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歷了靈界的爭戰

2007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就講给我丈夫聽,剛開始他只是笑笑,沒說什麼。過了幾周他知道我出去聚會了,就有點不高興。一次,一位姊妹看出我丈夫不高興,她就和我交通靈界爭戰:「姊妹,我們選擇信神走正道,撒但會利用不信的丈夫、父母、兒女來攪擾攔阻我們,撒但就是與神爭奪人,不想讓我們跟隨神走蒙拯救的路,最終達到讓人都聽它的,跟它一起滅亡……」

沒等姊妹說完,我搖著頭說:「不能,不能!我丈夫人性挺好,不會限制我的,我父親也通情達理更不可能干涉我信神的事。再說了,我信神又沒幹啥壞事,他們管我幹啥?」姊妹看我接受不了,就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姊妹交通說:「你沒信神沒有人干涉你,因為人不信神都活在撒但的權下,受撒但的掌控,人是在撒但的陣營裡。今天你信神了,來到了神的家中,這等於背叛了撒但,撒但是不會輕易放手的。有個姊妹沒信神以前她和丈夫關係很好,彼此尊重,有謙有讓的。可她信神以後,她丈夫開始反對她信神,她丈夫說只要她不信神,逛商場、旅遊、打麻將幹什麼都行。姊妹沒聽他的話繼續信神,姊妹的丈夫就打、罵姊妹。可見我們是肉眼凡胎,看不見靈界的事,但神把靈界的奧祕告訴咱了,神也把靈界的爭戰實化在了地上,就是讓我們能長分辨,看清撒但是打岔、攪擾、拆毀神作工的,是吞吃人靈魂的,神作工要拯救人,撒但就要拽著咱和它一同沉淪下地獄。所以我們要識破撒但的詭計,棄絕它。但人若沒有真理得勝不了撒但,我們只有依靠神才能戰勝撒但的試探。姊妹,要是有人攔阻你信神,你就多禱告、多讀神的話,求神幫助,不向撒但妥協,為神站住見證。」姊妹交通完我笑了,我只是當故事聽了聽,心想:你說的那是姊妹的丈夫人性不好,我丈夫絕對不能那樣,再說人人都有選擇信仰的權利,他不會管我的。

一天,我聚會剛到家,嫂子就說我丈夫把我的神話書籍拿到我父親那裡去了,向我父親告我的狀,還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我一下愣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怎麼會這樣呢?一會兒,丈夫一進門就向我發火,並「理直氣壯」地不讓我信神。我怎麼給他解釋信神是讓人走正道,他就是不聽。我挺納悶:丈夫平時有事都很好商量的,為什麼一提信神的事他就怒目圓睜,氣得咬牙切齒對信神這麼反感呢?過了兩天,我父親也來我家勸說我不要信神,看我不聽勸,他就板著臉說:「我剛才聽說,市政府派了200名便衣警察祕密行動,專門抓捕信神的,警察會把你抓起來的,你趕快退出來吧,不要再信了……」

聽到這話,我想:父親怎麼會讓警察來管我呢?我腦袋「嗡」的一下,頓時感覺渾身沒勁兒,兩腿發軟,父親接下來說什麼我幾乎沒聽見。我不住地尋思:現在環境這麼緊,我要是讓政府給抓進去,傳到我老家,可丟死人啦!再說孩子還小,這個家可怎麼辦?我越想心越下沉,就想:乾脆不信了。可一想到不信神心裡就受責備,想想自己雖然沒明白多少真理,但我知道人是從神來的,人這口氣是神給的,人所需的一切也都是神在供應著,一個有良心的人就應該信神、敬拜神,不信神我這不是失去良心了嗎?若繼續信神政府還抓捕,家裡人也反對,弄得我心煩意亂,幹什麼也沒心思了。父親走後,我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忽然想起姊妹給我交通的神話語:「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讓我清醒了,原來這就是靈界的爭戰,是撒但的詭計,父親來勸我離開神,好像是為我著想,關心我的安全,其實撒但就是利用親人千方百計地攔阻我信神。原來這就是撒但在靈界與神在打賭,神的話說得太實際了,神太奇妙了。此時我想:我得背叛撒但,不能上它的當離開神,為神站住見證。於是我暗立心志好好跟隨神。我這樣想著不知不覺就明白了神的心意,有信心了,也不害怕了。

