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就在分秒間,是神拯救了我

自從跨出校門的那天開始,我就把掙錢當作我的人生目標,只要能掙到錢,再苦再累我也不在乎。就在我一度為了金錢,差點賠上性命的時候,造物主的愛手抓住了悖逆至極的我,使我化險為夷、如獲新生。

我和妻子還在處對象時,她就常常給我見證神的愛,雖然我相信有神,但又想現在的人都是向錢看齊,誰還關心天地萬物在神的手中掌管呢?當你給周圍的人說信神,又有誰會理解你?又有誰會和你坐在一起探討、尋找人生方向的話題?更何況,人要想過上人上人的生活,還是離不開錢,有時間都琢磨怎麼能掙更多的錢。於是,我總是迴避這些話題。可妻子很執著,老追著給我讀神的話,慢慢地,我也能感受到神的話很親切、實際,讓人聽了之後感到心得釋放,有依靠。

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介紹我一條發財之道。於是,我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購買大貨車、聯繫運輸線路上。妻子耐心地勸說我:「咱們有衣有食就行了,不追求世界上奢靡的生活,你冒著走險路運輸貨物去掙錢,實在太危險。」可是想著能掙錢,我哪裡聽得進去妻子的話,心想:只要能掙到錢,路不好沒什麼,我小心、謹慎一點就沒事了。最終還是硬著頸項購買了大貨車。聽說A地與B地之間拉貨特別能賺錢,我離開了家鄉,踏上了跑A、B兩地的路途。臨走時妻子千叮嚀萬囑咐:「再忙也不要忘記禱告,我會聯繫弟兄姊妹找你聚會的。」我也就隨口答應了妻子。我所到之處人煙稀少,路況驚險,窄窄的一點小路上一邊是懸崖,一面是山窪。這條運輸道路能賺錢,就是因為地況太危險,很少有人敢冒險。尤其到了下雨的季節,這條線路完全是停止的,因此,跑一趟費用很高。在金錢的引誘下,我一直堅持跑這條線路。
accident.

剛開始,因著不忙、妻子的提醒,我還能有意識地看神的話,也向神作個禱告,但後來,周圍認識的人多了,我就漸漸地管不住自己,開始注重吃穿玩樂了。沒想到兩個月後,妻子通過教會聯繫到了就近的弟兄姊妹來找我過教會生活。在如此偏僻的地方,竟然還能和弟兄姊妹聚會,我真得感到很意外,也有些受感動。兩位姊妹來和我聚一次會,單邊就得花路費300元左右。而且聚會結束已經是晚上11點,她們還要花錢去住出租房。我被姊妹們的信心和受苦心志感動了,心想:信神的人真是任勞任怨,讓人佩服呀!所以,剛開始,我還能每個月堅持一次聚會、讀神的話。後來,因著忙碌,我的心就不由地被事情佔據,慢慢就不想聚會了。一天,我忘記了是聚會的日子,忽然聽到敲門聲和姊妹們的說話聲,這才意識到今天是聚會的時間,可是我實在累得不想爬起來了,就把被子一蒙繼續睡覺。到了第二個月聚會的時間,姊妹們來敲門的時候,正好有朋友在,我還是沒有開門,猜想她們這次就會知難而退,不會再來了。可是到了下個月的時間,她們還是如期而至。再後來因著中共政府正在祕密抓捕信神的人,我心裡有些害怕就更不願意接待她們了。就這樣,我一次一次地逃避了神賜給我得真理的機會。

一天,一個大客戶找我運貨,這次的生意是一筆大買賣,一路上我盤算著這次的收入,心裡美滋滋地。車行駛了一半路程的時候,天下起了雨,我的心開始緊縮起來,告訴自己開車一定要小心謹慎。可是雨一直下,就在行駛到上坡路段時,車後邊左轱轆突然傾斜,整個車失去了平衡,嚇得我不敢呼吸,感到隨時都有滑到深谷,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危險,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就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刻,我突然想到了神,我便立即大聲地呼求:「全能神啊!救救我……」就在那一瞬間,不知從哪裡來了一群藏民,穩住我的車,趕緊給車底墊石頭,才讓車穩了下來,車脫離了險境,我從車上下來兩腿還在發軟,一個藏民拍著我的肩膀說:「小伙子,你的命真大呀!」我清楚地知道,不是我命大,而是全能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是神差派這些藏民來搭救了我,感動的淚水與雨水交融在了一起,我心裡不停地感謝全能神,我體嘗了生死就在分秒間,是神拯救了我。

