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見證:經歷逼迫患難,跟隨神心更堅定

辦理教會事務,突遭警察抓捕

2008年3月5日上午8點多鐘,我和趙姊妹一起去辦理教會的事務。剛進王弟兄家就聽門鈴響了,當時王弟兄以為是他妻子回來了,就直接打開了門。沒想到一個警察和一個穿便衣的男子得意洋洋地走了進來,我一看到他們心裡「咯噔」一下:壞了,警察來了!我急忙把一個姊妹奉獻的二百元錢揣到大衣兜裡,又把講道交通和信件藏到炕被底下,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神啊!臨到這樣的事有你的許可,願你加給我智慧應對這個環境。」這時警察對王弟兄說:「我們是來查戶口的,把你家的戶口本、身分證拿出來。」王弟兄就進裡屋去找。我一聽是來查戶口的,心就放下一些。這時穿便衣的男子問我:「你是來幹什麼的?」他一邊問著一邊隨手掀起炕被,發現了我藏的福音資料和信件,緊接著就開始搜我的身,把我兜裡的信件及姊妹奉獻的二百元錢都搜出來了。

這時公安局局長和國保隊隊長帶著4個便衣警察氣喘吁吁地衝進來,一進門兩個警察就跟土匪一樣屋裡屋外地抄家,一個警察跟著拍照,從廚房一直拍到臥室。一會兒後,屋裡屋外就變得一片狼藉,他們從屋外的缸裡搜出庫房賬本和很多神話語書、光盤、傳福音的資料及十多本歌本,還有王弟兄家的兩台VCD。

看到教會這麼多東西落到中共警察手裡,我又氣憤又著急,一個勁地呼求神:「神啊!願你加給我智慧,我寧死不當猶大,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一些,警察將我和王弟兄及趙姊妹拉到市第二派出所。

一次次遭受警察折磨,神話語步步引領

上午10點左右,我被送到國保大隊隊長的辦公室,隊長開始審問我,另一個便衣用電腦記錄。我心想:今天隊長親自審我,他們肯定是不會輕易放過我的。我擔心自己站立不住,就在心裡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此時我想起一句神的話:「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我心裡豁然一亮,想到警察在神的手中,他再厲害也超越不了神。想到這兒,我心裡有了些底氣,不再感到害怕了。

這時隊長靠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威脅我說:「我就是專門抓你們信神的人,抓了你們打死白死,讓你坐監也不犯法。」我聽他這麼說,心裡不由得又有些害怕,也有些軟弱。心想:要真是被打死了,我就再見不到丈夫和孩子了;如果給我判刑,親戚鄰居怎麼看我呀?他們聽信中共製造的謠言,還不得恥笑我呀!想到這兒我心裡很痛苦,只有在心裡禱告:「神啊!我又怕死又怕坐監,一想到這些心裡就難受,但我不願背叛你,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靠著你站立住。」

審問了一個多小時後,沒有結果。國保隊長「騰」地站起來,目光凶惡地盯著我,邊往外走邊氣急敗壞地說:「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們的厲害。」不一會兒,就進來兩個刑警隊的人,二話沒說把我從沙發上拖起來,一邊一個架著我往樓下走。此時我想起以往聽被抓過的弟兄姊妹說,中共迫害弟兄姊妹的手段特別殘酷,不由得害怕起來。

進了二樓一個房間後,警察就把我的雙手扣在老虎凳上。屋裡大約有五六個人,他們個個凶神惡煞般地圍著我,我不知他們要用什麼酷刑折磨我,就禱告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禱告後,我想起神說:「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神話語的開啟讓我心裡有了底氣,我知道有神作我的後盾,不那麼害怕了。

