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傳福音經歷——傳福音永不停止

我的傳福音經歷(上)

找到活水源頭

小時候,因我爸媽常在外地做生意,姐姐就成了我的精神支柱。15歲那年,大姑姑給我和姐姐傳福音,我們信了主。結婚後,因丈夫是個癮君子,不得已我離了婚,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投靠了姐姐,並在姐夫負責的教會開始了服事工作。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今年我感覺自己的靈生命已到了瓶頸期,讀經沒亮光,聽牧者講道不得供應,尤其對神的心意,我更摸不著。這些年服事雖然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卻滿足不了我心靈的乾渴,正茫然的時候,我結識了趙弟兄。通過與他分享,我才明白原來自己靈裡乾渴、教會荒涼都是因神作了新的工作,聖靈作工轉移了,只有跟上神的新作工才能得到生命活水的供應。通過弟兄多次交通,也隨著看神的話越來越多,我靈裡漸漸剛強起來,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

傳福音

傳福音見證神

接受神的新工作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麼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誰盡都知曉?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裡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從神話中,我看到神對他所造的人類活在撒但的捆綁與折磨中,神的心是如此地憂傷著急,現在仍在荒涼的教會中,靈裡乾渴飢餓的人,神希望他們能早日跟上神的腳蹤。想想自己曾經也活在無助與痛苦中,是神把我從污穢之地給拯救出來。此時,面對神的急切心意,我又怎能視而不見,無動於衷呢?於是,我決定盡受造物的本分,把等待神重歸的人帶到神面前,安慰神心,還報神愛。我首先想到一個很追求的姐妹——杜姐妹,於是我開始為杜姐妹禱告,求神預備,讓我能有機會和杜姐妹分享神的國度福音。禱告後不久,我意外接到杜姐妹的來電。當時我很激動,因為杜姐妹一直在外地求學,這兩年多我們很少聯絡,她突然給我打電話,一定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交談中,我得知她靈裡情形軟弱,靈修也提不起勁,於是我想給她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心裡卻有些顧慮,心想:如果她不接受,那我們之間會不會產生隔閡呢?後來想到姊妹曾與我交通過一段神的話:「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這樣,你與人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肉體之上,而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幾乎沒有肉體來往。」(摘自《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末世全能神發表話語賜給我們真理,就是解決我們屬靈生命中的難處、問題,達到對神有認識,最終得到神的稱許蒙神拯救。如果我對杜姐妹的生命負責任,對姐妹有真實的愛心,就應該把主已經回來的好消息告訴她,讓她能迎接到神的顯現。何況把杜姐妹帶到神的面前是神的急切心意,我得體貼神的心意,不能為維護臉面而退縮,就算姐妹沒接受神的福音,我也盡到自己的責任了。

於是,我聯繫了杜姐妹,告訴她一位主內的弟兄,講道很有亮光,通過他的交通使我在生命上得到了很大的造就、益處。感謝神!杜姊妹也決定與我們一起交通。通過趙弟兄多次交通,杜姐妹也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我感到神垂聽了我的禱告,看到了神的信實,配合傳福音的積極性就更大了!

牧師攔阻、正面交鋒

8月初的一天,我給教會的陳姐妹傳福音,聚會後陳姐妹說趙弟兄的分享非常好,她非常喜歡,也期待能繼續交通。當我們第二次交通後,教會一位姐妹告訴她,若和其他教會牧者有交通,必須得問教會牧師,她聽後就告訴我不想再繼續交通了。緊接著,我在教會傳福音的事被姐姐知道了,姐姐就給我與陳姐妹讀一些反面宣傳資料,並要我停止與全能神教會弟兄姐妹的交流。之後,陳姐妹就一直躲避我,即使要見我,也帶著她姐姐陪同,避免與我獨處,教會中有些弟兄姐妹也開始防備、遠離我。