之後,我還正常地聚會、盡本分。丈夫就整天沒好氣地譏笑挖苦我,給我臉看,甚至還向我發脾氣摔東西。另外,我父親也不斷地來攪擾我,時間一長我熬得軟弱了,覺得信神太難了。聚會時我把這事跟姊妹說了,姊妹就找出神的話給我讀:「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如果沒實行愛神,說明你不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沒有真理,也沒有什麼生命,是糠皮!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你在家裡人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在世人面前就沒有見證。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見證,撒但會嘲笑你,拿你當兒戲、當玩物,經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顛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看完神的話,姊妹又與我交通了許多。我明白了,我信神父親與丈夫反對並逼迫,這是神的試煉,也是撒但的試探臨到我了,神要藉著撒但的攪擾來檢驗我對神是否有真實的信,有沒有愛神的心,也讓我看透撒但的醜陋面目和卑鄙的存心。想想丈夫在我信神前後對我的態度,完全像變了個人似的,他對我由關心理解變得陌生、冷酷;再看我那知書達理的父親,他為了不讓我信神也變得蠻橫無理了。看到撒但是恨神的,也恨我們信神的人,它不信神走正道也不容許人信神走正道,簡直太邪門了。如果是別人起來攔阻,我是不會聽的,可撒但專門利用我最親的人來攔阻我,讓我心受熬煉,受痛苦,藉此想攻垮我的心,看到撒但的陰險詭詐,實在是太可恨了,撒但退去吧,妄想打擊我對神的信心,我是神造的,我的生命是神給的,我得為神站住見證,安慰神的心。

一次,我正在幹著家務活,丈夫大聲呵斥我,想找茬和我吵架,我想:不能上撒但的當。於是我就在心裡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我沒和他吵架。他看到我沒上當,就變了一招,用商量的口氣說:「你沒事去逛街買衣服,溜達;要不你去打麻將,只要你不信神,幹什麼都行。」聽到這話我愣了,想起姊妹跟我交通的一個姊妹,她的丈夫怎麼對待姊妹的事,今天這事真真切切地又發生在我身上了,讓我對姊妹所說的話心服口服。這時我更加相信這的確就是靈界的爭戰,是撒但與神在打賭。因我丈夫從來不玩麻將,他還反對人打麻將,而且平時還很摳門,不輕易花錢。萬萬想不到他為了不讓我信神,竟然支持我去打麻將,還捨得花錢讓我買衣服。撒但利用我丈夫千方百計地攔阻我跟從神。我識破了撒但詭計,就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讓神加給我信心。之後,我抬起頭對丈夫說:「我不喜歡你說的那些,就願意信神,神造了我,供應著我的生命,我信神是天經地義的。」我丈夫看我態度挺堅決,就沒再說什麼。最後,我父親和丈夫再也沒有攔阻我了!
我經歷了靈界的爭戰

感謝神,經歷了這場屬靈的爭戰,我看到全能神的話都是實際,都是真理。我慶幸自己藉著神的話語和實際的經歷使我有了分辨,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戰勝了撒但,沒有被撒但擄去。雖然我有痛苦、有軟弱,但有神的話帶領我心裡甘甜。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郭倩

讀後感:看完這篇文章很有同感,我們信神走上人生正道,撒但就眼紅,牠會用各種不同的手段環境來逼我們離開神,但真理一定會勝過謬論,當神話真理在人裡面扎根時,正面力量起到作用,讓我們知道了不要跟撒但爭吵,安靜下來禱告神,撒但就會退去,環境也會過去。分享:幸福的秘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