回到家,我仆倒在地,第一次與神說心裡話:「全能神啊!今天我才清清楚楚地看到,我的一切都是你給的,我的生命更是從你而來。我願意信靠你,追求認識你,還報你對我的拯救之恩!」當我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我一遍一遍地讀著神的話,心裡酸楚楚的,淚水佈滿了我的眼眶。回想,神在我身上花費了心血代價,妻子一直給我讀神話,見證神的愛,在這麼偏遠的地方還有弟兄姊妹來幫助、澆灌我;當我遇到險境的時候神還來搭救我!可我一直以來沒有一點感恩的心,不聽妻子的勸說,還把姊妹們一次次拒之門外。我把金錢看成了我的摯愛,認為「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能讓我過上人上人的生活,被人高看,致使我把神的救恩不當作一回事,只是應付著跟隨。可儘管我如此悖逆,神還是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在危難中保守了我,還藉著話語開啟我,我不願再向以前那樣悖逆神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地跟隨神過教會生活,追求認識神,讓神做我唯一的主,唯一的神!

過後,每當我看到視頻中弟兄姊妹親如一家人,每個人都在讀神的話,和睦地在一起過教會生活時,我也很盼望弟兄姊妹快點來和我聚會。我常常走到窗邊望著弟兄姊妹們來的路,盼望看到他們的身影。可是,時間一天天過去了,也不見有弟兄姊妹來找我,想起姊妹們從幾百公里以外遠的地方一次次地來找我聚會,而我卻一次次地把她們關在門外,我心裡充滿了懊悔與自責,希望神能感動弟兄姊妹再來找我聚會,我也能說上一句道歉的話。就在我為過不上教會生活特別痛苦時,一天下午,我突然聽到敲門聲,打開門看到是李姊妹和張姊妹,我激動萬分,心裡不住地感謝神!進門還沒坐下,李姊妹反而跟我道歉,說是她們沒有盡到責任及時找我聚會。聽李姊妹這樣說,我很內疚、自責,也將自己親身經歷了的事情講述給兩位姊妹聽,並表示我以後一定要好好聚會,追求認識神。姊妹們聽後很受感動,眼裡充滿淚花,讚美、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姊妹們和我一起讀了一段神的話,讓我更加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說:「人花費畢生的精力都在與命運抗爭,一生都忙碌於養家糊口、穿梭於功名利祿之間。人寶愛的是親情、金錢與名利,人把親情、金錢與名利看為一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儘管人都埋怨命運多舛,但人還是把『人為什麼活著,人當怎樣活著,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這些人最該明白與探求的問題置於腦後,一生無論多少年只為追求名利而奔波……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錢、名利,人把這二者當作救命稻草,當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擁有了金錢與名利人就能持續地活著,就會免去一死,但是當死亡臨近的時候,人才發現金錢與名利離人是那麼遙遠,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如此的不堪一擊;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獨、無依無靠,如此的無助;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換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此時,人才真正地發現人擁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人也真正地發現一個人無論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說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兩位姊妹交通後,我揣摩著神的話,使我從心裡更加明白了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在我的心靈深處,一直把金錢看作第一位,為了掙錢,我什麼苦都能受,而面對神的末世作工,我的態度卻滿了輕慢與抵觸。我一直追尋著:「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這個錯誤的思想觀點,以致於我差點為了金錢連性命都賠上。我一生所追求的金錢、享受都是虛空一場,在死亡逼近時,它根本就救不了我,也從來沒有給我帶來過真正的幸福與平安,而是讓我越來越無止境的追求,甚至可以為了錢不惜自己的生命寶貴,更嚴重的是讓我越來越遠離神、悖逆神。想想世上有萬貫家財、享受「天倫之樂」的人,面對死亡還是無所適從,金錢、享受並沒有讓人們逃脫災難與生老病死。這次,神不光把我的肉體從死亡的邊緣上拉了上來,神的話把我從未甦醒的心靈也一起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了!現在我才真正明白了神對我的拯救。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必然成為見證造物主奇妙作為的人,也必然會成為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人。不言而喻,這樣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愛悅納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從神的話中我更加明白,我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我以後再也不願意為追求金錢而活著了,不再為肉體的享受虛度光陰了。從中我也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不再為金錢而活,而是有衣有食就當知足,走上追求真理認識神的人生正道。當我不再走險路掙高價錢時,妻子也不再為我的生命危險而擔憂,我也有了前所未有的釋放和平安,從此我不再是錢的奴隸,而是有了正常的教會生活。

是真是假 ? 一美元購買一輛豪華轎車,你相信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