基督徒見證:經歷逼迫患難,跟隨神心更堅定

一個警察反覆問我的住址和姓名,他們見我回答得不合他們的意,就輪流用文件夾和拳頭打我的頭,又搧我的臉,問一句打一下。我被打得臉上火辣辣地疼,頭也「嗡嗡」直響,而他們打到自己都喊手疼了才停手。有的警察又開始踢我的腿,也有的警察用厚塑料格尺打我的頭和手背,我感覺自己的腿像要被踢折似的,雙手也腫得像饅頭一樣,那種疼痛的滋味真是難以形容。警察一邊打一邊罵:「你他媽的,讓你嘴硬……你說不說……不說就打死你。」這時刑警隊長進來了,他們停下手,一個警察氣呼呼地說:「這個人比劉胡蘭嘴還硬,我們把她打成這樣她什麼也不說。」刑警隊長惡狠狠地盯著我說:「一會兒把咱們那些刑具都拿來,有的是招治她!」說完,他突然站起來一腳踹到我左胸上,我隨著椅子被踹出一步多遠,還沒等我這口氣喘上來,他們又把我拽回去,圍在中間像踢皮球一樣打來打去。一邊打一邊問我:「你在XX市是幹什麼的?你信神幾年了?誰傳的?」他們見我不說,就拿格尺在我的臉、手和頭上亂打,邊打邊罵:「你他媽的比劉胡蘭還劉胡蘭。」一個朝鮮族刑警坐在我對面的椅子上,色迷迷地看著我說:「你就說實話吧,你要是說了不就沒這事了嗎?」說著拿紙給我擦嘴角的血跡。我心裡很反感他,沒有理會,低下頭向神禱告。他看我不搭理他,臉上露出淫笑說:「你不說,一會我們把你的衣服扒光了,挨個輪姦你!」這幫警察哈哈大笑。聽他說要輪姦我,我心裡既害怕又憤恨,渾身直哆嗦,心裡一個勁地呼求:「神啊,求你保守我,不管他們怎麼敗壞我的肉體,我都不背叛你。警察在你的手中,我相信你不許可臨到這事,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另一個刑警惡狠狠地說:「你不是不說嗎?一會吊起來用繩子勒死你,像你這樣的人死也白死。」聽到警察要勒死我,不由得更加害怕:我要真是被打死了,以後就再見不到丈夫和孩子了。此時心裡禁不住有一種淒涼感,痛苦也充斥了我的心。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沒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強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神話語的帶領,使我感到有了些力量。想到主耶穌是聖潔的,他本來沒有罪,但他為了救贖人類,甘願代替人釘十字架。雖然知道釘十字架很痛苦,但主毅然作出這樣的選擇。我一個敗壞的人,今天受這些苦算什麼呢?再說在中共這個無神論政黨掌權的國家裡信神,哪有一點苦不受的?我不能因為怕死就對神失去了信心。想到這些,我心裡感到踏實了。

這時一個刑警拿來一根像小手指粗的繩子,把繩子擰成幾股走到我身後,勒我的脖子,並咬牙切齒地說:「你說不說!我們知道你是信神的,別以為你不說我們就沒有辦法,再不說就勒死你!」我被勒得上不來氣,憋得快要窒息了。他看我不動了,就開始用繩子抽我的眼睛,頓時我眼冒金星,感到鑽心的痛。心想:完了,我這眼睛要是瞎了就成廢人了……我非常痛苦,在心裡不斷地呼求神:「全能神啊,我把自己交在你手裡,求你堅固我的信心。」我想起主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此時就感到神在藉這節經文提醒我:不要怕警察,而是要懼怕神。警察頂多打瞎我的眼睛,要了我的命,但我的靈魂在神的手中,想到這些我心裡釋放了一些。

警察連抽了幾下,看我沒有反應,拿起一杯水潑在我臉上,又開始抽打,邊抽邊吼叫說:「弄死你!弄死你!你到底是不是信全能神?」我不作聲,此時我又想到神的話說:「我作的工作是拯救人的靈魂,若你的靈魂落入撒但的手中,那你的肉體就沒有安寧的日子了。若我在保守你的肉體,那你的靈魂也定規在我的看顧之下……」「神賜給人的生命是源源不斷的,是不受肉體、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的,這就是神所賜給人生命的奧祕,也是生命本是來源於神的證據。」一連串想到這些話,就感到是神特別的引導,讓我知道如果神保守我的靈魂,也必然保守我的肉體;如果我當猶大背叛了神,那最後失去的不但是肉體,我的靈魂也要滅亡。我想起猶大背叛神之後遭到神的懲罰,肚腹崩裂,當今時代也有些賣主賣友之人,被撒但佔有精神失常了。我心裡清楚背叛神的下場,下決心誓死不做猶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不一會兒他們不打我了,一個警察說:「這個人比劉胡蘭嘴都硬!」我心裡清楚是因有神的保守,他們折磨不死我。

