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出重圍,不上撒但當

十一月的東方,天氣特別寒冷,雪下到地面上都不融化,很多行人冷得都把兩隻手交叉著放在腋下,弓著腰小心翼翼地行走著。那天早晨,西北風呼呼地刮著,我和我大舅哥夫妻倆,還有十多個弟兄姊妹坐在我家暖和的炕上,每個人身邊放著聖經,手裡捧著《審判從神家起首》,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正在給我們交通神的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兩個姊妹邊畫三步作工圖邊講:「神的作工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再到國度時代,一步比一步拔高、進深,最後一步是發表話語來審判刑罰潔淨人……」我邊聽邊點頭,心裡特別亮堂:原來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還有這麼多奧祕,除了神自己,還有誰能把神三步作工的奧祕說得這麼透亮呢?這的確是真神的作工啊!交通到第二天傍晚,我們十多個弟兄姊妹都表示願意尋求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兩個姊妹又交通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方面的真理,我們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著。突然,我們教會帶領王萍來了,她一進屋就指著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問我:「這兩個人是幹什麼的?」我坦誠地說:「這是張姊妹、穆姊妹……」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她就氣急敗壞地說:「什麼張姊妹、穆姊妹?我看她們就是傳『東方閃電』的,就是偷羊的賊,是強盜……」聽完王萍的一番話,我們在場的人都驚呆Preaching了,我心想:王萍姊妹平時總講愛人如己、愛仇敵,怎麼今天一進屋就說這些不著邊的話,還論斷、定罪兩個姊妹呢?我正想著,就聽到張姊妹平靜地對王萍說:「姊妹,我們今天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給你們傳主再來的福音……」王萍打斷張姊妹的話,說:「主來了?主來了我們做帶領的都不知道,你們怎麼就知道了?這不可能!主耶穌說:『凡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是強盜;羊卻不聽他們。』(約翰福音10:8)你們現在趕緊給我走,以後永遠別到這兒來。」聽了王萍的話,我心裡有些反感,覺得她咋這麼沒愛心呀?於是我對王萍說:「王姊妹,都這麼晚了,你讓她們去哪呀?主教導咱們連仇敵都得愛,更何況這兩個姊妹都是信神的,如果咱們這樣對待她們,那咱們哪還像信主的人呀?……」還沒等我把話說完,王萍就急了,她一把拉起我大舅嫂的手對她和我大舅哥說:「趙剛不讓她倆走,咱們走,別聽了!」說完就氣沖沖地帶著他們夫妻倆走了。

他們走後,穆姊妹問我們:「弟兄姊妹,你們對剛才發生的事兒是怎麼看的?咱們一塊談談吧!」弟兄姊妹都扭頭看著我,誰也沒說話。我直爽地說:「通過這兩天看全能神的話,再聽你們交通,我可以認定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是,王萍說這話也有些道理,畢竟她是我們的帶領,信主時間長,熟讀聖經,一直為主跑路花費,如果主來了,她應該先知道啊。」張姊妹和藹地說:「弟兄姊妹,在我們的觀念中認為,神來了就應該先讓帶領知道,然後再告訴信徒。我們這樣認為到底符不符合真理與事實呢?咱們回想當初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那些猶太法利賽人認為彌賽亞來肯定會先向他們顯現,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主耶穌來卻沒有先告訴他們,而是先讓那些被人瞧不起的漁夫、稅吏聽到了福音。可見,神並不是只開啟帶領而不開啟那些跟隨他的普通信徒,因為神是公義的,絕對不會偏待人。神所喜悅的都是心地善良、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的人無論有沒有地位,神都會開啟帶領。正如主耶穌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6)『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馬太福音5:8)只要人是渴慕真理的,神就會開啟、引領人來到神的面前。如果哪個帶領說神來了一定會先開啟他,那就是本性太狂妄了。就如全能神的話說:『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神的全能智慧深不可測。人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頭腦、思維都是有限的,怎麼能夠測透造物主的作工呢?所以,在等候主來這件事上我們應該存著敬畏神的心,好好尋求考察,不應該用自己的觀念想像隨意定規神、論斷神,這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啊。」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人在神面前太渺小了,小得連一隻螞蟻都不如,而人又被撒但敗壞得滿了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總愛憑自己的想像觀念定規神,而且當神作工不符合人觀念時,人還會否認神、定罪神。看來人要是不明白真理,沒有一顆敬畏神的心什麼事都敢做呀,真是太危險了。我又想起主耶穌曾經說過的話:『……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馬太福音11:25-26)今天才看到事實的確是這樣啊!張姊妹的這一番交通,使我們認識到「主回來了應該先啟示帶領」這個觀點是錯謬、荒唐的,同時對神的公平、公義也有了一點新的認識。

第二天早晨,張姊妹和穆姊妹走後,我們教會的上層同工管弟兄又來了,他問我:「趙弟兄,聽說你們信了『東方閃電』?」我認真地說:「是啊,我是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為我從全能神的話中明白了好多以前不明白的真理,像神三步作工的奧祕、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等。從中看到全能神的話就是啟示錄裡預言的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啊。」管弟兄瞥了我一眼說:「趙弟兄,你就跟她們信了?你知道她們都是什麼人嗎?」我說:「我看她們的人性都挺好,交通真理也挺明白、透亮,談的都是關於神作工方面的真理,這兩天我收穫不小。」管弟兄生氣地說:「你怎麼這麼頑固呢?聖經希伯來書6章6至8節裡說了:『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神得福;若長荊棘和蒺藜,必備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你作為一個講道人,享受主那麼多恩典,不但不帶領弟兄姊妹好好信主,反而還帶著他們離開了教會,難道你就不怕受懲罰嗎?你要再不回頭,可就要失去主的保守,以後你就別想過好日子了,以前的病還得復發,你那兩個孩子也不會有好工作的……」

管弟兄走後,我心裡有些打鼓,心想:他說的似乎也有些道理,我信了全能神,萬一失去了主的恩典怎麼辦?想到這,我心裡有些軟弱,趕緊跪下跟神禱告:「全能神啊!管弟兄說的話使我有些軟弱,神啊!他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呢?我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正在禱告,妻子回來了,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她,妻子聽完緊張地說:「他真這麼說的?」我肯定地點點頭,妻子有些憂愁地說:「他可是信主多年的大帶領呀,還熟讀聖經,我想他不會說假話,要真像他說的那樣可怎麼辦哪?」這時,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張姊妹和穆姊妹給我們交通的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我就對妻子說:「不過,管弟兄說的好像也有不對的地方,他說我們離開了主的道、背叛了主耶穌,實際上我們跟隨了全能神正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我們才是聰明童女,那主怎麼會懲罰我們呢……」我們正在交通,張姊妹和穆姊妹來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