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音樂劇《何時歸》——了解中國基督徒信仰現狀

家是溫暖的聚攏、是避風的港灣,也是我們享受幸福的地方。但如今,在中華大陸,有一班人卻過著有家不能歸,有老不能孝、有子不能養的悲慘生活。在他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音樂劇《何時歸》基督徒張承志的親身經歷,以點帶面地演繹了這班人的故事,同時也諷刺了「中國信仰自由」這一說詞。

音樂劇 何時歸

張承志是全能神教會的帶領,因著信神遭受中共警察的追捕、迫害,被迫逃亡在外,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警察抓不到張承志就對其家人實施盤問、恐嚇,並在他家偷偷安裝竊聽器,伺機抓捕他,致使兩年沒能回家的張承志,在母親病重時想回家看望也成了一種奢望。隨著劇情的發展,不禁讓人思考:中共對外宣稱信仰自由的同時,為什麼會如此迫害基督徒及其家人呢?這讓我想起了電影《摧殘中的新生》中的一句台詞:「信仰自由?什麼叫信仰自由?信仰自由就好比鳥籠裡的鳥,雖沒給他綁住翅膀,但是只許他在籠子裡飛……」中國信仰自由之言其實就是給外國人看的,在中國根本沒有自由可講。近年來,從中共在浙江、溫州等地強拆數座教堂的事實足以看見,宗教迫害從未停止,三自教會也只是一件華麗的外衣,永遠遮擋不住中共迫害信仰的事實。而且自1949年,中國執政以來,雖然國家憲法公開寫著宗教自由,黨的內部綱領卻是要限制、改造、最終取締一切宗教。毛澤東在奪政之前,就大肆提倡社會發展史,所謂社會發展史也就是進化論、唯物論、無神論的教育,以此徹底抹煞信仰的存在。真是諷刺!對於一個無神論國家來講,講信仰自由純屬天方夜譚。

劇中一警察說:「張承志,出了名的孝子!聽說老媽病重,肯定得回來看看。」極具諷刺的話,揭露了中共把基督徒盡孝道、贍養子女的權利都給剝奪了。誰邪?誰正?清晰見底呀!

此劇中,導演還採用了京歌、歌曲的演唱將正派人物內心的悲憤與反派的無賴、可恥傳遞出來。特別是張承志準備半夜回家看望母親那一場。孩子在夢裡叫了一聲爸爸,警察通過竊聽器聽到後就如土匪般地破門而入搜查,對一家人暴力威逼,十足體現了中共對信仰的迫害達到了一個頂峰,基督徒已無法喘息!

最終張承志連跟家人道別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被迫逃亡海外,以女兒小諾說的一句:「媽媽,爸爸什麼時候能回來啊?」結尾。女兒期盼父親回家;妻子遙望丈夫的依靠;病重的母親也牽掛著兒子能回家見上一面。但這一切,彷彿成了她們的奢望,成了她們的夢想,一家團聚遙遙無期……真情地演繹,表達心境的歌詞,將家的含義與情感做了渲染,讓觀眾懷念家是幸福港灣的同時,也感受到基督徒在中國信神的艱難歷程。在此,為那些仍在繼續逃亡的基督徒們,獻上真誠的祈禱!

片中標題的呈現(5分33秒處的畫面)極具內涵,讓人思緒萬千,不禁想到「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在中華大陸,不知還有多少飄離在外的基督徒,遭遇著遙望家鄉的親人,終不能歸的痛苦?想必,若不是神的大能,人是很難堅持信神的。

短短二十多分鐘的演繹,體現出了中國基督徒逃亡到海外尋求庇護的原因,也讓人看到中共的可恥與卑劣。片名以一個問句敲擊著人的心靈,起到了一語雙關的作用,不僅自然真實地表達出了基督徒對家的眷念,同時也讓人陷入思考:中共對基督徒的迫害何時到頭?中國基督徒何時才能與家人相見?但我相信基督徒的堅持與盼望最終是會實現的,因主耶穌曾應許過:「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3)

鄭路銘

點擊觀看完整基督教音樂劇:《何時歸》是誰拆散了基督徒家庭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影評 | 基督教電影《 孩子,回家吧!》是誰拯救了網癮少年... 這是一部反映現實生活的影片。影片一開始地鐵上、公交上和校園裡,各個階層的人都在低著頭癡迷地玩著手機,導演以直觀的手法反映了當今社會存在的一個嚴重問題——網絡對人的危害。與其他同類型講述網癮的電影相比,...
影評 |《叩門》之打開心門 第一眼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是封面圖吸引了我,再看到標題時我有些詫異!《叩門》不就是敲門嗎?怎麼還會有人拍「敲門」的電影呢?看來這裡要叩的肯定不是一般的門……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忍不住觀看了這部電影。 ...
影評 | 獲九項獎音樂劇《小真的故事》人生感悟,心靈甦醒... 我喜歡看電影,卻對音樂劇並不怎麼感興趣,總覺得音樂劇太文藝范。但是前不久,我在網上看到了美國維吉尼亞州舉辦的「基督教電影節」中,榮獲「最佳故事獎」、「最佳導演獎」、「最佳編舞獎」、「最佳音樂獎」等9項...
影評 |《我的事你少管》來自心靈的蘇醒... 《我的事,你少管》第一眼看這個題目就被吸引了。這話是誰說出來的,又是對誰說的呢?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單看這個題目就可以確定該片有精彩的矛盾沖突,一方的管制,另一方的反抗,故事就這樣展開了……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