,一個老阿姨給我傳主耶穌的福音,她說:「耶穌愛你,你信主耶穌吧。」這句話雖然唐突,但我覺得很親切,於是我就跟著老阿姨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