一天,牧師讓我到會議室,我意識到事情不妙,一直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讓我在試煉中能站住見證。見到我後,牧師氣沖沖地說:「為什麼聽了『東方閃電』的道後,短短兩個多月就讓你改變了,變得不聽我們勸。」我回他說:「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最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我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就是聖靈的發聲說話,就是神的聲音。」牧師氣得面紅耳赤,大聲說:「如果『東方閃電』真是真道,為什麼整個宗教界都在定罪呢?我隨從他們有什麼錯嗎?倘若我最終判斷錯誤,寧願和五大宗派一同滅亡。」我說:「你太狂妄自大了,你是在抵擋神呀!當年法利賽人與文士,就因為不承認主耶穌就是他們等待的彌撒亞,把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最終遭受到亡國之痛,就連他們的子孫後代都遭到了懲罰,難道這歷史的教訓沒有讓你警醒嗎?你作為牧師,聽到主來的消息應該帶著我們尋求考察,不應該憑著狂妄自大的性情來抵擋神。」牧師氣得衝我吼道:「最後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考慮,是停止與他們的交通,還是繼續留在教會服事?」我沒多加考慮就回答:「牧師,我不用考慮一個月,今天就可以離開,我不會放棄跟隨神的。」說完這話,牧師氣得無言以對,而姐姐只是一直流淚。我看著姐姐,難受地說:「姐,我是通過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語,才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為什麼你們這麼固執呢? 」

我說完後開始收拾辦公桌,這時眼淚也開始在眼眶裡打轉。我強忍著淚水將教會的鑰匙遞給姐姐,打了一聲招呼後就離開了。走出教會的大門,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十年了,自從我投奔姐姐和姐夫之後,他們曾經陪我度過低落艱辛的日子,但在信神的事情上,我無法妥協!晚上回到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從來沒想過會因信神選擇道路的問題和家人鬧到這種地步,我很難受一直在哭,之後姊妹與我分享了很多神的話,聽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就是顯明人各從其類,凡喜愛真理的人聽到神的聲音就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而那些聽到神的聲音不但不接受,還抵擋、定罪神作工的人,就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敵基督、惡僕。這時我的心情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神的話讓我對牧師的實質有了一些認識,他仰仗自己所明白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就狂妄自是高高在上,認為自己是神所喜悅的人。狂妄的性情讓他們只相信自己的判斷,以至於神來作工時,只要不符合他的意願,就一律不接受。他們外表看起來很屬靈,卻絲毫不關心信徒的屬靈生命,甚至還攔阻信徒歸向神,斷送信徒的生命,的確就是吞吃人靈魂的敵基督。我感到自己更有責任與神配合,使更多的人從牧師手中脫離出來,不再受牧師的迷惑,我堅信無論臨到什麼難處,神必會陪伴在我身邊。

於是我就禱告神:「全能神啊!感謝你的高抬和拯救,雖然牧師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但我知道你是全能的神,我只想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無論臨到什麼難處都不灰心,能把你的福音擴展出去,讓真心渴慕神顯現的人都能接受你的末世作工,感謝神!阿們!」(未完待續……)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我找到了得潔淨的路途 人生低谷,主愛臨到 因著我丈夫過早離世,家裡又欠了很多外債。迫於生活的壓力,1998年12月初,我帶著孩子來到了美國打工。為了賺錢還債,我一刻也不捨得休息。久而久之,我的身體透支了,得了子宮肌瘤...
聰明童女喜迎新郎 我出生在一個佛教家庭,我的父母反對信主耶穌。我的小學老師是基督徒,7歲那年老師領著我去上主日學,當時老師給我們講的是創世記,我知道了天地萬物是神創造的,人也是神造的……我特別願意聽關於神的故事,喜歡上...
聖經以外到底有沒有神的話呢? 我是一名真耶穌教會的講道人,聚會時,我被教會裡的前輩甄老師所講的道深深地感染著:「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
你還是聖經的忠實信徒嗎? 聖經,一直以來都是所有信神之人所崇拜的書籍,也是各人常常拿來研讀的對象。但是,因著人對神的作工不認識,所以人都是在憑自己的觀念想像來信神,將聖經裡面的字句當成了既定的規條來守,認為這樣就是信神了,也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