中共引誘褻瀆神,識破詭計終站立

審訊沒有結果,他們又使出更陰險的一招。打字的警察瞪著眼睛逼問我:「你是不是信神的?你如果不是信神的,那我說一句,你就跟我學一句。」我一聽他說的都是褻瀆神的話,越聽心裡越氣憤,看透了這些警察就是抵擋神的活鬼,該遭神咒詛。此時我想到神的話說:「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照神的話,再想想中共抵擋神、利用種種殘酷的手段讓人背叛神的惡行,看到它們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與神為敵的邪惡勢力。它們這樣做是想取締神的作工,維護它的獨裁統治,把中國建成無神區,讓人都聽它的,把它當神敬拜,最後隨從它抵擋神而下地獄受懲罰。神的性情不容觸犯,中共肆無忌憚地褻瀆神、抵擋神,我不能褻瀆神、觸犯神。警察見我不跟他說褻瀆神的話,就對我一陣拳打腳踢,又用塑料尺抽打我的手背。後來又進來幾個警察,也跟著一起打。我被打得實在挺不住了,有氣無力地說:「我是神造的。」我說完後他們就停了手,一個警察說:「她就是信神的。」隨後他們給我整了一份假口供,強迫我簽字。我看到上面有定罪神的話堅持不簽,他們就用拳頭砸我,又抓著我的手強行按了手印。這時國保大隊隊長走進來見沒審出什麼,惡狠狠地說:「把她整到裡邊屋去。」他們把我架到另一個屋裡,此時我腦袋嗡嗡直響,腿麻木,手又腫又脹,沒了一點知覺。

第二天中午,來了一個領導,詢問國保隊隊長:「昨晚審得咋樣了?」國保隊長說:「我們審了一宿什麼也沒審出來,一宿都沒睡覺。」領導氣得臉紅脖子粗,大聲說:「趕緊把她送看守所,讓她在那呆著去吧!」一聽要把我送看守所,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警察一直說要整死我,但神不許可,他們就不能把我怎麼樣。

警察隨即把我從老虎凳上放下來,當打開手銬和腳銬的時候,我已筋疲力盡,四肢麻木,不能走路了。我的雙手也腫得像小饅頭一樣。大約中午1點鐘,我被送到市看守所。

在這期間他們三次來提審我,把我關在四方的鐵籠子裡,見我還是不說就不停地用文件夾搧我的臉,妄想從我身上找到證據,甚至想用孩子來威脅我,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就這樣一連提審我三次都沒有結果。第四次審訊的時候,依然沒有審出結果,國保大隊一胖警察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最後我被扣上「信全能神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處勞教兩年,2008年4月16日上午8點,警察將我送到省女子戒毒所服刑,在勞教所渡過了一年零九個多月地獄般的生活,於2010年1月份提前釋放出獄。

經歷逼迫患難 跟隨神心更堅

這次經受警察的抓捕、摧殘,使我看清了中共仇恨神、抵擋神的邪惡實質,中共倒行逆施,逆天而行,暗地裡利用鄰居舉報,以查戶口為名對基督徒抓捕、迫害,手段極其惡毒、卑鄙。它怕人信神、跟隨神明白真理了,對它邪惡的實質有了分辨,不再被它控制,就千方百計想要取締神的作工,利用各種酷刑殘害我們基督徒,妄想讓我們背叛神。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利用中共的迫害不但使我們對中共的實質有了分辨,而且還讓我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對神的權柄、全能更有了認識。當警察用多種酷刑、卑鄙的手段摧殘我肉體的時候,神一直在我身邊帶領著我,用話語開啟引導我,使我在軟弱痛苦中有了信心剛強起來,如果沒有神的帶領,我一個弱小的人怎能勝過這些警察的殘酷折磨。回想那段日子,我雖然受了一些苦,但使我對神美善的實質和公義性情有了一些認識。不管以後臨到什麼逼迫患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筆者:中國 沉靜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