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他鄉喜迎主歸

在我6歲時媽媽信了主耶穌,也經常帶著我去教堂聚會,在母親的影響下,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有難處了要禱告神、依靠神,凡事感謝神。媽媽還說:「神不怕咱去依靠他,就怕咱有事靠自己不去交託給神,神給人解決難處、賜人恩典,因為神愛人,以後神還要接咱進天國呢,我們要好好信主呀!」聽了媽媽的話我心裡特別踏實,覺得自己有依靠了,也堅信有一天主耶穌會回來接我們進天國,夢想著那一天的到來。

後來因著一些世事的變故,初中還沒畢業我就在家鄉找了一家服裝廠上班。在廠裡因著年齡小常常被人欺負,加上我的性格特別內向,久而久之就變得很自卑,沒有人和我交朋友,我也不敢主動去跟別人說話。媽媽也常常跟我講:「在外面遇事要學會忍讓,咱們信主的人不能跟人吵架,牧師講解經文時說過,能吃虧的人是有福的人…… 」那時我記住了媽媽說的這些話,所以我凡事都講忍耐、包容,就算遇到一些事我也會覺得很不公平,有很多痛苦,但每當我心裡難受的時候就哼唱《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這首詩歌,跟主訴說自己的痛苦,因為覺得只有主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再想到我今天信主、依靠主,將來是要進天國的,也就不覺得太苦了,就這樣我靠著這些信念度過了幾年。

到了2013年,我剛滿21歲,我離開服裝廠到一個大城市打工,在這個大城市裡每天早上面對擁擠的馬路、川流不息的車輛,我要費好大勁才能擠上一輛公交車趕著去上班。上班忙碌到中午吃飯的時間基本都是應付一下,生活一點也不正常,而且就這樣辛苦一個月下來手裡也沒剩多少錢。面對生活的壓力,我心裡很苦、很委屈,我看著別人都活得瀟灑,我怎麼就這麼累呢?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兒?!我深深感觸到大城市的生活並不是我想像得那麼好,這樣的快節奏生活讓我壓抑,這樣忙碌的生活也使我變得很少時間去親近神。但媽媽從來不會忘記提醒我說:「閨女,你得常跟神禱告……你要記住,主快來接我們回天國了。」我把媽媽說的這些話都記在了心裡。

2014年,我有了到日本工作的機會,我對日本的生活充滿了期待,希望在那裡能度過充實的三年的簽約時間。到了日本之後,一開始對周圍的環境還感覺特別的新奇,可是慢慢地,我發現了這裡的生活不比家裡好。在工廠上班常常挨罵,語言溝通又有障礙,同事們之間還常常暗地裡比拼,一個個爭強好勝,都爭著在社長面前表現自己。不但這樣,有的同事還一口兩舌,我常常被欺騙、遭論斷,人都不講感情了,都在追求利益至上。在利益的驅使下,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這讓我一下子感到這個世界好蒼涼,我很想遠離她們,可現實卻讓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生活方式繼續生存下去。慢慢地,我也學會了看什麼人說什麼話,為了搞好人際關係也陪同她們一起去KTV、酒吧。看著身邊的人都在為利益奮鬥、為名利爭吵,甚至會因為一點生活上付水電費的問題吵個不停。我在這樣的環境裡活著也不想吃虧,活在自私自利裡,沒有了忍耐,實行不出主的教導。異國他鄉沒有親人也沒有真正的朋友,禱告也摸不到主的同在,所以我常常一下班就把自己關在屋裡不吃飯也不說話,坐在地上就是默默流眼淚,當時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會真心對我。我甚至想到過自殺,覺得活著也沒啥意義,但我又沒有勇氣自殺。每當我失落到一個地步的時候,我總會想起主對我們的應許,主會接我們回天家,也許只有主給我們預備的那個地方才是真正的淨土,我真希望那天趕快來呀!

正當我孤獨、痛苦到一個地步的時候,我的新同事小果給我傳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小果告訴我主耶穌已經回來作審判的工作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又是激動又有些不敢相信,激動的是主回來了我好像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但又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盼望主來一直主都沒有來,現在真的是主來了嗎?我感覺驚訝,難以置信,我以為自己不會等到主來了。看著我疑惑又驚訝的樣子,小果說:「神早已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隱祕降臨來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間,而且也換了新名叫全能神。」接著她給了我一本書《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並囑咐我書裡的話都是神的話,是全能神發表的人類得以蒙拯救真理,拿回去好好看看。看到她真誠的樣子,我接過了書。我也不想錯過主的再來,所以我決定好好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